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而我只想得到你

    更新时间:2017-05-14 22:30:12本章字数:3293字

    阁楼上,在暖色的灯光之下,乔菀偷偷的站在阳台一角,看着楼下正在交谈的两个身影,开始有点心慌了。

    今天穆景年的表白,虽然早在叶冷告诉她之前,她就已经有了底,可面对的毕竟是多年前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班长穆景年啊。哪怕是久别重逢,心里对他的感觉还是一样很清晰。

    然而,爱便是爱;兄弟便是兄弟。

    乔菀分的清。

    她看着地面,深知此次回陆家势必危险重重,甚至以后自己会怎样她也不知道。但该来的还是会来,她改变不了。

    乔家那边,她是不打算回去了。

    “在想什么?”一时间想入了神,未曾看到封尘逸已经上了阁楼,站在她身后。

    乔菀别了一束头发在耳后,抿唇道,:“没什么。逸哥真的愿意跟我回陆家?”

    封尘逸在她的唇间吻了一口,挑逗的反问,:“怎么,是不是后悔让我跟你回陆家了?还是你想回陆家就甩了我?”

    乔菀的眼睛眯成一跳直线,:“……”顿默两秒,她喃喃的回答,:“就怕逸哥后悔。就算你不说,我也了解过,陆家并不是什么正道。”

    “我看我家菀菀是不想带我回去见家人吧?”

    乔菀吃了一惊,愕然,水灵灵的双眸抬起来的对着他,:“你说什么?见家人?”

    他说的话怎么越听越觉得哪里怪怪的?怎么说着说着又变成见家长了?“逸哥说的哪里话。我们又没结婚,谈不上见家长吧?”

    封尘逸猛然凑近她,气势如虹。架势将乔菀遏制在身下,:“只要你愿意,结婚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他的手从她的锁骨处慢慢滑落至胸口,腰间,:“再说了,我们儿子都那么大了。”

    他一边说着,眼睛弯了起来,好像夜空中的月牙,好看极了。耳边传来他温热的气息,:“难不成你还想抵赖不成?”

    “逸哥,你——”乔菀实在是无语,对他,她总是无言以对,而无可奈何。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总能说进她的心里,她要反驳都不得。

    封尘逸勾唇淡笑,:“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没。没错。”

    “菀菀。等从陆家回来,我们结婚好吗?我照顾你。”

    不是第一次面对他的坦白,他的求婚,乔菀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逸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不要结婚吧?你看不结婚还可以多买几套房,对吧?而且你可以很好的帮我照顾好寒寒……”

    闻言,封尘逸浓眉一皱,脸上分明写着不悦,整个身体将乔菀紧紧的钳制在身下,:“房子你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多少。但是寒寒呢,他需要你。”

    是啊,寒寒呢。他需要她。三年了,她都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一丁点儿都没有。她心里就没有愧疚?

    答案肯定是有的。

    乔菀仰视着封尘逸,伸手去触摸他脸上那清晰的轮廓,坚定的回答,:“逸哥不嫌弃。那等我们从陆家回来,我就和你结婚。”

    封尘逸喜出望外的凝视着菀菀,:“你说的是真的吗?”

    “恩。”乔菀点点头,:“逸哥,其实我……我爱你。”乔菀不想再欺骗自己的内心,以前是因为恐惧,因为害怕。

    爱,对她来说是一种伤害。要一个人站起来再去面对一段感情,并非易事。可他是孩子的父亲,她也喜欢他。就光是这两点理由,就足够支撑她。

    “菀菀。我也爱你。真的爱你。”

    柔软的鹅黄色灯光之下,两人唇、舌,相交。

    羞涩的轻语在房间响起。

    绵绵细雨瞬间变成了狂风暴雨,直到风暴停止。

    乔菀躺在封尘逸的怀里,小憩了一个多小时。

    封尘逸抱着她,直到乔菀醒来。“醒了?”

    “恩。”乔菀应道,摸了摸自己浑身黏黏的汗水。

    “我抱你去洗个澡。”

    乔菀抬眸看着他,光着身子也任由他抱进浴室。

    他将热水洒落在乔菀白如凝脂的肌肤上,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洗,:“菀菀。你知道吗?我是第一次帮女人洗澡。”

    乔菀心下一沉,:“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幸运?”

    封尘逸朗然一笑,:“你感不感到幸运我不知道。但是,菀菀。”他冰凉的身子从身后抱住她,:“我会用我的余生让你足够幸运。”

    ……

    一夜有人安稳,一夜便会有人无眠。

    穆景年在苏荷酒吧里喝了许多酒,酒吧里面阿卡丽突然出现,她一身紧身衣,踩着高高的高跟鞋走到穆景年跟前,叫了一杯鸡尾酒,坐在穆景年身边。

    “景年?”虽是英国人,可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了。

    “阿卡丽?”穆景年愕然,:“你什么时候来的中国?”当然他说的是东城。

    “刚下的飞机。”阿卡丽淡淡的回答。

    此时的穆景年已然大醉。阿卡丽抢过他的酒杯,一杯下肚,:“景年。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卡丽。你说爱一个人,需要怎么做?”

