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2:疯狗咬人,会死

    更新时间:2017-05-10 22:07:40本章字数:3272字

    乔菀垂下眼眸,视线落在自己那被李崇抓着的手背上。

    李崇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将手缩了回去,:“菀菀。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和你离开之后,我一直都忘不了你。我……我对你是真的……”

    不等李崇说完,乔菀已经听不下去了。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还会去相信他?

    乔菀阴鸷的眼眸瞪了一眼李崇,眸光完全放下清冽,:“我找你来,不是来听你花言巧语的。我是为了凝。我相信也知道锦瑟即将要收购凝的消息了。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李崇后怕的看着乔菀,嗤笑道,:“菀菀。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别忘记了,凝可是你我共同创造出来的,是我们的心血。”

    心血?

    乔菀唇角微微扬起,心尖微微颤抖,转瞬她重新微笑,:“那是你的心血。不是我的。”

    “菀菀。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为凝努力的日子吗?那个时候我们什么苦头没有经历过。”李崇思前想后,想要挽转乔菀的心思。希冀着她还是以前那个容易心软的女人。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而且在你逼着我和你离婚的那一天,我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菀菀。”李崇焦急了,手再次抓住乔菀的手,:“菀菀。看在我还爱你的份上,帮帮我,也帮帮李家……”

    “你还爱我?你拿什么来爱我?李崇,你对我根本就不是爱,而是没得到的不甘心。”乔菀点中要害。

    “菀菀。我承认我是出卖了你。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没碰你的原因。可是时间长了,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你才是真正的爱。”

    “我约你出来,不是来听你谈情说爱的。根据我现在掌握的资料,凝现在是负债累累,现在只剩下被锦瑟收购的份。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不。我没有输。菀菀。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李崇很有底气的回答,:“我们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你真的忍心吗?”

    “和你相爱那么多年的人不应该是刘茵茵吗?与我何干。如今,凝,就算我不收购,也自然有其他公司进行收购。不是吗?”乔菀很有条理的分析。

    “你可以帮我啊。帮我东山再起。你绝对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你。”

    乔菀自嘲的勾勾唇,:“你这些话,四年前就说过。却不是每一次都有效用。就算我有能力,我也没那个心。”

    “菀菀……”他恳求的叫她。

    乔菀将剩下的咖啡喝完,:“行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其他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菀菀?你怎么也在这?”乔兆威也在咖啡厅,看见乔菀和李崇,吃了一惊。他身边站着的是乔菀从未见过的网红脸,有着火辣的身材,化着浓重的妆容。

    单凭一眼,就可以看到她那诱人的深沟。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她又是谁?”不是乔菀爱多管闲事,而是这样的闲事,她不得不管。杨倩是乔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在乔家,也受了不少苦,现在还要照顾乔可安。

    乔兆威瞄了一眼身边的女人,那女人不认得乔菀,不识趣的抱住乔兆威, 撒娇道,:“威哥。这女人是谁啊?怎么那么说话?”

    乔菀下一句响起,:“你这样,对得起嫂子吗?”

    “我也就寻个开心。你不也一样吗?怎么,跟着封少腻了啊?想起前夫来了?还一起喝咖啡?真是不错。”乔兆威搂住那女的,反驳。

    “你……不知悔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乔兆威心里小声嘀咕,:“恐怕后悔的人也是你吧。菀菀。”

    见乔菀气呼呼的离开,乔兆威得意洋洋的搂着那美女,对李崇说道,:“李崇,你小子可以啊?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是喜欢菀菀还是喜欢茵茵?”

    “我和菀菀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我才管不着你们。你们爱干嘛干嘛去,只要不影响我,你想怎么样玩都可以。”

    “包括凝吗?菀菀她是来收购凝的。也就意味着,我们李家破产了。如果凝没有了,你们乔家也别再想多收一分。除非你们让菀菀回来帮我把重新做起来。”在乔菀那里,李崇也并是没有讨到甜头,心里的怒火也迸射出来。

    乔菀回到梅园,在书房看着邮箱里关于收购凝的资料以及整个锦瑟的运作情况。

    乔菀并没有心思去认真看,随便看了下资料,又看了看手机,才看到穆景年给她发的微信。

    “菀菀。身体好点了吗?”

    她回:好点了。没事。明天就可以回去上班了。

    发完信息,她皱眉,不免又想起了叶冷。有时候乔菀在想,如果自己没有去锦瑟,也许叶冷就不会出事吧?

    ——嗯。那你好好休息。晚安。

    穆景年和她的对话,不管是在微信的字语行间,还是在生活中,都显得那么毕恭毕敬。

    乔菀回完信息,低头继续看笔记本的邮件。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东西。 

    封尘逸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从身后搂住乔菀,他的呼吸抵在乔菀 的脖子上,有些酥麻。他轻叹的呼吸声里,带着一丝疲惫,:“逸哥?怎么了?” 

