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丫鬟当道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6:55本章字数:3154字

    第二天一早,天有些微亮,就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蓝以诺想要起身,可是感觉自己全身酸痛,痛的她都起不来,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慢慢借力起身,她随手把身旁的纱巾蒙在了脸上,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长的极为漂亮的丫鬟瞪着她说,”动作怎么那么慢”,说话语气傲慢的不行,让蓝以诺以为她是这里的主人一般,还是觉得自己好欺负呢?

    见蓝以诺不说话,她赶紧一脸嫌弃的说,”穿好衣服跟我走,别磨蹭”,蓝以诺一脸茫然,但是还是转身按照她说的做了起来,因为蒙着脸,她也无需花费时间在那上面,所以很快就收拾好了,结果那个丫鬟并不满意蓝以诺的打扮,穿那么漂亮,真以为过来当堡主夫人的吗?

    蓝以诺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并没有哪里不妥当啊,只见那个丫鬟随手扔了一套衣服给她,蓝以诺看了看手中的服饰,这个不是下人的衣服吗?

    ”还不赶快去换,发生愣啊”,声音有些大,让蓝以诺有些不适应,她可以说老虎不发威当做她是病猫吗?既然一个丫鬟都能骑她头上,她直接把衣服人扔回给那个傲慢的丫鬟,虽然她跟那个性格扭曲的家伙没有拜堂成亲,但是至少她是他接回来的吧,怎么说也不该沦为到做丫鬟的境地吧

    那个傲慢的丫鬟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假装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唷,你看我这记性,您是南庄丝绸的三小姐嘛,多少还是有些脾气的,不过凤儿我啊最喜欢的就是有脾气的人了”,说完就开始对蓝以诺动起手来,也不知何时,她旁边也多了俩名年纪看似与蓝以诺年龄相符的女子,也帮着凤儿开始拉蓝以诺,她们开始强行的帮蓝以诺换衣服

    蓝以诺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她本身就受伤加上力气不如她们几个,就算她再不愿意,可是终究抵不过她们,她感觉自己气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就在她们要把蓝以诺的纱巾摘了的时候,蓝以诺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短刀拿了出来,”你们在动试试看,信不信我刮花你们的脸”,除了凤儿,另外俩个丫鬟被蓝以诺吓坏了,赶紧起身离开,就怕下一秒自己的脸真会被刮花一般,吓的直哆嗦

    凤儿毕竟是老人儿了,什么大风大雨没有见过,她很冷静的说道,”你敢动我试试看”,一个丫鬟既然如此嚣张跋扈,可见她不是一般的丫鬟,不管如何,她既然欺负到她头上,别人给她一巴掌,她是绝对会还俩巴掌回去的人,她蓝以诺是绝不会就此任人宰割的,就算这次她息事宁人,但是难保不会有下一次,这次就算是杀鸡儆猴,虽然不能真的动刀,但是动手她还是可以的,她直接扬手一巴掌打了过去

    拿俩个丫鬟顿时傻了眼,要知道凤儿可是宫羽墨的贴身丫鬟,也算是温家堡的老人儿,平时大家都让她三分,没有想到这个新来的姑娘既然敢打她,着实让人意外,不要说这俩位姑娘意外,就连凤儿自己都没有想到她既然动手打她,她捂住了脸,”你既然敢打我,看来你是嫌活腻了是吗?喜儿,环儿给我按住她,今天不好好教训她,我在温家堡这些年算是白呆了”

    喜儿跟环儿俩人相互对看了一眼,刚想要走过去,就听见蓝以诺说道,”你们俩都给我出去”,喜儿跟环儿俩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站在哪里,不敢直视蓝以诺她们俩,只见蓝以诺直接慢慢的靠近凤儿,用质问的语气说道,我这里是下人房吗?喜儿跟环儿赶紧摇了摇头,而凤儿没有出声,先不说我是不是你们堡主娶进来的妻子,你们所谓的夫人,至少我是你们堡主接回来的,而我住的是客房,你们对待宾客都是这样的吗?

    哼,哈哈哈,你说的真是太好笑了,也不想想,我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叫你做粗重活

    蓝以诺也笑了起来,”即便如此,也不该你来叫”

    听你的意思,要让我们堡主亲自来叫吗?

