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原来自己心里住了个骚娘

    更新时间:2017-03-19 10:09:54本章字数:2838字

    见宫羽墨似乎并没有打算发过自己,突然觉得自己问的话有些多此一举,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她心里对这样的自己有些无奈,宫羽墨看着躺在床上的蓝以诺,眼睛直直盯着她的身体看了起来,手也开始在她身体上游荡着,”你今晚盛装打扮不会只为博我一笑吧”

    如果我回答是你会信吗?宫羽墨并没有在接话而是抱着蓝以诺让她贴着自己,蓝以诺能感觉到宫羽墨的心跳,他的每次心跳似乎都让她有些意乱情迷,她努力平复心中的那份骚动,他绝对不会是自己想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宫羽墨眼神深邃的盯着蓝以诺看,你是谁?

    蓝以诺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被识破了?不应该啊,她故作平静的反问道,堡主觉得我应该是谁,是暖奴,还是解药,还是供你消遣打发时间的人呢?

    蓝以诺越是这样,宫羽墨的疑心就越来越重,但是越是这样的蓝以诺确让他深陷下去,蓝以诺现在就是像沼泽而自己就像陷入沼泽的人,只要稍微一动就会全部陷入进去,对于宫羽墨来说,在15岁那年,一夜之间亲人全部离他而去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没有让他怕的事情了,他现在之所以活着都是为了复仇而已,可是现在他既然开始有些怕了,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对杀父仇人的女儿动情了,这种情绪,让他有些失控,他突然把蓝以诺甩在了床上,随后拿着把剑对着蓝以诺说道,”说吧,你跟你爹有什么阴谋,还是觉得就凭你就可以杀我”

    蓝以诺听的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看着她莫名其妙的表情,他突然有些心软,但是他告诫自己,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可是他这些年领悟出的道理,蓝以诺瘪了瘪嘴巴,这样子看来自己算没有讨好他也没有取悦他让他开心吗?这次算是失败告终吧,蓝以诺感叹,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面前还有一把剑,只要持剑之人稍稍一用力,她就可以见阎王了

    见蓝以诺有些走神,宫羽墨更加怒气,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对他,只见他用剑唰唰唰几下,蓝以诺身上的纱衣已经没有了,整个人展现在了宫羽墨的面前,不过床上的银针引起了他们俩人的注意,蓝以诺想到,这次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来她只是想着如果宫羽墨对自己硬来,自己就把他扎晕而已,看着现在宫羽墨黑的不能再黑的表情,她知道他肯定误会自己用针来行刺他,哎,,,

    ”你现在有什么好说的”,宫羽墨手上的剑似乎下一秒就能直刺蓝以诺的脖子上

    蓝以诺闭着眼睛,她也懒得辩解,因为一开始宫羽墨就已经认定她跟她所谓的爹一起串通好行刺他,”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你,岂不是太便宜你,我要你看着你的亲人一个一个全部都离你而去,我要你承受我当年承受的苦,我要千倍万倍的从你身上讨回来”

    看着宫羽墨似狮子般凶狠的目光,蓝以诺并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心疼,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既然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抚平着宫羽墨的眉间,随后抱着他,蓝以诺明显感觉到了宫羽墨身体颤抖了一下,而手中的剑也放了下来

    不怕我吗?宫羽墨似有似无的声音传到了蓝以诺的耳朵里,蓝以诺主动的吻上了宫羽墨,这是自己第一次有感而发的想要吻他,想要抚平他心中仇恨,甚至身体里有种声音说她想要守护这样的他,宫羽墨也用温柔的吻回应着她,似乎这一刻,俩人都停止了思考,只享受在属于他们之间的吻里面

    宫羽墨非常喜欢蓝以诺身上的味道,也很喜欢她生疏羞涩的吻技,他们俩现在已经算是坦诚相见了,蓝以诺第一次这样仔细看着宫羽墨的身体,他身上有好多伤疤,甚至有好几条都很深很长,蓝以诺有些心疼,开始亲吻着他身上每一条伤疤,宫羽墨还是那句话,你不怕吗?蓝以诺摇了摇头,”只是有些心疼罢了”

