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施主,你有血光之灾

    更新时间:2017-02-16 16:21:08本章字数:4094字

    “说吧,究竟谁指示你来欺负我妹的?”萧靳沉声质问道。

    “你妹?”黑柴愁眉苦脸道。

    “赵思颖,就是刚才那个调酒师。”

    “哦哦,原来她是大哥你的妹妹,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她的麻烦,我发誓!”黑柴神色恍然,急忙保证道。

    “叫你黑柴倒是一点没错,听不懂人话么?我问你,谁指示你这样做的?”萧靳目光一沉,说道。

    看着萧靳的可怕的目光,黑柴的心随之一沉,哭丧着脸道:“是吴英伦吴老板吩咐的,大哥,我这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可不是存心要搞你的妹妹的,要是我真知道她有你这样一个哥哥,这钱我可不敢要了。”

    “回去警告他,别惹我妹,否则,不管他是周杰伦还是拿破仑,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听到没有?”萧靳吩咐道。

    “明白,明白,这句话我一定带到。”黑柴机械的点了点头。

    “那就快滚吧!”萧靳沉声道。

    “我们这就滚……”

    黑柴生平第一次遇见萧靳这样的狠人,更是被萧靳那带着杀气的眼神吓的不轻,哪里还有来时的威风,灰溜溜就带着十几个小混混跑开了。

    “妹子,哥能为你做的就那么多了。”萧靳看着黑柴等人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翘,说道。

    回到了傅家后,萧靳回到了房间里边,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就躺在床上休息了,喝了点小酒,倒是有点睡意了。

    ——————————

    这一夜睡的很舒坦,萧靳一觉醒来,已经是清晨六点多钟,快速起床把被子叠成了豆腐状,进浴室洗漱。

    萧靳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从房间出来的傅柔荑。

    傅柔荑微笑着打招呼,说道:“早。我正打算喊你。”

    “早。是不是准备送傅老去安葬了?”萧靳还以微笑,点头问道。

    “对,准备出发了,你先下去吃早餐吧,我们都吃过了,等你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傅柔荑微点螓首道。

    “让你们等我一个人多不好意思,早餐我就不吃了,直接出发吧,时辰不能够耽搁了。”萧靳摇摇头,说道。

    “不耽搁,现在离出发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呢,你先下去吃早餐吧,今天需要忙一整天呢,不吃早餐身体哪里受得了?”傅柔荑说道。

    “那行,我先去吃个早餐。”

    萧靳听见大家也不是为了等他才没有出发了,倒是没有什么心里包袱了,转身下楼去吃东西去了。

    萧靳吃过了早饭,在大厅陪着傅东生闲聊几句,到了该出发的时辰,一行人便带着傅伏羲的骨灰去往傅柔荑安排的灵堂。

    灵堂设置在城东的殡仪馆,傅柔荑早就让人布置好了,门口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白色花圈。

    花圈上还有横幅,上边写着“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等这样的溢美之词。

    这样的溢美之词对傅伏羲这样拯救过无数人性命的老人家来说,绝对是受之无愧,这些花圈并不都是傅柔荑安排的,绝大部分是受过傅伏羲救命之恩的人送过来的。

    傅伏羲的灰白的画像摆放在灵堂的桌面上,画像上,傅伏羲笑容可掬,只可惜,他的笑容永远的定格了,按照礼节,前来哀悼的人上前上香,家属答礼。

    葬礼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直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才将傅伏羲的骨灰转移,所谓入土为安,就是要迈入土地里才称得上入土为安。

