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生猛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8:36本章字数:3167字

    听了萧靳的话,傅柔荑倒不至于被吓到,毕竟菜吃起来味道如何,光是闻起来就清楚了,更何况菜色看起来极佳,绝对称得上大厨的水准。

    傅柔荑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红烧肉放到了嘴里,细嚼慢咽了起来,颇有一股优雅的高贵风范。

    “味道如何?”萧靳微微笑着问道。

    刚才萧靳就是这么随便的谦虚了一下而已,这些菜的味道如何,他在做出来的时候已经先尝过了,要是不好吃,他哪里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不错,口感极佳,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出人意料,这红烧肉的味道与我曾经在一家餐厅吃过的比起来丝毫不逊色。”傅柔荑咽下了那块咀嚼了一会儿的红烧肉,神色颇为满意的赞扬道。

    “嘿嘿,你觉得好吃就行。我跟你说,这做菜呢,光有本事还不行,你得会挑好的食材,这里边学问大了去了,你要是想要学习一下,我可以教教你……”接下来,萧靳来了兴致,开始从如何挑选一块猪肉开始谈论了起来。

    这一说就是十几分钟,萧靳如滔滔江水般的教导起傅柔荑如何挑选好的食材的方法,说的头头是道,把傅柔荑都给说蒙了过去。

    傅柔荑长那么多,天资聪慧,琴棋书画基本都擅长,可唯独就是不好厨艺,对于做菜方面的事情完全提不上兴致。

    如今见萧靳这样热情的教导她这方面的事情,她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明显没有兴致,只得故作出一番有些兴趣的模样。

    而正是因为傅柔荑这样的表现,害得萧靳以为她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于是就讲的多了些。

    到最后,傅柔荑都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有些装不下去了,听着这枯燥的知识,实在是太无聊了。

    “咳咳,厨艺这东西要真说起来估摸着也要好几天的功夫,暂时先不讲了,我们赶紧动筷子吧,要是凉了就少些味道了。”萧靳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急忙转移话题道。

    傅柔荑有些感谢天地,心想总算是结束了,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的她又拿起了筷子,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吃饱了以后,萧靳主动把清洗碗筷的任务包揽下来了,这令得傅柔荑对萧靳更是惊讶。

    傅柔荑实在是想不通,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为什么会做本该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情。

    可是奇怪归奇怪,傅柔荑并没有很八卦的去询问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她如今的情绪只是稍稍好了些,可是亲人的离世是一种很沉重的打击,更何况是一直最她最疼爱的爷爷?

    傅柔荑向来很敬爱傅伏羲,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就从爷爷过世的阴影中走出来的。

    吃过了晚饭,傅柔荑郁郁寡欢的跟萧靳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了。

    这个时候不过是晚上八点多钟。

    萧靳在完成了清洗完碗筷的任务以后,就出门去跑步了。

    锻炼。

    几乎是萧靳必须要做的事情,除非了不可抵抗的因素存在,不允许他这样做,要不然,风雨无阻。

    当天晚上。

    萧靳独自一个人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下,绕着小区的道路跑了足足五十多圈,全程速度极快,丝毫没有因为圈数的增加而减缓下来。

    当同样在跑步的一个健壮男人跑完两圈的时候,萧靳已经跑了四圈了,这样的差距被人看在眼里。

    几乎注意到萧靳变态体力的人都心生感慨,由衷的佩服了起来。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运动量对萧靳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从五岁可以跑的时候开始,萧靳就开始一系列科学而艰辛的训练了,体力比正常人强了十几倍有余。

    萧靳可以负重山地奔跑比今晚在小区跑的五十圈还要长的路程,而且全程不带喘息的。

    因此,这五十圈实在是太过小儿科了!

    回到了傅柔荑的房子,萧靳自我冷却了半个小时,这才进入浴室洗了个澡,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萧靳很享受训练过后,身体的那股充实感,即使有很疲惫的感觉,可至少让萧靳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还活着!

