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取悦他

    更新时间:2017-03-18 08:04:24本章字数:3016字

    ”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心思担心别人”,宫羽墨看着蓝以诺笑了起来,蓝以诺看着他笑的如此冰冷就知道肯定不会是好事,果不其然,”一句加20大板”,让蓝以诺蒙了,自己只不过想一人做事一人当而已,结果加深了别人的责罚,那个护卫既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觉得自己受罚理所应当

    蓝以诺动怒了,冲着宫羽墨大喊道,”像你这样不近人情的,冷酷无血的人,既然还没有那么多人追随,我看那些人都是瞎了眼”

    凤儿怒斥到,”不许你这样说堡主”,而大家似乎也很维护宫羽墨,就连受罚的那个护卫都在为何宫羽墨,”蓝姑娘,是属下的错,还请你不要错怪堡主”

    宫羽墨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还是一脸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说我是恶魔,那就让你看看恶魔做事的方法,你看好了,他今日可是因你而受罚,就在这里开始刑罚吧”

    蓝以诺气的煞白的嘴唇不知何时,既然说不出话来了,也许在这里就是说多错多吧,她一脸歉意的看着刚刚的那个护卫,凤儿帮忙数着数,1、2、3。。。。这些数深深的刺痛着蓝以诺,她很努力的让自己冷静、镇定,可是当她看见那个护卫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时候,她既然哭了,再也不敢看了,她直接跪了下来,如果这些板子打在她身上她也许不会求他,可是她做不到让别人替她受罚,她良心过不去,”堡主,求求你,住手吧”

    之前无论自己怎么对他,可是她都没有像自己低过头,现在既然为了其他男人跟自己下跪,他不知为何心中怒气更加重了,他盯着蓝以诺看,他想知道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他自认为很了解女人,可是现在在蓝以诺面前,他似乎一点都看不透,他一只手提起蓝以诺然后在她耳边说道,”今晚到我那里侍寝,不然你的丫鬟还有他,,,恐怕还免不了其他的责罚,记住今晚要取悦我,如果不能让我开心,那么你知道后果”

    蓝以诺狠狠的瞪着宫羽墨,这个男人一定让自己一点自尊心都没有吗?自己仅剩的那么点自尊心既然就这样被他践踏,宫羽墨捏着蓝以诺下颚,”看来你是不愿意,不过没有关系”,他转身对着身边的下人说道,”继续打,那个叫小翠的丫鬟,算是打赏给你们杂物房了”

    紧接着就听见小翠的哭喊声,小姐,救我,救我啊小姐,,,,

    ”我答应你”,蓝以诺是握着拳头咬着牙齿答应的,现在的她不知道有多恨眼前这个男人

    凤儿叫人扶他下去

    那小翠呢?

    ”来人,开门”,宫羽墨临走之前对着蓝以诺说道,”我等你”,似乎有些期待蓝以诺等一下的表现

    凤儿,你等一下去玖一哪里领用最好的药膏给他送去,还有这个月他的响两给他多一些

    是,堡主,那凤儿现在就去办了

    宫羽墨脑海中出现蓝以诺的脸庞,他脸上突然有些笑意,不知道她会给自己怎么样的惊喜呢,随后被自己这种想法跟表情吓到了,自己不可能杀父仇人的女儿感兴趣,她只不过是自己利用的棋子罢了,他在自己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脸上也恢复了起了往日的那副冰冷面孔。

    小翠在见到蓝以诺的时候,顿时抱住了她,然后哭着说,”我以为不能见不到你了”

    蓝以诺赶紧安抚着小翠,”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了”

    ”小姐,姑爷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放我出来”,蓝以诺叹了叹气,”你先好好休息,今晚我就不回来睡了”

    小姐你要去哪里

    我明天一早就回来

    你是去姑爷那里吗?蓝以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小翠,你帮我刷洗的漂亮一点吧,而且要性感一点”,蓝以诺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沉思,本来就大病初愈,还要被他这样折腾,看来不把她折腾死他不罢休

    而小翠哪里知道,她开心的帮蓝以诺精心打扮,”你只要好好讨姑爷欢心,姑爷开心了,那那些人不敢在欺负咱们了”

    ”小翠”,蓝以诺抓住了她的手慢悠悠的说道,”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你可以是任何一种女人,可以任性、可以不温柔、可以无理取闹。他若爱你不够,你才需要完美、才需要服从、才需要温柔体贴、才需要委曲求全,才需要迎合和讨好”