    傅柔荑已经在那里为傅伏羲买下了一个绝佳的墓地,如今哀悼过后,就该送傅伏羲的骨灰去安葬了。

    傅柔荑为傅伏羲买下的墓地的墓园地处中海市的郊外,这里还没有遭到生态破坏和污染,空气清新,树木繁茂,倒是一处难得的安静之地。

    作为华夏赫赫有名的“药王”,傅伏羲的葬礼很简单,很朴素,比普通人还要简单低调,因为傅伏羲生前是信仰佛教的,傅柔荑请来了三家寺得道高僧惠明禅师。

    惠明禅师与傅伏羲是好朋友,傅伏羲以前经常会到三家寺找惠明禅师下棋,并且请教他关于佛法的问题。据说惠明禅师的佛法精深,是拥有大智慧的佛学大师。

    “南无哦弥陀佛,施主,老衲看你天生王者相,前途无量,然而你会遇到两大劫难,第一个劫难,你已经化解,可是……”慧明禅师第一眼看到萧靳,突兀的蹦出了这句话,还有模有样的掐指算着,倒是令很多人惊讶不已。

    可要说惊讶的,还得是萧靳本人,慧明禅师所说的话似乎是真的,他的确遇到了一个大劫难,可是因为傅伏羲出手相助,已经平安度过了。

    要是慧明禅师不是瞎猜的,也不是从傅伏羲那里得到消息,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他是真的有本事,可以从面相算到一个人的未来!

    “大师说我还有第二个劫难,不知道何时会降临?”萧靳急忙虚心求教。

    “已在路上。”慧明禅师道。

    “如何化解?”萧靳又问道。

    “南无哦弥陀佛,你的杀戮味道太重,仇恨心亦然,要想化解劫数,最好的办法便是放下屠刀,方可立地成佛!”慧明禅师劝说道。

    “多谢大师开导,可是我现在还无法放下心中的执念。”萧靳没有打算听从慧明禅师的建议,仅仅是微微一笑,回应了一句深不可测的南无哦弥陀佛。

    见萧靳如此执迷不悔,惠明禅师知道多说无益,只得不住叹息,不过也不再多说什么。

    傅家的人听着二人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从慧明禅师的话来看,他们对萧靳的身份产生了一定的猜测,拥有一颗极重的杀戮心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虽然傅家的人对萧靳的来历感到极大的好奇,但是现在并不是关注萧靳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当宾客肃立碑前,一袭袈裟的惠明禅师站立在傅伏羲的墓前,缓缓转动手中的佛珠,开始念着《往生经》里的经文超度傅伏羲。

    “尘归尘土归土,傅伏羲老先生,请您一路走好,你的福泽将会遗留给世人……”在惠明禅师念完了经文,接下来的环节便是宾客上前哀悼傅伏羲。

    到场的人不多,有二十多个人,有一些人是受到过傅伏羲的恩惠的,有一些人是傅家亲朋好友,因为按照傅伏羲的遗愿,傅家决定一切从简,并没有搞的太大动静,只是通知了在中海市的亲朋好友。

    要是一切得到傅伏羲恩惠的人知道傅伏羲过去的消息,那么到场的人可以挤满这个墓地,因为傅伏羲这辈子救过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要数都很难数的清楚!

    听着惠明禅师叙述着傅伏羲生平的一些往事,李柔和傅凝脂哭的很难过,可能是越想越舍不得,不由得哭的更加的厉害,至于傅柔荑,她的心里其实也不好受,可是她没有掉眼泪,反而安慰着李柔和傅凝脂。

    最后,在慧明禅师的主持下,众人集体向傅伏羲三鞠躬,以此结束最后的葬礼。

    正如傅伏羲所希望的那样,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去了。

    葬礼后,宾客纷纷离去。

    “二弟三弟,既然老爷子的后事已经处理完了,我就先回公司处理事务了。”傅东行跟自己的两个弟弟打了声招呼,带着妻子和儿子先一步离开了。

    “二哥,我也先走了。”而傅东生随后也告辞了。

    萧靳随着傅柔荑等人回到了傅家,便立刻回房间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了。

    “其实你不用那么快离开了,再住一晚也行啊!”傅柔荑来到了房间,挽留道。

    “我这次来中海市的目的,只是为了把傅老的骨灰送回来而已,如今葬礼结束了,我也该走了。”萧靳摇摇头,说道。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就不留你了,你去机场还是车站?”萧靳执意要走,傅柔荑也就没有不会过多的挽留,问道:“既然你质疑要离开,我就不留你了,你是去机场还是车站?”

