• 第三章:居家好男人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7:43本章字数:3182字

    浓重的悲伤之情笼罩在傅柔荑的心头,心如刀绞般,痛的撕心裂肺,终于,看起来坚强的傅柔荑再也无法忍受,当着萧靳痛苦到哭出了眼泪,却哭不出声来。

    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悲痛,认识傅柔荑的人都清楚,这是一个极为坚强的女人,可是此时此刻,在得知爷爷逝去消息的时候,傅柔荑全然不顾旁边还有个初次谋面的萧靳看着,不顾形象的哭泣了起来。

    见状,萧靳急忙从口袋中拿出包纸巾,从中抽出了一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安慰着说道:“我能够明白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相信,傅老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你为他难过的,还请节哀。”

    “谢谢……”

    傅柔荑哭红了眼,伸手接过萧靳递过来的纸巾,擦干了眼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此整理着自己悲伤的情绪,随即将萧靳请入了房子里,亲自泡了壶大红袍来招待萧靳。

    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热茶,萧靳这才从背后里取出了装着傅伏羲老人的骨灰盒,带着些许的沉痛,说道:“傅老的骨灰就装在里面,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希望你们可以赶紧帮他办理好身后事。”

    “嗯,爷爷逝世的消息,稍后我会通知打电话通知我家人赶回来的处理的。”傅柔荑点点头,感激着说道:“很感谢你带着我爷爷的骨灰回来,并且告诉我们这个噩耗。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方便告诉我吗?”

    “萧靳,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左革右斤的靳,傅老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七年前我就该死了,所以,你不必谢我。他老人家对我的恩情,这辈子我想我是无法报答了,要是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为你办到!”萧靳带着十足的诚意说道。

    傅伏羲离开了尘世,萧靳不能偿还他的恩情,可要是他的后人有需要他帮忙的,他定然不会拒绝。

    哪怕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反正早已死过一次了,他不在乎再为傅伏羲的后代再死一次。

    “爷爷的恩情,随着他的离开,已经随风散了,这次你带着他的骨灰回来,就算是还清了。你不欠我们傅家什么,我们不需要你报答什么。”傅柔荑深知傅伏羲为人,摇摇头说道。

    “要是有实在无法解决的事情,你随时可以找我。我答应过你爷爷,一定帮他看好他的后人,答应过的事情,我绝不反悔。”萧靳坚持道。

    男儿大丈夫一言九鼎,说下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他不想食言于傅伏羲。

    只要傅家有难,萧靳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因为他欠傅伏羲一条命!

    就算傅伏羲没有交待他,他仍旧不会在傅家需要帮助的时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傅柔荑没想到萧靳如此执拗,见他一脸的坚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微点螓首,问道:“爷爷去世的时候是痛苦的还是安静的?”

    “傅老走的时候很安静,嘴角带着笑意,没有丝毫的痛苦,应该是不带一丝遗憾离开的。”

    萧靳是唯一一个在傅伏羲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旧陪在他身边的人,自然知道傅伏羲临走前的模样。

    他是含笑离去的,不带任何的遗憾。

    因为在傅伏羲离去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终于成功的研究出了医治肺癌的药方,他觉得自己死得其所,不枉此生了。

    “那就好,那就好……”傅柔荑听见傅伏羲死的时候没有受罪,不由得松了口气。

    可是一时间傅柔荑是很难拨开笼罩在心头的阴霾,这股悲伤充斥在她的心里边,令得她已无心去工作。

    傅柔荑不得不打个电话给自己的秘书取消了这几天的行程,随后又打电话给在外旅行的父母以及在其他地方住的大伯二伯等人。

    通知完自己的家人关于傅伏羲过世的消息,傅柔荑这才重新坐回到萧靳的对面,努力挤出了一丝笑意,道:“你在中海市有没有落脚的地方?”

