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3: 强求来的,必不长久

    更新时间:2017-05-11 22:50:58本章字数:3278字

    见到如此的乔菀,穆景年也是愣了一愣,站在原地抬眸看着乔菀,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卡在喉咙。可有些话,如此时不说,他不知自己何时才会再说出口了。 

    最后他莞尔一笑,:“菀菀。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和你说。”

    乔菀抬眸,微笑淡淡,:“怎么,班长也会有什么事那么难说出口的?”

    穆景年思索了一会镇定自若道的表白,:“菀菀。我喜欢你很久了。从高二开始我就喜欢你。”

    乔菀愕然,站在原地,两秒过后,她一笑而过,戳了一下穆景年的胸口,:“班长。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菀菀,我是真的喜欢你。”

    穆景年激动的拉住乔菀的双手,让她不得不相信。“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

    乔菀不知如何是好。

    一方面他是自己最敬爱的班长,最铁的男闺蜜,是她唯一一个信得过的朋友。

    友情和爱情之间,始终都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闻言,穆景年眸光失色,唇角依旧含笑道,:“菀菀。你是不是在怪我和你表白的太迟了。也许,在高考毕业那一年,我就应该告诉你我喜欢你。”

    乔菀推开穆景年的手,:“景年。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而且在我心里,我一直……”

    “你一直都只是把我当成朋友。对吗?”穆景年冷冷的自嘲。

    “景年。我爱的人是逸哥。而且我已经是一个做母亲的人了。忘了我吧。”乔菀坦言。

    “看来我还是迟到了。呵呵。”穆景年自嘲的嗤笑两声,:“菀菀。既然你已经做了选择了。那我祝福你。”

    乔菀,:“谢谢你。班长。”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去忙了。”

    “恩。”

    “对了。我下午回向人事递交辞职信。等忙完凝的收购之后我可能要离开锦瑟了。”乔菀背对着穆景年。

    “是因为我吗?”穆景年失落的问她。开始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 

    乔菀轻笑,拍了拍穆景年的肩膀,:“班长。其实自从叶冷离开之后我就想过辞职了。是我自己的问题。你知道,我其实是乔家的养女,现在我的家人已经找到我了。我老太爷已经得了重病,所以我答应回去。”

    “恩。反正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支持你。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需要,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帮你。”

    “谢谢你。班长。”

    公司经过陈雪芳的大闹之后,在公司里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

    说乔菀什么的都有。

    并不仅限于她和穆景年的关系。

    乔菀也只是本本分分的做好事情,别人的嘴,她堵不住。更何况只要她一离开公司,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自然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到时候便不会有人再记得她。所以乔菀自己也很清楚,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不相干的人怄气。

    ***

    花间茶餐厅,封尘逸已经泡好了上好的西湖龙井等着前岳父大人。 “少爷。上一次何老爷很生气,其实有时候我还真为你担心。为了乔小姐,去惹何老爷,真的值得吗?”

    “有什么不值得的。为了她,要我去背叛全天下都可以。”封尘逸很坚定自己的信念。“陆家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这些年来,陆家在陆老太爷的管理下逐年壮大。可也在道上惹了不少人。乔小姐若是接任陆家掌门人,到时候必然会引来轩然大波。我调查过,如果没有乔小姐,那么最有可能接任陆家掌门人的是红人馆的鹰爷。”

    “鹰爷?呵呵。没有调查处此人是谁吗?”

    站在一旁的苏明摇摇头,:“红人馆做事一向神秘。不是一般的高层都接触不了。我们的人进去还需要点时间。”

    “尽快查清楚。在菀菀回陆家之前。”

    “我知道。少爷。”

    话毕,茶阁里,佣人领着何父走了进来,随来的还有何文玉。

    优雅的在茶位上坐下,封尘逸开始娴熟的泡起茶来。

    “岳父。”封尘逸将第一杯茶端到了何父面前,显然何父还是不太满意的,脸上并无善意。

    “啊逸。文婧已经走了很久了。你现在也还年轻,有什么打算吗”

    “恩。今年我确实准备结婚了。”

    何文玉的手突然一斗,满杯的热茶倒落,碎了一地,滚烫的热茶烫伤了她的手指。“啊——”她尖叫一声。

    “没事吧?小姐?”一旁的女佣的问道。

    “我没事。”何文玉站了起来,朝着女佣怒吼,:“滚开啊——”

    那女佣被何文玉吓了一跳。封尘逸和何父都纷纷看着何文玉,接下来的话题,何文玉已经不想继续听下去了,今天她跟着父亲过来,本来就是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一线机会。

    如今听到封尘逸说出那样的话,她的心再也忍不住了。

    起身狂奔而去。

    “结婚?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何文玉的反应,何父和封尘逸都心知肚明。

    “不。准确来说我已经找到了北寒的亲生母亲。”

    何父惊讶的看着封尘逸,心里重复道,:“北寒的亲生母亲?”

