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恶魔,我诅咒你

    更新时间:2017-02-24 22:59:53本章字数:3354字

    蓝以诺劈了还不到三分之一她就觉得自己体力开始不行了,她赶紧找个位置坐下来休息,结果屁股还没有坐热,凤儿就过来了,蓝以诺一脸的惊讶的看着她,随后她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态,肯定是有人监视她给她打小报告了,不然她也不会来的那么及时,凤儿见蓝以诺还坐着休息,她就说道,谁说你可以休息你可以偷懒的,小环你没有告诉她不可以休息不可以偷懒吗?

    小环有些紧张赶紧说道,”凤儿姐姐我已经告诉过她了”

    ”那就是明知故犯罗,看样子是觉得咱们安排的活儿很轻松,她今天一定能完成才会如此”,蓝以诺听见凤儿这样说,她赶紧起身接着劈柴,她故意手滑没有拿稳劈刀,只见那个劈刀直直的超凤儿那边飞了过去,凤儿吓的跌倒在了地,蓝以诺假装的说道,”对不起啊,我手滑,没有力气了”,然后走了过去,赶紧捡了回来,看不出一点破绽

    凤儿吓的脸都煞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刚想要走过去,结果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蓝以诺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里实在开心的不行,”小环,你在这里看着她”,说完急急忙忙就走了出去,小环也怕的不行,直接躲在了离蓝以诺很远的距离的门后面

    蓝以诺心里感叹道,”让你们欺负我”,没劈多久,蓝以诺又开始休息起来,小环赶紧走了过去,”蓝姑娘,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现在到底是谁在为难谁啊”,蓝以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大家都望向她们这边,小环低了低头,”蓝姑娘如果你今天不能完成凤儿姐姐交代的活儿,可能就要在这里过夜了”,蓝以诺看了看周围那些男人,她一把冷汗,这个威胁很成功,她马上起身动起手来,也许因为小环说的那些话,没过多久蓝以诺就把柴劈完摆好了

    看见臭气熏天的衣服,蓝以诺捏着鼻子,开始洗了起来,小环从来没有见过谁洗衣服是这样洗的,她赶紧上前制止,”蓝姑娘你这样洗他们还怎么穿啊”

    我用脚洗都觉得委屈好吗?再说了,他们的衣服比我的脚臭了不知道多少倍,还有,你们叫我洗衣服,又没有规定要怎么样洗,只要洗干净不就好了吗?蓝以诺说完又开始左一脚右一脚的洗着衣服了,小环被蓝以诺说的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在旁边看着了。

    墨玖一端着汤药在蓝以诺房间站了许久,眼看汤药就要凉了,他才上去去敲起了门,结果敲了半天都没有动静,他有些纳闷,她身体不宜出去吹风,应该在床上休养才是,到底去了哪里,他焦急万分,突然想到,昨天凤儿在花园对蓝以诺说的话,他急急忙忙的把汤药给了玲儿就朝凤儿住处走去。

    凤儿见墨玖一过来,她一开始很震惊,随后想到应该是为了那个女人而来,但是还是很礼貌的叫了声,”二爷”,然后假装的问道,”二爷来这里,不知道所为何事”

    我是来要蓝姑娘的

    凤儿毕恭毕敬的说道,”二爷,堡主可是下了命令让我调教她的,不知道二爷过来要人的时候,有跟堡主说过吗?如果没有,那请二爷就不要难为凤儿了”

    如果我说,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她呢?

    凤儿显然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墨玖一,她来温家堡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二爷跟堡主对着来的,这次既然为了一个女人,看来蓝以诺这个贱女人挺会勾引男人的,凤儿直接跪了下来,”还请二爷不要难为凤儿”

    你只要告诉我,她在哪里,有什么后果,我自己承担

    听见墨玖一如此的坚决,她只能开口说道,”在打杂房”

    墨玖一听见凤儿说蓝以诺在打杂房,他担心的脸都苍白了起来,只能怒气的说了一句,”如果她有什么闪失,我不管你是不是羽墨的贴身丫鬟,我一样不会放过你”,说完转身小跑了出去

    凤儿神情有些慌张她第一次见墨玖一发那么大的火,因为在大家眼里,他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美男子,就连大声说话都很少见,更加不要说发那么大的火了,凤儿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惹上了麻烦,她赶紧祈祷着随后超打杂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墨玖一刚到打杂房,就看见挽着袖子跟裤脚的蓝以诺,虽然脸上有些汗珠,可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她更加漂亮,整个脸也是粉嘟嘟的,墨玖一看的她有些出神,小环看见墨玖一,她赶紧叫了声二爷,墨玖一一回过神来,立马走了过去,”知不知道你不可以碰冷水,也不能做粗重活”

    贱命一条,有什么好顾及的

    听见蓝以诺这样说自己,墨玖一更加的心疼了,他直接把蓝以诺抱了出来,蓝以诺赶紧脱离了他的怀抱,”还请二爷自重”

