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有原则的流氓

    更新时间:2017-03-24 16:11:10本章字数:3074字

    萧靳正打算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明天好去朱迪安排的岗位上班的,右手已经扭开了门把手,推门要走进去。

    陈紫函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你怎么还不睡啊,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我也该睡觉了,晚安吧!”萧靳微笑着跟陈紫函打了招呼,走进了房间。

    结果陈紫函莫名其妙的跟了进来,把萧靳都给吓坏了。

    “你想做什么?”萧靳一脸错愕的看着陈紫函,表情像极了好像要被人欺负的小姑娘一般。

    回想起陈紫函在酒店的强吻行为,萧靳觉得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逻辑思维去思考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了。

    陈紫函关上大门,眼神极为的凌厉,直逼着萧靳的眼睛,一直把萧靳逼退坐到了床上。

    “我告诉你,我是长得帅了点,很容易激发女人的荷尔蒙,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萧靳臭不要脸道。

    其实萧靳是口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由坐着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你给我起来,你是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我不知道,但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陈紫函俏脸一变,怒道。

    “那你半夜三更的闯进我的房间,你想做什么?”萧靳坐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刚才的表现都是逗陈紫函玩的,萧靳又不傻,岂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目的是来警告一下自己的?

    “我就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些事情,你想到哪里去了!”陈紫函两眼一翻,感觉郁闷无比。

    “汗,你早点说啊,害得我紧张的,还以为你想把我给办了。”萧靳埋怨道。

    “谁知道你的思想那么恶劣,就知道往那个方面去想?”陈紫函被萧靳说的脸颊有些红润。

    萧靳本着调戏一下陈紫函的意思,现在看到的确把她调戏的有些羞涩,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翘,问道:“那你想跟我说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问你,你刚才跟我妹妹在房间里都干嘛了?”陈紫函用平常审问犯人的目光盯着萧靳,问道。

    “没干什么啊,就是说了些游戏方面的事情而已,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妹妹有意思吧?”萧靳苦笑不已道。

    陈紫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拜托,我的品味那么有问题吗?”萧靳无奈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眼瞎啊,你居然觉得我妹妹长得不行?”陈紫函瞪着眼睛,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饶不了你!”陈紫函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是你妹妹的年纪太小了,我下不去手,就算你把我当成流氓,那你也得把我当成有原则的流氓。”萧靳无奈道。

    陈紫函一直盯着萧靳的眼神,作为一名合格的女警,她很明白,眼神最容易出卖一个人的内心活动。

    可是她并没有发现萧靳有任何说谎的痕迹,也就相信了他所说的话,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我妹妹很单纯,你最好别打她的注意,要不然,就别怪我不给朱迪面子,把你给踹出去!”

    “放心,就算是要打注意,那也得打你的注意,绝对对你的妹妹有什么企图的!”萧靳开玩笑道。

    陈紫函知道萧靳是在说笑,可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警告道:“也别打我的注意!”

    “那有其他的事情要谈的吗?”萧靳微笑着问道。

    “就是想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不过你应该没有吸烟吧?”陈紫函突然来了这么一个问题,还凑上去闻了闻,蹙着眉头问道。

    “没有啊,我都答应你不在这里抽烟的,我怎么可能还抽烟呢?”萧靳心想,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在门口偷听吧,怎么突然就说起这个话题来了?

    还好自己定力十足,没有听陈可欣的蛊惑,要不然今晚的麻烦就大了,以陈紫函的个性,要是她知道自己在屋子里抽烟了,肯定不可能轻饶他。

    “没有就好,我告诉你,我这个人最讨厌尼古丁的味道的,你在其他地方抽烟我不管不着,但是在我的地盘上,你最好是真的别抽,要是被我发现你抽烟,你就死定了。”陈紫涵没有嗅到烟味,只是警告着说道。

    “放心,我这个人说话向来算话,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休息了吗?”萧靳微笑道。

    “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陈紫涵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萧靳看着房门慢慢紧闭上,脸上的笑容凝固,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回忆起刚才的事情,思绪翻飞。

    从肖梦莎的留言来看,她的确怀过自己的路骨肉,可是后面她究竟有没有去打掉那个孩子?

