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傅东行的质疑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9:00本章字数:3186字

    “怎么个不一样法?”萧靳乐呵的问道。

    “嗯,说不出来,反正就是觉得不一样了。我说真的,我姐从来都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呢,要是你真的对我姐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帮你的。”傅凝脂思忖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

    “额,听起来似乎你交过很多的男朋友?”萧靳觉得傅凝脂和傅柔荑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女人,一个成熟的如熟透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

    而傅凝脂则像是未熟透的绿苹果,带着些许羞涩的意味,当然,这个绿苹果看起来也让人想咬一口,可是又让人不舍得下口!

    “马马虎虎有十来个吧,也不算多!”傅凝脂不加掩饰的说道,似乎在她看来,这似乎是一种值得炫耀的骄傲事迹。

    “厉害厉害。”萧靳一脸赞叹道。

    实际上,萧靳对傅凝脂很是无语,心想你这小妮子的性情也太过放纵了吧,眼看着还没有熟透就已经有这样辉煌的战绩了。

    要是傅凝脂是个男人,同为男人的萧靳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他在比傅凝脂还要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跟十几二十个多个不同职业以及性格的女人交往过了。

    轮到战绩辉煌,萧靳绝对不差于任何一个人,可是傅凝脂是个女人,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少女!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稚嫩的少女,如今居然已经交了十几个男人了,这样的生活作风萧靳实在不敢恭维。

    “那是,我可是有制定目标的,大学毕业以前,必须交往超过三十个男朋友!”傅凝脂沾沾自喜道。

    萧靳刚喝了一口茶,差些就失态的喷出来了,一口咽下嘴里的茶,好奇道:“那你现在多少年级了?”

    “我啊,现在已经大三了,还有一年就该结束大学的生活了。”傅凝脂慵懒的说道。

    “距离你要完成目标的时间挺近了,那你现在距离目标还差几个人?”萧靳又问道。

    “现在已经十六个了,可是距离目标还是好远啊。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加快点速度,应该可以赶在大学毕业前完成目标的。”傅凝脂倒是一脸不着急的模样,说道。

    “额,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你要交那么多的男朋友?”萧靳倒是很好奇这个问题少女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明明有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好好爱惜自己。

    “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吃饭想过为什么吗?你睡觉想过为什么吗?你上厕所想过为什么吗……”傅凝脂丢出了一大堆的为什么,直接把萧靳给雷住了,当下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不得不说,傅凝脂说的话很俗气,可又证明了一个事实。

    为什么要吃饭?

    嗯……其实可以解释的,人体需要补充能量,这是维持人体正常运转所必须的。

    为什么要睡觉?

    嗯……这也是可以解释的,睡觉可以松弛人的神经,让人体的器官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使得器官可以良好的工作下去。

    为什么要上厕所?

    这个要解释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萧靳可没有去想过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

    傅凝脂说的一大堆的废话,可是她的话也是真的,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想做不就做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看见交谈融洽的二人,安排好事情的傅柔荑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萧大哥说了,他想泡你。”傅凝脂开着玩笑道。

    “……”萧靳一脸的错愕,看着脸颊两侧微微染上些许夕阳红的傅柔荑,无奈的摇摇头:“她瞎说的,你千万不要当真。”

    “嗯,我知道,我妹什么秉性我还是了解的。她这个人就是喜欢胡说八道,希望你不要介意。”傅柔荑嫣然一笑,伸手轻轻掐了把傅柔荑的胳膊,说道:“以后要是你再敢拿我来消遣,我饶不了你。”

    “痛,姐,你干嘛使那么大劲啊,可痛死我了。”傅凝脂吃痛皱了皱鼻子,埋怨道。

    “不疼你会长点记性嘛?”傅柔荑抿着嘴责怪道:“已经多大个人,还跟个孩子似的,说话没有个分寸的。你这样在外面很容易就会得罪人的,知道不?”

