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斗文学功底

    更新时间:2017-03-24 16:16:44本章字数:3113字

    “把你的那道题拿给我看看。”萧靳说道。

    郝新然可真是病急乱投医,一时间忘记了萧靳只是个语文老师,竟然双眼燃着希望的火焰看向萧靳,道:“萧老师,难不成你会?”

    “我看你都急糊涂了,他是语文老师,你是数学老师,你都不会的题目,他可能会吗?”崔粤海嗤笑道。

    “你说的也是……”郝新然失望的说道。

    “你先给我看看题目,没准我还真会。”萧靳微笑着说道。

    “那你拿去看看吧,反正我是解不出来了……”郝新然也不觉得萧靳能够解开这道奥数题了,只是见萧靳要看,就给了他看。

    “这道题我会解,你给我五分钟,我解给你看看。”萧靳接过那张写着题目的纸张,快速扫了下题目,淡然说道。

    “你会解?我说萧老师,你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连阮老师都不会的题目,你一个语文老师怎么可能会?”崔粤海不以为然的笑出声来,笑声里尽是讽刺之意。

    萧靳没有回应崔粤海的话,只是很认真的在纸上快速的写着题目的解答,就跟写汉字一般,四位转动极快。

    办公室的老师们看见萧靳真在写那道数学题目,不管相信不相信萧靳有解答那道令两个数学老师都束手无策的题目的能力,还是凑了过来看着热闹。

    “哎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先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来求出第一个数的数值,接着再分别用齐次函数和欧拉定理来解答这道题?”郝新然被萧靳的解法带动了思路,恍然着说道。

    “对,第一步就得先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来求值,第二步再分别用齐次函数和欧拉定理来求,这样这道看起来负责的题目就迎刃而解了!”阮红芳惊讶道。

    “这是啥意思,难道萧老师真的解出来了?”崔粤海错愕的看着阮红芳和郝新然,难以置信的问道。

    “解出来了,本来我的思路还打不开,现在看了萧老师的解答,我就恍然开朗了,只要解决了第一步骤和第二步骤,后面的步骤就不是什么难事了。”郝新然兴奋的点点头。

    “那接下来的解题就交给你了,我就不帮你写了。”萧靳见郝新然已经知道了如何解答这道奥数题,就懒得再帮他写下去了。

    “好,接下来我自己来写就行了,萧老师,你说你一个语文老师,怎么数学也那么好啊,我看你不仅教语文没有问题,教数学都没有问题!”郝新然点点头,眼神里充满着佩服的看着萧靳,说道。

    “数学太费脑筋了,还是教语文好,只要随便把知识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去记住理解就行了。”萧靳苦笑着摇摇头。

    “萧老师,你可真厉害,你到底是什么大学毕业的?”稍微年轻点的女教师胡雪兰倾慕着夸赞着萧靳。

    可以从胡雪兰的眼神看得出来,她不仅被萧靳所展露出来的才能所吸引,而且还被萧靳高大帅气的外表所吸引着。

    “比我厉害的人比比皆是,其实我只是普通大学毕业的学生而已……”萧靳注意到了胡雪兰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尴尬的苦笑着。

    胡雪兰年轻是年轻了点,可是模样就有点寒碜了,脸大的跟印度飞饼似的,嘴巴下边还长着个大黑痣。

    这作为同事还可以,要真做夫妻,萧靳觉得自己的后半生肯定是活在地狱当中,当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是萧靳不乐意做那个情人——

    “萧老师,除了语文和数学,你该不会还会生物吧?”黎达理开玩笑着问道。

    “这真不会,我没有特意去学过生物,对于生物的知识面了解的不是很多,仅限于课本上的内容而已……”萧靳无奈的摇摇头。

    “听见你那么说,我就放心了,要是你连生物都精通的话,那你可真是怪物了,毕竟人哪里有那么多精力去专研那么多的东西?”黎达理笑呵呵道。

    ——

    萧靳小露身手,就得到了无数老师的赞赏与敬佩,这令崔粤海心里边很不是滋味,看向萧靳的眼睛里多了丝厌恶的神色。

    萧靳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崔粤海投来的充满嫉妒的目光,他此刻被办公室里边的几个老师围着,问东问西,正忙着回答老师们的问题,哪里有空注意。

    直到上课的铃声敲响,有课的老师们就纷纷拿上自己的教材离开了办公室,郝新然离去前还连连感激萧靳的仗义相助。

    办公室又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萧靳和崔粤海这两个没有什么课的语文老师在,萧靳深知崔粤海心胸狭隘,不愿意跟他多做交流,就静静在椅子上翻看着不知道谁遗留在桌子上的小说。

    崔粤海眼珠子一转,开口问道:“萧老师,你的文化功底比较深,有些题目我不会,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解惑解惑?”

