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那我还是走得了   

    更新时间:2017-03-25 23:16:03本章字数:3189字

    萧靳真不是逃避问题,而是今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真的就是他的语文课,走到了十班的门口,就听见里边议论纷纷。

    话题全部都是郝新然和崔粤海吵起来的事情,这件事情的传播速度在这里人多眼杂的校园是非常的恐怖的,来教室的路上,萧靳就听见不少的学生在议论了。

    “好了,上课了,说话的同学赶紧安静下来了。”萧靳迈着步子走进了教师里边,把语文课本随手丢到了桌面上,扫视着台下的学生,说道。

    “起立。”徐秋平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其他的学生齐刷刷的站起身来,郑功成一伙人再怎么顽皮,也都还是孩子个性,见除了他们,其他的人都起来,可能是碍于脸面,就算不太乐意,还是站了起来。

    “老师好!”

    徐秋平带着头喊着,其他的学生跟着他一起喊着。

    “同学们好,就都坐下吧。”萧靳微微一笑,回应道。

    萧靳倒是很满意徐秋平的表现,在第一节语文课上,他挫了徐秋平的锐气,效果还是极好的,这么快就赢得了徐秋平和不少学生的支持,这倒是极好的开端。

    学生们就都坐了下来。

    “老师,郝老师和崔老师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吵架?还吵的那么的激烈,你给我们说说原因呗,我们都很好奇呢……”

    “是啊,萧老师,我以为我们学生之间才会闹矛盾,可没想到你们老师之间都存在矛盾啊……”

    “老师怎么可以吵架呢,这影响多不好啊?”

    ……

    看着学生们七嘴八舌的,萧靳伸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

    很快,大家就安静了下来,等着萧靳给他们解释一下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老师们不是圣人,没有人是圣人,一个在伟大的人,他们都会有犯错的时候,犯错了不可怕,只要知错能改,他们依旧值得人去尊敬。郝老师和崔老师是因为在一些问题上有了分歧,这才做了个错误的示范,你们要引以为戒,不要因为一点问题就引发同学们间的不和睦,知道吗?”萧靳的嘴角微微上扬,苦口婆心的说道。

    可能是觉得萧靳说的话有道理,很多的同学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状,萧靳又不由得佩服起了自己,要了不起了,一不小心,又纠正了孩子的正确观念,没想到自己除了可以做个军人,还是个做老师的材料。

    “萧老师,你能够跟我们说说,他们因为什么事情吵架的吗?”刚才在场的学生质疑着问道。

    “当然可以,要说起他们吵架的原因,还跟你们有那么点联系……”萧靳点点头,正打算把事情跟他们说说的。

    有个人却打算了萧靳的话,说道:“就因为那道奥数题吗?”

    “是啊,萧老师,我们都听说了,我们让郝老师解答的那道奥数题是你教他做的,这是不是真的,你除了语文,还能教数学吗?”徐东好奇着问道,他的关注点不在郝新然和崔粤海争吵的身上,而是萧靳是不是精通语文和数学两门知识。

    徐东是徐秋平的弟弟,与哥哥不同,徐东并喜欢文学艺术,唯独对数字情有独钟,数学天赋比不上哥哥的文学天赋,可是数学成绩却在学校里属于前十的。

    这还是徐东比较傲慢,不喜欢用功的原因,要是徐东真的肯下苦心如哥哥专研文学一般,他的成绩肯定比现在更好。

    徐东听说是萧靳帮助郝新然解答的那道题,看着萧靳的眼神跟徐秋平差不多,多了一丝的崇拜。

    “你们的郝老师是一位很有能力的老师,我可以为他做担保,他绝对有能力教导你们,这一点,你们不必质疑。”

    萧靳微微一笑,为郝新然说着好话,对于郝新然这个老实憨厚的男人,他特别的有好感,要是可以帮帮他一把的,那就帮他一把又何妨?

    “老师,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呢,到底那道奥数题是不是你解答出来的?”徐东揪着重点不放,眼神灼灼的盯着萧靳,追问道。

    萧靳不由得迟疑了下,思维在飞速的运转,思考着如何的回答这个问题,既没有撒谎,又不至于让郝新然没了脸面。

    仅仅是迟疑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萧靳的嘴角的弧度升高了些,点头承认道:“确实是我给了郝老师些些提示,不过那道题是他亲自解开的,可以看得出来,郝老师还是挺有本事的老师。”

    哗——

    这句话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的学生忍不住佩服起萧靳的能耐来,这第一节上就狠狠教育了涉猎广泛的文学爱好者徐秋平,没想到转眼还用数学的知识帮郝新然解答了。

    很多人都在怀疑萧靳是不是外星人,或者是被植入了芯片的机器人,语文和数学都可以轻松玩转的人,这还是人吗?