    萧靳洒脱的背上了背包,说道:“去机场。”

    “我送你去机场吧,在这里打车不容易。”傅柔荑说道。

    萧靳没有拒绝,点点头。

    在去机场的路上。

    “你打算去哪里?”傅柔荑问道。

    “我要去一趟中东。”萧靳淡淡说道。

    “中东?那里听说挺乱的,经常有战争发生,你去那里做什么?”傅柔荑惊讶道。

    “那里有些事情需要去解决。”萧靳微笑道。

    “好吧,注意安全。”傅柔荑见萧靳不愿细说,她也就不问了。

    “记下我的号码,要是有事情随时可以打给我。”萧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傅柔荑。

    傅柔荑的记忆力挺好的,听一遍过后,便点头说道:“嗯,我记下了。你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找我。”

    傅柔荑又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萧靳。

    萧靳不知道跟傅柔荑聊些什么,目光漫无目的往着窗外看。

    道路边的树木往后飞快倒退,车辆人也在倒退着。

    忽然,一个熟悉的容颜映入了萧靳的眼帘,勾起了他如潮的回忆。

    那是一个长得秀气端庄的女人,干净洁白的脸颊,乌黑秀直的长发,随着风在飘摇。

    肖梦莎!

    大学时期的初恋情人,那个曾经占据了他的全部心里位置,而最终消失无踪的女人

    肖梦莎也是唯一一个令萧靳动心又伤透了心的女人,如果说萧靳如今滥情,倒不如说是在麻痹自己,萧靳不敢动情,只是不想再一次体味那所谓的失恋的痛苦而已。

    七年过去了,萧靳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她,匆匆的一瞥,肖梦莎就这样骑着电动车,与他擦肩而过。

    本来萧靳是打算视而不见的,可是当他看清了肖梦莎后边坐着的小男孩,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惊愕,心里想到,为什么这个男孩的模样跟自己小时候有点像?

    萧靳的心里有了些许的猜测,看着远去的肖梦莎和小男孩,冲傅柔荑喊道:“停车!”

    “怎么了?”傅柔荑有些疑惑不解。

    “快靠边停车。”萧靳看着快要消失在视线里的电动车,脸上有些焦急。

    傅柔荑不明白萧靳为什么突然要她停车,不过她还是急忙靠边停下了车。

    “你先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萧靳解开了安全带,伸手拎起后座上的背包,便奔跑了起来。

    他越过了马路中心的栏杆,差点被奔驰而来的车撞上,他全然不顾,就这样追着肖梦莎离去的方向而去,身后是司机的谩骂的声音。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人?”

    傅柔荑看着不要命似的穿梭马路的萧靳,一脸的惊愕,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样停留在原地一会儿,她就开车离开了。

    而萧靳从车里追了出来,速度极快,可是肖梦莎还是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望着四周,萧靳的眉头不由得蹙了蹙,刚才那个男孩的样子真的有些像自己小时候的模样,而那个男孩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年纪。

    而肖梦莎离开他到现在,不过九年的光阴,萧靳暗自揣测着,没准那个男孩就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要是那个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肖梦莎这些年都不找他?

    为什么当初要不辞而别?

    难道她不觉得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小孩子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一定要找她问清楚!”

    萧靳暂时不想离开中海市了,他知道心里的一些谜团,需要找到肖梦莎才可以解答。

    现在是下班时间,萧靳猜测这条道路没准就是肖梦莎的必经之路,要是每天在这里等候的话,应该是可以再次遇见她的。

    萧靳倒是不着急,既然可以在茫茫的人海中再次相遇,那说明他与肖梦莎还是有缘分的。

    萧靳刚从傅家出来,要是现在回去的话,显然不太合适,他在中海市又没有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