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更新时间:2017-03-28 15:51:22本章字数:3393字

    “我当过兵,练过几年的功夫,不敢说天下无敌,收拾几个小流氓还是不在话下的。”萧靳微笑着解释道,他的确当过几年的兵,这一点他并没有欺骗郝新然。

    “难怪了,你刚才简直是太厉害了,你知道嘛,我还以为你这次是死定了,吓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想到你三下两下就教训了那三个人,还敢跟他们讲道理,我对你是真的服了,五体投地的服气!”郝新然伸出大拇指夸赞道。

    “低调低调,这件事情千万别跟别人说,我还不想太出名。”萧靳摆摆手,笑道。

    “行,你就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

    郝新然信以为真,还真把萧靳当成低调的高手,认真的点点头,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郑功成了,他竟然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竟然找学校外的人来教训自己的老师,这真是太过分了,必须要向校领导反应反应!”

    “不用向学校反应了,郑功成毕竟还是个学生,就算做的过分了点,可是还不至于让他的档案上留下什么污点。”萧靳摇摇头,说道。

    “老萧,你可真够大度的,他都那么对你了,你还想着为他好,你是个好老师,我得跟你好好学习学习!”郝新然赞服地伸出了大拇指,说道。

    “你才是郝老师,我是萧老师……”

    ……

    郑功成、林浩峰和沐樊这个三人组就在不远处等着大佐带回萧靳被揍得满地找牙的好消息,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大佐回来,沐樊不禁开始怀疑了起来。

    “郑少,你说,大佐是不是拿了你的钱跑了?”沐樊担忧道。

    郑功成否决了沐樊的担忧,很自信道:“这倒不会,那才多少钱,不至于让大佐拿钱跑路的,毕竟巴结着我,他会经常有的玩,有钱花……”

    在郑功成的眼里,就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情,是钱所摆不定的,他从小到大,就被他的爸妈灌输了金钱至上的思想,这是一种恶习,要纠正是极为困难的。

    “就是,沐樊你小子就是太多疑了,大佐是地痞,是流氓,可还不得巴结咱们郑少,他敢拿了钱不办事,以后就别想从郑少这里弄到一分钱花!”林浩峰拍着马屁道。

    “你看,他们这不是回来了吗?”郑功成的马屁被林浩峰拍的极为的舒坦,往前看去,就看见大佐三个人远远的走了过来。

    等到大佐三个人走近了,郑功成才发现,大佐的脸跟之前不太一样了,仔细一看,才察觉到,大佐的脸好像是被人给打的红肿起来了。

    “大佐,你们去了那么久才回来,那姓萧的没教训到?”郑功成皱着眉头问道。

    “你眼睛是不是瞎了,教训你个麻痹的教训,你没看见他把我给打成了什么样子了,那特么是教语文的老师?我看教体育的都不一定有他能打,你可把老子们给坑惨了。”大佐破口大骂道。

    以前大佐跟郑功成说话向来是客客气气的,还一口一个郑少长郑少短的,这让郑功成很是受用,毕竟大佐是这一带的地痞头头,一个地痞的头头都对他那么的尊敬,他不傲气才怪了。

    如今听到大佐竟然敢骂他,郑功成的脾气一上来,紧锁着眉头,不满的说道:“大佐,你说话给我客气点,别你麻痹你麻痹的……”

    大佐刚才在那边被萧靳欺负的已经够惨了,有怒气都不知道找谁发泄,现在郑功成还敢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他顿时就怒了,不等郑功成把话给说话,甩手就在郑功成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郑少,你怎么样了!”林浩峰和沐樊都被吓了一跳,一左一右的站在郑功成的两边,上前问道。

    郑功成从小就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他一想自己的爸妈都没舍得打过自己,今天居然让一个他瞧不起的地痞给打了,心里气不过,红着眼睛盯着大佐,血气一上来,就要扑向大佐。

    大佐身边的两个男人上前扑到了郑功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往日的情面都不顾,这倒是不奇怪,毕竟亲兄弟还经常斗得你死我活的,更何况是酒肉朋友。

    林浩峰和沐樊这两个郑功成的酒肉朋友被这场面吓愣了一下,可是很快,他们就上前推开了围着郑功成往死里揍的两个男人。

    “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忘记了郑少都给了你们多少好处了?”林浩峰咆哮着说道。

    “就是,你们是不是疯了?”沐樊附和道。

    郑功成狼狈的站了起来,盯着大佐,咬牙切齿的骂道:“大佐,你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忘了老子给你多少好处了?”

