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8:也得有变凤凰的资格 

    更新时间:2017-05-16 23:36:42本章字数:3249字

    “山本先生,你说得哪里话?不是你想的那样。”乔菀湛黑的眸子一沉,沉默。想解释什么,却又不想解释。

    车子多开了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禅城陆园。

    小篆字体的陆园两个字,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干净整洁的花园小道蜿蜒绵长,一时间还真看不到真正的陆园在哪里。

    下了车,山本先生和乔菀一道进了陆园,:“小姐,以后你可以叫我叔叔。”

    乔菀定了定神,心里疑惑的问自己,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吗?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山本叔叔。陆老太……”爷,还未说出口,乔菀随即改了口,:“爷爷,在家吗?”

    “在。老太爷一直都在等着你呢。”

    穿过一个羊肠小道,乔菀跟着山本来到一个木制的阁楼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小憩。

    难道他就是我的爷爷?

    “老太爷,老太爷?”

    山本摇了摇正在休憩的老者,老者慢慢的睁开眼睛,视线凝住在乔菀身上,:“暖暖?暖暖你回来了?”

    “老太爷。暖暖小姐现在叫我乔菀。”山本先生解释道。

    “乔菀……”老者重复的呢喃了两句,:“我陆家的孙女怎么能姓乔呢?”他朝着乔菀招手,:“暖暖,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过来,让爷爷好好看看你。”

    乔菀看着自己的爷爷,走到老人面前蹲下来。

    老人苍老的手抚摸上她那柔顺的秀发,:“回家了就好啊。”

    山本见两人团聚,散去了看守,留下乔菀和陆老太爷在阁楼。

    不管时间再过多少年,依旧还是血浓于情。

    “爷爷……”

    乔菀轻声唤道,老者开心的浅笑,言语却又充满了诸多愧疚,:“暖暖啊。那么多年,你受苦了。都怪爷爷没有及时找到你。”

    “爷爷。我现在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吗?”乔菀猩红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以后我就天天陪着爷爷,再也不离开了。”

    “傻丫头。暖暖啊。你都有27了吧?结婚了吧?”

    若坦白说离了婚,爷爷肯定会担心,乔菀想了一下,娓娓道来,:“爷爷。我已经订婚了。”

    “好啊。暖暖看上哪家的公子了。”

    “东城封尘逸。”

    陆老太爷闻言,连忙点头,赞同道,:“恩。不错不错。暖暖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暖暖还真是和我想一块去了。”

    “爷爷。”

    “暖暖啊。这条玉项链,就当是爷爷送给你的礼物了。”陆老太爷将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递到乔菀手里,然后在摇椅里又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爷爷?”

    “小姐。老太爷最近都这样,睡一会,醒一会。”山本先生蛮晚事情刚上阁楼,注意到乔菀手里那一块玉项链,:“小姐。以后陆家就全靠小姐了。陆家掌门人的仪式我会尽快安排。好让小姐正式接手陆家。”

    “接手陆家?山本叔叔,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姐。陆老太已经将陆家掌门人的信物传给你了。以后你就是陆家掌门人。如果小姐有什么需要,山本一定全力以赴。”

    “谢谢山本叔叔。”乔菀攥紧了手里的玉项链,将它佩戴在自己脖子上。

    “小姐,你手里的项链很重要。如今老太爷把项链给了你,希望小姐守护好陆家。”

    “山本叔叔。我会的。”

    是自己的东西,她就没有必要让给别人。 

    站在阁楼,望着远处的风景,乔菀开担心封尘逸,:“山本叔叔,逸哥他不会出事吧?”

    脸上略显担忧的表情。

    “小姐放心吧。封二少爷在,鹰爷还是不会乱来的。”

    “那就好。”

    “小姐。我带你参观一下陆园。老太爷这会估计能睡上好一阵子呢。”

    ***

    封尘逸就坐在鹰爷旁边,不管鹰爷怎么搔首弄姿,百般妖艳,封尘逸始终都没正眼看她一眼。

    从他上车到红人馆。

    快下车了,鹰爷倒是有点生气了,抽着烟,吞云吐雾,:“封二少爷,还真是坐怀不乱啊。”

    她纤细白皙的手搭在封尘逸的肩膀上。

    封尘逸唇角微微勾起,转过头对上鹰爷的眼睛,:“这个世界上谁能受得了鹰爷的诱惑。”封尘逸伸手将她的下颌微微抬起,注视着他,乌彤彤的眼眸闪过一丝坚定,:“只不过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鹰爷弹了弹烟灰,脸和封尘逸凑得更近了,:“哦?是刚才那个女人?”

    “鹰爷果然是个聪明人。”

    话锋一转,:“她就是陆家那准备认祖归宗的小丫头?”

    “在我眼里,鹰爷也很年轻啊。”

    “难道我就只是年轻吗?”

