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郝新然怒了

    更新时间:2017-03-25 23:14:29本章字数:3195字

    “这文章的确很稀奇古怪,我这个人平日里没有事情就喜欢翻翻古文看看,就曾经看到这个同音文,可是内容的译文我不太记得了。还以为以崔老师的文学功底,应该是知道的,没想到你都不知道这个文章的存在……算了,我还是上网查查吧……”萧靳佯装无奈的叹息道。

    这句话无疑跟刀子似的,狠狠在崔粤海的心脏上狠狠扎下,这可是刚吹嘘自身文学功底深厚的,如今萧靳所说的同音文,萧靳会,他却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不是摆明了在他的脸上抽上一巴无形掌?

    这还好是没有人在办公室,打脸的力度还是轻的,要是有其他的老师在的话,这耳光可就响亮了。

    崔粤海不知道,萧靳就是还给他点面子,不想让他太过难堪,只是稍微的警告了一下,别拿自己说事,要不然,非得当众打脸不可。

    毕竟萧靳不是恶人,更不是善类,你不惹我,大家就相安无事,你要是想把我当软柿子来捏,那我就把你当软柿子来踩踏!

    “你就别看这样没有什么作用的同音文了,没什么大作用的。”崔粤海的老脸微红,干咳了几声,摆了摆手,道。

    其实萧靳一直记得译文,故作不知,如今见崔粤海听得迷糊,恍然道:“我想起来了,原来那句话的翻译是:第二天,天刚朦朦亮,伊就来到了那棵树下……”

    崔粤海听着萧靳说的翻译,整个人都蒙圈了,这所谓的同音文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对了,译文就是这样了,崔老师,你就真不知道同音文?”萧靳念完译文,对崔粤海笑着说道。

    “我知道同音文,还读过几篇同音文,只是没有看见过你刚才所说的那篇同音文而已。”崔粤海强撑道,心想,等回去就上网查查,看看这同音文到底是什么玩意。

    “那崔老师读过哪篇同音文,不妨念出来给我欣赏一下?”萧靳微笑着问道。

    这一下让崔粤海的老脸都不由得一红,尴尬着辩解着摆摆手,道:“太久了,我都不太记得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先把学生的作业给改了,要不然今晚又要回去熬夜了……”

    萧靳看着崔粤海狼狈的背过身,坐回到椅子上的模样,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露出了一股邪魅。

    萧靳早就过了喜欢装叉的年纪,本不想跟崔粤海计较太多的,谁知道崔粤海不懂得见好就收,他就只能亲自教教崔粤海何为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现在,萧靳估摸着崔粤海是不敢再轻易来找他的麻烦了,倒是落下了个清净,打开桌面上的笔记本,玩起了扫雷这小游戏来打发时间。

    有个事情来打发无聊的时间,时间就跟流沙似的,很快又一节课的时间过去。

    去上课的老师们都回来了,这才一回到办公室,关注点就全部落在了郝新然的身上,几个人纷纷询问着郝新然上课的情况。

    “郝老师,课上的怎么样了,还群小兔崽子服气没有?”

    “是啊,你跟他们说了那道奥数题目以后,他们是什么反应,是不是目瞪口呆了……”

    ……

    “可算是服气了,班上几个喜欢学数学的学生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拜,上课都变得安静了不少。”郝新然没有了刚才的灰头土脸,兴高采烈的说道。

    “恭喜你啊,郝老师,托萧老师的福,你以后上课可就轻松多了,不用每次都那么头疼了。”阮红芳笑着恭喜道。

    “哪里能那么容易就轻松了,其实我们班绝大部分的学生还是听话的,就是少部分的学生目无尊长,无视纪律,我看这是很难改变的了,不过现在的情况跟以前比,就已经很好了。”郝新然摇摇头,叹息道。

    “你别着急啊,学生们都还年轻,道理懂得不多,只要你慢慢的教导,肯定会有不错的收获的。”黎达理安慰道。

    “我赞同黎老师的话,他们都不是什么坏人,就是调皮捣蛋了点,只要咱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好给他们降降火气,他们肯定就会有所改变的。”萧靳赞同道。

    “萧老师这句话说的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既然不能打,不能骂,我们就跟他们讲道理,一次不听,我们就说两次,我就不信了,还管不住他们。”郝新然认真的点点头。

    闻言,坐在椅子上的崔粤海忍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崔老师,你笑什么啊?”郝新然疑惑的问道。

    “我就是觉得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要是随便说说个道理,他们就听进去了,社会上还能有那么多为非作歹的人的存在?”崔粤海戏谑着摇摇头,说道。

