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新婚之夜逛青楼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5:59本章字数:3870字

    知道了,小翠你不要顾着看我吃,你也坐下来吃才行啊,你不饿吗?

    说实话我是饿了,不过我等你吃完我再吃

    ”饿就坐下来啊”,说完一把就拉下小翠坐了下来

    真的可以吗?

    赶快吃,吃完带你凤蝶楼

    小姐这是要反击吗?还是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蓝以诺纯粹就是想去凑凑热闹而已,她想看看古代的青楼女子像不像她们电视演的那样,个个都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小翠吃饭的速度比蓝以诺更加快,这让蓝以诺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俩人赶紧收拾好,打算出门,”小姐,我们这样去,不怕被识破吗?万一被姑爷发现,估计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们乔装成这样,应该不会被他识破

    可是,,,,

    那你还要不要去

    "小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说的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让蓝以诺又好笑又好气

    铃儿回到药膳房,看见二爷在认真研究药谱,她很自觉的在旁边准备好笔墨,俩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不过默契度却让人误以为他们是彼此深爱的人

    蓝以诺跟小翠找了好久才找到当铺,小姐你要把夫人送你的镯子当了吗?

    不然我们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我记得老爷有陪嫁一些饰品首饰过来的

    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这个玉镯可以抵它们全部

    "哇,小姐你好厉害",小翠眼里满满的敬佩感,她好想说她们家就是开金银首饰还有玉器店铺的,如果她这些都不懂,她爸知道了还不得刮了她一层皮,突然她有些伤感了,莫名的想她爸了,"公子,店铺老板问你还当不当"

    当,蓝以诺还是一脸忧郁,那个老板仔仔细细的瞧了一翻,在看看蓝以诺他们,店铺老板奸诈的笑了笑,"你这个是仿制品,我只能给20俩"

    "什么",蓝以诺一听这话,顿时就拍了起来,"就你这样的还当老板,当掌柜,我刚刚仔细看了一下你这店铺的玉器,无论成色、光泽、切割都没有我这个好,你既然还说是仿制品"

    店铺老板甚是捏了一把汗,他赶紧笑嘻嘻的说道,"想不到年纪轻轻既然厉害,佩服佩服,刚刚我只是给公子你开个小玩笑,真是不好意思",说完给了蓝以诺300俩银子

    可不可以换银票,这样携带不方便

    好,公子请稍等

    一出当铺,小翠直接把蓝以诺夸上了天,蓝以诺则是一脸无奈,俩人都找不到去凤蝶楼的路,经过多方打听,总算是到了,她们俩刚进去,就有一群打扮风情万种,说话还娇滴滴的女人围了上来,蓝以诺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鸡皮都起了,不禁斗了一下,这里的女人比电视演的还要抚媚啊,穿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少,她赶紧把那些人的手都从自己身上拿开,而小翠吓的赶紧躲在了蓝以诺的身后

    想必俩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姐妹们,你们瞧啊,脸都红了

    "我们今天来就只是为了看表演的‘’,蓝以诺看见有人弹琴,她才以此为借口走了出去

    公子,原来姑爷是来这种地方啊,好吓人啊

    ”他们男人是最喜欢这种地方的”,小翠抖了抖身体,”真的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

    蓝以诺她们刚要坐下来,就看见从楼上走来一位婀娜多姿的妙龄女子,大家都欢呼起来,而此时的宫羽墨则在二楼看着楼下表演的人,她跳了一段十分妖娆的印度舞。紫红色的露脐装、飘渺的头纱、神秘的面纱、印度风情的珠宝、身体上的彩绘,配上性感的身材和罗曼的舞姿,简直要多妩媚有多妩媚,要多风情有多风情,虽然台下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但是都只是静静的观看,并没有做出无理的举动

    真的好美啊,如果我是男人,魂估计早被勾了去了

    她就是这里的花魁,也就是你所谓姑爷的心中之人

    ”小姐,你好厉害”,蓝以诺敲了敲小翠的头,”说了多少次叫公子,公子”

    好吧,公子,你怎么知道啊

    你看这些男的,有色心没色胆

    ”我看不出来”,小翠一脸茫然,然后摇了摇头,”我这么跟你说吧,一般青楼都是供男人娱乐的地方,也就是说男人的天堂就是这里了,这个女子如此动人,他们只能在台下观望,就足以说明这个女子背后人势力不小,他们惹不起,不然以这些男人的本色,不可能只是观望,而且我看了看这里的其他女人,她是最最最漂亮的一个了”

    ”公子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哦”,小翠点了点头,那个男人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就连蓝以诺身为女人都自叹不如

    那个女子跳完一支舞之后,仰着头温柔的笑了笑,蓝以诺顺势望了过去,宫羽墨既然在,她以为他不会出来,至少不会碰见他吧,她赶紧拉着小翠走了,结果还没有走出房门,宫羽墨已然到她们跟前了,小翠吓的大叫了起来,姑爷,我们,,我们,,,她说话都不利索了

    丢脸还丢到外面来了

    蓝以诺怒视的看着他,”不知道谁丢脸”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安婉儿见此叫人打发了那些客人走,”我说不知道是谁丢脸”

    ”好,很好,等一下我会让你哭着求我,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说完直接拽着蓝以诺上了二楼

    蓝以诺看着有些浮肿的手腕,她皱了皱眉,这个时候安婉儿走了进来,语气也是温柔似水,”这位便是姐姐吧,姐姐好,我是安婉儿”

