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苦苦相逼

    更新时间:2017-03-06 12:52:39本章字数:2662字

    凤儿在去见宫羽墨的路上,她恶狠狠的对着环儿说,今日之事你要敢嚼半个字,,,,凤儿还没有说完,环儿已经有些发抖的点了点头,”很好,日后我定不会亏待你”,说完就阴冷的笑了起来,现在她满脸的笑意,可是一见到宫羽墨的面前,她顿时哭的梨花带泪的,完全看不出她是装的,反而像是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凤儿跪着说道,”堡主,凤儿不能侍奉您了,凤儿这次是跟堡主您辞行的,还望堡主看在凤儿侍奉您多年的份上,放凤儿走吧”,说完她哭的更加厉害了,感觉气都喘不过来了

    宫羽墨眼神中有了一丝波澜,俩片冰唇吐出几个字,”到底是有什么委屈”,但是表情依旧没变,凤儿赶紧低着头摇了摇头,”凤儿不敢说”

    宫羽墨说话语气更加冷了,直说无妨,凤儿像得到了宫羽墨的圣旨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就在刚不久,我跟环儿进去帮你整理房间,就看见蓝姑娘还睡在你床上,我好心提醒,但是她却受辱了我一番,说这个床她不能睡难道是我才能睡的吗?

    宫羽墨冷哼了一下,”这很像她的性格,你往下说”

    她还以她的裸身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跟她低头认错三拜九叩,她就让您脸面丢尽,让大家都看她的裸身,在温家堡所有的人笑话您,还说以后不许使唤她和她的丫鬟

    宫羽墨握着拳头,”看来她是觉得在这里呆太舒服了,差人把她给我叫过来”,环儿听见之后赶紧快步的往蓝以诺住处走去

    蓝以诺刚推开房门,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蓝姑娘,堡主请”,蓝以诺叹了叹气,”想必是有人恶人先告状了,看来等一下又免不了被人羞辱一番了”,蓝以诺冷笑着,想到不久之前的羞辱,全身传来的酸痛,难道还有比这个让她更加难堪的事情吗?

    环儿虽然对蓝以诺有些抱歉,但是她始终不敢开口透露半句,毕竟他们家都要依靠她的收入才能维持生活,她不能让自己有半点闪失,她只能在心里说句,对不起了。

    宫羽墨脸色越来越难看,叫个人都叫不动吗?难道我温家堡养的人都是群废物吗?

    凤儿站在旁边都有些发抖,但是看蓝以诺的那一刻,她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蓝以诺看一眼凤儿,自己猜的一点都没错恶人先告状,宫羽墨见蓝以诺见到他没有行礼赶紧呵斥道,”我们温家堡的规矩你还不懂吗?是不是要我亲自教你”

    蓝以诺并没有因为宫羽墨的一顿冷斥吓到,反而笑了起来,规矩吗?你们温家堡还有规矩吗?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想不止温家堡就连附近的乡镇都知道你才是规矩吧,所以我怎么样做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做的好与坏,在你心里本身就不重要,你只不过想法设法的变着法儿来折磨我而已

    宫羽墨意味深长的看着蓝以诺,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传说中那样,她还是之前自己见过的那个三小姐吗?现在的她眼神中充满了目空一切看淡一切的那种世态薄凉,身上也散发出独特的味道,他看的有些出神,当然他也为自己这种情绪有些恼怒

    凤儿有些着急了,难道堡主就这样放过她了,如果真是这样,日后她一定会骑在她身上,自己也永无翻身之日,怎么办,就在她焦急的时候,听见宫羽墨说着,”凤儿,叫人家法伺候”,她满脸的担忧转换了阴险的笑容,而下面的人听见家法伺候吓的全身发抖

    家法伺候,蓝以洛冷笑着,”家法伺候更加好笑,无非就是酷刑而已,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是让别人觉得你这个温家堡堡主还有道理可言吗?

