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此仇不报非女子

    更新时间:2017-02-27 19:01:33本章字数:2610字

    突然听见了敲门声,宫羽墨不悦的怒吼了起来,不是说谁都不能再这个时候打搅吗?

    凤儿有些发抖的回答道,”堡主,婉儿姑娘来了”,蓝以诺在暗自庆幸自己可以解脱了,可是宫羽墨既然直接跟凤儿说道,”让她到大厅等着”,这个男人自己真的看不透,她以为他是真心喜欢那个所谓的婉儿,殊不知只是跟她一眼可怜的人,只不过待遇不同而已,这种男人估计应该是没有心吧,就在蓝以诺还在神游的时候,下面传来的刺痛感让她不禁的称唤起来,”好痛”

    痛吗?你知道我毒发时候的那种感受吗?宫羽墨冷哼着,抽搐了几下,他把蓝以诺的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又开始折磨起她来,与其说折磨,实际他很享受,蓝以诺开始挣扎着身体,可是就是她这样挣扎让宫羽墨越发的想要她,”看来你是存心要激发我内心那份狂热,既然如此,我如你所愿”,宫羽墨话一说完,就开始加快抽送的节奏,蓝以诺听见宫羽墨这样说了之后,她都不敢再乱动了,而宫羽墨像是发了疯的狮子,要了个没完没了,不停的换着姿势,不停的撕咬着蓝以诺的身体,不停的抽送,蓝以诺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她眼神充满了恨意,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杀他的心都有,但是现在的她连起身都很难,更加不要说杀他了

    宫羽墨做完事情之后,直接穿上衣服,走了出去,看都没有看过蓝以诺,蓝以诺见宫羽墨走之后,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她暗自告诉自己不能哭,可是自己就是控制不住,眼泪打湿了床单,而她只感觉自己眼睛越来越困,紧接着就睡着了。

    安婉儿这时第一次来这里,只因最近宫羽墨都不去她那里,让她有些难受,宫羽墨看见安婉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你怎么过来了”

    ”近几日都没见你踪影,难免会有些担心,所以直接上门来看看,羽墨你不会生气我直接不打招呼就过来吧”,她低了低头,眼眶有些湿润,让人不忍责怪

    不过宫羽墨是谁,可不是等闲之辈,并没有因为安婉儿的梨花带泪而怜惜,最主要的是安婉儿犯了他的大忌,所以他眼神像雄鹰一般直直盯着安婉儿看语气中透露出他的不满,”我记得我说过,有事叫人传达”

    安婉儿听完宫羽墨的话之后,她只能一个劲的哭个不停,”不会有下次了”,见宫羽墨并无打算接下话,她哭的更加厉害,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他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现在看来自己也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她摇摇欲坠的走了出去,而喜儿更加大气儿都不敢出,只能扶着安婉儿上轿

    宫羽墨见安婉儿走了之后,叫了俩个下人跟随她们,虽然他知道安婉儿对自己忠心耿耿,可是经过之间事情之后,难免会动摇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或许她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他只能安排人手暗中跟踪她。

    安婉儿觉得甚是委屈,自己为他付出那么多,而现在既然会为了这种小事如此待她,看来他之前的承诺也不过是利用自己罢了,亏自己在青楼呆了那么多年,既然会相信他的话,而且傻傻的为他做事那么多年,可是就这样放弃她真的好不甘心,她使劲用自己的绣花拳头打着座椅

    喜儿连忙安慰道,”小姐,你也无须在伤心了,堡主这样对你算是对你格外开恩了,毕竟小姐你可是犯了堡主的大忌啊”

    安婉儿摆弄着手中的手绢,”可是我真的太想他了,再说了,我一个青楼女子去他那里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况且大家都知道我是她的女人”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按照堡主的身性,你这样做,难免会让他不悦”,女人就是好哄,经过喜儿这样一说,安婉儿既然就这样原谅了宫羽墨,而且还觉得是自己不明是非,乱发脾气

    安婉儿咬了咬唇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那你说羽墨还会来我这里吗?

    ”小姐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堡主不过就是在气头上,等他气消了,他一定还会过来的”,听见喜儿这样说,安婉儿心情好了不少,心里还想着,下次等羽墨过来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好好的道个歉才行。

    凤儿跟环儿俩人进去整理宫羽墨的房间的时候,既然看见了蓝以诺在上面睡着了,她眼神有些凶狠的看着床上的人,她直接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用手掐了一下蓝以诺,蓝以诺痛的呻吟了起来,睁开眼看见凤儿的脸,她吓了一跳,环视着四周,她有些恼羞成怒,自己既然在这里睡着了,她刚要起身,就见凤儿跟小环她们俩并没有打算要避讳的意思,她直接开口提醒道,”即便我要下床,你们俩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环儿听见蓝以诺这样一说,赶紧转过身背对着她,而凤儿还是一脸怒气的望着蓝以诺,”这里不是你应该睡觉的地方”

    难道是你应该睡觉的地方吗?

    凤儿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因为蓝以诺来不及防备,加上体虚导致她直接跌倒在床上,而蓝以诺大部分身体都呈现在了凤儿的眼前,凤儿见蓝以诺身上的烙印她更加不悦,只不过是陪睡的工具而已,气焰却是如此嚣张,看来你是还没有搞清楚你自己的状况跟位置是吗?

    蓝以诺赶紧用单薄的被单包裹住自己,”陪睡的工具都比某些人强,有些人整天痴心妄想,确不如意”

    你今天不跟我说明白,就否想走出去

    蓝以诺不在搭理她,她刚要起身身上的痛跟身下的痛,让她脸色立马苍白了起来,想到宫羽墨,如果在这样被他或者这些嚣张跋扈的下人折腾,她绝对活不了多久,所以让她想要逃跑的欲望越来越强,”既然又无视我”,她直接上前把蓝以诺身上的保护物给拿了下来,蓝以诺她缩卷着自己的身体一脸仇恨的看着凤儿,凤儿还是无所畏惧的看着蓝以诺,”给我低头认错,我就还给你,不然你就直接这样出去吧”

    蓝以诺冷笑了一下,反正这副皮囊已经被那个恶魔折磨的不成形了,她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然后对着凤儿说道,”你说的,到时不要后悔”,说完一脸决然的走了出去,蓝以诺跌跌撞撞站了起来,结果体力不支跌倒了,但是她还是使劲儿的扶着床边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凤儿笑了起来,让凤儿觉得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着蓝以诺越走越远的背影,环儿赶紧在凤儿旁边提醒,”凤儿姐,即便蓝姑娘不受堡主的宠爱,她也算是堡主的女人,要是被其他男人看见蓝姑娘如此,想必堡主定会大发雷霆”,环儿一说完,凤儿就大叫到,”你站住”

    蓝以诺停了下来,转身微笑的对着凤儿说道:跟我道歉,还有你保证以后不再想方设法的折磨我跟小翠我就穿好衣服,不然我就温家堡全部人看你们堡主的笑话,到时,,,,,

    凤儿握着拳头,没有想到这个居然既然敢拿自己的身体如此要挟她,但是一想到后果,她还是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对不起,蓝姑娘”,虽然并无什么诚意,但是蓝以诺还是接受了,她穿好衣服就直接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憋屈的凤儿

    ”我凤儿在温家堡呆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窝囊气”,她越想越不甘心,”此仇不报非女子”,她眼神露出心狠的目光,而嘴角则冷哼了一声就直接去找宫羽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