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被强吻了

    更新时间:2017-03-09 17:58:10本章字数:3170字

    于是萧靳找到了一家酒店,开了间房间,打算先在这里住一晚上。

    夜幕低垂。

    中海市入夜的时候,特别的热闹,大街小巷都是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萧靳找了家快餐店吃过饭后,便回了酒店准备洗个澡,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天未亮就去那条路上等候。

    当萧靳来到自己门前准备开门的时候,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

    听到开门的动静,萧靳无意识的瞄了一眼,结果发现对方是个模样标致的美女御姐!

    于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细柳眉,丹凤眼,左眼角有着一颗小痣,这个痣所在的位置以及大小都恰到好处,绝对是点睛之笔!

    这个女人绑着马尾,上身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背心,丰满的胸部,目测得有c罩杯以上,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露出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

    以萧靳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绝对称得上极品中的极品。

    那个女人发现了萧靳的目光,眉头有些不悦的一皱,随即迈步往萧靳所在的方向走来。

    萧靳收回目光,正要打开门进入房间,突然被人转动了下身子。

    正当他诧异的时候,刚才经过他身边的女人的微凉带着薄荷味的嘴唇就贴在了他的嘴唇!

    握草。

    萧靳的内心不由得爆出了一句粗口。

    这个女人也太主动了吧?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太大了,就因为自己多看了她几眼,所以她就打算这样投怀送抱了?

    头一回遭遇陌生美女的强吻,萧靳立马被眼前的女人挑拨起一丝欲火,脑袋也没有再多想什么,下意识地伸着舌头想要打开这个女人嘴巴。

    然而这个女人双唇紧闭,任由萧靳使劲,就是打不开。

    打不开?

    我萧靳连女人的双腿都可以打开,区区嘴巴我都撬不开?

    我就不信了!

    男人的征服欲都是极为强烈的,越是越这样,越是激起萧靳的征服欲望,他一边努力去用自己的舌头去企图撬开女人的嘴。

    另一边,他的不规矩的双手不顾女人的强烈反抗,已经摸到了这个女人的丰满而有弹性的臀部上边。

    两个男人经过萧靳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这样精彩的吻戏,忍不住内心的贪婪,多看了几眼,小声嘟囔道:“这个女人真奔放,够正点!”

    “做正经事情要紧,不要惹事。要是坏了正事,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另一个人小声的提醒道。

    紧接着,那两个说话的男人就进入刚才女人出来的房间里边。

    这一刻,萧靳似乎才明白,感情这个女人是利用自己做掩护呢?

    等到隔壁的房门关上,女人推开了萧靳,似乎很气愤,挥手就打算给萧靳一巴掌。

    幸好萧靳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可是这还不算完,女人气愤的抬起膝盖就往小金鳞的部位撞上去。

    萧靳急忙用另一只手推开了撞上来的膝盖,心里有股怒气,说道:“握草,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狠了点?明明是你利用我,利用我也就算了,我都没有怪你强吻我,你倒好,打我一巴掌不成,就想让我断子绝孙?我们多大仇多大怨?”

    “谁让那么无耻,居然……”女人气呼呼的说着,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脸蛋通红,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然而萧靳看着女人羞涩的神情,嘴角微微一翘,显得有些不依不饶道:“居然什么?”

    “你混蛋!”女人恼羞成怒,又扬起另一边手作势要打。

    萧靳伸手快速扣住了她另一边手,随即把她的双手按在了墙上,胸膛几乎要贴在女人的胸部上边,姿势极度暧昧。

    “放开我,不然你就死定了。”女人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是么?我倒想知道你想让我怎么死的,难不成是欲仙欲死?”萧靳嘴角微微一扬,流氓气息十足。

    要是面前的美女不是用命令的口吻说的话,他倒是会松开,可是女人的表现太过于强势了,他倒想好好戏弄一番。

    “混蛋,再敢说这种轻薄的话,小心我……”女人欲言又止,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你什么?”萧靳觉得好玩地说道。

    “没什么,快放开我!”女人狠狠瞪了萧靳一眼,还是那种命令的口吻,说道。

    “要是你的语气可以稍微改改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放开你,可是你显然不会改变这种说话的态度,所以抱歉,我暂时不想松开你。”萧靳一边的嘴角微扬,有着一丝邪魅的。

