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不是教搬砖的?

    更新时间:2017-03-24 16:12:48本章字数:3122字

    萧靳扫视了全部学生一眼,无视那三个男学生的目光,说道:“上课时间到了,麻烦你们安静一下,你们的班主任有话要跟你们说!”

    “同学们,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萧靳萧老师,以后我们班的语文课就都是他上的,大家给点掌声,欢迎一下我们的萧老师!”郝新然带头鼓掌,可是台下的学生们干巴巴的看着他,眼神充满了鄙夷,没有一个人跟着鼓掌的。

    这令得郝新然尴尬无比,干咳了两声,停止鼓掌,看向萧靳道:“接下来你就自我介绍一下吧,这是学生的名单,你点下名字,好认识认识他们,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问我……”

    “好的,麻烦郝老师了。”萧靳接过郝新然递过来的学生的名单,点点头,微笑着说道。

    等到郝新然离开以后,萧靳先放下手中的学生名单,拿起粉笔,自我介绍道:“我是萧靳,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革斤靳,以后就是你们班的语文老师。”

    说着,萧靳快速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丢下粉笔,拍了拍手掌,目光快速在学生中扫过,发现有个位置是空的,便拿起学生名单,正准备开始点名。

    “老师,你确定你是教语文,不是教搬砖的?”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戏谑道。

    “什么?”萧靳眉头皱了皱,问道。

    “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教语文的啊,工地里搬砖的那些穷屌丝还差不多!”那个男生哈哈大笑起来。

    男生这么一笑,引起了全班人的共鸣,几乎每个人都在嘲笑着萧靳,把他比喻成搬砖的屌丝。

    这些个熊孩子果然跟电视剧里的学生一样,打算拿老师当乐子来说乐了,萧靳倒是显得不气不恼,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那个男生,问道:“你叫做什么名字?”

    “徐东。我说老师,你该不会是想记着我的名字,然后找机会报复我吧?”徐东不以为意道。

    “当然不会,徐东同学,要是你不好好学习的话,以后没准就真成搬砖的屌丝了。”萧靳说道。

    徐东冷笑道:“老师,你还说不会报复我,你刚才那句话,不就是在报复我那样说你吗?”

    “没有啊,老师是慈祥的,老师就跟你爸妈似的,怎么会因为你不懂得如何尊重人就报复你呢?”萧靳骂人不吐脏话地说道。

    徐东没想到萧靳那么能说,脸色不由得一变,可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反击。

    “老师,你骂人!”立刻有个男生指了出来。

    萧靳无辜的耸耸肩膀,否认道:“没有啊,老师怎么可能会骂人呢,我说同学,你肯定是误会了。”

    “老师,你这样拐着弯骂人了可是不对,你说你是徐东的爸妈,这不是骂人是什么,我要告诉主任,说你的素质不行!”

    刚才在打斗地主的一个男生坐在椅子上,背靠着墙壁,一脸不屑的看着萧靳,说道。

    “这怎么就成了骂人了呢,作为你们的新语文老师,我觉得我有必要传授你们点新知识了。有句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古人都这样说了,老师好比学生的第二个父亲,那么我把自己比喻成徐东的爸妈,这怎么会是骂人呢?就算你们告诉主任,他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萧靳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亏是语文老师,口才还真是了得,黑的都可以被你说成白的,佩服佩服!”说要告诉主任的学生冷笑道。

    萧靳一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的目光,对着他遥遥抱拳,谦虚道:“过奖了过奖了,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口才还有待提高的。”

    “老师,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有能力当我的语文老师。”那个学生嘴角不屑的一撇,又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萧靳问道。

    “郑功成。”

    “我想请问一下,郑功成小朋友,为什么你会觉得老师没有能力当你的老师,难不成你学习成绩很好,自认为能力出众?”萧靳顿了顿,微笑着问道。

    “我的能力不好,可以说是全班倒数第一的,可是这不影响我质疑你没有教导我们语文知识的能力。不为别的,就因为我觉得你的理解能力不行,作为一名语文老师,理解能力不应该是必须的吗?”郑功成没有以倒数为耻,貌似好挺自豪的说道。

    萧靳从郑功成一身的名牌穿着,名牌手表就猜测得到,这肯定又是一个被家里人宠坏的二世祖。

    对于郑功成的质疑,萧靳没有丝毫的慌乱,嘴角仍旧是那一抹淡然的笑容,鼓掌道:“来,我们给予郑功成小朋友一些掌声,就为了他那么勇敢的承认自己的不足!”

