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无辜成罪人

    更新时间:2017-03-24 16:16:26本章字数:3050字

    “呵呵,有干劲是好的,可是我不得不给你泼泼冷水啊,要知道,梦想与现实的差距是相当遥远的,学生们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听话、服从管教,更何况,你叫的十班可是问题班级啊,难道你今天上课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吗?”崔粤海戏谑的笑了笑,说道。

    “崔老师说的没错,我发现十班的孩子们心高气傲,性格乖张,的确不容易调教。”萧靳赞同的点点头。

    “不仅心高气傲,而且目无师长,就那个叫做徐秋平的学生,仗着自己多读了基本课外书,就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比老师还厉害了,真是可笑至极!”崔粤海气不打一处,特别点名了徐秋平。

    “崔老师知道徐秋平?”萧靳嘴角微微一扯,问道。

    “怎么不知道,你没有来的时候,就是我暂时担任十班的语文老师的,第一天的时候,他就给我叫板,把我气的,三天我都吃不下饭。当时我就找到了校长,我说,朱校长啊,这十班的学生我是教不了了,你赶紧找个老师来,要不然,我非得给气出病来不可!”崔粤海激动着说道。

    萧靳看崔粤海的表现,就知道徐秋平肯定让崔粤海吃了大苦头,要不然,崔粤海不至于到现在提起徐秋平还那么大气。

    从第一节课来看,徐秋平不像一般的高一学生,有很深的文化功底,可能是深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让他酷爱华夏文化。

    要不是萧靳还算博闻强记,刚才在课堂上,非得被徐秋平撂倒个大跟头不可!

    “崔老师,身体是自己的,你别跟自己怄气,要是气坏了自己,他们那帮学生还不得偷着乐?”萧靳同情道。

    “对,我不能生气,我生气吃亏的还不是我自己?”崔粤海觉得萧靳说的在理,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激动的情绪,这才问道:“对了,萧老师,你上第一节课的时候,那个徐秋平就没有故意刁难你?”

    “谈不上刁难,就是问我一些问题,说是我答不上,就让我赶紧走人,说是没有资格当他们的老师。”萧靳说道。

    “对,没错了,徐秋平那个时候就是这样跟我叫板的,居然问我会不会默背《大学》,我就纳闷了,这跟考试有什么关联吗?”崔粤海连忙点头。

    “是没有关系,徐秋平这个学生确实傲慢,可是他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他就是想找个能够传授他更多知识的老师而已,要是崔老师你直接默背个《大学》给他听听,他肯定就不敢再为难你了。崔老师应该会默背《大学》吧?”

    萧靳觉得崔粤海想法过激了,既然学生想考老师,那就让他考好了,让他服服帖帖的,不比骂他一千句一万句要好?

    “我怎么可能不会,可是凭什么他让我背《大学》,我就背?你想想,要是学生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我这当老师的面子往哪里搁?”崔粤海硬撑道。

    萧靳从崔粤海说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崔粤海的眼神有所闪烁,摆明是在撒谎,什么面子问题,实则是不会默背《大学》。

    只不过崔粤海会不会背《大学》,这跟萧靳没有什么关系,既然他要硬说自己会,萧靳也不可能不给他留点面子,非得打他的脸。

    萧靳没有再跟崔粤海多说什么,以免说话得罪了他,经过短暂的相处,萧靳发现崔粤海的心胸并不算宽广,要是没必要,还是尽量别得罪他的好。

    又一堂课的时间过去了,萧靳坐在椅子上直犯困,差点就要睡着了,结果郝新然暴跳如雷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了,这样下去,我还非得给这群学生给搞疯了不可!”

    萧靳看着郝新然气急败坏的表情,好奇地问道:“郝老师,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就惹你发那么大的火?”

