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小狗狗,怎么又是你

    更新时间:2017-03-09 18:13:04本章字数:3303字

    眼看着朱迪躲闪不及,就要被胡虎吃豆腐的时候,胡虎却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啊啊啊……”

    朱迪吃惊的看向萧靳,心里边突然有种充实的安全感,跟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在一起,总让人觉得心安。

    就在刚才,胡虎要耍流氓的时候,萧靳眼疾手快抓住了胡虎的五根手指,稍微一使劲,就疼得胡虎吃痛大叫了。

    “臭小子,英雄救美也不看看对象,我们虎哥是你能随便动的吗?”

    “就是,你最好识相的快点撒手,要不然……”

    扶着胡虎的两个混混见自己的老大被人掰着手指,目露凶光,出声威胁着萧靳。

    可是萧靳不吃他们这一套,还不等他们把威胁的话给说完,萧靳的手猛然使劲,只听见清脆的“咔擦”一声,胡虎再度发出凄厉的叫声。

    “把你的猪蹄收起来,要不然,我不介意你几个月都动不了一根手指!”萧靳沉声的警告了一声,就甩开了胡虎的手。

    一股巨大的力道仿佛海浪来袭,掀得胡虎往后踉跄了几步,要不是背后的两个人急忙接住,胡虎非得撞到墙壁上不可。

    “啊,老子的手指断了,我.草.你十八代祖宗!王八蛋,今晚我要宰了你……”胡虎哭丧着脸骂咧咧道。

    “虎哥,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左侧的男人开口问道。

    “我草你玛的,还问我有没有事情,我特么的掰断你手指试试,你看看有没有事情?”

    胡虎恶狠狠的瞪着说话的男人,对两个男人说道:“还愣着做什么,上去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整死!”

    闻言,两个男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挥动着拳头就砸向萧靳。

    “小心!”朱迪看见两个男人一起对萧靳出手,心里一跳,担忧的出声提醒着。

    萧靳表现的毫不在乎,神色淡然,就在拳头快要砸中自己的时候,一拳以更快的速度砸在了对方小腹上,瞬间就瓦解了他的全部战力。

    另一个男人冲将上前,一拳砸向萧靳的面部。

    萧靳以攻为守,对准了男人的小腹踢了一脚,直接踹得那个男人趴倒在地上,吃了不少灰尘。

    看见萧靳轻而易举就收拾了两个混混,朱迪不由得松了口气,上前说道:“走吧,别跟他们纠缠太多。”

    萧靳点点头,正打算跟朱迪一同离开饭馆。

    胡虎看见萧靳和朱迪想要开溜,大声喊道:“你们是不是喝酒喝死了,老子被人揍了,快给我滚出来!”

    另一间房间冲出来几个男人,看着依靠在墙上的胡虎和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快步走到了萧靳和朱迪的跟前,堵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见状,萧靳把朱迪护在身后,看着面前几个不友善的面孔,脸上尽是淡然的表情。

    “你们几个人快给我上,非得把这小子给我打残废了不可,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胡虎见到援兵来了,嚣张跋扈的喊道。

    “虎哥请放心,我们肯定好好教训这小子,给你报仇!”站在最前头一个鹅蛋脸男人狠狠瞪着萧靳,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就算不被吓的腿脚哆嗦,心脏也得跳出病不可。

    然而对萧靳这个连鬼门关门口都兜风过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场景压根不值得他泛起丝毫紧张的情绪。

    “别动手,千万别动手!”就在要动手之际,一个男人从人堆里挤了出来,走到了萧靳跟前。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吃过萧靳拳头苦头的黑柴,黑柴和胡虎一同出道,谈的上是老朋友了,闲时没事就聚在一起喝酒侃大山。

    这不,今天两个人就又带着小弟过来胡吃海喝一通,结果胡虎先顶不住,喝醉了。

    黑柴就让胡虎的两个小弟先送他回去,可是没想到,这才出了门口就出事情了。

    待在包房里边听到胡虎的喊叫声,胡虎的小弟们就先冲出来了,黑柴听见是胡虎出事情了,急忙跟出来一看。

    这一看,顿时就让黑柴清醒了不少,他看见萧靳跟见了瘟神似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生怕再起冲突,便急忙上前阻止了胡虎的兄弟们动手。

    “小狗狗,怎么又是你啊,这群人都是你小弟?”