    “没什么。想你了。”

    “哼,逸哥还真是一直都没变。还是那么会哄人。”

    “你说错了。我只会哄你。”

    乔菀别了别头发在耳后,:“逸哥。锦瑟收购凝的事情,你知道吗?”她只不过试探性的问了问。

    “知道。怎么了?”封尘逸显然察觉到了乔菀的怀疑,也并没有打算瞒着她。

    “你和锦瑟是什么关系?”

    “从某方面说没关系。正如你所知道的,我只是个律师。”封尘逸勾唇。“不过也正如你所想,是我做的手脚。锦瑟才会收购凝。凝,本来就是没有必要的存在。因为我不喜欢。”

    “逸哥的手伸得还真长。”乔菀凝眉,转个身,视线落在他身上。

    封尘逸将她揽入怀中,抱得更紧,:“其实我的手还可以伸得更长。只要你愿意。”

    不安分的大手已经悄悄滑落在乔菀的腿根处,乔菀捋开他的手,继续自己的步伐往房间走去,躺上床,侧身而睡。

    封尘逸也跟着她的脚步,回到了房间。仰面躺在床上,双手搭在小腹处,很是优雅。

    没过两分钟,他又将乔菀往自己的身上拉了过来,扣住她不让她离开。

    乔菀也没反抗,身体紧贴着他有些冰凉的身体,:“所以叶冷的事情,也是你安排人告诉景年的?”

    乔菀突然打破沉寂。

    “恩。”

    “你背着我还做了什么?”

    “没有了。菀菀,你记住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封尘逸闭上眼睛,将她抱得更紧了。

    “睡觉吧。我累了。”

    翌日,乔菀来到锦瑟,刚刚打完卡。

    陈雪芳和刘茵茵就在休息室等着她,他们来得也是够早的了。

    “乔菀。你给我站住。我想和你聊聊?”陈雪芳看见乔菀,依旧没有好脸色给她。刘茵茵扶着陈雪芳,站在她旁边,一声不吭。

    接待室,前台小姐端了三杯水进来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乔菀,陈雪芳和刘茵茵三人。

    “乔菀。现在也就只剩下我们自己人。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泄露了公司的客户。我听说凝的老客户都在你们锦瑟。”

    “这个我不清楚。我不是负责业务的。”

    “你倒是有理。如果不是你搞得鬼,公司怎么可能你一走就出问题?”

    乔菀端坐在那里,看了一眼眼下那热气腾腾的茶水,:“陈小姐。你的公司出问题,你要找的人不应该是你的儿子吗?再说了,别人不知道,凝公司的人和你自己会不知道?从我生完孩子到我和李崇离婚,我有多少年没有踏进过公司?”

    “公司上下,出了我儿子就是你最熟悉公司。不是你还有谁?现在好了,你离开凝了,就想着要把公司整垮了是不是?”

    “如果你不清楚内部原有,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查查你儿子公司的账目。陈雪芳,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赖到我头上。很多时候,你们不会自己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吗?”乔菀站了起来,干练利落的继续说道,:“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就不招呼你了。”

    “乔菀。你还真是个无情无义的毒妇。怪不得我家李崇会看不上你。”陈雪芳面目狰狞,:“你害死我的孙子,如今还要来祸害我们李家。你这种女人,活该得不到爱。就算你儿子是封家小少爷又怎样?你以为就你这种身份地位,就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吗?”

    乔菀双手凝成了拳头,紧紧咬住嘴唇。

    “姐。”刘茵茵赶上前去,拉住乔菀的手腕,:“看在李家和乔家是亲家也有利益关系的份上,你能不能帮帮我们。”

    乔菀推开她的手,帮?为什么要帮?“疯狗只会乱咬人。你有见过有人会去帮助一条疯狗的吗?”乔菀勾唇,湛黑的眼睛对上刘茵茵,狭长的凤眸眯了起来,:“那是会死人的。”

    闻言,刘茵茵吓的后腿了两步。一边的陈雪芳气得直冒青烟! 

    “菀菀。处理好事情了过来我办公室一趟。”穆景年的突然出现,刚好解了乔菀的围。

    来到办公室,穆景年好奇的问她,:“菀菀。她们还来找你做什么?”

    乔菀冥思,:“因为锦瑟要收购凝。凝这两年来的公司财务基本都是入不敷出。而且近期还欠下了巨额债款。所以他们以为是我做的。”

    “如果你觉得压力太大,可以找人代替你去。” 

    乔菀一副早已经习惯的模样,:“不用。其实我挺喜欢看见她们可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