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矛盾升级

    更新时间:2017-03-25 23:15:40本章字数:3312字

    “切,还真才实学,学生们不知道了,我还不知道?你刚才的题目还是教语文的萧靳帮你解答的,你有个屁的本事?”崔粤海冷笑一声,讽刺道。

    这样一说来,同样是教数学而不会解答那道奥数题的阮红芳就无辜的躺枪了,这不是说她也没有本事吃这口饭呢。

    阮红芳本来是打算劝说两个人不要吵架的,可是被崔粤海那么的一说,差点就气怒的要加入到战争了。

    还好一旁的黎达理及时阻止了她,要不然,场面非得更加的混乱不可。

    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可是崔粤海和郝新然的争论却变得越来越激烈了,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惊动校领导的。

    “你……你以为你就有多大的本事,老说自己是老教师,文学功底很深,可你别当大家都是白痴,徐秋平问你问题,你不是不愿意回答,你是压根不会!”郝新然发现围观的学生中还有几个是班级里边的学生,脸色不由得更红了,急忙反驳道。

    郝新然其实不太喜欢说别人的闲话的,可是崔粤海逼的他太过分了,竟然当着学生的面说他的短处,这换做再老实的人都得气的不行。

    “郝新然,你太过分了,我什么时候不会回答了,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要不然,今天我跟你没完。”崔粤海的老脸被郝新然说的羞愧难当,不由得更怒了,指着郝新然,呵斥道。

    “没完就没完,你要是真的会,你就当着大家的面默背《大学》给我们听听,有萧靳老师作证,要是你会背,我立马给你道歉。”郝新然看向萧靳,说道。

    一直没打算插手到这种鸡毛蒜皮的争吵中的萧靳的表情不由得一愕,要说他比较支持谁的观点,那自然是郝新然的,可是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插手太多,免得好心遭雷劈。

    可是此刻郝新然点了他的名字,萧靳不可能无动于衷,不做点表示,便只好出声劝说道:“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事情实在没必要吵的,各有各的观点,这挺好的,谁都别勉强谁改变不是?”

    “萧老师,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观点是一回事,他污蔑我是一回事,你都听见他说什么了,他是质疑我,这是对我人格的一种侮辱,这件事不行,绝对不能那么算了!”崔粤海不依不饶道。

    “到底是谁先侮辱谁的,你不要倒打一耙?”郝新然气愤道。

    “我说的是事实,何来侮辱你之说,难道你的题目不是萧靳帮你解答的,你敢说是你自己解答的?”崔粤海说道。

    “那你说我侮辱你了,那你倒是背啊,你要是现在背出来,我就不叫做郝新然,我改名郝恶心!”郝新然气坏了,脱口而出道。

    周围的学生听见郝新然的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萧靳的鼻子都差点乐坏了,觉得郝新然这家伙真的是太可爱的,竟然拿自己的名字下文章了,还改的那么的有个性。

    可是萧靳觉得两个人这样吵下去不是个办法,他们两个人的同事感情是无法挽回了,可是这件事情的影响还是有望压下来。

    “行了,老郝,你就少说一句,注意点影响,你可是个郝老师,不能给学生起个不好的头!”萧靳拦下了郝新然,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郝新然见学生越来越多,早不想跟崔粤海吵了,可是崔粤海不依不饶的,压根不肯消停,崔粤海越这样,郝新然就找不到台阶下,只能继续跟他吵下去。

    现在萧靳出面劝说他,郝新然对萧靳这个人倒是有不少的好感,就想着借这次机会赶紧结束这场闹剧的。

    可是郝新然打算不说了,崔粤海却不肯就这样算了,怒气腾冲道:“我教的班级的语文是全年级第一的,你呢,你教的班级的数学可是全年级倒数的,这是不是你能力有问题!”

    “你……”郝新然脸色变得铁青,不知道如何去反驳这个问题,毕竟崔粤海这次说的是事实,根本容不得他去狡辩。

    “我说崔老师,你就消消火,大家都是同事,你就没有必要这样不依不饶的了吧?”萧靳笑呵呵的劝说道。

    “萧靳,这跟你没有关系,你别多管闲事,本来我就不是那么容易动怒的人,可是他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出言污蔑我,他要是不道歉,这事情就别想了了。”崔粤海坚决要郝新然道歉,要不然就不肯罢休。

    “我说了,要我道歉没问题,你先默背了《大学》,要是你真的会,这就证明我的确是子虚乌有,污蔑了你,我向你道歉!”郝新然说道。

    “你读过《大学》吗?”崔粤海说道:“我背出来,你懂吗?”

