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主仆情深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7:32本章字数:2242字

    铃儿,你帮我去打听一下,蓝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现在身在何处,找到立刻带她回去,不然蓝姑娘该着急了

    ”二爷,此事不好在插手吧,毕竟凤儿可是堡主的贴身丫鬟,要从她哪里要回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说到底是婉儿不太想帮蓝以诺,可能是嫉妒心在作祟

    ”你跟凤儿说,人是我要的,有什么后果由我来承担”,铃儿不再作声,直接转身离去,即便自己现在心中有多么的妒忌,但是她始终抵不过看着二爷为此伤神,那个女人也太不识好歹,二爷如此煞费苦心既然得不到她的好脸色,安婉儿是越来越气,如果不是看在二爷的份上,她绝对不会轻饶她。

    今天是打的什么风啊,让铃儿姐姐过来妹妹这里

    我是过来要人的

    ”要人?求人应该不是这种态度太对啊”,那个凤儿笑的一脸的得意

    铃儿在心中一个劲儿的安慰着自己,冷静,冷静,她微笑着从自己袖中掏出一盒桃花膏,”这个是二爷新研发的药膏,保证妹妹用了之后,桃花粉面,白白嫩嫩,年年十八”

    ”铃儿姐姐真是太客气了”,凤儿直接伸手去拿了过来,铃儿只能不舍的多望了俩眼,毕竟这个可是二爷送给她的,她一直不舍得用,现在既然要为了那个新来的女子,把它送出去,她心中真是窝火

    凤儿知道这个桃花膏来之不易,笑了笑,”喜儿带铃儿姐姐去打杂房”

    打杂房,这让铃儿有些愤怒,虽然她也不喜欢蓝以诺,但是也没有必要让她的丫鬟去男人做工的地方干活吧,她瞪了一眼凤儿,跟随着喜儿身后

    而凤儿见她们走后,赶紧跑进房间,打开桃花膏嗅了嗅,有股淡淡的桃花香,她开心的笑了起来,开始往自己脸上涂抹起来

    铃儿看见小翠的时候,她都不忍直视,可想而知,如果蓝以诺看见会是怎样的心情啊,她摇了摇头,她扶着小翠走了回去,在回去的路上,小翠一直问铃儿,”小姐怎么样,她们有没有为难小姐”

    你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担心你们家小姐

    小翠脸色有些苍白,她没有在说话,因为是没有力气说话了,她口干的厉害,今天一直干活,都没有喝过水,主要是她们故意不给她水喝

    铃儿把小翠送到了蓝以诺的门外,她敲了敲门,蓝以诺立马就开了门,看见脸色苍白的小翠,她眼泪都在眼睛里面打转,”对不起,对不起”,说完一把抱住她,小翠有些吃力的抱着蓝以诺,小姐没事就好,小翠是个小人,不值得你为我流泪,而铃儿在旁边看的也为之感动,感觉她们俩主仆情深,她默默的离开了

    蓝以诺轻手轻脚的把小翠扶进了房间,”给我看看,伤哪里了”,小翠摇了摇头,”我想喝水,渴,好渴”

    蓝以诺赶紧走了过去,倒了水递给她,可是小翠刚碰到水杯,啊的一声,杯子瞬间跌倒在地打了个粉碎,蓝以诺赶紧拉起她的双手看,全部手掌心都是血,蓝以诺刚停止的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流,”她们都对你做了什么啊,半天时间不到,就把你折磨成这样”

    小翠摇了摇头,靠在了床边,蓝以诺又重新倒了水,自己拿着水杯开始喂小翠,小翠连续喝了好几杯才摇了摇头,”她们既然连水都不给你喝”,蓝以诺气的整个身子都在抖,手握着拳头手指关节握的都发白了

    小姐不必为小翠烦心,小翠本来就是奴婢,干些粗重活不碍事的

    ”粗重活吗?你看看你双手,皮开肉绽的”,蓝以诺赶紧打了盆水给小翠清洗伤口,然后拿了百花膏给小翠涂上,就算蓝以诺如何小心,可是小翠还是痛的脸上都是汗珠,虽然她极力的掩饰着就怕蓝以诺担心,即便是这样,蓝以诺还是一边帮小翠上药,一边帮她吹

    小翠看着这样的蓝以诺,突然莫名的笑了起来,”傻丫头,都这个时候还笑”

    感觉小姐一点小姐架子都没有,哪里有小姐这样为丫鬟上药的,你这样倒像姐姐

    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姐姐了,你我不必以主仆相称

    小翠摇了摇头,”使不得,小姐就是小姐,奴婢就是奴婢,不然该乱套了”,蓝以诺笑了笑,”该说你傻呢,还是一根筋呢?真是拿你没办法,她们今天让你做什么了,你手磨损成这样”

    她们就是让我干粗重活

    ”小翠”,蓝以诺见小翠不肯说真话,她有些生气,小翠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缓缓地说道,”的确是粗重活,她们让我劈柴了”

    劈柴不是男人做的吗?这下蓝以诺控制不住自己情绪,这个宫羽墨,她咬了咬唇,”小翠你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

    小姐不要为了小翠去找堡主,不然就该小姐遭殃了

    蓝以诺帮小翠盖好被子,轻声说道,”放心,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就走了出去。

    蓝以诺气冲冲的去找宫羽墨,但是因为地方太大,她有些迷路了,转了半天,好不容易转了出去就碰见凤儿跟另外俩个丫鬟,”三小姐真是心宽之人,都沦落成这样了,还有心思逛花园欣赏美景”

    蓝以诺直直的怒视着凤儿,”我要见宫羽墨”,蓝以诺刚说完,凤儿就给了她一巴掌,”堡主的大名岂是你这种人叫的”,蓝以诺被凤儿打的都分不着方向了,凤儿有些得意的看着蓝以诺,因为她把早上打她一巴掌也加了进去,打蓝以诺的力度可算是使了全劲

    蓝以诺握紧了拳头,突然有些后悔,当初老爸老妈让自己去学跆拳道的时候,真应该去的,现在也不至于被人家打的分不着东南西北,她瞪了一眼凤儿,没有在说话,凤儿见蓝以诺不说话,她恶狠狠的说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既然敢得罪我,我会让你知道这世间除了生死,还有一种叫做生不如死的酷刑”,说完哈哈哈大笑起来,感觉有些面目憎狞与她实际的美貌实在不相符

    蓝以诺心里感叹,不亏是宫羽墨的贴身丫鬟,做事作风都一样,心肠坏到极致,她们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看来这个地方真的是不能呆,这里哪里是人呆的,简直就是地狱嘛,她深深的呼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去

    凤儿本来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蓝以诺,但是碍于她手中端了药汤,只好作罢,而蓝以诺并未离开,而是尾随凤儿她们其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总算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