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因为我是你们堡主的人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8:29本章字数:3252字

    蓝以诺疲惫不堪的走了出去,结果既然撞见迎面而来的墨玖一,墨玖一看见蓝以诺凌乱不堪的衣衫,他二话不说把自己身上的披肩解了下来,放在了蓝以诺的身上,蓝以诺倔强的推开了,墨玖一看着蓝以诺倔强的身子,直接走了上去,把蓝以诺抱了起来,任凭蓝以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铃儿此刻的心疼的不行,可是又能怎么样,二爷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她,她眼泪都在眼眶打转,有时候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追了上去。

    凤儿是一脸得意,看见蓝以诺被宫羽墨如此羞辱,她感觉痛快极了,看见他们走远了,她才走跟喜儿走了进去,看见宫羽墨精神状态极好,她开始收拾起来,床上的一滩红色的血迹,让她有些刺眼,她赶紧叫了喜儿帮忙把被单全部换了,一切整理好之后,她才去了后厨帮宫羽墨熬了补汤。

    墨玖一并没有直接抱蓝以诺回房,而是把她抱到自己的药膳坊,刚把她放下来,蓝一诺就开始走了起来,似乎不愿意在这里呆,可是她刚走几步就感觉自己头有些晕,墨玖一直接搂住了她,”我并无其他意思,只是你刚帮羽墨解了毒,身体会虚弱很多,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等一下我把药熬好了,在唤醒你”

    蓝以诺虽然不情愿,但是并无其他办法,她确实很是疲惫,感觉头越来越重,就慢慢的昏睡了过去

    ”铃儿帮我好生看着她”,铃儿点了点头,”请二爷放心,我会照顾好蓝姑娘的”,见墨玖一走了出去,她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叹了叹气,打了盆热水,开始帮蓝以诺擦起了身子,”怎么身上那么多淤青,而且背上还有一条像蚯蚓一样的伤疤”,看起来触目惊心,不知为何,铃儿突然对床上这个人没有那么恨,反而开始有些同情起来,”明明是三小姐,怎么过的如此的让人心疼”,她边擦拭一边感叹,她刚把蓝以诺的衣服穿上,墨玖一就走了进来

    她怎么样了

    还在熟睡当中

    她现在身子特别虚,千万不能让她染上风寒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二爷就安心的煎药吧”,墨玖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满脸都是心疼,”看来自己得加快研究羽墨的解药了,不然她又有的罪受了”,他叹了叹气,走了出去。

    铃儿看着墨玖一的背影说道,如果你能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就算死我也满足了

    小翠睡醒之后,看不见蓝以诺的身影,急坏了,可是就她现在这个身子骨,想要出去找人,恐怕有些困难,但是如果小姐因为我去找了堡主,她越想越怕,她使劲力气想要走下床的时候,听见门外的敲门声,”请进”

    ”你是小翠姑娘吧”,小翠看见这个姑娘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宫羽墨那边的丫鬟,她点了点头,”二爷让我告诉你,不必担心你们家小姐,她在他那边休养,等她醒过来之后就会送她回来”

    醒过来,是不是我们家小姐出了什么事

    那个穿墨绿色衣服的丫鬟摇了摇头,”我只是过来传话的,其他一概不知,如果没什么事,我要回去复命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看得出那个二爷对小姐是一片深情,如果当时小姐是嫁给二爷的话,想必一定会很幸福吧”,她感叹着。

    ”娘,你怎么给那个扫把星把房间收拾的那么干净,既然还换了蚕丝被”,蓝彗心拉着唐笑笑的衣袖开始撒娇,”娘我也想要,我也要换”

    唐笑笑打了一下唐慧心的额头,”过俩天是那个扫把星回门的日子”

    娘的意思是温家堡堡主羽墨也会一起回来是吗?唐慧心说的一脸的娇色,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我可警告你啊,不许再打他的主意

    为什么啊,他有钱又有权,江湖上谁不知道他的名号,而且又长的那么俊俏

    唐笑笑一脸认真的对着唐慧心说,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小的,你难道想要走娘的后路吗?