    “崔老师过奖了,论文学功底,我哪里及得上你一半啊,解惑不敢当,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不妨说出来,我们两个一起探讨探讨。”萧靳谦虚道。

    见萧靳如是说道,崔粤海倒是觉得很受用,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那行,咱们就一起探讨探讨。”

    “草木皆兵这个典故是出自于哪里的了,我不太记得了。”崔粤海问道。

    “我记得应该是东晋时的,前秦皇帝苻坚大军入侵东晋的时候,在淝水之战中,苻坚误以为山上的一草一木皆是晋朝的士兵,这才有了草木皆兵的典故……”萧靳回答道。

    “退避三舍又是出于哪里?”崔粤海又匆匆问道。

    萧靳的眉头不由得一挑,刚才崔粤海要跟他探讨问题的时候,他就觉得这老家伙是想来挑刺的,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这个我就不记得了……”萧靳不想跟崔粤海做这种无谓的比较,就想着装着一问三不知的样子,赶紧结束这种无聊的战争。

    “萧老师,我记得是出自于春秋时期的,晋国公子重耳落难了,应承楚王说:我若为晋国国君,若与楚国仇对,必退避三舍……不知道是不是来自这里?”崔粤海微笑着问道。

    “对,崔老师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还真是来自这个故事的,崔老师可真是博闻强记,竟然记得这个典故的来源。”萧靳点点头,道。

    “萧老师啊,文学这种东西是需要沉淀的,需要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没有个把岁月,是很难拥有深厚的文学功底的,不过你不用泄气,你还年轻,只要肯用功,以后肯定跟我一样的。”崔粤海见萧靳总算是回答不上来了,不由得沾沾自喜,卖弄着老资历,对萧靳说教着。

    “崔老师教训的是,我的确还需要多多跟崔老师学习学习,争取让自己的文学功底更加的深厚。萧靳无心跟崔粤海在这样的小问题上做争辩,点点头道。

    可是没想到崔粤海没完没了,对着萧靳就是一番说教,道:“你能够这样想就好,作为老师,我们就必须要用知识来武装自己,传授丰富的、正确的知识给学生,千万不能够将学生给耽误了。否则,就是累人累己,难为人师表了……”

    闻言,萧靳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崔粤海要装作博学多才的老资格语文老师,萧靳不反对,也不打算跟他争这个没有多大意义的虚名。

    然而崔粤海想用这种贬低他来抬高自己的能力的做法,萧靳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不是拐着弯骂他是滥竽充数的人?

    “萧老师,你皱着眉头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的吗?”崔粤海注意到了萧靳皱起的眉头,也皱起了眉头,问道。

    “没有,你说的都对,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不太明白了,正好崔老师你在这里,我能请教下你吗?”萧靳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股深藏不露的意味,看着崔粤海问道。

    “没问题啊,你有什么不懂的,只要你虚心请教,我还能不教你?”崔粤海不亏是教语文的,口才的确了得,说话还不忘着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萧靳本意就是要打崔粤海的老脸,让他不要太狂妄的,见他此刻还在沾沾自喜的自以为是,嘴角不由得一扯,带着些许不易被人察觉的戏谑,问道:“《羿裔熠邑彝》中有句话这样写到:‘翌,伊亦弈毅。毅以蜴贻伊,伊亦贻衣以毅。’我不太记得该怎么翻译了,还请崔老师指教指教……”

    说话的时候,萧靳的目光就一直在注意着崔粤海的表情中就看出来了,这老家伙连听都没有听过,更别说翻译了。

    “萧老师,你没有再逗我玩呢吧,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啊?”崔粤海紧锁着眉头,狐疑的看着萧靳,问道。

    “我说的是一篇同音文,以崔老师的博学多才,难道崔老师没有听过吗?”萧靳微笑着看着崔粤海,道。

    “你是从哪里看来这么稀奇古怪的文章的,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崔粤海摇摇头,心里想到,这小子到底是说真的话还是假话,自己咋就没有听说过同音文这个类型的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