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挫锐气

    更新时间:2017-03-24 16:16:10本章字数:3134字

    “确定是这个问题,就不换了?”萧靳问道。

    “请回答。”徐秋平坚定道。

    “你们知道东楼代表什么吗?”萧靳双手撑着讲台,微笑着扫视着台下的学生,微笑道。

    有个女学生说道:“东边的小楼?”

    “你傻啊,你告诉他答案做什么?”有个男学生气急败坏道。

    “其实她说的还不够准确,东楼这首五言律诗是杜甫登临秦州城东边的城楼的时候写的,因此,东楼指的是秦州城东边的城楼。”萧靳笑着摇摇头,道出了正确的答案。

    闻言,徐秋平的眉头不由得一挑,显然,他没有意料到萧靳如此博闻强记,竟会留意课外的古诗的注解。

    “怎么样啊,徐秋平,他说的到底对不对,你给句话啊!”身后的郑功成着急了,追问道。

    “他说的是对的,东楼的确是指秦州城东边的城楼……”徐秋平苦笑道:“两个问题你都回答出来了,算我输了。”

    “徐秋平,你怎么搞的,就这么认识了?”跟郑功成坐在一块的林浩峰看见郑成功黑成碳的脸,伸手碰了碰徐秋平。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说好了是两个问题,那就是两个问题!”徐秋平不满的说道。

    “你就这样认输了,我可不答应。”萧靳出人意料道。

    徐秋平一脸错愕地看着萧靳,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听你的语气,似乎不是很服气,所以,我准许你继续提问,一直到你彻底服气为止。”萧靳微微一笑,道。

    “这……”

    徐秋平在犹豫,明明说好了两个问题的,现在两个问题都问完了,再问下去,是不是有违君子之道?

    “徐秋平,你在犹豫什么,这个混蛋既然那么狂妄,你就该狠狠地给他脸上来一巴掌!”郑功成发狠着说道。

    萧靳看穿了徐秋平的心思,倒是很欣赏他的人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固守君子约定,这是很好的一种品格。只不过这一次是我让你问的,跟前面的约定无关,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似乎受到了鼓励一般,徐秋平点点头,问道:“除了白居易的《东楼》,苏东坡也做了一首《东楼》,你能把它默背出来吗?”

    “你单单说《东楼》,这是不够准确的叫法,应该是《次韵子由三首•东楼》。白发苍颜自照盆,董生端合是前身。独栖高阁多辞客,未著新书未绝麟……”

    萧靳在走道上踱步,胜似闲田信步,嘴里念着苏东坡的诗词,看模样,不胜惬意。

    有几个女生看着萧靳,不免犯起了花痴。

    这也难怪,萧靳要身高有身高,要样貌有样貌,最主要的是,还有才华,这搁在古代,绝对是个风流才子的标配!

    萧靳念完了苏东坡的诗词,转过身看向徐秋平,问道:“我念的有没有地方是错的?”

    “没有,你没有念错什么,这一题过了,下一题,默背《中庸》第二十六章的内容!”徐秋平摇了摇头,又快速出下一道题。

    “你确定?”萧靳问道。

    “我确定,难不成你不会背吗?”徐秋平眯缝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那你会吗?”萧靳微笑着问道。

    “我当然会,不会的问题,我是不会拿来问你的,你要是不会的话,这可算你输了,老师!”徐秋平心里已经默认萧靳是老师了,可是胜利欲望强烈,他热切的希望自己可以赢过萧靳,以证明自己!

    “作为你老师,你都会的题目,我怎么能不会呢,就是怕我还没有念完,这堂课的时间就过去了。”萧靳摇摇头,嘴角挂着一抹自信。

    “你别担心,现在距离下课时间还有十六分钟呢,足够你念完了,要是你不会,你就说你不会,千万别硬撑,要不然,等下打脸更痛!”郑功成好像找了萧靳的弱点一般,戏谑道。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萧靳懒得跟郑功成耍那么多的嘴皮子,张口就来。

    不仅一字不差的念完了《中庸》第二十六章的内容,念完后还把译文又说了个遍。

    有的学生不相信萧靳会念那么偏的《中庸》里的内容,偷偷用手机搜索了一下,结果目瞪口呆,真的没有一字偏差!