    有几个男生吹着口哨,使劲的鼓起掌来,这些学生就是显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你们鼓个屁的掌,赶紧给我停下来!”郑功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鼓掌的男生,怒道。

    那些鼓掌的学生都是平日里跟郑功成走的比较近的学生,他们鼓掌也就为了逗逗郑功成,没想到反倒把郑功成惹毛了,生怕郑功成报复他们,便不敢再鼓掌了。

    “姓萧,你不要含沙射影的讽刺我,我告诉你,得罪了我,你别想有好日子过!”郑功成指着萧靳,发狠着咬着牙道。

    “不错,还知道有个成语叫做含沙射影,可是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讽刺你。”萧靳说道。

    “我不敢你说那么多废话,你不是觉得自己够资格当我们的老师吗?”郑功成道。

    “当然,我觉得我有资格当你们的老师。”萧靳想也不想,微笑着点点头,道。

    “那好,既然你觉得你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师,你敢不敢当着我们的面证明给我们看?”郑功成发狠着说道。

    “这怎么能证明,别跟我说考试成绩,我教你的,你不学,考试故意给我考个零分,那我不是必输无疑?”萧靳说道。

    “怎么,自觉实力不济,你怕了?”郑功成冷嘲热讽道。

    “不,我对我自己的学识很有信心,可是你要我证明给你们看,总要找个公平点的方式不是?”萧靳摇摇头,道。

    “好,你要公平的方式,这没有问题,徐秋平,该你出马了,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文学功底十足,已经无法从学校老师们身上获得所需要的知识了吗?”郑功成伸手推了一把坐在前边的男生,说道。

    萧靳的目光落到了那个男生的身上,气质儒雅,戴着一副黑款眼镜,穿着打扮,倒有几分文人的模样。

    被称作徐秋平的男生不慌不忙的合上了那本《春秋》,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自信的笑容。

    不,应该说,这个男生很高傲,这一点,萧靳从他的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可以看得出来。

    “我就问你两个问题,你要是可以答出来,我就承认有资格做我的老师。”徐秋平淡然一笑,道。

    “你要问课本上的内容?”萧靳笑问道。

    “要是你只会课本上的内容的话,那我觉得就没有必要验证了,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把高中的课本内容背的滚瓜烂熟了,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教给我更多知识的老师!”徐秋平嘴角微微一撇,不屑道。

    “不是,别说两个问题,就算是十几二十个问题,我都不会拒绝,我主要是怕你出课本的内容问我,就算我可以答出来,也显得我比较平庸。”萧靳淡笑道。

    闻言,徐秋平的目光不由得一凝,心想这个老师还真是够狂妄的,等下一定要好好给他上一下课不成!

    “你有这样的自信,这很好,可是我希望你的学识可以跟你的自信一样。”徐秋平道。

    “当然,我的自信向来都是来源于我的能力,可以开始了,你想问什么,就尽管放马过来。”萧靳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说道。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不等徐秋平说完,萧靳微微一笑,接着道:“好水好山看未足,马蹄催趁明月归。这是岳飞所做的诗词。”

    这诗词是课本的附录里有的,一般人是没有注意到的,徐秋平见萧靳刚才那么在意是不是课本出的题目,还以为萧靳害怕他出课本的题目去考。

    故此,徐秋平故意在第一道题的时候试探了下,没想到萧靳很快就回答出来了。

    可是这并不值得徐秋平刮目相看,对他来说,第一道问题如同小学生的题目一般,根本算不得什么。

    “刚才第一题算是送给你的见面礼,真正的问题在第二题,你给我听好了。”徐秋平说道。

    “越有难度越好,你问吧!”萧靳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来到了徐秋平的身边,说道。

    “万里流沙道,西政过北门。但添新战骨,不返旧征魂。楼角临风迥,城阴带水昏……”

    “传声看驿使,送节向河源。很不幸,你又选了一首我会的诗。这是杜甫于乾元二年所写的五言律诗《东楼》。”萧靳淡笑着说道。

    “你说的都对,可这不是我要问你的问题,我的问题是,东楼指的是什么?”徐秋平嘴角微微上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