    “臭小子,是不是平时老子对你太客气了,你把自己都当成大爷了,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告诉你,刚才是给你的一点教训。这次的事情是你引起的,你害得老子挨打了,医药费你得给老子吐出来,我也不要你多的,三万块,要是拿不出来,你看老子不弄死你!”大佐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警告了一句郑功成,便带着两个兄弟离开了。

    “混蛋,该死的死地痞,老子真是瞎了眼了,还真把他当朋友了!”郑功成气得不轻,一脚踹在了路边的大树上,可是对谁撒气不好,非得跟树过不去,就这一踹,脚都崴了。

    郑功成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刚才挨揍的伤加上这一摔,疼得他一张脸都变了,龇牙裂齿了起来:“妈蛋,疼死了老子了。”

    “郑少你没事吧?”林浩峰关切着问道。

    “你摔下试试看,我看有没有事情,我草,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扶老子起来,老子崴到脚了……”郑功成骂咧咧的说道,林浩峰和沐樊两人面面相觑,急忙上去扶起了郑功成。

    “郑少,这都怪那个萧靳,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林浩峰气愤道。

    沐樊急忙点头,道:“对,是不能够发过他,可是从大佐的样子来看,萧靳好像很能打啊,我们想找人教训他,可不容易,咱们是不是该想想其他的办法?”

    “那个姓萧的,老子一定要把他的名声搞臭不可,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自然有人会收拾他。”郑功成皱着鼻子,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

    下午没有萧靳的课,可是学校明文规定,教师无论有课与否,全部都要按时上下班,否则,就按照缺勤处理,萧靳很是无奈,只能够坐在办公室里边,玩着扫雷打发时间。

    郝新然和崔粤海下午都没有课,只是因为上午的时候,他们被潘国华罚写一万字的反省,整整一个下午都笔不停辍的写着,郝新然时不时还来询问萧靳的意见。

    这里是不是该这样写,接下来该怎么写……

    崔粤海就相当的安静了,不仅不跟郝新然有交流,就连萧靳都没有搭理,可能是埋怨萧靳上午不给他一个台阶下,从见面起就没有给萧靳一个好脸色,就跟萧靳欠了他很多钱不还似的,一句话都不跟萧靳交谈。

    对于崔粤海的怀恨,萧靳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跟崔粤海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崔粤海这样子倒是更合萧靳的意愿,萧靳的一个下午都在无聊中度过。

    眼看着距离放学铃声响起就剩下个五分钟,没有课的老师走了几个,萧靳关掉笔记本电脑,站起身来,用劲的伸了个懒腰,跟郝新然以及其他同事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办公室。

    萧靳没有从高中部的大门口离开,而是从高中部和小学部相连接的小门来到了小学部,他留在中海市的目的,就是想搞清楚肖肖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并且搞清楚肖梦莎究竟是误会了什么。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肖肖的班级的门口,萧靳就站在门口等着,过了一分钟,放学的铃声就响了,整栋楼层跟地震了一般,无数的学生飞快的冲出教师,跳跃着下楼,脚步极其的轻快。

    萧靳在门口看了三分钟,没有看到肖肖的身影,便探着脑袋往里边看,教室里还剩下十几个学生,可是肖肖却不在其中,不过肖肖的邻居小姑娘在。

    那个小姑娘看见萧靳又来了,快速收拾好自己的文具,背着个小书包就跑掉了,萧靳还想喊她来着,可是她一溜烟就跑的没有影子了。

    这是什么情况,萧靳哭笑不得,上次见面的时候,小姑娘不是对他的态度还是挺好的,还亲自带路去找肖肖,怎么这次一见面就跟见了鬼似的跑了?

    萧靳不知道,那天晚上回去,肖肖就告诉了小姑娘,说萧靳是个大坏蛋,让小姑娘不要靠近萧靳,因此小姑娘一见到萧靳来了,就立马跑了。

    正当萧靳感觉到很郁闷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声,声音极为的好听,犹如泉水叮咚:“这位先生,请问你找谁?”

    闻言,萧靳转过身,看向声音的主人,眼前不由得一亮,说话的是个女人,一头乌黑直长的黑发,精致白皙的五官,一对白色精巧的眼镜下,囚禁着一双明媚动人的媚眼。

    抛开眼睛不谈,萧靳对眼前女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清澈文静,仿佛雪莲花,不沾染凡俗之气,可要是加上那双眼睛的话,萧靳又觉得这个女人多了丝妩媚之色。

    “我是来找人的。”萧靳看着女人手中拿着的一本数学课本,微笑着问道:“你是这个学校的老师?”

    “对,我是这个班的数学老师,尹秋水,你说你找人,请问你是哪位同学的家长?”尹秋水微微一笑,问道。

    “尹老师,你好,我是肖肖的叔叔……我是来接他放学的,可是怎么没有看见?”萧靳微笑着说道。

    以叔叔称呼,就是不想在没把事情弄清楚以前,给肖梦莎带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