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合欢解毒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7:57本章字数:2295字

    ”堡主该喝药了”,宫羽墨皱了皱眉,刚拿起碗就看蓝以诺走了进来,他随手把汤药放在了旁边,他这些年受的苦,全部来源于这个女人的父亲,一想到这些,他突然有些发怒了,直接把装汤药的碗砸在了地上,这让凤儿有些惊慌,不就是一个汤药吗?惊慌成这样,蓝以诺一脸平淡的脸,让宫羽墨更加气愤,”你们都给我下去”

    可是堡主你的身体

    我说都出去,没听见吗?凤儿跟其他俩位丫鬟赶紧退了出去,她们出去的时候顺带把门也关上了

    本来蓝以诺就是过来找他算账的,但是看见他这幅要吃人的样子,加上门也关了,她突然有些害怕了,她有些结巴的说,”我,我,改天在过来”,一边说一边倒退,眼看就要到门口了,结果路远枫又到了她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让她吓的又倒退了几步,宫羽墨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直直的盯着蓝以诺看,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蓝以诺吞了吞口水,看了看有什么可以自卫的东西,把整个房间巡视了一番,她苦笑的感叹道,怎么全部都是书啊,古代不是应该有些什么兵器什么的吗?

    宫羽墨直接掐住了蓝以诺的脖子,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怎么过来的吗?蓝以诺使劲挣扎着,她咳嗽到,你怎么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之前相识吗?宫羽墨听完蓝以诺的话,更加愤怒了,手中的力度又大了不少

    蓝以诺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脑袋都是一片空白,就这样死去也好,说不定就穿回去了,就在她以为自己肯定会死于宫羽墨之手的时候,结果自己莫名的解放了,而宫羽墨则一副难受至极的表情倦缩在了地上,把蓝以诺吓坏了,而凤儿此时冲了进来,蓝以诺赶紧说道,”我什么都没做”

    ”喜儿赶紧叫二爷过来”,凤儿说完赶紧跟环儿扶着宫羽墨起来,看着宫羽墨越来越痛苦的表情,凤儿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堡主,凤儿愿意”

    这是闹哪一出啊,蓝以诺一脸茫然,宫羽墨虽然很痛苦,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看着宫羽墨豆大的汗珠,蓝以诺知道,他真的很痛苦,她情不自禁的走了上去,挽起袖子,用自己的手臂给宫羽墨咬住,宫羽墨毫不犹豫的咬了上去,他感觉自己的嘴都是血腥味,而蓝以诺被宫羽墨咬的痛的叫出了声

    凤儿姐姐怎么办,二爷不在,出去采药了

    凤儿吓的跌倒在地,不到一会儿工夫,她站了起来,”你们都出去”,蓝以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她相信凤儿不会害宫羽墨,她想要抽出手,可是宫羽墨不肯松嘴,她只能用力一扯,真是痛彻心扉啊,手臂上的血顿时流了出来,她要走出房门的时候,看见凤儿既然在解自己的衣衫,而宫羽墨直接吼道,”给我出去”

    凤儿摇了摇头,然后又跪了下来,”堡主就让凤儿来吧,如果你不要,你会死的”

    那么严重啊,蓝以诺加快了要出去的脚步,她要踏出去的时候,就听见了宫羽墨在后面大喊道,”蓝以诺你给我过来”,蓝以诺使劲摇着头,她走了出去,关上了门,结果就被门外侍卫挡住了,”怎么刚进来的时候不见你们挡,现在出去反而要挡她的去路”,她苦笑了一下,只能转身回头走了回去,而凤儿则走了出去

    为什么她用埋怨的表情看着我啊,蓝以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宫羽墨的身边,但是还是有些距离,结果又听见宫羽墨冰冷的声音,”坐上来”

    蓝以诺还没有坐上去,就已经被宫羽墨按倒在床,”你要干什么”

    帮我解毒,这是哪门子解毒法,既然要俩人合欢解毒,如果我不答应呢?

    ”由不得你不答应,这是你们家欠我的”,说完就开始霸道的吻着蓝以诺,蓝以诺气的眼泪直流,而上面的人没有因此而怜香惜玉,动作反而更加粗重了些,看见自己的衣服被撕的粉碎,现在只剩一件肚兜了,她赶紧缩卷在床角,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能不能放过我,凤儿那么愿意,你让她替你解毒啊”

    本来好好的宫羽墨又开始露出痛苦的表情,蓝以诺什么也顾不上,直接移到了宫羽墨的身边,今晚不合欢你真的会死吗?宫羽墨现在几乎都听见蓝以诺说的话了,看见他如此痛苦,她直接解下了穿在她身上唯一的肚兜,”我帮你解,条件就是,你放我走”,说完就吻上了宫羽墨

    这个吻让宫羽墨的神志开始慢慢恢复,他感觉到了蓝以诺的羞涩跟生疏,宫羽墨开始回吻着她,让蓝以诺的舌丁跟自己的舌丁交汇,慢慢的带动着,他自己的手则开始慢慢的抚摸起来,蓝以诺被宫羽墨吻的晕头转向,自己何时躺了下来不知道,看见宫羽墨眼神中的自己,她害羞不已,不敢直视他,毋庸置疑,他真的好俊俏,麦肤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越发的有男人味

    宫羽墨开始慢慢的吻着蓝以诺,蓝以诺都能感觉到宫羽墨手掌的纹路,在自己身上游走,自己的第一次既然献给这个冷酷腹黑的男人,突然赶紧有些心酸,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而宫羽墨并没有温柔的对待她,在冲击蓝以诺的身体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有一层薄薄的东西阻挡着他,但是位于他的粗鲁,直接捅破了,而他身下的蓝以诺,痛的眼泪都掉了出来,俩手抓住了身下的床单,都说第一次都痛,可是真正让她心痛的却是她的心

    宫羽墨皱了皱眉,但是还是继续的往里抽送并未因身下人的眼泪而停止动作,待事情完成之后,他既然不留情面的让她滚,蓝以诺苦笑了一下,早猜到会是这般情景,可是衣服都被撕的粉碎她要怎么走,难不成光着出去吗?

    宫羽墨见蓝以诺没有动静,他脸更加黑,”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宠幸你”

    蓝以诺忍着疼痛,开始慢慢下床翻找着可以穿的衣服,找了半天,她叹了叹气,”将就穿吧”,蓝以诺一边穿一边说道,”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你宠幸我,但是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放我走”

    哼,想走,我温家堡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你不守承诺

    随你怎么想,但是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解药了,你哪里也别想去

    你,,,蓝以诺叹了叹气,”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给你解毒的,让你毒发身亡算了”,说完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宫羽墨看了看床上的血泽,他的心情突然莫名的烦躁起来,他穿好衣服,走进书房,似乎对于他来说刚刚的不过就是一场春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