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教流氓点道理

    更新时间:2017-03-26 18:49:54本章字数:3295字

    可惜大佐跟黑柴不认识。

    可以这样说,大佐在所谓的江湖上的地位不及黑柴和胡虎,他就是个流氓地痞,而黑柴和胡虎已经算是涉黑人员了。

    大佐没见过萧靳怎么狠揍黑柴的,自然就不信了邪,这世道难道就有电视上边的牛叉人物,一个打无数个的存在?

    你不信?

    你不信,我就让你信,我看你是不是就真的那么狂拽炫酷吊炸天了!

    “本来我是不想跟你纠缠那么多的,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佐像极了被逼到墙角的狗,狗急跳墙地掏出了一把弹簧刀,恶狠狠的说道。

    “这怎么就动起刀子来了,刀剑无情,你就不怕不小心伤到自己?”萧靳说话间,眼睛微微一眯,没有惊怕,只有无比的冷静。

    冷静的有点吓人。

    大佐还以为萧靳看见到了以后,就吓的说不了话,可是看着萧靳一脸的深沉,却是令得他的右眼皮不住的跳动着。

    忽然,萧靳往前走了一步。

    大佐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竟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在意识到自己有点怂了之后,大佐咬紧牙关,朝着萧靳挥动刀子:“这可是你逼我的。”

    “老萧,当心啊!”

    郝新然没想到萧靳那么的不要命,人家要走就走了吧,你倒好,非得逼着人家动刀子,这动刀子了,你还不跑,你还往上逼。

    要不是郝新然知道萧靳不是神经病,他真怀疑萧靳的脑子是不是秀逗了,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再度让他傻眼了。

    不得不说,这大佐还是有点经验的,知道扎在大腿上怎么都扎不死人,就打算给萧靳放放血的得了,可就在他的刀子还没有扎出去的时候。

    “啪!”

    极为响亮且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这是萧靳一巴掌甩在了大佐的脸上,力道还不小,一巴掌就扇的大佐上半身的身子都跟着脸部转动。

    “大佐哥!”

    大佐转过脸,看向萧靳的时候,一脸的懵逼。

    “我.草.你.玛的,混蛋,老子弄死你!”等到大佐反应了过来,表情突兀的变得狰狞了起来,又要挥刀扎向萧靳。

    “啪!”

    又是一巴掌,萧靳甩在了大佐的另一边脸上,又打得他别过了脸。

    大佐这次回过神的很快,面向萧靳的时候,直接就扎出刀子,大佐的理智被萧靳的两巴掌打的全无,顾不得扎在哪里了,只要扎中萧靳就可以。

    “啪啪啪……”萧靳右手就跟机器做的一般,在大佐的脸上狠狠的拍了几巴掌。

    而就在大佐的刀子要扎到萧靳的时候,萧靳更是左手快速的探出,在旁人看来极为轻易的,握紧了大佐的手,令得刀子难以再前进半分。

    郝新然就在一旁看着萧靳左手抓着大佐的手腕,阻止着大佐用刀继续往下扎,而萧靳的右手宛如狂风般肆虐着大佐的脸颊。

    “草.你.大.爷,快放开我们大佐哥!”

    大佐的两个兄弟回过神来,便要上去救大佐。

    然而萧靳快速的连续两次抬腿,就将两个男人给踹翻在地上,疼得他们在地上翻滚,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再站起来了。

    “啪啪啪……”

    萧靳继续扇着大佐巴掌。

    大佐宛如一个招财猫一般,不过人家招财猫是点头的,大佐却是一个劲的来回摇头,可能是萧靳的力道太大,扇得他都翻了白眼。

    片刻,萧靳大概是扇的累了,这才停下手,放过了大佐。

    可能是下意识的惯性,大佐的脑袋还是在左右的摇摆,过了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一脸恐惧的看着萧靳,他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在萧靳的跟前,他如同小屁孩一般,无力抵抗。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吧……”大佐的脸部红肿了起来,跟个猪头似的,他的双目涣散,傻傻的看着萧靳,哀求道。

    “我又不是什么恶人,我是老师,我的义务是教人……虽然,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不是你的老师,可是我觉得我还是需要教你点道理……”萧靳拍了拍大佐的肩头,微微一笑,道。

    “什么道理……”大佐跟个孩子似的,傻傻的问道。

    “第一件事情,一个好孩子是不能够说谎话的,所以,你必须要老实的告诉和蔼可亲的萧老师,到底是谁让你来找我不痛快的?”萧靳很是满意的点点头,问道。

    “我……”大佐是被萧靳的威严吓到了,可是还不是说是没有意识的,此刻提及幕后的指使者,还是迟疑了一下。

    萧靳右手重重的压在他的肩头上,将他吓得不轻,浑身抖动了一下,跟受了惊的鸟儿,看着萧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妥协着回答道:“是你的学生,郑功成让我来找你的麻烦的。”

    “他是学生,你是流氓,为什么他可以指使你来做事?”萧靳好奇道。

    看见大佐又迟疑不说,萧靳喝道:“说!”