    女人又是一阵挣扎,可她的力气在萧靳的面前是那么的微弱,挣扎无果,她有些妥协的说道:“你把耳朵伸过来。”

    “不伸,你这个女人太狠了,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咬掉我的耳朵。”萧靳摇摇头。

    “我就是想跟你说些话!”女人轻咬着红唇,小声道。

    “有什么你就大声的说出来,我的耳朵还是没有问题的。”萧靳的嘴角挂着一丝玩味,说道。

    “哼,想不到你一个大男人也会怕我?”女人轻哼了一声,戏谑道。

    “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还不如用点美人计,这样没准还能够让我改变一下注意。”萧靳微笑着摇摇头,说道。

    “你……”女人气结,胸中一股怒气欲要发作,可最后还是被她忍下来了,她的声音又变得温和了一些:“你过来,我是真有话要告诉你。”

    “这样的态度勉强可以接受吧。”萧靳满意的点点头,便把耳朵靠近了女人的嘴边,可以感受女人吐气如兰的呼吸。

    女人被萧靳的话给气坏了,可是见他把耳朵附过来了,也就懒得计较了,轻轻的在他耳边说道:“我是南城警察,陈紫函……”

    “陈紫函,这名字不错。”萧靳的嘴角微微上扬,赞扬道。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还不快放开我?”陈紫函气怒道。

    “警察怎么了,警察就了不起,警察就可以随便吃人豆腐么?”萧靳得了便宜还卖乖,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告诉你,这次你强吻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你必须得为这件事情负责!”

    不等陈紫函说话,萧靳又说道:“看在你上的那么不错的样子上,你跟我结婚就得了,这件事情可以就那么算了。”

    “……”

    陈紫函被萧靳这样无赖的行为给气坏了,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初吻连跟自己大学时期暗恋的学长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送出去,如今阴差阳错的给了面前这个男人,自己没有喊着要对方负责也就算了,反倒是对方不依不饶了。

    还要她负责?还得以身相许?

    无耻,简直是无耻至极。

    这世界上怎么能有那么厚颜无耻之人?

    想到这里,陈紫函觉得胸中一股怒气难消,欲要发作,耳边又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她的心“咯噔”一跳。

    难道要被发现了?

    旁边的房间有人头探了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萧靳的头深深埋在了陈紫函的侧面,就如同很多拍戏常用的法子一般,错位拍摄吻戏,让人误以为他们真的亲吻在一起一般。

    旁边房间里探头出来的男人就是刚才路过萧靳旁边说话的男人,他看见萧靳把陈紫函的双手给按在墙上,身子还凑的那么近,还以为萧靳和陈紫函还在激情的热吻,忍不住嘿嘿一笑,对房间里的男人说道:“这小两口该不会是偷情的吧,现在还在门口亲热着呢!”

    “刺头,你小子快把门关上,别惹事!”房间里坐着的男人不满的说道。

    “切,跟你一起出来做事真没有劲,怕这个怕那个的……”被称呼为刺头的男人小声嘟嚷了一句,退回到房间里又把门关上了。

    萧靳的鼻子挨着陈紫函可以感受到陈紫函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或许因为隔壁的人开门的缘故,让她察觉到了危险,又或许是姿势过于暧昧,令她感到羞涩紧张。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时候的陈紫函的脸颊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晚霞红,不加胭脂的修饰,美的自然,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你可以放开我了么?”出于对萧靳刚才举动的感激,陈紫函的声音比之前柔和了不少,甚至是带着哀求的语气。

    萧靳松开了陈紫函的双手,可是还是很警惕陈紫函,以防这个女人再生什么歹毒心肠,对他的子孙根图谋不轨。

    可是陈紫函并没有继续纠缠不清的打算,狠狠的瞪了萧靳一眼,转身疾步离去,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火爆的,身材火辣,性格火爆,倒是个不错的美女。”萧靳看着陈紫函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萧靳洗了个热水澡,顿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拿着浴巾擦干了头发后,便准备上床休息了。

    砰!

    砰!

    砰!

    外边走廊传来了几声尖锐的枪声,声音很大,枪战很明显就在门外头进行的。

    萧靳走到了大门旁,透过门上鹰眼往外边看了一下,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臭婆娘,真就察觉到你有古怪,还好我们哥俩留了个心眼,要不然真给你算计了!”

    “得了,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赶紧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