    “我不住在中海市,不过我可以先随便找个地方暂住几天,等参加完傅老的葬礼之后,我就会离开中海市。”萧靳摇摇头,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这间房子还有几间没有人住的客房,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暂时在这里住下。”傅柔荑说道。

    跟傅柔荑这样的大美女住在一个屋檐下,萧靳哪里可能会介意,更何况,暂时住在傅家倒是不错的选择,以方便参加傅伏羲的葬礼。

    “那我就在这里叨扰几天,等傅老葬礼一过,我就离开。”萧靳

    “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帮你收拾下客房,你就坐在这里喝喝茶,稍等一下。”话毕,傅柔荑转身上楼去了。

    趁着这个功夫,萧靳在楼下到处转悠了下,发现有个柜台上摆放着不少奖杯证书等。

    全都是傅柔荑近几年所获得的奖项,什么“最佳新进企业奖”“优秀企业奖”等等。

    根据傅伏羲一直以来所说的,一些关于傅柔荑的事情,再从这些奖项以及短暂的接触,萧靳对傅柔荑这个女人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是个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着自己的才华,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努力的证明着自己的女人。

    傅柔荑的确是个令人敬佩的女人,她从中医药大学毕业以后,果断的向银行贷款,一手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

    而且这个公司在她强大的手腕掌控下,逐渐壮大,在如今,在中海市这片徒弟上,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至于这个女人如何靠自己做今天这一步的,萧靳就不清楚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知道的。

    那就傅柔荑绝对是个有实力的女强人,而不是男人口中的花瓶女,当然,她的确有资本只当个花瓶女。

    “萧靳,房间我都给你收拾好了,你现在带着你的行李物品上来吧!”听到了傅柔荑的呼唤,萧靳背起自己的背包就上了楼,来到了傅柔荑所在的客房。

    傅柔荑正在整理床单,见萧靳上来了,苦笑着说道:“萧靳,希望你别介意,客房一直空着的,可能房间的味道不是特别好,等下我拿些香囊过来去去这股味道。”

    “没事,我只是暂住几天罢了,没有那么挑剔。”萧靳放下背包,摇摇头道。

    “你不介意就好,要是你累的话可以先休息一下,我不打扰你了。”傅柔荑说道。

    萧靳微笑的点点头,看着傅柔荑离去的身影,无奈的摇摇头,心里不住的叹息。

    傅柔荑这个女人看起来的确很坚强,可毕竟还是个女人,她也有柔弱的一面。

    萧靳知道,傅伏羲的离去对傅柔荑的打击太大了,可能当着自己这个外人,她不敢放声痛苦,可是在私底下,她肯定是泣不成声的。

    ……

    正如萧靳所想,傅柔荑的确在被窝里痛苦的哭泣着,在得知傅伏羲离世的消息后,她的心情着实不太好,仿佛一团乌云笼罩心头,在下着雨,滴答滴答的淋湿了她的心,模糊了她的眼。

    傅柔荑一时间是很难从这种悲伤中走出来的,她很需要一段自我冷却的时间。

    关于傅伏羲往昔的事情,一点一滴的在她的脑海里渐渐清晰了起来,越是回忆,越是不舍,越是不舍,心里就更是不好受了。

    傅柔荑都不知道这一天自己是如何度过的。

    直到黄昏时分,萧靳敲响了她的房门,她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解脱出来。

    “什么事?”

    傅柔荑抹了把不知道第几遍落下的泪珠,整理了下情绪,说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的肚子饿不饿?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我刚做了点吃的,要是饿了的话,就下去吃点东西吧!”

    因为萧靳担心傅柔荑会因为伤心过度,饿坏了自己,就打算做点吃的给傅柔荑,随便填饱自己的肚子。

    可不过萧靳到楼下的厨房里打开冰箱一看,冰箱里边只有火腿面包鸡蛋面条这样食物在。

    在叹息傅柔荑在饮食方面的随意后,萧靳便出去买了点菜回来做了几样拿手的菜,如今做好了菜,他就上来喊傅柔荑了。

    “我等下就下去。”傅柔荑回应了一声,快速的收拾了下自己的妆容,便下了楼。

    到了楼下的时候,一股扑鼻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傅柔荑一天就没有吃过什么东西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直叫。

    响声清晰可见,傅柔荑极为的尴尬,脸上带着羞涩的表情,坐到了餐桌旁,看着一大桌子的美食,不由得满脸惊讶:“这都是你做的?”

    “很奇怪?”萧靳笑道。

    “确实有点。”傅柔荑没有掩藏自己的冒昧,笑着点点头。

    傅柔荑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比她这个女人还懂的做菜!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奇怪,就跟看见一个男人穿着女装一样奇怪。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吃东西,吃的东西多了,自然而然就想自己尝试去做一些出来。结果发现,我原来在这个方面上还是很有天赋的。”萧靳嘴角微微上扬,道:“赶紧尝尝看,要是觉得不好吃的话,你不必勉强,可以打电话订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