    阿卡丽清楚他喜欢的是乔菀,上次在英国他们也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我觉得爱一个人,就得努力得到他。只要得到他,才能给他更多的爱。”

    穆景年嗤笑起来,:“是吗?我一直都觉得爱一个人就是默默的守护。都怪我,太迟说出口了吗?如果高中的时候我早点向菀菀表白,也许菀菀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话毕,穆景年又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也许,现在也不迟。”阿卡丽主动亲吻上了穆景年,在五彩缤纷的镁光灯下,在人群嘈杂中。穆景年醉了,阿卡丽将他带回了春天里酒店。

    穆景年躺在床上,呼唤着乔菀的名字,阿卡丽看着喝醉酒的穆景年,悄然爬上了穆景年的床,将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褪下……

    景年,在我的意识里,爱一个人就是得到。菀菀只会让你痛苦。而且她已经有我师父了。而我只想得到你。

    昏昏欲睡的穆景年错把阿卡丽看成了乔菀。

    次日醒来。

    穆景年看了看躲在自己怀里躺着的阿卡丽,吓了一跳,:“阿卡丽?你怎么会在这?”看了一眼陌生的环境,穆景年问自己,怎么会在这?

    听见声响的阿卡丽睁开双眸,看了看穆景年,:“景年,你睡醒了?”

    “阿卡丽。对不起我……”

    即使穆景年不愿意去相信,可眼前凌乱的一切和此时两人身上的一丝不挂,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卡丽从被窝里坐起来,抱住穆景年,:“不用和我道歉。昨晚你喝醉了。我便把你带回我的酒店。后来你错把我当成我师母了。”

    “你师母?”

    “恩。乔菀啊。我师父很快就和她结婚了。”阿卡丽准确无误的表达。

    “恩。对不起我,我昨晚不记得了。”

    “景年。你会对我负责的,是吗?”阿卡丽无辜的小眼神凝住在穆景年身上,:“我们都已经有过水乳之交了。在你们中国,你要娶我,是吗?”

    “阿卡丽。你知道我深爱菀菀那么多年,就算我娶了你,你也不会介意我心里有过其他女孩吗?”换做很多女人,都会介意。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人心里想的是除自己以外的其他女人。

    阿卡丽却开心的不得了,立马摇头,:“不介意。景年,我们也结婚吧。我也爱你爱了那么多年,不是吗?我想,就算你心里有我师母,可她毕竟不爱你。景年,你该有你自己的幸福。不是吗?”

    “阿卡丽,也许我这样对你很不负责任。但是谢谢你愿意给我时间。”

    阿卡丽大喜,抱住穆景年又亲又吻,:“这么说,你终于答应我了?我们可以交往了是吗?”

    穆景年点点头,:“也许,我更该珍惜眼前人不是吗?菀菀,我只要知道她活的开心幸福就够了。”心里,或许也就只剩下对乔菀的祝福了。

    阿卡丽补充道,:“你就放心吧。我师母是陆家唯一的孙女,很快就会是陆家掌门人。再说了只要有我师父在,师母不会有事的。”

    “你说菀菀是陆家唯一的孙女?”

    “是啊。而且她很快就会成为陆家掌门人。”

    怪不得她要辞职,也怪不得她会和山本先生有联系。就单是山本先生,对乔菀也是毕恭毕敬的。昨天他还差点以为菀菀……

    “那你呢,怎么突然来了中国?”

    “想你了。”阿卡丽撒娇道,:“景年,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好不好?我没想过做那个,会那么饿……”

    穆景年看了一眼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好。我陪你去吃早餐。”如果不是先遇上菀菀,他必定会对这个英国女孩阿卡丽一见钟情。可现在菀菀心里爱的人只有封尘逸,穆景年也不会勉强自己,如今阿卡丽真心对自己,身为一个男人,他也得肩负起这个责任,一个男人的责任。

    “哦耶。谢谢老公……”阿卡丽开心的在穆景年脸上亲了一口,连忙去穿衣服。

    ***

    入了春的梅园一片生意盎然,梅花树上开始展出了嫩绿的新芽。早晨的时候,还有一些小鸟在枝头上莺啼。

    乔菀睁开眼睛,抱紧了封尘逸,感受着他的体温。

    她的手无意放到封尘逸的腰间,触碰到那钢筋班直起的丁丁

    “老婆,你是故意的吗?”

    “我?什么故意的?”

    封尘逸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你是想在去陆家之前来一,炮。减减压?”

    乔菀摇头,:“昨晚不是刚来过吗?”

    “怎么,你怕了?”

    乔菀还没来得及回答,封尘逸已经翻身压下。

    正准备开始一场大战之时,苏明在门外敲了敲门,喊道,:“少爷。已经八点钟了……等会山本先生该过来了……”

    乔菀抿唇一笑,推开封尘逸,:“起床,吃饭。”

    “对。起床,吃饭。现在我不是应该先把你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