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你肯定是抓奸的

    更新时间:2017-03-09 17:59:43本章字数:1965字

    “怕什么,反正这臭婆娘看见咱们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把她给做掉,反正她已经受伤了!”

    听着二人的对话,萧靳就通过鹰眼看见了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往前边走去。

    “刺头,你是不是疯了,杀警察这事情可不小,别给自己惹麻烦!”

    “胆小鬼,这要真出了事情,我一力承担,真不知道你那么怕死,为什么还要出来混这条道!”刺头甩开了同伴的手,拿着枪往钱走去。

    萧靳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从二人的对话来看,好像是陈紫函受伤了,可能伤的还不轻。

    “要不要帮他一把?”

    萧靳心想,见死不救这不是自己的作风!

    想通了这一点,萧靳就打定主意要出手帮一下跟自己有过暧昧关系的火爆女警一把,打开了大门,快步冲了出去。

    “谁?”

    门外的两个手持手枪的男人听到动静,猛地转过身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就在他们转过身来的一霎那,萧靳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不等他们做出任何的反应,萧靳左右手齐齐出动,一记刀手就把他们两个人给劈晕了。

    做完了这些,萧靳就快速退回到房间里边,把大门给关上了。

    “现在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吧?”萧靳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便如蛟龙入海般,扑倒在床上。

    ——————

    陈紫函的大腿上中了一枪,在楼道口蜷缩着身子,那血淋淋的伤口正有着鲜红的血液往外冒,小脸煞白,情况并不太好。

    刚才那两个男人的对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的,听着那临近的脚步声,陈紫函的心里就变得极为的紧张。

    可是久久不见两个男人的身影,陈紫函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微蹙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探头一看,那两个男人不知道怎么就晕倒在了走廊上。

    “这是什么情况?”陈紫函蒙圈了,这两个男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呢?

    想起刚才听到的那一声“谁”,陈紫函的眉头不由得皱地更紧了,这酒店里除了自己这个警察,可就没有其他人了。

    那个“谁”指的是谁?

    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陈紫函并没有想到是刚才跟自己有过一丝暧昧的萧靳出手帮助了她,还没有来不及细想。

    警局的同事就赶过来了。

    领队的是陈紫函的学长,也是陈紫函的初恋情人,骆家辉,两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早就分手两年了。

    可是骆家辉仍旧对陈紫函念念不忘,这么多年来对陈紫函死缠烂打,就是想把陈紫函追回来。

    “紫涵,你没事吧?”骆家辉一副心疼的模样,关切道。

    “不小心中了一枪,不过没有击中要害,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有问题了。”陈紫函平淡的回答道。

    “让救护车过来!”骆家辉转过头对身后的同事说了句,有些责怪的看着陈紫函说道:“我不是让你先不要急着行动么?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向你爸妈交待?”

    “他们发现了我装在他们皮箱里边的追踪器,要是我再不行动,他们就要跑了!”陈紫函说道。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够那么冒险啊,这次的行动失败了,我们还有下一次,可你要是出了事情,我该怎么办?”骆家辉说道。

    “我现在不是没有出事么?”陈紫函不悦的说道。

    “万一出事了呢?”骆家辉蹙着眉头,问道。

    “你就那么想我出事?”陈紫函气恼的看着骆家辉,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紫涵,你应该知道的,我只是关心你的安全,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算了,如今你没有事情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疑犯跑就跑……”骆家辉看见陈紫函动怒了,苦涩的笑了笑,正打算安慰下陈紫函,任务失败了不要紧,还有下次的机会。

    一个青年警察走了过来,对骆家辉说道:“骆队长,走廊发现了昏迷的刺头和野牛。”

    “确定么?”骆家辉诧异道。

    “确定,绝对错不了,就是他们两个人。”青年警察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是你做的?”骆家辉难以置信的看着陈紫函,问道。

    “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陈紫函满脸疑惑的摇了摇头。

    “走廊有监视器吗?”骆家辉问道。

    “我看过了,那个角落,监视器是拍摄不到的。”青年警察苦笑着摇摇头。

    “这件事情很可疑,你去调查一下酒店入住的名单,并且询问这层住客,看看他们是不是可以提供给我们一些关于这件事情的线索。”骆家辉吩咐道。

    “明白了,骆队长。”其余的警官回应道。

    救护车很快就赶过来把陈紫函接走了,骆家辉也从酒店方面得到了酒店的入住名单,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询问了案件发生的楼层的所有住户,包括萧靳,也没有得到什么的线索。

    这次的行动完成的如此的诡异,尽管疑点重重,可是碍于没有得到什么线索,骆家辉只能够就此作罢,押走了刺头和野牛,开着几辆警车,风风火火的离开了酒店,返回警局。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萧靳就起来退房,离开了酒店。

    在去到昨天遇见肖梦莎的路上,萧靳买了一份豆浆和豆沙包当做早餐充饥,就蹲在路边等待。

    从六点钟的稀疏行人、过往的车辆,到车水马龙,萧靳一直盯着很仔细,就是没有发现肖梦莎的身影。

    快临近中午时分,萧靳都没有看到肖梦莎出现,倦意阑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心头很是疑惑:“难不成昨天她只是去办点事情而已,这条路不是她的上班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