    “还不是给那帮学生给气的,我听你说的,他们今天表现的很安静,我还真以为他们真的决定洗心革面了,我真是太天真了我!”郝新然唉声叹气道。

    “郝老师,你就别顾着唉声叹气,快跟我们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了,你就发那么大的火气?”崔粤海也是好奇地问道。

    “我去给他们上课,他们就说,萧老师经过了他们的考验,有资格做他们的老师了,可是我还没有经过考验,说要是我能够经过他们的考验,他们以后都好好听我的课……”郝新然埋怨的看向萧靳。

    这让萧靳倍感无辜,只能不住的苦笑。

    “这不是挺好的,你只要经过他们的考验,他们以后就都听你的课了。”教高一生物的老师黎达理说道。

    “我听着,当时就觉得挺好,以我多年教书的累积,应该是不可能没有解不了的题目的,就没有多想,我就答应了。谁知道,他们拿一道从网上搜索的奥数题来问我,我一看都蒙圈了,那可是奥数题啊,我要是能解,我现在不都成大学教授了!”郝新然无奈的叹息道。

    “这群学生真是太过分了,摆明了就是故意为难老师来着,我说萧老师,你怎么可以助长他们这种嚣张气焰呢?”崔粤海第一个站出来指责学生,顺便把萧靳也给了个小小的指责。

    “我没有啊,我怎么就成为助长他们嚣张气焰的罪人了?”萧靳哭笑不得道。

    “他们要考你,你就答应了,这不是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是什么,你看郝老师被他们给气的!”崔粤海怪罪道。

    “我答应他们,这是为了打击他们嚣张的气焰啊,怎么就成了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了,自从我接受了他们的考验以后,我觉得他们都不敢怎么为难我了。”萧靳苦笑不已。

    萧靳这样一说,让崔粤海的表情有些愕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接什么话了,心里想着,这小子竟然有能耐让徐秋平刮目相看,该不会是徐秋平给他开小灶了吧?

    “萧老师,他们都拿什么考你了?”郝新然好奇道。

    “问了很多的课外问题,最后还让我背《中庸》第二十六章来着。”萧靳淡淡说道。

    “你可真是可以的,连《中庸》第二十六章都可以会背,难怪那群学生被你只得服服帖帖的!”郝新然佩服道。

    “我就听说过有《中庸》这本书,可别说第二十六章的内容,我连第一章的内容都不知道。崔老师,你也是教语文的,你会背吗?”黎达理看向崔粤海,好奇着问道。

    “我就是会,也不会纵容他们,越是对他们言听计从,越是让他们目无师长!”崔粤海意有所指的说道。

    听着崔粤海的话,萧靳的心里边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可是想着同在一间办公室里边,抬头不见低头见,就当做没听见了。

    “萧老师,你是把他们给治的服服帖帖了,可是我就倒霉了,我说奥数题的解法太复杂,需要一点点时间,就把题目给带回来了。不过我要是不赶紧想出解法的话,我可就完蛋了!”郝新然苦闷道。

    “别着急,不行的话,我们就一起帮你解解看,你先上网查查,以他们的能力,肯定没能力解答奥数题,这道题目肯定是从网上找的,既然是网上找的,肯定有答案!”同为高一数学老师的阮红芳安慰着说道。

    “阮老师,你不说我都忘记这茬了,我现在就上网查查看,只要看到解法,我自然知道怎么跟他们讲解!”郝新然恍然,随即不再多说废话,坐到位子上,拿着笔记本电脑上网查找了起来。

    可是找二十多分钟,郝新然只是找到了最终的答案,没有任何的步骤过程,他自己尝试着去解题,最后的答案是错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郝新然的表情变得有些紧张,眼看着还有半个小时就到自己的数学课了,只能寄希望于阮红芳,询问道:“阮老师,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解题的办法?”

    “没有,这可是当年最难的奥数题的,全国就只有一个做的出来,我的能力有限,实在是爱莫能助了。”阮红芳无奈的摇摇头。

    “完了,这下全完了,下一节课又是我的数学课了,要是我再解不出来这道题,那群学生会怎么看我?”郝新然唉声叹气道。

    “照我看啊,你就不该由着他们说的来,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冲动呢,现在后悔了吧?”崔粤海说道。

    “郝老师,你看我这个办法怎么样,你就胡乱的解答一通,说的他们云里雾里的,反正他们也不不是?”黎达理支招道。

    “不行,这不是让我去撒谎骗学生吗?这撒谎事小,可是误导了学生可就不太好了。要是实在没办法,我就老实承认我不会就是了……”郝新然摇摇头,否定了黎达理的办法。

    萧靳看着郝新然着实的可怜,就打算帮帮他,毕竟事情发生到这一步,其中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责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