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5:对女人体贴入微

    更新时间:2017-05-13 23:34:19本章字数:3254字

    李崇将烟头扔落在地,计上心来。

    一旁的刘茵茵看着心里不爽,:“老公。要不还是我去找姐姐吧。”

    “茵茵。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这是我和乔菀之间的事情。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的。”李崇一个冷峻的眼神将刘茵茵逼退下去,一旁的所有人站着没多言半句。

    刘茵茵站在一旁心里嘀咕:乔菀乔菀,你就那么放不下她吗?她现在都已经是别的男人养的情人了。为什么你还念念不忘?李崇,在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以前你不是说过你最爱的人是我吗?

    时间长了,一切都变了吗?

    陈雪芳在旁怂恿,:“李崇啊。这件事,你必须让乔菀那个贱人给我们李家一个交代。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

    梅园,乔菀躺在浴室里面洗去一身的疲惫,慵懒的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稍有的放松。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似乎发生了太多始料未及的事情。

    来得太快,她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上天似乎将她前二十多年来该承受的,在短短的时间内逼着她承受。

    突然,门被推开了。

    封尘逸下身围了一条浴巾走进了雾气氤氲的浴室。

    乔菀吓得睁开疲惫的双眸,:“逸哥?你进来做什么?”

    看着脸上和肩膀上还挂着湿漉漉的水珠的乔菀,封尘逸光着脚走上前去,一手摸在了乔菀素白的肩上,嘴唇微翘,:“来浴室,不是洗澡还能干嘛?”

    乔菀心下一沉,寻思着,貌似以前和他在浴室里也有做过吧?

    “可我还没洗完?”

    “我知道。”封尘逸回答得云淡风轻,脸上挂着那一抹阳光般的微笑。走到浴缸沿边,坐下来,:“所以我就是来帮你洗澡的呢。”

    乔菀重复,:“什么?帮我洗澡?”

    早知道刚才就说自己已经想洗好了算了。眼下已经来不及了。

    还没等乔菀回过神来,封尘逸已经挤了艾诗沐浴露涂抹在乔菀身上,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抚摸一个千年藏品一般。

    眼神里透着一抹严肃,不像平时一般给乔菀滑头的感觉。

    她从未见他如此认真过,脸上维持浅笑,:“看不出来,逸哥还是很懂得照顾女人的,对女人很体贴入微啊?”

    “恩。我只对你体贴入微。”他凑近身,在她额头上重重的烙下个印痕,:“洗好了。去穿衣服吧。等会北寒该过来了?”

    乔菀顺势将封尘逸拉下浴缸,:“我还以为逸哥有下文呢?”

    “哼。我是怕你有了下文等下下不来床。”

    “原来逸哥也会如此关心我啊?不过你好像已经……”乔菀的目光落在封尘逸那微微凸起来的某处。

    “菀菀。你想要玩火自焚吗?”封尘逸一声严厉,话语里带着一抹清冷,此时的他也在控制着体内的浴火。

    他要的太强烈,他怕她身体会受不住。

    毕竟菀菀昨天才刚去医院检查过,他不想再看见乔菀有任何不安的情况发生,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会更恨自己!

    封尘逸将乔菀钳制在怀里,让她动弹不得。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没法挣扎,那种若即若离的触感,更是刺激了他身上敏感的神经。

    他低下头,堵上乔菀温润的芳唇,缓缓的滑落在锁骨之处。

    乔菀任由他亲着。

    蓦然,封尘逸淡笑着松开乔菀,:“去穿衣服。不然我可就真不放过你了……”

    乔菀脸一黑,眯着眼,:“……”抬手拿起浴巾包裹在自己身上,走出浴室。

    梅姨似乎也知道她要离开一段时间,做了很多菜。

    果然时间刚刚好。

    一穿好衣服苏明就带着封北寒进来了。

    “妈咪。”封北寒看见乔菀便扑上去,急匆匆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叠整理好的画纸,在客厅的玻璃桌上摊开,:“妈咪。你看看我画的画。”

    那一幅幅水墨画,呈现在乔菀面前。

    没有大师级别的风范,依旧有模有样。

    “画得很不错。我家寒寒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乔菀在封北寒侧脸上亲了一口,得到乔菀认可的封北寒翻开最下面的一幅画,画里画了三个人,两个大人分别牵着小孩的手。

    封北寒解释道,:“妈咪,你看。这个是爸爸。这个是我。还有这个是妈咪。”小小的手指在画纸上跳跃着,阐释着那幅画。“妈咪,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听到封北寒那样说,乔菀瞬间热泪盈眶。

    三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自己的孩子。

    曾以为他已经离去,却不想如今活生生的站在面前,还对她说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那就是她所期待的。

    乔菀轻轻的抚摸封北寒的额头,清了清喉咙,:“好。妈咪答应你,等妈咪忙完了,就再也不和你分开了好不好。”

