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郝新然请客

    更新时间:2017-03-26 18:49:04本章字数:3225字

    铃铃铃……

    下课铃声兀然响起,一节课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对于这篇《劝学》,我相信同学们都有了了解,不知道同学们是不是能临摹这篇《劝说》,写出一篇《求学》来呢?”萧靳扫视了一圈,看着一众苦瓜脸,微微一笑。

    “萧老师,这不会就是课后的作业吧?”有人问道。

    “恭喜这位同学,你答对了,我要求是以文言文的形式来写……”

    萧靳的话再次引发了山洪海啸般的哀嚎。

    “萧老师,文言文怎么写啊,我们不会啊……”

    “萧君上,求放过,臣妾做不过啊……”

    “皇上,老臣更是无能为力……”

    ……

    “不试过,又何谈不会?我的要求是每个同学都要交上来的,因为这将影响你们考试分数……”萧靳无视学生痛苦的表情,微微一笑道。

    “还影响分数?”

    “是的,写的好的同学,我会给他加上五分,只要是认真写的,就算不好的,我同样给他两分,别小看了这两分,他有时候可以决定你是及格,还是不及格的……”萧靳说道。

    徐秋平只觉得作业极为的新瘾,具备挑战性,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微微扬起,眼神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似乎五分在向他招手。

    一群学生看着萧靳认真的表情,就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是哭着一张脸,收拾桌面上的文具,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教室。

    萧靳拿上语文课本,迈步离开了教室。

    没走多远,徐秋平追了过来:“萧老师,等等……”

    “徐秋平,你还有事情?”萧靳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追来的徐秋平和徐东两兄弟,眼里带着一丝的狐疑,问道。

    “我们就是想提醒您,一定要小心郑功成一伙人。”徐秋平四下看了看,没有其他的什么人在,这才小声的提醒道。

    “他们就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我还需要怎么小心的,他们难不成还要合伙起来打我不成?”萧靳觉得好笑,问道。

    “萧老师,你千万不要小看郑功成这活人,他们心胸狭隘,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仗势欺人,无法无天,可真的什么时候都敢做的。”徐东说道。

    “好,谢谢你们的提醒,老师会注意的。”萧靳很感激这两兄弟的好意提醒,微微一笑,点着头说道。

    “你是一个有能力的老师,我们都不想失去你这样一位可以传授我们更多知识的老师。”徐秋平认真着说道。

    徐秋平的话让萧靳的小尾巴都不由得翘了起来,萧靳不禁觉得,其实做一名老师挺好的,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另外一条路呢?

    “回去吧,时候不早了。”萧靳说道。

    徐秋平和徐东已经把提醒的话说给萧靳听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一起离开了。

    回到了办公室里边,只有郝新然还在办公室里边,崔粤海早就跑的没影子了,其余的老师也都离开了办公室。

    “你怎么还不走?”萧靳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水,看向郝新然问道。

    “我在等你。”郝新然道。

    萧靳表情微微惊愕,差点没有被嘴里的白开水给呛到,咽了咽口水,疑惑着问道:“等我?等我做什么,有事?”

    “没有什么大事情,就是想请你吃个午饭,不知道你中午有没有空?”郝新然微笑道,笑容很是憨厚,不带一丝的险恶。

    “请我吃饭,这是为什么啊?”萧靳更是搞不懂郝新然为什么会突然请客吃饭,英气的剑眉蹙了蹙,问道。

    “那道奥数题要不是你帮我,我肯定解不出来,还有,我跟崔粤海争吵的时候,还是你站出来帮我的,就冲这两件事情,我就必须请你一顿饭作为答谢。”郝新然说道。

    “额,要是因为这两件事情的话,你就不必感谢我了,我们是同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至于我站出来帮你,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崔粤海说话已经得罪我了,我只是在帮我自己的忙……”萧靳苦笑着摇摇头,这在他看来,全都是小事情,不值得一提。

    “那就让我欢迎你这个新同事怎么样,就赏个脸跟我吃顿午饭,权当联络联络同事间的感情。”郝新然盛意拳拳说道。

    一般来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要么就是关系亲密无间,感情深厚,要么就是另有所求。

    萧靳才认识郝新然不足一天,关系好,感情深,这是不太可能的,那么,郝新然那么盛意拳拳的请客,肯定是有所请求了。

    既然郝新然这样诚意拳拳的要请客,萧靳总不能不卖他个面子,更何况,萧靳倒想看看郝新然想要做什么。

    “好,既然你那么慷慨的请客,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这顿你先请着,改天到我请!”萧靳微微一笑,道。