    “不。你很年轻也很漂亮。”

    谈话到此结束,车子已经驶入了红人馆,:“逸哥。我会安排人先带你们去客厅。在客厅等我。”冷不防,鹰爷趁机在封尘逸脸上亲吻了一口。

    红人馆书房,独眼龙走进来汇报,:“鹰爷。陆老太爷已经将玉佩交给那丫头了。”

    “死老头的动作还真是快啊。”旁边的人又帮鹰爷点燃了一根烟,:“在举行仪式之前,我要玉佩。我就不相信,一个突然闹出来的野丫头在陆家也有什么影响力和号召力。”

    沉默片刻,她又缓缓道,:“那丫头的资料弄到手了吗?”

    独眼龙递给了鹰爷一个U盘,:“资料基本都已经在这。原名叫乔菀,离过婚。”

    “哼。离过婚?”嘴里徜徉着一抹不屑,鹰爷眯起了眼睛,:“我知道了。”

    鹰爷招招手,示意独眼龙出去,可独眼龙似乎意犹未尽。

    “怎么,还有事?”

    “鹰爷。你的身份让封二少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要是别人,叫龙哥代替。封二少,你觉得他会不知道我身份?我又何必和他玩捉迷藏。有意思吗?”鹰爷的眼睛炯炯有神,她对上独眼龙,眼里带着一抹诡谲的笑。

    “全听鹰爷安排。”

    鹰爷打开电脑,将U盘插进去,随意几眼翻看了乔菀的资料,若有所思。

    封尘逸坐在客厅里一直等着鹰爷,苏明看到封尘逸那淡定的模样,自己反倒不淡定了,:“少爷,难道我们就一直等着吗?”

    封尘逸一脸淡定,:“既来之则安之。”

    “好一个既来之则安之。”话毕,鹰爷优哉游哉的出现在金碧辉煌的客厅,:“逸哥果然不是一般的淡定。”

    走到茶桌面前,鹰爷挨着封尘逸坐下来,:“逸哥,我这红人馆的茶好喝吗?”

    “不错。鹰爷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极好的。”

    “那和你那未婚妻相比呢?”她姿态优雅的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嫣红的口红在茶杯边沿留下浅红色的印记。

    “女人之间从来都是没法比较的。鹰爷有鹰爷的美。”

    封尘逸嘴里,鹰爷还是没有听到她想要听到的话,:“陆家丫头有什么资格和我比?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怎么配?如果不是身上流的血,那丫头有什么?贱人的命,不是吗?”

    鹰爷的悉数数落,封尘逸固然满腔怒火,强龙毕竟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还是在红人馆鹰爷的地盘!

    封尘逸微微蹙眉,旋即淡笑,:“过去,现在和未来,总是不一样的。麻雀变凤凰,也得有变凤凰的资格。不是吗?”

    “逸哥。还真是一往情深啊。”鹰爷不屑。“今晚留下来陪我?如何?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招待?那鹰爷想要怎么招待我呢?招待我的代价可是很大的。”

    “你想要怎么招待,我就怎么招待你。”

    话锋一转,封尘逸蹙眉,推开鹰爷,站起身,:“那就谢谢鹰爷款待了。只不过我已经有约了。我看这茶也喝得差不多了,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可以到陆园找我。”

    话毕,封尘逸泠然转身,丝毫不顾及鹰爷那眸中的愤怒,她自然也不敢动封尘逸一根汗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封尘逸和苏明离去。

    “鹰爷,你就这样放他们走?”独眼龙很是不解,疑惑的问。

    鹰爷雷霆大怒,怒吼道,:“不然还能怎样?若单单是他一个封尘逸,我又怎么会放在眼里。可现在,那丫头已经拿到了掌门人信物,封尘逸又倾心于她,你叫我怎么办?”

    她就算是再不甘心,也断然不会和封陆两家作对。

    鹰爷想不通,:“凭我的姿色,要什么男人没有。他封尘逸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可恶。”我就不相信,我还比不过那个贱人了。

    ***

    东城何家。

    何文玉一回到家,就被何父当场狠狠掴了一巴掌,火冒三丈的何父怒气冲冲的质问,:“你还嫌自己丢人丢得不够吗?”

    “爸爸?我做错什么了?”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昨天又去找那乔菀了是吗?事到如今,你还要去招惹她吗?”何父振振有词,何文玉捂着自己挨打的脸,哭了出来,:“对。我就是喜欢姐夫,怎么了?喜欢自己的姐夫很丢脸吗?爸。当初要不是他先认识姐姐,和他结婚的,又怎么会是姐姐?”

    “你还知道喊他姐夫。”

    “姐夫又怎样。我姐已经死了。我爱姐夫,又有什么不可以。那天晚上,我已经给他下过药了,没想到他居然碰都不碰我。”

    “你……文玉。如果啊逸他对你有意,我不会说你半句。可啊逸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又何必折磨自己。”何父真心替自己的女儿不值。

    “我就是不明白,那个乔菀她哪里比我好了?”

    “文玉。那个乔菀是陆家失踪多年的孙女。以后,你不许再去招惹她。收拾一下,我会安排你去英国。到此为止!”何父坚决安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