    墨玖一直接开口问道,如果不是因为羽墨,你会喜欢上我吗?蓝以诺摇了摇头,”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想有太多的牵扯”

    墨玖一一脸的失落跟难过,紧接着,如果我离开了温家堡呢?蓝以诺被墨玖一问的一脸茫然,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墨玖一则一脸的喜悦,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她只是碍于不想与这里的人有牵扯罢了

    蓝以诺见墨玖一一脸的欣喜,她知道他定是误会了,”不管你是不是温家堡这里的人,我也不可能喜欢你”,说的一脸决然,这让有些欣喜的墨玖一犹如刚上天堂就直接下了地狱,他有些痛苦的看着蓝以诺

    这个时候凤儿到了而宫羽墨也跟着过来了,蓝以诺赶紧拉开了跟墨玖一的距离,不在说话,似乎有些无视着墨玖一,开始自顾自的干起了活来,宫羽墨觉得自尊心严重受挫,他直接走到蓝以诺的面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冷的说道,”看着我”

    蓝以诺本来有些苍白的被宫羽墨这样一抓更加苍白了,墨玖一赶紧说道,”蓝姑娘最近这段时间不能受风寒,更加不能做体力活”

    ”看在玖一的面上,我暂且不跟你计较”,因为宫羽墨突然的松手,蓝以诺跌倒在了地上,屁股好痛,蓝以诺感叹着,这个男人每次都是这样对她,自己招谁惹谁了

    宫羽墨看见墨玖一要去扶蓝以诺,他眼神有些冷冽,”玖一,上次我在书房说的话,还望你不要忘记才好”,墨玖一脸色有些苍白,蓝以诺赶紧站了起来,看着凤儿一脸的得意,蓝以诺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在这里既然连个下人都不如,看来一味的忍让,真的只能让人得寸进尺

    蓝以诺直接对视着宫羽墨,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看见宫羽墨深邃的眼神,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好像要被陷进去一般,她移开了眼,说了她一直都想问的问题,”我看得出,你本无心娶我,我想知道,你娶我有何目的”,大家都被蓝以诺问的脸都惨白起来,就连墨玖一都是一脸的担心,宫羽墨表情更加冷的说,”好,很好,你既然那么想知道,我不妨直接告诉你,你是我的解药而已或者说棋子也行”

    解药吗?蓝以诺笑了笑,我记得谁都可以缓解你身上的毒性吧,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凤儿为了要救你,宁愿牺牲清白,,,,蓝以诺话还没有说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在提醒着他,这个男人又动手打了她,这算不算家暴,如果换做现代自己肯定是要告他的,可是这个鬼年代,她根本无处可告,因为这个男人在这里就是王法,杀她也只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她感觉到了自己嘴角里面的血腥味,熏的她都想吐,就算这样,她还是接着往下说了,有人心甘情愿的给你解毒,为什么你一定要我这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给你解毒呢?

    心不甘情不愿吗?宫羽墨冷哼了起来,"就你这样的女人,让你给我解毒算是抬举你了,你别不识好歹"

    照你这样说,给你解毒算是我的荣幸了是吗?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你再说一遍",宫羽墨手指节握的咯吱咯吱响,可想而知他此时有多么生气,不过他很快就松开了手,"想死是吗?我说过,我要你生不如死",说完直接拖着蓝以诺走了出去,蓝以诺不知道为何,自己有些慌了,而墨玖一等人尾随其后,羽墨,蓝小姐给你解毒之后,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玖一,我在教训我不听话的妻子而已,难道我教训妻子还需要你来多言吗?墨玖一此刻的心是凉的彻底,是啊,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过客而已,他愣住了。

    宫羽墨直接把蓝以诺甩到了床上,蓝以诺知道他想干嘛,有些害怕的叫喊道,"你不要过来,不许过来"

    怎么怕了吗?宫羽墨一字一句都说的无比的冷血跟绝情

    蓝以诺只能赶紧用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惊慌失措之下,她只能撒谎的说道,"我这几天身体都不方便",而宫羽墨冷笑道,直接捏住了蓝以诺的脸颊,"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骗我",说完直接扒开了蓝以诺的衣服

    不要这样对我

    刚刚的你不是很神气吗?看见蓝以诺梨花带泪的脸颊,宫羽墨更加发狂了,把蓝以诺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脱光了,他把她的手臂紧紧的按住,然后开始狠狠的咬着蓝以诺的身体,从脖子一直往下,每咬一处地方,就会出现红红的印子,蓝以诺痛的皱着眉头,坚决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来,而宫羽墨似乎不满意蓝以诺这幅样子,咬的力度稍微大了很多,蓝以诺痛的眼泪直接流了出来,恨意浓浓的看着宫羽墨,"你这个恶魔,我诅咒你"

    恨,你也配?诅咒我,你也配?说完又继续低着头啃咬着蓝以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