    次日清晨,旭日东升的时候,萧靳已经起床出去晨跑了,这次他只是跑了差不多三十圈的路程就结束了一天的晨练。

    当萧靳回到傅柔荑家门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牌汽车缓缓的停在了院子的门口。

    奔驰车上下来了一男两女,其中的一男一女上了年纪,约莫着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男的眉宇间倒是带了些许气质,萧靳看着他的模样,发觉这个男人与傅伏羲颇有些神色。

    不用多想,萧靳也猜测的出来,眼前的三个人必然是傅伏羲的亲人,至于是什么关系,这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什么?怎么会有我们家的备用钥匙?”男人带着妻子和女儿走进了院子,看见站在门口的萧靳,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当看见萧靳手中的备用钥匙时,眉头不由得蹙了蹙。

    不等萧靳说话,这位男人的女儿笑吟吟的说道:“爸,你可真笨啊,不用问也知道,他是我姐的姐夫了!”

    这个时候,萧靳才开始打量起这个说话的女人,看起来年岁不大,相貌跟傅柔荑倒有几分相似,可是跟傅柔荑比起来,倒是傅柔荑明显要成熟稳重的多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男人眼里更是多了些许的惊骇,责怪的教训了下女儿,看向萧靳,带着些许怀疑,道:“你真是柔荑的男朋友?”

    “额,伯父,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柔荑的男朋友。我叫萧靳,要是伯父不介意的话,直接称呼我萧靳就行。”萧靳苦笑了一声,连忙解释道。

    “你就是那个带着我们老爷子骨灰回来的人吧?我是柔荑的爸爸,傅东皇,这个是我的妻子李柔,小女儿傅凝脂。”男人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和煦了笑了笑,给萧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伯父伯母好。”萧靳礼貌的笑道。

    “好了,我们就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了,有什么事情,等进去了以后再说也不迟。”

    李柔如今已经四十二岁了,可是皮肤保养的如同三十多岁的女人,眼角没有出现令女人无奈的鱼尾纹,即使如今已经上了些岁数,可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爸妈,你们回来了。”

    傅柔荑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便急忙洗刷了一番,换了件衣服下了楼,看见是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回来了。

    “接到你的电话以后,我立马就定了机票赶回来了,你爷爷为我们傅家操心了大半辈子,如今他就这样静悄悄的走了,实在让我很难接受啊!”傅东皇带着些许的感伤,叹息道。

    “爸,萧大哥说了,爷爷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你千万不要太激动了,爷爷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们为他那么难过的。现在我们该做的,就是给爷爷办好这身后事了。”傅柔荑昨天还为傅伏羲的离世觉得痛不欲生,如今转眼就开始安慰起傅东皇来了。

    不是傅柔荑已经从阴霾中走出来了,只是她想要表现的乐观一些,希望可以起到些带动的作用,不要让傅东皇和李柔太过伤心了。

    傅柔荑是出了名的孝顺,她知道傅东皇和李柔已经一把年纪了,这样的打击多多少少会给他们身心极大的打击。

    如今她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安慰两个人,希望他们可以看开一些,不要那么难过了。

    “老爷子生前淡泊名利,做事素来低调,我想他肯定希望自己离开的时候也能够安安静静的。柔荑,葬礼的事情不必太过张扬了,简简单单就好了。”傅东皇倍感欣慰,他可以感受到来自于傅柔荑的关心,微微一笑,嘱咐着说道。

    “爸,爷爷的葬礼我会安排妥当的,肯定按照爷爷的意愿来办。灵堂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该通知的人我也通知了,现在就等大伯和二伯过来了。”傅柔荑点点头。

    “好,这几天就多辛苦你了。”傅东皇说道。

    萧靳作为一个外人,此时此刻只能够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一言不发。

    就算傅老是他的救命恩人,可是他始终也是一个外人,在这件事情上,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萧大哥,你真不是我姐夫?”傅凝脂坐到了萧靳的旁边,眨巴着俏皮的眼睫毛,笑问道。

    傅凝脂第一眼看见萧靳的时候,立马对这个高大健壮,看起来颇有男人味的男人吸引住了,对他颇有好感。

    而萧靳也的确是个容易吸引女人的男人,他不仅拥有179米的身和冷峻而帅气的面容这两样容易吸引男人的因素存在,并且还拥有令人为之着迷的男人味。

    这也是为什么还是处子的美女空姐那么轻而易举就被萧靳哄骗走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处子之身的原因。

    “真不是……我昨天才见了你姐的,怎么可能是你的姐夫?再说了,你姐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你觉得我配得上吗?”萧靳苦笑着摇摇头,道。

    “在爱情的面前,谈配不配的上是不是太俗气了些啊。更何况,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我见过的人很不一样。”傅凝脂白了萧靳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