    ”算你醒悟,我就是这个意思”,蓝以诺坐了下来,因为她感觉自己说话有些吃力了

    你算什么东西,既然还要劳烦堡主过来叫你干活

    ”看你这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就知道你平时没少欺负人,还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这里的当家主母呢”,角落里面的人听见蓝以诺这样说,吓的脸都煞白煞白的,而凤儿听见蓝以诺这样说,恼羞成怒的大喊道,”你休得胡说,我只是在尽我自己的本职而已”

    就在这时,宫羽墨闻声而来,而墨玖一也过来了,那些丫鬟看见宫羽墨跟墨玖一过来了,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而凤儿开始了她的夸张演技,”堡主凤儿办事不力,请堡主责罚”,连奴婢俩字都省了,可见凤儿在宫羽墨心中的地位

    宫羽墨首先看见的不是蓝以诺有些凌乱的衣服,而是凤儿脸上的手印,宫羽墨冰冷的望着蓝以诺说道,”是你动的手”,蓝以诺抬着头有些愤怒的看着他,”是”,结果刚回答,蓝以诺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面纱顿时也掉了下来,长长的睫毛一弯一弯,鹅蛋脸高鼻梁,朱唇皓齿,虽然不及安婉儿的风情万种,但是她却有吸引人的本质,让人忍不住多看俩眼的那种,特别在蓝以诺现在因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加动人,而她忽闪着要落泪的表情,顿时牵引着他们全部人的心,似乎他们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我见犹怜说的就是蓝以诺现在的处境吧

    把墨玖一最先回过神来,直接走了过去,他不顾其他人的存在,既然蹲下来试看蓝以诺的脸,”铃儿,给我拿我自制的百花膏过来”,铃儿听见墨玖一的叫唤,她在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铃儿一边小跑一边嘀咕,”真的好美,不知道堡主怎么想的,既然下的了手”

    蓝以诺虽然不讨厌眼前这个温尔尔雅的男子,但是她不想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扯上关系,她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道,”多谢公子,不劳公子费心”,蓝以诺的生疏感跟距离感让墨玖一有些郁闷,久久不能释怀,好一会儿他才站了起来

    而宫羽墨对蓝以诺更加厌恶,”难怪你爹会把你嫁给我,想着用美人计是吗?想借助我温家堡的江湖势力把你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是吗?那你爹的如此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凤儿,从今天起我把她交给你,让她一个人把全部人的换洗衣物全部洗完,没洗完不准给饭吃,只能喝水”

    羽墨你这样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宫羽墨转身朝着墨玖一,”我本身就不懂怜香惜玉,不近人情是众所周知的”,说完直接甩手扬长而去

    蓝姑娘,你先歇息,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们都出去吧

    凤儿虽然不愿意,但是墨玖一的话,她不敢不听,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蓝以诺,日后有你好看

    待大家走之后,蓝以诺轻声的说道,”公子也你出去吧,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指不定又要惹人议论了”

    等婉儿过来我帮你上药,我是大夫,蓝姑娘无需介怀

    ”真的不必了,还请公子回去吧”,见蓝以诺如此坚决,墨玖一只能不舍的看了她俩眼,才走了出去

    墨玖一并未离开,而是在蓝以诺的门外踌躇不安,待婉儿把药膏送过来的时候,他温柔的询问道,蓝姑娘,药膏拿过来了,我可以进去吗?

    蓝以诺直接打开了房门,这让墨玖一喜出望外,但是她的一席话让他有些失望了,”公子我想请问我家丫鬟小翠去哪里了,可否麻烦公子帮我探查一下,如果可以麻烦你帮我带她回来,多谢了”,蓝以诺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墨玖一把药膏递到了蓝以诺的手中,一脸的深情,”可以消炎止痛还可有美颜的效果,还望蓝姑娘一定要收下”

    蓝以诺说了一句”多谢”,看都没有在看墨玖一就把门关上了,这让铃儿有些看不下去,”二爷你如此待她,她竟不知好歹,我们以后还是不要与她来往,以免惹堡主不高兴”,墨玖一并没有听进去铃儿说的话,他直接朝宫羽墨的住处走去

    而宫羽墨则一脸无事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纸卷,墨玖一还未开口,就听见宫羽墨淡淡的声音,”玖一,如果你想为那个女人求情,我看就不必浪费唇舌,对于我来说,她只要不死就行了,其他的无关紧要”

    宫羽墨看见墨玖一还要开口说他,他脸上有些不悦,玖一,我不希望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搅乱我们俩那么多年的情谊,还有,你最好不要跟她接触的过于亲近,人言可畏,你可懂我想说的意思?

    墨玖一脸上的伤感之情,他想掩饰,但是还是掩饰不了,他叹了口气,心里感叹道:”对于你是不相干的女人,可是对于我来说,她是我一眼万年的女人,既然你执意不管,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守护她”。

    看见墨玖一离去的背影,宫羽墨把手中的纸卷放了下来,真是红颜祸水,当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