    “萧老师,你太了不起了,你简直是我的男神……”

    “萧老师,你介不介意女朋友比你小……”

    “萧老师,要男朋友不……”

    ……

    萧靳听着学生越说越离谱,脸上不由得多了几道黑线,赶紧又抬起双手示意的压了压,这才让沸腾的教室再度恢复安静。

    “其实我就是运气好,刚好想到了那道题的解题思路,我想就算我不提醒郝老师,郝老师一样可以想得出来的。”萧靳微笑道。

    “萧老师,你就不要谦虚了,我看你在数学上的本事可比郝老师要强多了,我看不如你直接教我们语文和数学就行了……”

    萧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打断了那个学生的话,微笑一笑,道:“你们千万不这样说,这会很影响老师间的友好关系的……对于郝老师的能力和为人,我十分的认可,他叫做郝老师,他的确是个好老师……”

    萧靳以很幽默的一种方式为郝新然说着好话,让学生们放下对郝新然的偏见,以后少说这种质疑郝新然是否有能力的话。

    闻言,学生们笑的很欢乐。

    “只要你们虚心跟着他学,我敢保证你们都会受益良多的,你们要给郝老师信心,更要给我信心……”萧靳在这样欢乐的气氛下,趁热打铁的说道。

    果不其然,萧靳的办法带了奇效,徐东带着头说道:“既然萧老师都说郝老师的能力没有问题,大家以后就不要再说郝老师没有能力了,也不要再为难郝老师了。”

    没有人反对。

    这就的都同意了?

    萧靳的笑意更浓,心想自己劝导的方式还是挺不错的,在自己的人格魅力下,这些孩子们都变得懂事了不少,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十班的风气就很容易被改善了吧?

    可正当萧靳准备开始正式上课的时候,就听到郑功成那不和谐的不屑的声音,声音很小,可是萧靳听见了,班里的人都听见了。

    “没有能力就是没有能力,身为一个数学老师,解答一道数学题目,还需要一个语文老师帮忙,丢不丢人?”

    “郑功成同学,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萧靳微笑着看着郑功成,一副慈善的模样。

    “我说,郝新然没有能力,解答一条题目都需要问你一个语文老师,他压根没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师!”郑功成好似咬牙切齿,模样看起来很凶狠。

    萧靳见惯了狠人,还真不被可能被郑功成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给吓倒,戏谑着说道:“我说郑功成同学,在说别人的时候,要先想想自己,你数学考试及格过吗?”

    “我考试及格不及格关你个屁事?”郑功成谩骂道。

    “你又不是我的屁,你及格不及格不当然不关我的屁事,可是你说你一个不及格的人,就好比小学生一样的水平,郝老师一个教高中数学的教你,你觉得到底是他没有资格当你的老师,还是你没资格做他的学生?”萧靳不怒反笑,反讽道。

    萧靳的话再度引起了班上学生的笑声,不少的学生更是笑的极度夸张,好比人仰马翻,真不知道这样笑下去是不是会笑出病来了。

    “姓萧的,你不要太过分,你信不信,我让你在这个学校里待不下去?”郑功成就跟被烧了尾巴的猴子,跳了起来,指着萧靳威胁着说道。

    “我不信,你又不是校长,你怎么让我待不下去?”萧靳耸耸肩膀,道。

    “不信是吧,那咱们就走着瞧,要是我赶不走你,我就不叫做郑功成!”郑功成狂妄的说道。

    “你不叫郑功成,那你叫什么,难不成你要叫郑成功?那我还是走了得了,免得你让人家睡都不安稳……”萧靳戏谑道。

    “你……”

    郑功成暴跳如雷,欲要发作。

    林浩峰拉着他,不知道在郑功成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话,只见郑功成眯着眼睛,看着萧靳,一个劲的点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阴险味道。

    郑功成被林浩峰的话劝住了,没有在闹下去,萧靳懒得去理会林浩峰和郑功成又说了什么小阴谋,拿起了语文课本。

    “闲话少说,今天我们就让我们来上第一篇课文,《劝学》,这是荀子所著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自行阅读过,这说的,不是老师劝说学生,而是更为广泛的,劝导所有的人,不仅是劝你们,也是劝老师,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荀子到底劝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