    “恩。”封北寒重重的点头,大声的应道。

    而就在此时,秦曼玉带着管家气势汹汹的冲进梅园。“寒寒,她不是你妈妈。你的妈妈已经死了。走。跟奶奶回家。”

    她冲进来,拉起封北寒的手就往外走,不顾封北寒的哭泣。

    “阿奶。阿奶。我不走。我就是想要和妈咪在一起。”封北寒直接咬了秦曼玉的手一大口,秦曼玉才松开他,一不留神,手本来要扇在了封北寒的脸上,说时迟那时快,却被乔菀挡了下来,那一巴掌刚好在乔菀脸上落下五个深浅不一的手指印。

    “妈咪……”封北寒心疼的喊道。

    秦曼玉睁大了眼睛,没有要放弃的意思,穷追不舍的问,:“寒寒,你真的不要奶奶了吗?”

    这一次,封北寒停止哭泣,红红的眼睛瞪着秦曼玉,:“阿奶。以前不管寒寒喜欢什么,你都会满足寒寒。现在寒寒只要一个妈咪,你就不可以满足我吗?”

    “寒寒。她不是……”看着封北寒,秦曼玉却说不出口了。

    封北寒听到声响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客厅里的一幕,戾气的眼眸横扫客厅一遍,:“妈?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

    封尘逸看到乔菀脸上的五个手指印,心里已然明了。

    封北寒轻轻的摸了摸乔菀脸上的手指印痕,:“妈咪,你疼吗?”

    乔菀抿抿唇,微笑道,:“不疼。只要寒寒没事就好了。”

    “妈咪。对不起。”封北寒道歉着,:“我以为只要我想要的,不管是阿奶还是爸爸都会满足我。”他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什么事。

    “寒寒?”那一番话,显然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该说出口的话。听着封北寒那样说,乔菀心里更加难受,谴责着自己:都是她的错。不然他小小年纪又怎么会承受那么多……那不是他该承受的。

    “阿奶。我和你回家。以后你对妈咪好一点好不好?”渴望的小眼神看着秦曼玉,牵着秦曼玉的手,准备离开,;“爸爸。我先和阿奶回去,你一定要照顾好妈咪。”

    封北寒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叮嘱。

    秦曼玉站在一旁不说话。

    封尘逸看了看封北寒,:“恩。等爸爸和妈咪回来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好。”

    封尘逸轻轻抬起乔菀的下颌,道歉,:“菀菀。对不起。”

    乔菀摇摇头,抿唇微笑,脸上开心的模样,:“逸哥。我没事。”

    视线落在桌子上封北寒刚才摊开的画纸上,:“逸哥。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封尘逸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事,他没得选择。就像秦曼玉和乔菀一样,他两边都不想去伤害,唯一能做的就是拼了命的对乔菀好,以此来弥补自己的亏欠;哪怕这样的亏欠是一辈子也还不清楚的。

    他有他的难处。

    “菀菀。我发誓我会一辈子都只对你好。”封尘逸将乔菀拥入怀中,吻干她眼角的泪水,:“菀菀。饿了吧?我们去吃东西,不然梅姨又白做了。”

    晚餐吃得闷声闷气,也提不起多大兴趣。

    吃过晚餐,乔菀回房间收拾了一些常用衣物,以便明天要用。

    刚收拾好,山本就来了电话,:“小姐。明天九点钟我去接您?”

    乔菀看了一眼正在阳台抽烟的封尘逸,:“恩。明天见。”

    “好。明天见。那小姐好好休息。”

    山本的电话刚挂,李崇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乔菀没接,任由手机响着,李崇也是够有耐心,响到乔菀的手机自动挂断为止。

    “你不接?”封尘逸淡然的撇了乔菀一眼,他记忆力很好,看过的号码一次就知道是谁的。

    “没必要接。”乔菀应声回答。

    “少爷。”门没关,苏明在门外敲了三下门,找封尘逸。

    封尘逸抽完最后一口烟,叫上苏明,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两人一起下了一楼梅园里。

    “查到了?”

    “少爷。红人馆那边比较棘手。我们派去的人都已经被处理了。不过查到鹰爷有两个,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其中只有一个是真的。”

    “哦?是吗?”封尘逸眉梢一挑,唇角弯了起来。

    “少爷。鹰爷那边的人给我们传话说到了禅城,他会请你去红人馆喝茶。”

    “恩。我知道了。”

    “少爷。鹰爷那边我怕不怀好意,你确定要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就算她不找我,我也要去找她不是吗?何必多此一举。”

    “只是少爷,你已经退出那个世界了。为了乔小姐,真的打算再回到那里吗?”

    封尘逸抬头看了看乔菀所在的那个房间,温柔的灯光充满着整个房间,只要有菀菀,面对什么,根本就不重要。“我只会陪在菀菀身边。”

    “……”苏明无言以对,捏了一把冷汗。当初为了娶何文婧退出那个世界,如今为了乔小姐,少爷又重新回到那个世界,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