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贼喊抓贼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9:26本章字数:3441字

    “唉,怎么连你们也没有个分寸?”傅东行叹了口气,看向萧靳道:“不是我刻意为难你了,实在是你太可疑了。除非你可以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我们就相信你说的。”

    萧靳已经被傅东行激怒了,其实他完全不需要做什么多余的解释,直接离开就是了,以免被人揣测他别有居心,图谋不轨!

    可是萧靳最担心的是傅东行会把傅老的骨灰当做假冒的丢弃,故此,萧靳只能够暂时忍下心底的怒火,转身上了楼,拿出了那本傅伏羲交给他的《伏羲方》下了楼。

    “这是傅老临终前交给我的,由他亲自编写的药方书籍。上面是他的亲笔字迹,你们应该认得出来吧?”萧靳举着书籍,看着傅东行,发现他看见书籍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的贪婪。

    萧靳年纪不大,可是看人的本事可不小,就从傅东行刚才眼里闪过的贪婪,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心里边立马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

    原来傅东行表现的如此咄咄逼人,就是冲着这本药方书籍来的,真正居心叵测的人是他傅东行自己!

    可还真是贼喊抓贼!

    萧靳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傅伏羲临终前交代了他,一定要把书亲手交给孙女傅柔荑,而不是大儿子傅东行,原来是这样个道理。

    眼看着傅东行伸手过来要拿,萧靳转手就交给了傅柔荑,微笑道:“傅老临终的时候交代了我要把这本书交给你的,本来呢,我打算等葬礼过后再给你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只能够提前给你,我想你应该认得你爷爷的字迹吧?”

    “我从小就看爷爷练字,自然认得。”傅柔荑微微一笑,随手翻了几页书籍,兴奋着说道:“确实是爷爷的字迹,而且上面的药方都是爷爷的独家秘方,字迹可是伪造,可是药方骗不了人。”

    “真是老爷子的亲手笔迹吗?柔荑,快给我看看……”傅东行一脸激动的伸手就要去拿。

    可傅东行还没有拿到手,却被萧靳眼疾手快的夺了过来,说道:“不好意思,傅老还有交代,这本书只可以给他的孙女傅柔荑看,其余人不得翻阅。”

    “你什么意思,我可是老爷子的亲儿子,你一个外人都可以看里边的内容,难道我看一下都不行?”傅东行勃然大怒,说道。

    “就是,这好歹也是傅家的私事,跟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东行好歹也是傅老爷子的大儿子,看一眼书籍怎么了?”曹学悦挑动了眉头说道。

    “不是我刻意为难你们,而这的确是傅老的临终嘱咐,我也是照办,希望你不要违背了他老人家的意愿才好。”萧靳按照着傅东行刚才所说的话,说道。

    “大哥,你看这误会闹的,既然柔荑已经确认了是老爷子所写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再怀疑萧靳所说的话了吧?”傅东皇笑着打了个圆场。

    “哼,也罢,既然是老爷子说的。我们也不便翻阅。”傅东行显然很不高兴,可是在众人面前,他不好固执己见,硬要去翻阅药方,只能暂时作罢。

    可是这个药方好比黄金矿脉,蕴含的价值不可估量!

    傅东行对《伏羲方》这本药方可是觊觎许久的,他一直希望可以据为己有,拿去变化为巨大的财富,创建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只是傅伏羲就是不肯传于他,傅东行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够隐忍到了现在,如今知道书籍在傅柔荑的手中,傅东行倒觉得好办了多了,只需要稍微找个合适的机会,必然可以得到药方了。

    对于傅东行的想法,傅柔荑等人不知道,可是一直在观察着傅东行的萧靳,却是猜的一清二楚,心中对傅东行的品性有了一定的评判。

    只不过萧靳可不会那么傻逼的去揭穿傅东行的心思,毕竟这仅仅是他个人的一些猜测罢了,无凭无据的,说出来肯定没有人会相信的。

    到时候被傅东行反咬一口,那真是好心惹来一身腥!

    萧靳遭质疑的小风波就这样揭去,傅家的人将重点放在了傅伏羲的后事上,开始商量傅伏羲的身后事,萧靳觉得现在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便回到了暂时属于他的房间里躺着。

    一来,萧靳不太喜欢傅东行这个人,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二来,关于傅伏羲的葬礼的商议,他一个外人不好意思参与。

    咚咚……

    就在萧靳躺在床上想着些事情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怎么是你啊,有事吗?”萧靳看着站在门口的傅柔荑,说道。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聊聊,可以进去说吗?”傅柔荑说道。

    “当然,进来吧。”萧靳让开了一条路给傅柔荑进来。

    傅柔荑走了进去,走了几步,转身看向了萧靳,略带歉意的说道:“刚才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代替我大伯向你道歉,他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的。他只是无法接受爷爷过世的事情罢了。”

    傅东行哪里是无法接受过去的事情!