    “因为他平日里跟我们这些人玩的挺好的,还给了不少的钱花,他想让我教训你一顿,让他出出气的,我就过来了……”大佐身子又不住的抖了抖,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就因为这点钱,你就把你的灵魂卖给郑功成了,你说说,你好歹也是个流氓好不好,还能不能有点原则,有点尊严了,他让你来,你就来,难道你不觉得你没有面子吗?”萧靳伸手横过大佐的脖颈,搭着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大佐起初还觉得有些害怕,生怕萧靳又突兀的动手,可是萧靳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倒是让他那一颗紧张的心松了松。

    听着萧靳的教育,大佐不由的自主的,竟然真的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对啊,自己一个流氓头子,凭什么听一个小子的使唤?

    “是不是想明白了,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没有尊严,不应该那么没有原则?”萧靳看着大佐的表情,微微一笑,继续对大佐进行说教。

    大佐点点头,又摇摇头。

    萧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一巴掌打在大佐的脑袋上,大佐这才连连点头,不敢再摇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

    “第一件事情,你做的不错,非常的好,没有跟我撒谎打哑谜。”萧靳满意的点点头,道。

    “那我可以走了吗?”

    说着,大佐就想要离开。

    萧靳使劲的拉着大佐的肩膀,不让他离去,笑着道:“别着急,这第一件事情,我是给你讲明白了,可是我还有第二件事情要好好跟你说说。”

    “什,什么事情?”大佐咽了咽口水,说道。

    “你听说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吗?”萧靳问道。

    “听说过……”

    “听说过就好,我就懒得跟你废话了,你呢,是流氓,这是你的职业,可是郑功成再脑.残,再顽皮,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个学生,一个流氓和一个学生就不要老凑在一块为非作歹了是不是?”萧靳苦口婆心的说道。

    “你说的都对,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跟他靠近了!”大佐突然就开窍了,不用萧靳再说的直白,就明白了萧靳的话了。

    “good boy!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都诚心诚意的改正了,我作为老师的,总不能不给你个机会不是?最后一件事情……”萧靳微微一笑,道。

    “还有什么事情啊?”

    大佐的感觉特别的不好受,就跟心被人凌迟了一般,哭丧着脸询问道。

    “我想既然我都苦口婆心的教育你那么多了,就再多劝你一句,流氓是不可能做一辈子的,一辈子做流氓是不行的,所以你还是赶紧找个工作踏实的去做吧!”萧靳劝说道。

    “为什么做不了一辈子?”大佐痴痴问道。

    “因为你可能要面临失业的困境中了,你要是不赶紧找了其他的事情做,我怕你会活活饿死啊!”萧靳又拍了拍大佐的肩膀,道。

    “我为什么会面临事业的困境?”大佐还是不太明白萧靳的意思,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这附近的学校的学生全都归我管了,我想他们就没有必要向你交保护费了吧?”萧靳微笑着看着大佐,可是眼神的那股犀利却令大佐触目惊心。

    “没有必要了,我以后再也不收保护费了,我保证……”大佐急忙保证道。

    “很好,这样才是个好流氓,你现在已经毕业了,去吧,带着我再次赐予你的良心离开吧。”萧靳松开了大佐的肩膀,微笑道。

    “我可以走了?”大佐难以相信的说道。

    “不然你还想让我再教你多点做人处事的道理不成?”萧靳笑骂着说道。

    “不用了,你教的道理已经够多了……”大佐的脸色铁青,带着两个兄弟灰溜溜的离开了,连头都不敢回过来看萧靳一眼。

    萧靳那数不起的巴掌已经给了他极大的教训,就算不可能改变一个流氓的本性,以后可能还会继续为祸一方,但是大佐肯定有段时间不敢出来作恶了。

    反正萧靳就是顺手为之,他又不是国家的领导人,国内有这样的人的存在,他管不着,也懒得去管,至于流氓横行一方如何处理,这就是国家领导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震惊连连的郝新然才回过神来,走到萧靳的身边,看着那三个离开的地痞流氓的身影,错愕地看向萧靳,道:“老萧,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郝,你是不是糊涂了,我是老师啊。”萧靳苦笑着摇摇头,道。

    “我知道你是个老师,我是问你不做老师之前是做什么的,你怎么那么能打,三个流氓都被你收拾的那么妥帖。”郝新然两眼一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