    ……

    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边。

    郝新然点了几道小菜,亲自给萧靳倒了一杯酒,因为下午还要上课,不能够喝酒,所以只能是喝酒代替喝茶了。

    “你和崔粤海的事情怎么样了,潘主任有没有为难你们?”萧靳被郝新然这样的殷勤弄的很是尴尬,找了个话题,开口问道。

    “还能怎么样,我们都挨潘主任狠狠的批斗了,他还让我们写一万字的反省稿子……”郝新然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萧靳好像听到了重点,一脸苦闷的看着郝新然,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写那一万字的反省稿子吧?”

    一万字的反省稿对萧靳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再简单的反省稿,写完一万字可得花不少的功夫,萧靳可是很久没有拿过笔了,真不乐意写那么多的字。

    “萧老师,你这想到哪里去了,我郝新然是教数学的没有错,可是这种投机取巧的事情,我是不耻去做的。”郝新然急忙摇摇头,道。

    “老郝,你这人品不错,我喜欢。”萧靳直白的表示道。

    “老郝?”郝新然不太习惯这样的称呼,一脸错愕。

    “对啊,老郝,这样显得亲切点,你同样可以喊我叫做老萧的。当然,要是你不喜欢这个称呼的话,我可以喊你郝老师。”萧靳点点头道。

    “不是,我就是听着不太习惯,从来没有人这样喊过,不过老郝这个称呼不错,以后你喊我老郝,我呢,就喊你老萧,咱们都是十班的老师,以后还需要多多配合,一起努力搞好这个班级!”郝新然兴高采烈的笑道。

    “这是当然,以后我们一起努力,还怕治不了十班这群混世魔王?”萧靳点了点头,拿出一盒香烟问郝新然抽不抽,郝新然摇头摆手,表示不要。

    萧靳便取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边,点燃了深吸一口,随即缓缓吐出烟雾,模样倒是很惬意。

    “没想到萧老师你还抽烟啊?”郝新然说道。

    “额,难道老师不能够抽烟的吗?”萧靳一脸诧异道。

    “不是,只要你不在教学区域内抽烟,这是允许的,毕竟连国家的领导人都抽烟,这哪里是什么坏事情。”郝新然道。

    “那就行,我还以为老师是不能够抽烟的,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得赶紧辞职了,人生没有了香烟,这将会很无趣……”萧靳放心道。

    “对了,萧老师,你觉得崔粤海这个人怎么样?”郝新然问道。

    “我才来没几天,对他并不是很了解,我没办法做出评价。”萧靳懒得多去评论崔粤海的为人如何,因为他怎么样的人都是与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那你觉得他对待学生的观点是不是有问题?”郝新然又问道。

    “反正各有各的见解吧,你也别跟他怄气了,这实在是没有必要,既然意见不统一,那就你走你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没有必要争吵。”萧靳中肯的说道。

    “我就是觉得太可气了,他怎么能够那么消极呢,既然选择做一名老师,为什么不对每个学生一视同仁,尽力去教好他们?”郝新然抱怨道。

    萧靳大概是明白郝新然请客的用意了,这是有一肚子的怨气不知道如何发泄,这才找他来倾述来了。

    “你说的对,无论是好学生坏学生,既然是学生,我们作为老师的就该去扶正他们,不过郝老师你想过没有,崔老师可能开始的初衷跟你是一致的呢?”萧靳微微一笑道。

    “我知道可能是见惯太多不服管教的学生,让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变得消极了,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够保持一颗初心呢?”郝新然很难理解的摇摇头。

    “老郝,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根筋了,谁人不想保持一颗初心呢,可是保持一颗初心谈何容易,这其中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又有什么人可以预测的到?”萧靳开解道。

    “哎,你说的对,是我太过固执了,总希望身边的人跟我一样的想法……”

    郝新然被萧靳这样一说,自身再仔细的想想,倒是自己对身边的人要求太多了,自己的力量何其的微弱,怎么能妄想去改变其他人的想法呢?

    “放下执念,你会发现,其实世界还是很豁然的,当然,你不必要求身边的人如何去做,你只需要做好你,做好郝新然,这就足够了。”萧靳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微微一笑道。

    “老萧,你可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这顿可真没有白请你,来,我以茶代酒,再敬你一杯!”郝新然又举起了茶杯,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