    唐慧心一脸天真的说,”我看爹挺宠你的啊”,唐笑笑苦笑了一下,”你看的只是表面,娘心里的苦”,唐笑笑说着说着就叹着气,”总之你现在还小,等你将来真的长大了就会明白娘为什么这么说了”

    唐慧心突然冒一句,娘的意思就是如果我能做正室就可以答应我跟羽墨一起了吗?唐笑笑以为女儿就是随便这样一说,当时并没有在意,所以就随便敷衍的说道,”是啊”,蓝慧心听了之后开心的跑了出去,而唐笑笑接着跟其他丫鬟打理着蓝以诺的房间。

    铃儿看着床上的人一脸的痛苦,而且眼泪都流了出来,她不忍心的叫唤着蓝以诺,”蓝姑娘,蓝姑娘”,而且手还推了推床上的人

    蓝以诺睁开眼之后,陷入了沉思,为什么三小姐的娘在临死之前让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就是她的家,她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自己如此的悲伤呢,她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眼泪,她赶紧用手擦了擦,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似乎才想起来自己在墨玖一那里,她开始挣扎着起身,可是自己却全身无力而下面传来的痛时刻在提醒她,自己的初夜就这样没了,虽然以前自己也幻想过,自己献出的第一次回想起来一起要刻骨铭心,这也算是刻骨铭心吧,在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之后既然被人无情赶了出来,而且是以那么奇葩的理由献出去的,她苦笑了一下,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加幸运的人了吧,也终身难忘吧

    铃儿见她脸色还是很苍白,赶紧问道,”蓝姑娘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蓝以诺虚弱的摇了摇头,”我很好,多谢关心,小翠应该也醒了,我得回去了,不然见不到我,她该着急了,说完吃力的用手撑着身体要起来,结果被铃儿制止了,"二爷知道你会担心,所以早就派人知会小翠了"

    想不到一个大男人既然体贴入微到如此境地,如果换做没出嫁之前,她应该是幸运的吧,但是她毕竟也是嫁人了,就算自己再不承认,宫羽墨在大家眼里就是她的丈夫,所以这对现在的她来说不是好事,蓝以诺使出了吃奶的劲还是起床了,"麻烦你帮我转达二爷,他的心意我心领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铃儿有些气不过,直接走上前去说道,"二爷从未对其他女子如此,你是第一次让他如此上心的人,为何你总是拒人千里之外"

    蓝以诺转头笑了笑,"因为我是你们堡主的人",说完就走了出去,这句话提醒了铃儿,是啊,就算堡主再不喜欢蓝姑娘,可她终究是堡主的人,别人动不得也想不得,自己定要跟二爷说明白,不然后果可不堪设想。

    墨玖一刚把药肩好,急急忙忙就端着汤药走了回来,结果人去楼空,他顿时有些不悦的看着铃儿,"不是让你照顾好蓝姑娘的吗?你不知道她现在身子骨不宜下床吗?万一进了风寒怎么办",丢了这些话就跑出去追人了,留下铃儿一副委屈的模样在哪里站着。

    怎么自己身子骨那么差啊,蓝以诺还没有走到一半就已经气喘喘的了,她找了个石凳坐了下来,一阵秋风吹了起来,既然冷的刺骨,她冷的用手抱住了自己

    "不要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在这里听见那么尖酸刻薄的话,除了凤儿还会有谁,她头也没有抬,凤儿见蓝以诺既然无视自己,她开始上前对着蓝以诺吼道,"是不是伺候了的煲主,就开始得意忘形",见蓝以诺还是一个表情,她大怒的说道,我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嘴巴哑了吗?

    蓝以诺叹了叹气,"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讨厌我,我也未必喜欢你,各走各的人岂不是更潇洒?何必咄咄逼人费了口舌也讨人嫌。你闲得慌,我可没空陪你",蓝以诺说完就开始起身走了起来

    凤儿见蓝以诺要走,她直接挡在了她的前面,"到现在这个时候既然还那么牙尖嘴利,我不得不佩服你,不过咱们走着瞧,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牙尖嘴利到什么时候,明天一早有你受的",说完趾高气昂的往宫羽墨的住处走了回去

    墨玖一站在远处,一脸忧伤的对着前面的人说道: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想保护你守护你的欲望越来越强

    铃儿,帮我把这碗汤药送去给蓝姑娘,不用把那些没有煎好的药材一并送去吗?

    煎制这些药需要火候还有时间,稍微掌握不好就会让药性减小,还是我亲自煎吧

    铃儿听见墨玖一的一些话之后,她直接跪了下来,”铃儿求二爷不要在跟蓝小姐有任何往来,也不要对蓝小姐报以相思之情”

    铃儿你先起来,这件事情我自有想法

    如果二爷不答应铃儿,铃儿就不起来

    墨玖一一脸无奈,”情不知因何而起,却一往情深,这就是我对蓝姑娘的感情的解说,你可懂我的意思”

    铃儿眼中已泛有泪花,”二爷,铃儿不想你伤心,更加不想因为一个蓝姑娘导致你跟堡主多年来的情分就此结束,你应该比谁都了解堡主啊,即便他再不喜欢蓝姑娘,但毕竟是他的人,其他人是想不得,碰不得,更加惦记不得啊”

    ”铃儿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可是我心意已决,你无需在多言了”,说完就走了出去,不理会铃儿在后面的呐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