    也许后边的语音可以告诉自己这个问题,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的不巧,偏偏在那么关键的节骨眼上停电了,留言语音全部没有了。

    萧靳真的不知道肖梦莎最终打掉了没有,不过以肖肖的模样以及他对肖梦莎的了解,肖肖百分之九十九就是自己的孩子无疑!

    其实最让萧靳想不通的一点就是,肖梦莎的留言所说的一些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前边满满都是思念之情,后边就成了谩骂与哀伤?

    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让肖梦莎误会了?

    萧靳回想起肖梦莎今天说过的话,没准还真误会什么了,仔细想来,好像是以为自己移情别恋了。

    萧靳躺在床上,也懒得多加猜测了,反正等肖梦莎的气消了,再跟她好好解释清楚,一切误会便可以迎刃而解。

    第二天清晨,萧靳一如既往的起床晨跑锻炼。

    晨练结束之后,萧靳回房洗澡,换了身衣服,又熬了一锅粥,做两道小菜。

    吃过了自己做的早餐,萧靳就出门了,搭乘着公交车去到了小学的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

    王大胖正站在门口注视着学生进进出出,一看见萧靳来了,憨厚的笑着问道。

    一开始的时候,王大胖误以为萧靳是人贩子,这才态度不友善的,可是现在他知道萧靳和朱迪有点关系,态度立马就变得和蔼可亲了。

    “我是来应聘的,高中部怎么走?”萧靳微笑着问道。

    “你要到高中部做保安啊?”王大胖疑惑不已,蹙着眉头道:“我没听说高中部那边缺保安啊……”

    “谁说我要去当保安了?”萧靳哭笑不得道。

    “那您是要去任教,做老师?”王大胖立马改了称呼,显得毕恭毕敬的,微笑着问道。

    “我难道看起来只像保安,不像老师吗?”萧靳问道。

    “不是,我就是随便一猜的,您别介意,我看您这么高大雄伟的姿态,肯定是做体育老师的材料。有前途,比我这工作更有前景……”王大胖见自己说错话了,生怕惹恼了萧靳,急忙恭维着说道。

    其实王大胖天性纯良,并没有恶意贬低萧靳的意思,他就是看着萧靳不像那些个文绉绉的文人,这才误以为萧靳是要去当保安的。

    萧靳也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责怪王大胖的意思,忍住笑意,纠正道:“其实我教的是语文。”

    “原来您是语文老师啊,语文老师更好,不用在野外教学,夏天待在课室里边凉着空调,可比在外头遭罪强太多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王大胖尴尬的笑了笑,急忙改口道。

    “行了,大胖同志,我明白你是怕我生气,你就放心好了,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就直接告诉我,高中部怎么走就行了!”萧靳伸手拍在王大胖的肩头上,微笑着问道。

    “嘿嘿,您不生气就好,我这个嘴巴就是笨了点,总是不会说话,有得罪的地方,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高中部就在那边,你一直往那个方向直走就是了。”王大胖嘿嘿一笑,指着一条道说道。

    “不耽误你值勤了,我走了。”萧靳朝着王大胖所指的方向一直走,便看到了一个小门口。

    那个小门口的铁门是紧闭的,压根打不开。

    萧靳便站在门外,拿出手机给朱迪打了个电话,嘟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你来了吗?”朱迪问道。

    “来了,我现在就在学校里边了。”萧靳说道。

    “你在什么位置,我去找你。”

    “我现在在这个小学部里边去高中部的门口这里,你知道在哪里吗?”萧靳问道。

    “行,我明白了,你就待在那里别动,我现在就过去!”

    很快,朱迪就赶过来了。

    “你来的可真早,我这才到学校没多久,你接到你的电话了,你在我朋友那里住的还好吧?”朱迪笑吟吟问道。

    “很好啊,你想想,跟两个大美女同居,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不得的事情,一下子就让我给办到了,你说能不好吗?”萧靳开玩笑道。

    “你觉得好就行了,我还担心她会跟你过不去的,听到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也不着急给你找房子住了。”朱迪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