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流氓来找茬

    更新时间:2017-03-26 18:49:25本章字数:3260字

    萧靳喝完了一杯茶,拿起筷子夹着菜往嘴里送,大快朵颐。

    经过萧靳的一番言语劝说,郝新然算是看开了,豁然开朗,没有再提及刚才的事情,就是边吃着东西,边跟萧靳闲聊些闲话。

    “我说老萧,你到底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妖孽啊,不仅语文功底深厚,数学还那么的厉害,我可真是望尘莫及啊,你该不会是海归吧?”

    “老萧,你怎么不说话,在看什么……”

    郝新然跟萧靳说着话,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狐疑的看了眼萧靳,发现他正在看着饭馆外边,便一脸疑惑的往外边看去。

    饭馆的外边,三个面容不善的男人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目光就盯着他和萧靳这个方向。

    郝新然的心头不由得一跳,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脸色不由得大变起来,该不会是崔粤海气不过,花钱雇佣人来教训自己一顿吧?

    三个男人走进了饭馆,来到了萧靳和郝新然所在的桌子前,这把郝新然吓的不轻,郝新然还真以为是来教训自己来的。

    走在最前边的男人一把就推开了坐在萧靳前边的郝新然,撑着桌子,气焰嚣张的看着萧靳。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郝新然气得不轻,可是害怕多于气愤,颇为忐忑的问道。

    “这里不关你的事情,我找他,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然,我不介意连你一块给教训了。”带头的大汉指着萧靳,恶狠狠的说道。

    “我说大佐哥,你这是干什么?”饭馆的老板是个胖子,他看见男人来找萧靳的麻烦,急忙上来拦着,道。

    这个领头的大汉叫做大佐,是这一带的地痞,手底下有十几二十个小弟,以向学生收保护费营生,倒是小有名气。

    现在这个社会,大佐顶多就是个地痞,收收学生的保护费还行,可要收店家的保护费,他还不够资格。

    不过大佐常常带着自己的兄弟到这里蹭吃蹭喝的,没少给这家饭馆的老板添堵,可是碍于大佐的野蛮,老板只能是隐忍不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说老林头,这里可没有你的事情,你别多事啊!”大佐没有出声,可是身边的混混却是出声警告道。

    “大佐哥,你看你没少在我这家店里吃喝,这要是把店里的生意搞黄了,我开不下去了,你去哪里吃喝去啊?”店老板委婉的劝说道。

    这倒是挺管用的,大佐心里一想,这可是一家供自己赖吃赖喝的饭馆,要是把人家的生意搅黄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行,我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给你这个面子,不在你店里边惹事,可他要是出了店,你可别管了!”

    临走前,大佐恶狠狠的指点着萧靳,说道:“你跑不掉的,最好现在就跟着我们出去,要不然,等下有你好受的。”

    “我说老萧,你怎么就得罪了这样的地痞呢?”郝新然一脸担忧的问道。

    “我这还很纳闷呢,我这才到中海市没几天呢,连他是谁,什么身份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他了?”萧靳郁闷道。

    店老板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道:“我说兄弟,他可是这里出了名的地痞,手底下不少的打手,专门收学生保护费的,我是只能帮你到这里,后门在那边,你趁着他们不注意,就赶紧跑得了……”

    “我现在跑了,他们以后还会找我麻烦了。”萧靳微微一笑,眨巴着眼睛询问着店老板。

    “就他们这样的人,你觉得不达到目的,他们肯罢休嘛,你就能躲就躲的吧!”店老板摇摇头。

    “那我就不跑了吧!”萧靳道。

    “萧老师,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千万不要跟这群人硬碰硬的,这要是受伤了,那可就不好了。”郝新然劝道。

    “没事,我就出去看看,他们究竟想怎么样。”萧靳不顾店老板和郝新然的劝说,走出了饭馆。

    “有点胆量,够识相,我保证就稍微揍你一顿就得了!”大佐按了按双手手指的关节,弄得噼里啪啦作响。

    “萧老师怎么就得罪你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不可了吗?”郝新然心里是很害怕的,可是正义的气节不容许他抛下萧靳,独自偷偷跑路。

    “你是耳朵聋了还是怎么样,我刚才让你少管闲事听见没有,滚远点,要不然等下连你一起揍了。”大佐怒道。

    “老郝,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先闪开。”

    萧靳把郝新然推到了一边,来到了了大佐的跟前,嘴角微微一笑,问道:“我很好奇,我怎么就得罪你了,你就非得来找我晦气不可。”