    萧靳已经准备好狠狠揍一顿这群拦路的恶狗的,没想到半路蹦出来了个黑柴,不由得乐道。

    “不是,他是我的朋友。大哥,他就是喝醉了,做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呢,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了。”萧靳喊他小狗狗,黑柴也不生气,陪着笑脸,语气柔和的说道。

    这一幕让在场的见识过黑柴凶狠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闹得是哪一出,怎么黑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老黑,你特么在说什么屁话,老子都让他给打一顿了,我不放过他就算好了,你特奶奶的还求他放了老子?”胡虎见黑柴认怂,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黑柴急忙附近胡虎的耳旁,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让胡虎的脸色都变得煞白了起来。

    “我说你们两个人有完没完,我们可以走了吗?”萧靳见两个人在咬耳朵,不耐烦的喊道。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让开!”胡虎咽了咽口水,急忙冲自己的小弟们喊道。

    一群小弟不明所以,压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胡虎让他们让开,他们只能让开了一条道。

    其实萧靳要干趴下这群人跟张飞吃豆芽似的,可是不需要花费不必要的力气的话,他也懒得动手了。

    反正朱迪没有吃什么亏,萧靳也就不再理会黑柴和胡虎,带着朱迪就离开了。

    等到付了账,走出了饭馆,朱迪才一脸好奇的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就那么轻易就放我们走了,你认识那个人?”

    “谈不上认识,就是打过点交道,他吃了点苦,估计是怕我了,见到是我,就放我们走了。”萧靳淡淡说道。

    “那你给他吃的苦头还不小啊,我看他们都不是什么善茬,你能够让他们怕你,你也算是够厉害了。你不知道,刚才我都快给吓出病来了,要是你受伤了,我不得愧疚死?”朱迪苦笑道。

    “我是那么容易受伤的人吗?”萧靳笑道。

    “你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就受伤的男人,只是当时我太紧张了,差点就忘记你是全国五连冠的截拳道冠军了。”朱迪笑吟吟道。

    萧靳曾经参加过五届的全国性的截拳道比赛,蝉联五次冠军,所向披靡,被人誉为李小龙在世。

    不过第六次比赛的时候,萧靳没有了兴趣,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可是他的传奇就再没能够有人打破过。

    “你还记得啊,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萧靳苦笑道。

    曾获得五连冠截拳道冠军这件事情的确不记得了,在外人看来很辉煌的荣耀,在他的眼中却不是最令他自豪的一件事情。

    “是啊,你得过的奖项那么多,不记得这个有什么奇怪的。你就是个怪物,别人努力了很久去做的事情,你很容易就好到了,而且比人家做的还好,你不知道你这样人的存在气死了多少人!”朱迪没好气的说道。

    朱迪留意到萧靳是在萧靳参加过一档叫做宇宙大脑的科学栏目,在这个栏目上,萧靳展现了强大的心算能力,打败了岛国的一名叫做心算大帝的山口明智的男人,一举成名。

    在那之后,朱迪开始有意的去收集关于自己这个学弟的信息,越是了解萧靳,越是对萧靳着迷。

    对朱迪来说,萧靳就如一本厚厚的书籍,读起来趣味盎然又扑所迷离,让她忍不住继续品读下去。

    “额,你的意思是,我这样的人不该存在吗?”萧靳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哭笑不得。

    “我没有这样的意思,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夸你来着,是不是我的表达不太合适?”朱迪误以为萧靳生气了,急忙解释道。

    “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刚才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而已,你别那么紧张啊……”萧靳苦笑着说道。

    “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生气了!”朱迪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幽怨地说道。

    “当然,我是那么容易动怒的人吗?”萧靳嘴角微微一扯,问道。

    “你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我只是担心我刚才说错什么话,惹你不开心了。”朱迪点点头,道。

    “不会的,你就放心好了,话又说回来,你不是要带我去看房子吗?”萧靳笑了笑,说道。“我看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别等你朋友睡着了,到时候去打扰就不太合适了。”

    “好的。”

    ……

    朱迪和萧靳回了一趟萧靳住的酒店,拿上行李,退了房间以后,就开车载着萧靳来到了一处叫做“海景豪庭”的小区。

    开车来到11栋二单元的楼下,朱迪停好车,带着萧靳来到了门口,按下了202房间的按键。

    很快,铁门就打开了,二楼202房间的大门随之打开,一个女人探出头来,看着朱迪,甜甜叫道:“朱迪姐,你怎么来了?”

    朱迪拉开铁门,带着萧靳走了上去,对门口站着的绑着马尾的女孩说道:“我带他来看看房子。”

    “啊,男的啊?”女孩惊讶的看向萧靳,说道。

    “男的怎么了,他是我在燕京大学的学弟,为人不错,这点我可以帮他做担保。”

    朱迪白了女孩一眼,对萧靳介绍道:“这个是我那个朋友的妹妹,叫做陈可欣。刚大学毕业,无所事事,就知道在家里写她不着边际的小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