    ”我无需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就是想看你痛不欲生的样子”,一边说一边邪恶的笑着拨弄着他大拇指上的玉戒

    你这种人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

    宫羽墨丝毫没有被蓝以诺的语言所影响,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凤儿则叫人按住蓝以诺然后捆绑起来,随后自己则用手掐住她的嘴巴,蓝以诺不情愿的把嘴巴张开,凤儿把一条粗粗的软绳塞到了蓝以诺的嘴巴里,然后超蓝以洛笑了一下,”开始吧”

    蓝以洛看见一个男仆人拿着一条粗粗的鞭子,她突然有些怕了,身体不由的抖着,”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宫羽墨笑的更加邪恶

    蓝以洛咬着软绳,紧闭着眼睛,一声刺耳的响声进入到她耳朵,身体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脸上立马惨白起来,痛的脸上的汗珠都出来了,紧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蓝以诺的倔强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消耗,眼看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要倒下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身后有温暖的手支撑着自己,她睁开眼看墨玖一,在这里也只有他才会为自己出头吧,她眼里充满了感激

    墨玖一握着手中的鞭子,看了一眼那个打人的下人,那个下人赶紧退了下去,宫羽墨脸上更加不悦,墨玖一赶紧说道,”我不是过来给蓝姑娘求情的,只是过俩日是你们回门的日子,如果让蓝长明知道了,他定是会不高兴”

    ”我还没有质问他如何调教女儿,他如果真兴师问罪,那岂不是甚好”,说完就站了起来,”既然过俩日就是回门的日子,你随我来,我有事找你商量”,说完看都没有在看一眼蓝以诺就直接走了出去

    ”铃儿”,墨玖一随便传递一个眼神,铃儿就知道如何做了,她赶紧蹲下帮蓝以诺解开绳子,然后扶了她起来,凤儿哪里肯那么容易饶了蓝以诺,”铃儿姐姐,堡主可是没让她起身,你这样做实属不妥吧”

    铃儿不理会凤儿,直接扶着蓝以诺走了出去,凤儿挡在了她们前面,”没有堡主的命令,你既然直接把人带走,看来是要无视堡主了,你可知忤逆堡主是要受多大的责罚”,铃儿开始犹豫了,她受责罚倒不怕,就怕连累二爷

    ”铃儿姑娘,谢谢你跟二爷,我不要紧”,说完很倔强的站着,”你回去吧”,然后自己则跪了起来

    跪这里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你给我跪到花坛哪里去

    ”哪里可全是鹅暖石啊,估计跪一会儿,自己就不能站起来了,看她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让自己起来,看来自己这双腿是要废了”,她苦笑着,”才来几天啊,自己要把这副皮囊搞的遍体鳞伤不说还支离破碎的,她真是对不起这位三小姐”

    铃儿开始帮蓝以诺说话,”凤儿大家都是女人,你何必苦苦相逼”

    哼,我凤儿从来就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不在她身上讨回来我以后再怎么在温家堡立足立威呢?

    屈辱吗?难道你娘没有教过你,做错事情要道歉吗?难道叫你道歉是屈辱?那我真应该好好问问你娘是如何教你的

    凤儿直接挥着手顺手就给了蓝以诺俩巴掌,”看你下次还敢乱说话”

    蓝以诺不明所以接着说,”道出实情让你难堪还是戳中你的肋骨,这些天难道不是你在给我屈辱吗?你这种人就应该回家让你娘好好教教你在出来,以免丢人现眼不说,还祸害其他人”,紧接着又是俩耳光,铃儿不知道如何劝阻了,毕竟大家都知道凤儿的身世,大家从来不敢提她的娘,蓝以诺提了凤儿最不想回忆的伤心往事

    蓝以诺虽然很想还手,可是自己痛的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连说话的力气对自己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凤儿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蓝以诺,然后凶狠狠的对着环儿说道,”还不带她过去”

    蓝姑娘请吧

    铃儿赶紧拦了下来,既然二爷交代自己好好照顾蓝姑娘,那自己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带蓝姑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