    他只不过是想逼迫自己拿出药方而已。

    “你就是想谈这个?”萧靳不在意的微笑道。

    “嗯。我看你刚才一声不吭的回到房间,知道你在为大伯的话而不开心。”傅柔荑美眸流转,点头说道。

    “我像是那样小气的人?”萧靳说道:“我回房间只是觉得你们商量葬礼的事宜,我一个外人不便旁听。是为了避嫌,这才回房间的。”

    “不生气就好。”傅柔荑不由得松了口气,说道:“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你问吧。”萧靳点了点头。

    傅柔荑说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除了我以外,真的不准其他人翻阅这本书?”

    “对,这是傅老的意思。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萧靳说道:“傅老临终前跟我说,让我把书交托给你,希望你可以好好利用。”

    “爷爷的意思我明白了。”傅柔荑微点螓首,说道。

    “什么意思?”萧靳有些好奇,他什么也没说,也不明白傅老这样做的用意,为什么傅柔荑说她明白了?

    “这本书很多的药方是爷爷研究出来的,可是很多的药方没有时间真正的去做临床实验。他希望我不要为了利益而随意生产那些没有经过验证的药方。”傅柔荑说道。

    “你这样说我倒是明白了。”

    萧靳想起傅东行的表现,不由得佩服起傅伏羲来,这个老人心如明镜,早知道了傅东行的秉性,为了自己的心血不要作为他人谋利的工具,他选择把药方交托给傅柔荑。

    因为傅伏羲明白,只有自己这个孙女才懂得如何好好的善用药方。

    “有句话我知道我不该说,可不管你怎么看我,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萧靳说道。

    “没事,有什么你就说。”

    “我希望你可以提防一下你大伯,我看得出来,他对药方有些心思。”萧靳提醒道。

    “我会注意的。”傅柔荑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嘴角微微一笑,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

    “等傅老的葬礼一结束,我就会离开这里。”

    萧靳实在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他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

    “我们商量过了,爷爷的葬礼不需要太过隆重,弄个简单的灵堂,再找处风水宝地安放便是了。”傅柔荑点点头,道。

    “这样挺好的,傅老是个不喜欢高调的人,必然不希望自己的葬礼太过铺张。”萧靳说道。

    傅柔荑又跟萧靳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萧靳在房间睡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后来实在无聊,下楼准备出门逛逛。

    萧靳看见大厅里坐着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模样与傅东行和傅东皇有几分相似,不用猜测就知道,他就是傅柔荑的二伯父傅东生。

    傅东生是个带着眼镜的斯文人,听傅伏羲说,他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不喜欢附庸风雅,现在是中海市福旦大学的一名教授。

    傅东生看见萧靳,很热情的打了招呼,邀请萧靳过去坐下饮茶,颇为热情。

    萧靳不好拒绝傅东生的好意,便坐下陪他喝了一会儿的茶,闲谈了些话。不过大多都是傅东生问,萧靳回答。主要是询问关于傅伏羲生前的一些事情的。

    萧靳对傅东生这个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还是挺有好感的。

    不知不觉就聊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开始我还担心老爷子死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现在得知有你陪在他的身边,我倒是宽心多了。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老爷子年迈的时候,我不能够在他身边尽孝,实在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啊!”傅东生听了一些关于傅伏羲的事情,颇为感慨道。

    “傅二伯,你也不必太过内疚。我看傅老一生孜孜不倦的研究各种疑难杂症的药方,是已经决意把余生奉献出去了。临终前还完成了新的药方,含笑而终的,看他的样子,并没有丝毫责怪你们的意思。更何况,这事情是傅老选择的,你更无需愧疚。”萧靳安慰道。

    “唉,老爷子是学医的,打小也逼我们学医。可惜的是我们几兄弟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天资,毫无建树。而我个人更是志不在医,没本事继承他的绝世医术,肯定是令他老人家寒心了。幸好柔荑这个孩子天资聪颖,又对学医有兴趣,自小受到老爷子的指点,倒是学了老爷子不少的本事。不至于令得老爷子的绝世医术无传人。”傅东生叹息道。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好的权利,傅老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你们没有学医的兴趣,不会怪你们的。我曾听他提及过一二,听的出来,傅老很支持你追求你所喜爱的事物的。”萧靳实话实说,傅伏羲确实有这样说过,他也就这样说了,并不是单纯为了安慰傅东生而胡编乱造出来的。

    “真的?老爷子真的这样觉得?”傅东生眼里闪过一丝喜悦之色,说道。

    傅东生一辈子都希望可以得到傅伏羲的一句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