    小翠刚要进来,就被宫羽墨的随从挡在了门外,她只能喊道,小姐,小姐

    ”小翠我没事儿,你在外头等我”,虽然小翠万分着急,她也只能在外来回走动了,因为除了做这个她实在想不出还能做些什么

    宫羽墨拉着安婉儿的手,直接把她扯入了怀中,然后温柔的亲了过去,安婉儿一开始还惺惺作态的说道,”姐姐还在呢”,可是后面完全被宫羽墨熟练的技巧淹没了,用脚指头想,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蓝以诺背对着她们,但是听着安婉儿时不时的叫唤声,让她好想钻个洞

    怎么,来逛青楼不就是想要看这样让人脸红的画面吗?宫羽墨走了过去,让蓝以诺面朝自己,蓝以诺赶紧闭着眼睛,”如果我数三声,你不睁开眼,后果自负”

    蓝以诺深深的吸了口气,直接对视着宫羽墨,想让我看戏是吗?好啊,蓝以诺坐了下来,既然悠然自得的倒起了茶,开始慢慢品尝,她眼睛斜视的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的安婉儿,这个姿势,也太销魂了,侧躺杀,绯红的脸,胸前露出白白的一片,而往下,感觉俩个球酥都开要蹦出来了

    宫羽墨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子可以跟他这般说话,也从来没有那个女子可以那么无耻,虽然一开始他打算吓唬吓唬她,结果没有想到,她既然如此镇定,既然如此,他直接大步向前把床上人的衣物撕的粉碎,那么漂亮的衣服就这样糟蹋了,蓝以诺有些惋惜,不得不说,安婉儿身材真的是太好了,难怪让这个如此凶狠之人流露出柔情似水的一面

    宫羽墨把蓝以诺当做了透明人,开始慢慢的抚摸着安婉儿的每一寸肌肤,指尖在她身上流走宛如弹钢琴的音符一般,紧接着他开始了一寸一寸的亲吻,而亲吻的声音在蓝以诺这里是如此的刺耳,新婚之夜,看自己的老公跟其他女人滚床单,换做真实的三小姐,估计早没脸活在人世了,但是她是谁啊,她可是21世纪的女汉子,既然你这么不要脸,我就让人看看你们俩这幅不要脸的脸,她笑了起来,直接走到门前,一下子就把门打开了,门前的侍卫包括小翠顿时慌了,而床上安婉儿一脸惊慌失措的躲在了宫羽墨的背后,门前的侍卫赶紧把门关上,小翠现在更加担心小姐了,但是这种情况,她不敢出声,里面也是静的可怕

    宫羽墨直接走了过去,掐住了蓝以诺纤细的脖子,只要他稍稍用力,蓝以诺肯定会一命呜呼,”不错,既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的我威严,看来你是活腻了”,说完又少了一些力

    蓝以诺感觉自己已经被宫羽墨举了起来,突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蝼蚁,只要轻轻一捏,就能去见阎王了,蓝以诺感觉自己有些呼吸不过来,一直在咳嗽,但是她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话,而安婉儿则一副害怕的表情,实际眼神中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看见蓝以诺突然闭起的眼,宫羽墨直接把她摔了下来,”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蓝以诺摸着自己的脖子,咳嗽了好几下,她声音有些沙哑,”娶我就是为了折磨我,还是想互相折磨呢?我跟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宫羽墨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他看见她就有忍不住想折磨她的冲动,也许她让他想起了死去的父母,当然也想起了她是杀父之仇的女儿,”给我滚,马上”

    蓝以诺很艰难的起身站了起来,差点跌倒,她赶紧扶着门窗,才没有让自己跌倒,走出去之后,小翠赶紧走了过去扶住了她,顿时眼泪就出来了,”小姐,姑爷也太狠心了”

    蓝以诺伸手帮小翠擦干眼泪,”我没事儿”

    还说没事儿,你看看你脖子上的痕迹,还有你摇摇欲坠的身子,小姐,要不我们逃吧,第一天就把你折磨的不成人样,往后的日子,估计也只会变本加厉

    好,不过这次我们俩一定要好好计划一下,不然被他抓住,估计真的没命了

    安婉儿本来以为宫羽墨会接着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继续,结果见他穿好衣服,她有些不乐意了,”你真坏”,她娇滴滴的用绣花拳打在了宫羽墨的身上,”把人家的火都点着了,现在想一走了之”

    ”婉儿乖,我过俩天过来看你”,说完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走了出去

    宫羽墨刚走出去,安婉儿的丫鬟喜儿就走了进来,”小姐现在要不要沐浴更衣”

    喜儿,你说他会不会兑现之前的诺言

    堡主那么爱你肯定会娶你进门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女人容貌也就这么几年,我不想在等,也等不起了

    那小姐试试跟堡主说说,我相信肯定不成问题

    ”但愿如此”,安婉儿心里有些没底。

    宫羽墨尾随着蓝以诺她们走了回去,小翠轻轻把蓝以诺扶上了床,”还好有带金疮药,我给你擦擦”,她把蓝以诺的衣物都褪了一半,小翠一边擦一边哭,好多处都淤青了,蓝以诺雪白的肌肤衬托的更加明显了,”我不痛,真的,你如果还哭,我都要哭了”,而宫羽墨突然走了进来,把蓝以诺吓坏了,她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就算她这样,宫羽墨在进来之时,已经看见了,她刚刚的背影,雪白的肌肤,有些凌乱的衣衫,都让他有些烦躁不安

    堡主过来是想看我死了没是吗?那真是让堡主失望了,我好的很

    我是来告诉你,不要想着逃跑,不然有你好看,说完就走了出去

    小姐怎么办,还逃吗?蓝以诺点了点头,”这次一定要成功不许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