    小翠听完蓝以诺的话,脸上顿时难过起来,”小姐,你这样说,我好难过,要不今晚由我来代替你吧”

    傻丫头,谢谢你,不过这件事情还得由我自己来,宫羽墨那么精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再说,如果被他发现咱们骗他,我们俩个都得死

    可是小姐,,,,

    ”好了,我只是感叹一下,替这副皮囊之人不值而已",蓝以诺说完才发觉自己说错了,看了看小翠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她才松了口气

    蓝以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既然开心不起来,在这里自己的笑容越来越少,如果长期待在这里,估计自己连如何笑都会忘记吧,"小姐,你真的好美,只可惜姑爷不懂欣赏",小翠叹着气,替蓝以诺不值

    蓝以诺选衣服选的都是纱巾的,只不过她多穿了几层,让她里面的肚兜若隐若现,小翠见蓝以诺如此打扮,赶紧说道,"小姐你这样打扮实在不妥,咱们还是换一件吧",蓝以诺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突然苦笑了起来,自己既然沦落到如此地步,她摇了摇头,刚站起来,就看见地下有根银针,她赶紧捡了起来,藏在自己的腰间,突然心情也没有那么糟了,"小翠把红色的纱巾给我拿来",接过纱巾,蓝以诺绑在了自己的头发上,顿时让性感的蓝以诺添加了几分娇媚,也恰如其分地译释出她的美艳

    小翠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小姐,你回来之后也要教我帮这样的发饰,真的好漂亮"

    "傻丫头,这个不适合你,你早些歇息",她说完就拿了一件衣服披了上去,直奔宫羽墨的那里

    凤儿看见蓝以诺的时候,眼神中好像恨不得要将她吃掉一般,嘴里说道,”狐狸精”

    蓝以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抿嘴一笑,眼睛带动着都是抚媚,蓝以诺把身上的衣衫褪了下来,随手递给了凤儿,然后轻轻推开着门,可以说现在的蓝以诺一举一动都让人惊艳,凤儿嫉妒的发狂

    宫羽墨本来刚好在书房看书,闻到了淡淡的花香,他很喜欢这个味道,以为凤儿给他泡了花茶,抬头一看,他眼睛停留在了蓝以诺的身上,上挑的眉毛由粗变细,额前几缕发丝,让她显得的高贵,又非常的风情万种,红色的纱巾褂衫服饰让她的好身材一览无遗,宫羽墨感觉到自己热血澎湃,像是个没有见过女人一般,他有些恼怒,自己何时这般没用,一点定力都没有,自己身边那么多女人,比她美的,比她娇艳的比比皆是,就连对婉儿自己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可是为何自己会对她有了生理反应,他使劲用自己的内力压制住自己,然后努力的让自己不在看她,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心已经有些细汗,”你不是觉得你打扮成这样,就可以取悦我了吧,似乎你太小看我了”,说话声音似乎也并没有之前那般冰冷,有些嘶哑,但是确越发的有磁性

    让蓝以诺都差点沦陷了,她冷静下来,笑了起来,”堡主是何许人也,哪种女人没有见过,而且我从来没有小看你,我现在给堡主跳一支舞曲吧”

    ”舞曲你既然会跳舞”,宫羽墨似乎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浓,而且让他颇感意外,”凤儿,叫乐师过来伴乐”

    ”堡主不必麻烦”,说完就可以跳了起来,柔软的身体,轻盈的脚步,抚媚的微笑,眼神中满满都是戏,没有华丽的舞姿但是确很吸引人,没有人伴奏,跳的确如此的欢快,令人动人心弦,直拨心间,特别是她刚刚的跃起的那一霎那,头上的纱巾跟身上的纱巾结合真的好美,纤细的手指犹如葱白,纤纤如玉,凤儿都不由的感叹,”真的美的不可方物”

    现在的蓝以诺让宫羽墨想起了几句诗,”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他请咳了俩声,平抚着自己心中的激动

    堡主我跳的舞你还满意吗?宫羽墨没有说话,直接走了过去,抱起了蓝以诺,”那要看你在床上的表现”,蓝以诺强颜欢笑,凤儿很自觉的帮他们关上了门,自己在哪里生着闷气。

    ”堡主,我大病初愈可否放过我”,宫羽墨看着蓝以诺娇羞的脸,身体不由的开始燥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