    “我知道这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可是身为老师,不应该尽全力去纠正学生的不好行为,让他们努力成为更好的人吗?”郝新然不同意道。

    郝新然是来自贫苦山区的孩子,他依靠着好心人的捐款,读完了大学,考了教师资格证,就是励志成为一名出色的人民教师,尽力传授孩子们知识的。

    只有经历过郝新然这样想读书又很难有机会读书的人才知道,知识是多么的重要。

    因此,郝新然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为每个学生带来最好的教育,尽力去孕育他们成材。

    郝新然向来都是这样去做的,任教三四年了,带过不少的学生,其中不乏卡考上国内重点大学的学生。

    这一届的十班的学生却让郝新然非常的头痛,显得很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去纠正孩子们的顽皮性格。

    然而,郝新然从来都不成放弃过拯救这群迷途的祖国的花朵们,一直很尽力的去传授他们全部知识。

    对于崔粤海这样老资历的教师的消极心态,自然是不赞成的,故而便出声反对了。

    这也是郝新然一根筋才会想着跟崔粤海去争论这种问题,萧靳就跟郝新然不同,看人一流,明白了崔粤海的为人,就懒得去跟他争辩什么。

    “笑话,谁不想他们好了,可是他们自己不争气,不想学好,我们能怎么样,现在这政策都是偏向给学生的,哪里给我们教师点权力了?”崔粤海不以为然,冷笑道。

    “谁还没有点年少轻狂的时候,他们就是还不懂的知识对他们人生的重要而已,要是真的明白了,他们肯定会为自己的人生去努力奋斗的,我们是他们的老师,要是连我们都放弃他们了,他们还能指望谁?”郝新然激动的争辩道。

    “你是这样想的,他们可不是这样想的,就拿那个郑功成来说,他爸妈都是董事长,可以说是家产万贯了,他只要继承他爸妈的财产就胜过我们这些人几辈子的努力的辛苦钱了,你觉得这样的情况下,知识对他还重要吗?”崔粤海没想到平时温柔跟个猫一样的郝新然会出言顶撞他,气的直哆嗦,怒道。

    “钱都是身外之物,在我看来,知识比财富更重要,要不然,就算长辈有所积累,也会坐吃山空立吃地陷。崔老师,你是教语文的,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郝新然争得面红耳赤道。

    “你有没有脑子,知道人家的爸妈有多少资产不知道,净资产恐怕就得有个十亿,十亿,这是什么概念,你要教多少年才可以挣到那么多的钱?所谓的坐吃山空立吃地陷,那是这种的人可能出现的事情吗?”崔粤海嗤之以鼻道。

    “我没有脑子,还是你顽固不化,盲目的崇拜金钱主义?就算我是教数学的,我还知道有个成语叫做世事无常,你说你一个语文老师就不明白呢?”郝新然不服气的反击道。

    “好你个郝新然,我跟你讲道理,你倒是跟我认真起来了,我顽固不化,我金钱主义,就你郝新然清高,你那么清高,你有本事就别领这份工资,我倒要看看你几多的能耐……”崔粤海没想到郝新然争辩的那么的激烈,怒气浮现到了脸上,已经从争辩逐渐演变成争吵了。

    “你这是诡辩,这能是一码事情吗,我靠我自己的真才实学赚的钱,我为什么不领这份工资?”郝新然气呼呼道。

    “郝老师,崔老师,你们两个人都有各自的观点,谁说的都有几分道理,咱们都是同事,一人少说一句,别把关系弄得太僵了……”阮红芳出声劝道。

    “阮老师说的对,别为了那么点事情破坏了同事间的感情……”黎达理急忙出声劝说着,避免失态扩大,影响不好。

    因为办公室周围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很多学生看着两个老师吵得面红耳赤的,忍俊不禁,呼朋唤友来看这场教师之争,并且拿下了手机来拍照。

    这要是传到了领导的耳朵里边,事情肯定不好处理,大家出于关心,急忙出声劝说着崔粤海和郝新然,让他们都保持冷静一些。

    然而,对于老师们好心劝说,此刻的崔粤海哪里还顾得上,他早就气得不行了,脑子根本听不进去什么道理了。

    崔粤海向来持着老资格的教师身份不可一世,经常对年轻的老师指指点点,以彰显自己的能耐和经验。

    可是今天郝新然却跟着叫起板来,自然是气得不轻,他觉得要是郝新然不肯给他低头认个错,这件事就很难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