    “我没有读过《大学》,我也不懂,可是萧老师懂就行了,你就默背出来,要是他说你背对了,我就跟你道歉!”郝新然又把皮球丢回去给了萧靳,这让萧靳不由得有些郁闷,怎么不想惹事都不行?

    “他一个新老师,乳臭未干的,刚才我问他几个简单的问题,他都回答不上来,你就以为他什么都懂不成?”崔粤海太生气了,以至于说话都没有个把了,冲动的人是很容易说话不理智,去得罪其他人的。

    显然,崔粤海的话激怒了萧靳,萧靳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下,嘴角微微一扯,道:“要是换成其他的,我可能不会,可是《大学》这种有教育意义的古文书籍,我还是会的,崔老师你就大胆的默背出来,我帮你证明!”

    看似偏袒着崔粤海,可是实际上却是在逼迫着崔粤海,只要是对萧靳有点了解的人就会知道,只要萧靳做出嘴角微微一扯的表情,就是动怒了。

    “……”

    崔粤海的脸上变得铁青,这小子可真是够狠毒的,这一下,可真是连后路都给自己堵死了,这该如何是好?

    萧靳的话就好比冷水一般,狠狠的浇灭了崔粤海的怒火了,让他恢复了理智,不再那么的冲动了。

    可是事到如今,事情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了,就算崔粤海想要罢休都难了,因为没有个台阶下来,无论说什么,他的脸面是丢定了。

    虽说崔粤海的文学功底不错,高一到高三的语文都教的来,但是崔粤海教书向来是本本主义,一切按照课本或者考试的内容来教。

    可是这从来不考试的《大学》,崔粤海是真的不会默背,要不然,当初徐秋平在课堂上跟他叫板的时候,就不会以面子问题拒绝回答了。

    这下可好,一时冲动就把萧靳给激怒了,可真的拔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崔粤海有着后悔,可心里更多的是不满,对萧靳的不满。

    “崔老师,你听见了,萧老师他说他会,你尽管背出来,只要萧老师说你背的对了,我立马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道歉!”郝新然得意的说道,他看着崔粤海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没有错,崔粤海压根就不会默背。

    很多老师看着崔粤海这样不理智的,已经不敢再出言劝说了,免得费力不讨好,反而被崔粤海数落。

    “谁说我不会背!”崔粤海硬撑道。

    “那你就背出来啊!”郝新然说道。

    “我……”

    就在崔粤海要出声硬撑狡辩的时候,一声呵斥堵住了崔粤海要说出口的话。

    “怎么回事,现在都是上课时间了,你们在这里看什么看,赶紧给我回去,要不然,通通处分了!”

    说话的人正是训导主任潘国华,潘国华正在办公室喝着茶,悠闲的上网看着财经新闻,却听说崔粤海和郝新然在办公室吵起来,还闹得不开交。

    两个老师吵架要是传了出去,必然会给学校的形象造成极大的影响,学校的形象受损,就可能会流失生源,没有生源就没有经济来源,上面的领导追究下来,还不得拿他这个训导主任开刷不可?

    一想到这里,潘国华就气得不行,这不是没事给他的前途添堵来了嘛,立马放下手中的茶杯,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到了这里一看,办公室外边挤满了看热闹的学生,还有人拿手机拍照,这要是传上来去,还得了。

    “这是什么情况,你们两个人都老大不小了,还是记不得记得自己的身份是个老师,吵个不停,你们知道这样对学校的声誉有多不好吗?”

    潘国华顺手就收缴了那几台手机,并且驱赶走围观的学生,这才负着手走进了办公室里边,脸上带着一股怒火,训斥道。

    郝新然和崔粤海都不敢再说什么了,一脸摆着一副臭脸,谁都不看谁。

    “你们两个人刚才不是吵得挺能耐的,怎么现在都成哑巴了?”

    潘国华冷哼一声,瞪了眼郝新然,又刮了一眼崔粤海,说道:“得了,少给我装哑巴不说话,这事情可不小了,过不了多久,肯定传到领导们的耳朵里了,这事情必须要找个解决的办法,你们两个人,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吵起来了?”

    郝新然和崔粤海互相看了一眼,又撒气的扭过头了。

    “他们不说,那就你们来说!”潘国华看向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

    “对了,这节课是我上的,我得赶紧去上课了……”

    “你这样说我才想起来了,这节课是我的课……”

    ……

    不管是有课没有课的,老师们都一涌而出,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潘主任,我是真的有课,我先走了……”萧靳看着潘国华投来的目光,苦笑着说了一句,拿起语文课本急忙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潘国华和两个当事人在了,现在潘国华在气头上,这两个人肯定免不了挨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