    一群人仿佛看着妖孽一般的看着萧靳,有些很难相信,这个时代里边,竟然还有人会背《中庸》这种古文。

    “还有其他的问题没有?”萧靳念完以后,看着徐秋平已然心服口服的表情,微笑着询问道。

    “没有了,老师,你太牛掰了,我这下是真的心服口服了。”徐秋平一脸钦慕的看着萧靳,服气道。

    “那现在我是不是有资格当你们的语文老师了?”萧靳扫视着班级里所有人一眼,目光最终落到了郑功成的身上,说道。

    “你绝对有资格成为我们的老师,像你这样博闻强记的老师已经不多了,《中庸》是我最近才看完的一本古书,现在印象深刻,让我背出来,我也可以。可要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就不敢确保我还能够背出来了,而老师你事先根本不知道我会问你这个问题,可是你还是对答如流,由此可见,你的文学功底实在是太深厚了!”徐秋平激动着说道。

    “不用太崇拜老师,老师只是一个传说,其实你这样的年纪可以做到这一点,已经比很多人要优秀了。”萧靳淡笑着说道。

    不得不说,萧靳这句话说的真的太厚颜无耻了些,一群人纷纷投来了白眼,表达鄙视之意。

    可是没有人再说萧靳不够资格的话,因为就连徐秋平都服气了,其他人就算心里不服气,也不能够把萧靳如何了,毕竟能力摆在这里,就算讨厌萧靳的,想把萧靳赶走,只能另寻法子了。

    郑功成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犹如饿狼般的眼神一直盯着萧靳不放,好像恨不得把萧靳给一口吞掉一样。

    萧靳表现的毫不在意,甚至心底很是高兴,因为他就喜欢这种被人憎恨,又拿他没辙的样子。

    “好了,现在开始点名!”萧靳看了下教室里的座位都是坐满人的,应该是没有什么人逃课的,点名的目的不是为了抓逃课的学生,而是为了认识学生。

    点过一次名以后,萧靳算是把学生的姓名和样子给匹配了,时间刚好,点完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下课铃声就响了,萧靳从教室回到了办公室里边。

    “萧老师,课上的怎么样了?”郝新然问道。

    “一切顺利。”萧靳微笑道。

    “一切顺利,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郝新然诧异道。

    “没有啊,我觉得挺顺利的。”萧靳道。

    “不会吧,你刚来可能不清楚,我们班可是出了名的问题班级,他们就没有调皮捣蛋什么的?”郝新然追问道。

    “开始的时候确实调皮,可是到了后面,他们就变得安静了。所以我觉得第一节课上的还是挺顺利的。”

    萧靳想起那群学生被吓到的表情,忍不住地想笑。

    “真的假的,今天就那么的反常了,平时可是上课吵到下课的,怎么喊都不听,就把你当作空气。一开始可把我气坏了,可是久而久之,我也就麻木了,他们爱咋吵咋吵,我就站讲台上讲课,不理他们。”郝新然一脸的无奈。

    “真的,你看我的表情,像是在骗你吗?”萧靳认真的点点头,道。

    “这未免太奇怪了吧,他们今天集体吃错药了不成?”郝新然疑惑地挠了挠脑袋。

    到了上课时间,郝新然就去上课,其他的老师也离开了办公室,如今办公室里边,就只剩下萧靳一个人了。

    萧靳倒了一杯热水,无聊的坐在位置上,东瞧瞧西瞧瞧,拿起语文课文翻看了几页就又放下了。

    崔粤海估计是刚上完课才回来,回到位置上放下手中的课本,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看向萧靳,问道:“我说萧老师啊,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挺好的,阔别校园好些年头了,没想到再次重新回到校园,竟然是换了个身份,成为了几十个学生的老师,说实在的,现在我感觉特别的有干劲,很想把自己所会的知识全部传授给他们!”萧靳嘿嘿笑道。

    这句话的确是萧靳所想的,本来他还以为学校的生活会很枯燥乏味的,可是看见十班的那群问题少年,顿时就让他觉得有那么点干劲了。

    萧靳向来就喜欢管制不服,他倒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把这群问题少年来个大改造,与那些伟大的教师的初衷不同。

    萧靳想要改造那些问题少年,不是为了发扬崇高的教学理念,单纯的想测试一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做得到!

    出发点不同,可目的是一样的!

    要是萧靳的想法被崔粤海知道了,必然会嗤之以鼻的加以讽刺挖苦的,这都什么年代,还有几个教师是打算为教育事业做贡献的?

    就算是有,也就只有新来的老师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等真正的站在这个岗位上,经历了挫折以后,他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