    “哎呀,姐,你又来了,谁说我说话没有分寸了。我这不是把萧大哥当自己家人里了,自家人开开玩笑又没有什么,要是其他人,我还懒得跟他废话呢。”傅凝脂嘟着樱桃似的小嘴,显然有些不服气。

    看着鬼灵精怪的妹妹,傅柔荑有些无奈奈何的撇了撇嘴,说道:“好好好,知道你能说了,我说不过你。”

    “嘻嘻,那是。”傅凝脂得意的笑了笑。

    “我妹妹就这样,老是胡说八道,要是有什么话听着不舒服的,你千万不要生气。”傅柔荑略带歉意的看着萧靳。

    “不会,我觉得凝脂这丫头挺活泼的,她就是喜欢开玩笑,我知道她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萧靳微笑着摇摇头道。

    “姐,你看吧,萧大哥自己都说不介意了!”傅凝脂更是得意了,心里对萧靳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你在这样夸她,她可真要无法无天了……”傅柔荑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的门铃响了。

    傅柔荑赶紧去开了门,看见门外站着自己的大伯、大伯母和表弟,微笑道:“大伯,大伯母,表弟,你们来了。”

    傅柔荑的大伯父傅东行是一个瘦瘦的中年人,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接到电话就立刻赶过来了,你爸妈和二伯回来了吗?”

    至于傅柔荑的大伯母曹雪悦,一个保养着不错的女人,看得出来年轻时候长得也算有些姿色。可是她似乎不太喜欢傅柔荑,见面就摆出了一副轻视的态度,瞥了眼傅柔荑,一句话都不说。

    而傅柔荑的表弟傅家豪同样则是带着一丝贪恋的目光盯着她看,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些许的阴险。

    “我爸妈回来了,现在正在房间里休息,二伯还没有来。大伯,不要站在门外说话了,赶紧进来吧。”傅柔荑知道大伯一家人很是高傲,看不起她们家以及二伯家。

    可是为了家族的和睦,傅柔荑当做视而不见,并不想跟他们有过多的纠缠。

    傅东行来到了大厅,见到了陌生的萧靳,仔细打量了一番,蹙起了眉头,语气带着些许质问道:“你就是那个带着老爷子骨灰回来的人?”

    萧靳不太喜欢萧东行问话的态度和语气,不过看在他是傅老的后人的份上,他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是傅老临终前嘱托我将他火化,带他回来的。”

    “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傅东行更加不留情面的质问道。

    这次,萧靳忍不住蹙了蹙眉头,眉宇间有股怒火正要发作。

    说实在的,从来没有几个人敢这样跟他说话,而这样跟他说话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

    旁边的傅柔荑感受到萧靳有些不悦,急忙打了个圆场,说道:“大伯,我觉得他没有必要跟我开玩笑,更何况,他真的有带爷爷的骨灰回来……”

    “骨灰?”

    傅东行冷哼一声,道:“谁可以证明那个就是老爷子的骨灰?柔荑,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们傅家多多少少也算是有点钱财的,外边觊觎我们傅家的人也比比皆是。怎么能够单凭他一面之词就认定老爷子驾鹤西去了呢?”

    “就是,柔荑,你也老大不小了,更何况你如今还是一家即将上市公司的总裁,怎么做事情前都不先好好想想的,哪里能够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曹雪悦说道。

    “您这样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图谋不轨,想谋你们傅家的财产?好,你可以这样看我,可是你不可以这样对傅老不敬。”

    萧靳本不想动怒的,可是傅东行将他当做居心不良的人不说,更是质疑骨灰不是傅伏羲,这个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容忍他人对傅伏羲存有半分的不敬。

    “好大一顶高帽子,我可没有对老爷子有丝毫的不敬,只是你实在是太过于居心不良了。既然老爷子的骨灰你送到了,为什么你现在还在这里?”傅东行眉宇间带着一股怒气,说道。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肮脏,我没有离开,只是希望可以参加完傅老的葬礼再离开。对于你所谓的财产,我没有半分的兴趣。”萧靳说道。

    “说的倒是挺好听的,正所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傅东行咄咄逼人道。

    而此时,楼上的傅东皇和李柔听到了动静,急忙下楼。

    傅东皇看见自己的大哥来了,似乎给与萧靳起了争执,急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好的怎么吵吵起来了?”

    “我说三弟,柔荑做事不仔细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这样?在没有彻底弄清楚骨灰是不是真的是老爷子之前,怎么外人说什么你们都信以为真?”傅东行抱怨道。

    “这种事情,他不会拿来撒谎吧?更何况老爷子已经一年多了没有给家里面消息,要是还在的话,怎么也该给点信息不是?”傅东皇说道。

    李柔赞同丈夫的观点,说道:“是啊,我看萧靳不像是那种随便撒谎骗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