    ”心疼”,对于宫羽墨来说,这算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吧,他现在不想考虑其他,只想让自己好好任性一次,释放一次,所心所欲一次,他翻身把蓝以诺压在了身下,他眼神中有了深情,有了温柔,更多的是痴迷,他开始吻着蓝以诺的额头,吸吮着她身上每一处,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动作都好温柔,让蓝以诺沦陷了,她感觉到自己身体迫不及待的想要他,而且身体已经被他吻得轻飘飘的

    宫羽墨要在她身上留下他的印记,每一处每一寸都不放过,蓝以诺雪白的肌肤,衬上红红的吻印,美的就像一幅画,宫羽墨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突然笑了起来,蓝以诺好喜欢现在的宫羽墨,笑的如此阳光灿烂,感觉好温暖,她手不自觉的环住了宫羽墨的腰间,宫羽墨慢慢的收放,蓝以诺的娇喃声让他越发的兴奋,”叫我名字”,蓝以诺涨红了脸,”宫羽墨”,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名字如此好听,宫羽墨笑的更加开心了

    叫我羽墨

    羽墨,羽墨,羽墨,,,蓝以诺娇羞的声音让宫羽墨热血澎湃

    宫羽墨开始放慢了节奏,蓝以诺似乎很想要,身体开始扭动了起来,腿脚也开始盘着宫羽墨的身上,想要自己挨的他近一些,在近一些,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做这种事情也会让自己觉得舒服,很开心,很幸福,每次他要她的时候,她都觉得是一场噩梦

    宫羽墨开始坏坏的笑了起来,他开始吸吮着蓝以诺的花蕾,手不是拨弄着,蓝以诺叫了起来,羽墨,,,我想要,,,,然后脸红的不敢直视宫羽墨

    ”不着急”,说完他就坏坏的笑了起来,然后让蓝以诺翻过身,他慢慢的又开始重新送入,换了个姿势,似乎让蓝以诺又兴奋又害羞,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些很污的画面,她在心里直骂道到自己,原来自己心里住了个骚娘,随着宫羽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也越来越舒服,她咬着唇,不想在叫出来,因为觉得害羞

    身后的宫羽墨一边放送一边握着拨弄着蓝以诺的花苞,让蓝以诺没有忍住,直接叫了起来,”羽墨,我想要的更加多”,但是宫羽墨突然放开了,直接扳过蓝以诺的身体开始狂吻起来,逗得蓝以诺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啊,,,啊,,啊,,,她开始用她的粉拳捶打着宫羽墨,而这些动作,让宫羽墨心中的欲望更加强烈起来,他开始直逼深林深处,蓝以诺感觉自己到了天堂,身体好舒服,好舒服,她开始吻着宫羽墨的唇,本来宫羽墨想让蓝以诺休息的,但是就是这个吻,让宫羽墨又一次沦陷了,就这样,他们俩一直折腾到了天亮,而他要她也要了一整晚,蓝以诺累的不行,躺在宫羽墨的手臂上直接睡着了,宫羽墨看着熟睡的蓝以诺,笑了笑,亲了亲她的额头,也跟着熟睡起来

    而门外的凤儿早已气急败坏,一夜都没有出来,想必她得宠了,堡主从来不会留人在这里过夜的,突然她也有些担心起自己来,看来自己也得盛装打扮一番,想到这里,她嘱咐了小环跟喜儿,自己就回了房间。

    蓝以诺留宿在宫羽墨的房间的事情,一大早已经传遍了温家堡,小翠是笑的合不拢嘴,而墨玖一这边则有些郁郁寡欢,”其实自己应该为她高兴的,如果羽墨真能对她好,那也算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毕竟她是羽墨的妻子”,墨玖一苦笑了一下

    而铃儿有些心疼的看着墨玖一,”二爷,既然如此,还望二爷把心收好,以免大家日后尴尬”

    墨玖一叹了叹气,”心岂能是说收就能收的,如果真有那么简单,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为情所伤之人,不过铃儿,我会尽量把自己的心隐藏起来”,墨玖一说完开始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籍

    二爷,你现在日日熬夜的看书籍,是为了早日帮堡主把毒解了是吗?是怕堡主的毒会伤害到蓝姑娘对吗?

    墨玖一笑了笑,”即便不是为了蓝姑娘,为了羽墨的身体,我也应该早日找到解毒之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