    “没什么事情,就是看你不太顺眼,想用我这个拳头砸在你这张可恶的脸上。”大佐没有道明真正的原因,随便找了个借口。

    大佐这次的来意明显,就是为了教训萧靳,就连威胁的话都没有多说,直接就一拳砸向萧靳的面部。

    这一幕,郝新然看得心惊肉跳的,可是他一个文弱的书生,就算想帮萧靳都是有心无力的。

    更何况,大佐的拳头都快砸上去了,郝新然就只有惊讶的份了,一点忙都帮不上,因为他压根反应不过来。

    “啊……”

    然而下一秒,发出尖叫声的并不是萧靳,而是那个出拳砸萧靳的大佐,就在他的拳头快要砸在萧靳的脸上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情况,大佐的拳头不受控制的往他自己的鼻梁上砸下去,力道不轻,砸得他的鼻血和眼泪往外冒。

    “大佐哥,这是什么情况?”其余两个男人一脸蒙圈的看着受伤的大汉,询问道。

    “我特么怎么知道什么情况,这小子有点古怪,你们两个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这身板打得过三个人!”大佐对身边的两个男人说道。

    两个男人点点头,看向萧靳的眼神中带着一股凶狠的味道,一左一右的到了萧靳的跟前,挥动拳头就砸向萧靳。

    萧靳再次用对付大佐的办法,来对付这两个不知道死活的男人,只见萧靳快速出手,擒拿住了两个男人的手腕,一使劲,便操纵着两个人的手砸向他们自己的脸部。

    “哎呀……”

    在外人的眼中,萧靳的速度快到只看见萧靳出手了,可是怎么让三个人“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却是不知道的。

    “我说三位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自己打自己啊?”萧靳故作一脸无辜的看着三个大汉,问道。

    大佐从萧靳的出手速度来看,就知道,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今日,就算是把自己的全部兄弟都喊上,都不见得占得到什么好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大佐转身就想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先离开,免得再白白吃苦头。

    “你们去哪里,先等等!”萧靳喊住了三个人。

    “我知道你是个高手,你就别跟我们这里扮糊涂了,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兄弟多有得罪,希望你可以不计前嫌,别为难我们。”大佐转过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这样说,我就有点糊涂了,我只是一名语文老师,跟你们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我在这里吃饭,本来开开心心的,你却带人过来要打我,就算你流氓,讲道理好不好?”萧靳一脸郁闷着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大佐问道。

    “什么我想怎么样,应该是我问你们想怎么样,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打我?”萧靳无辜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就是看你不顺眼,我知道是我们不对,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怎么样?”大佐还是不肯说。

    “这件事情不能就那么算了,你看我不顺眼,你们就来揍我,这事情怎么能就那么算了?”萧靳不依不饶道。

    说话的起势显得咄咄逼人。

    这让一旁本就看傻眼的郝新然更傻了,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情景瞬间就扭转了?

    郝新然还以为萧靳今天是肯定要吃不少苦头的了,可他没想到,那些人的拳头没有打在萧靳的身上,反倒是砸自己身上了。

    这事情有点诡异就算了,这明明是三个地痞过来找晦气的,可是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萧靳找他们的晦气。

    郝新然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萧靳了,这难不成就是网上流传的:文能提笔安天下,理能解析解几何,更能马上定乾坤?

    “兄弟,你不要太过分,我们不想惹事情,可是你别以为我们真的怕了你。”大佐有些怒了,这小子太烦人了,怎么就那么不依不饶的。

    “我过分?你带人来打我,我跟你讲道理,你竟然说我过分,那……我就过分了怎么样?”萧靳表现得义愤填膺的说道。

    “兄弟,有句话说的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呸,你少跟我拉关系,我压根不想看到你们这群社会的人渣,是你们非得在我眼前晃荡的!”萧靳不等大佐说完话,呸了一声,道。

    大佐被萧靳激怒了,说道:“我告诉你,我手底下可有着十几个人呢,要是你真逼急了我,我们十几个人拿着砍刀追你几条街,你信不信?”

    “我不信……”萧靳毫不犹豫的说道。

    大佐傻眼了,这小子是真不怕,还是在装的,十几个人,是十几个人拿着砍刀追你砍。

    就算你再能打,十几个人的场面,这样的架势还吓不住你,大佐就不信了,世界上真有那么多的李小龙不成。

    大佐要是认识黑柴的话,他肯定可以从黑柴那里得到一点经验,不会有那么砍刀在手,天下我有的错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