    封尘逸自然回答的得淡淡然,;“恩。”

    “可是我听说她已经结过婚了。而且并非是什么大户人家。身份地位都和你相差甚远。啊逸,我把你当成是我半个儿子,你知道男人选女人,和选择自己的人生其实是一样的。”

    “岳父。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很多东西,并非一定和权势利益挂钩。”封尘逸一边说着一边给何父盛满茶,:“更多时候,得看他追求的是什么。强求来的,必不长久。”

    强求来的,必不长久。

    暗地里指的不就是劝何父不要插手自己和何文玉之间的事情吗?何父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知晓。“可是?文玉她——”

    “岳父。没什么可是。北寒需要的是自己的母亲。”

    这一句话,塞得何父哑口无言,何文玉和何文婧虽说是两姐妹,可却是同父异母。对好何文婧来说,何文玉的母亲是自己的继母,这也就造成了何文婧的孤僻和抑郁,甚至是自残。所以才会有后来一系列的事情。

    何父欲言又止,喝了一口茶。

    封尘逸继续道,:“岳父应该也是深有体会的。”

    “啊逸。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你就按照你的选择来吧。我以后都不会再干涉你的选择。只是文玉……”

    “我会把她当妹妹来看待。前提是她不要触碰我的底线。”封尘逸提前给何父打了预防针。

    “恩。那就好。文玉毕竟还不懂事。很多时候,你就多谦让她。”

    苏明中途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在旁边报告,:“少爷。晚上山本先生约了您商讨乔小姐认祖陆家的具体事宜。”

    “恩。我知道了。和他说晚上我和菀菀会准时过去。”

    “好。”

    何父在封家就已经得知封尘逸喜欢的人乔菀,如今苏明口中的乔小姐和封尘逸口中的菀菀分明就是一个人,而且提到陆家,作为以前东城的市长,又怎么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陆家呢?

    “陆家,不是陆老太爷管事吗?”何父多问了一句。

    “是。不过陆老太爷病危,现在陆家也找到了二十多年前失散的孙女。所以正商讨迎接菀菀回去接任陆家掌门人。”

    “恩。那你口中的菀菀是?”

    封尘逸郎然一笑,:“不巧。正是北寒的亲生母亲。”

    何父也只是尴尬笑笑,不敢多言。就在刚才他还鄙视乔菀只是个普通女人,没有任何身份地位,殊不知……”额头上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何文玉离开茶馆,开车直接就去了锦瑟。

    一下车便气势汹汹的闯进锦瑟,:“去把乔菀给我叫出来。”

    “请问您找乔总监,是有预约吗?”前台还是按流程走。

    何文玉满肚子的怒火,正没找到地方发泄,:“听不到吗?我说我要找乔菀。去把她给我找出来啊。”何文玉在前台的怒吼,面目狰狞张牙舞爪。

    “你找我有事吗?”闻讯而来的乔菀冷言问道,并不知晓来人是谁,直到何文玉听到乔菀的声音转过身来。“是文玉小姐啊?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何文玉一上来就扬起手给了乔菀狠狠的一巴掌,:“乔菀,你凭什么和我争。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就是一个男人不要的贱货。逸哥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抢啊?” 

    乔菀捂着自己挨打的脸,顿然觉得一阵好笑。虽说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刘茵茵,说得话做的事也相差无几了。

    只不过今天都来了而已。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

    “何小姐。在我公司出手打人恐怕不太好吧。再怎么说你也曾经是市长千金?”

    穆景年走到乔菀面前,挡在了乔菀身前。

    “你又是谁?有你什么事啊?”

    “我是锦瑟的负责人。我叫穆景年,很高兴认识你。”穆景年友好的伸出手,表示善意。何文玉不屑一顾,:“我不是来找你的。滚一边去。”

    “文玉小姐,我已经给了你面子了。如果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到时候何家颜面上过不去,也不好不是吗?”穆景年和声和气的说道。

    然而就在事情进行僵持的时候,山本先生也不知从哪里得知有人闹事,直接赶了过来,也出现在锦瑟。

    “小姐。你没事吧?”山本先生毕恭毕敬。

    “我没事。你怎么过来了,山本先生?”

    “小姐的安危很重要。所以按老太爷的意思,必须寸步不离的保护小姐的安全。”

    老太爷?

    乔菀眯起狭长的凤眸,心里嘀咕:这老太爷不是病危吗?怎么还管得了那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