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相思病

    更新时间:2017-03-31 13:50:39本章字数:2333字

    喜儿,二爷他来了没

    小姐你躺好,不然等一下该露馅了

    可是我现在好饿,也好渴

    小姐你忍耐一下,二爷医术了得如果你不这样做,怎么能骗过他,又怎么能让堡主过来看望你

    ”好吧“,安婉儿叹着气,为了能见堡主一面暂时只能这样了,”不过现在我感觉我已经饿的头晕眼花,而且身体都在发抖”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不然定会露陷”,喜儿说完赶紧帮安婉儿盖上被子,而且还多拿了一床,安婉儿只能咬着唇忍了下来,心里默念道,只要堡主能过来就好。

    宫羽墨现在脑子里面都是昨晚跟蓝以诺俩人合欢时的情景,那时的温存仿佛现在还在,她的温柔,眼里的心疼,真真切切的刺痛着宫羽墨的心,导致他情绪开始烦躁不安起来,随后站了起来,凤儿,凤儿,,,,

    回堡主,凤儿姐不在

    那你帮我去通知蓝以诺明日回门

    ”是,堡主“,环儿赶紧小跑步的跑开了,而宫羽墨赶紧大步朝墨玖一的药膳房走去,玖一既然不再?宫羽墨赶紧问下人,二爷人呢?

    二爷出去就诊了

    ”等二爷回来,让他找我”,说完就走了回去,刚要坐下,就听见环儿说道,”堡主,蓝姑娘不在房间“

    有好好找吗?

    整个院子都找遍没有见到人影,不过,,,,

    ”不过什么”,听见宫羽墨不悦的声音,环儿赶紧跪下,”我听门卫说,蓝姑娘跟二爷出去门诊了”

    宫羽墨脸一黑,扶在手边的小桌子瞬间震碎了,而上面的杯子也摔的粉碎,而环儿更是吓的不敢抬头,”这个女人既然敢捉弄我,看来真的是活腻了,你去叫门卫过来”

    环儿一刻都不敢怠慢,好久没有见堡主如此动怒了,感觉自从蓝姑娘来了之后,堡主的脾气越发的暴躁,环儿赶紧提着裙子跑了起来,就怕自己慢了一刻受累的可是她了,门卫的人听见堡主找,也是吓的一身冷汗,在去的路上,门卫的人问道,”环儿姑娘,堡主今日心情如何”,环儿摇了摇头,门卫的那几个人吓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看来今日免不了一顿责罚了,大家都垂头丧气的摇着头

    堡主,,,,,

    看来我的话你们都没有听是吗?门卫的人听见宫羽墨这样说,吓的都说不出话来,怎么不说话,都哑巴了吗?

    一位年长的人开始说话了,”回堡主,蓝姑娘当时出去的时候,我们有阻拦,但是二爷说有事他来承担,所以,,,,,”

    以后只要是蓝以诺出去,都要问过我,即便是二爷带她出去也不行

    是,堡主,如果堡主没事的话,我们就先退下了

    ”你们就退下吧”,听见宫羽墨这样说那些人有些意外,堡主既然就这样放过他们了,他们心里在窃喜,宫羽墨不由的开始吃醋了,一团无名火就这样上头了,他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自责,看来自己得把计划提前了,不然下不了手,那么这些年自己受的苦,还有父母的仇也可能就石沉大海了,他可不能因为她而放弃了那么多年的血海深仇宫羽墨一边想一边握着拳头,”环儿,你去把凤儿给我叫来”,说完之后他又陷入思考。

    小姐,小姐,二爷来了

    ”在不来估计我真的要见阎王了”,安婉儿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想不到她们这里还有后门的”,小翠一边走一边嘀咕

    这里无非就是方便有些男子寻欢作乐之后逃生的地方

    ”逃生?为何要逃生啊”,小翠瞪着大眼睛看着蓝以诺

    这里是男人的天堂,可是确是每个女人提起来都恨的地方

    不会啊,我看那些女人很喜欢这里,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蓝以诺有些头痛,不知道如何解释为好,”小翠你现在还小,等你嫁人就知道了”

    ”可是小姐你都没有嫁人都懂,为何我要等嫁人才能懂”,蓝以诺有些无奈,叫来小白帮忙,小翠见小白探出头来,赶紧闭嘴,一脸委屈的憋着嘴

    墨玖一突然有些看不明白的蓝以诺了,小翠说的没错,她懂的太多了,好像世间的世态薄凉,她都看的透透的,不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三小姐,她身上越来越像个迷,就算是这样,自己对她的感情没有一点动摇,蓝以诺对上墨玖一深情的眼神,她赶紧扭头,装作没有看见,墨玖一有些尴尬的也朝另外一个方向看去,铃儿只能沉默,心情无比的低落

    ”小姐,二爷到了”,墨玖一赶紧坐了下来,婉儿小姐方便我给你把脉吗?安婉儿点了点头,不过在看见蓝以诺的时候,她一脸惊讶,也不好开口多问,只能憋着

    喜儿,你们家小姐身体并无什么大碍,你可以准备好的饭菜,估计她病就好了

    喜儿先是一慌,赶紧说道,”小姐是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滴水未进,她总感觉心慌的不行,而且也吃不下”

    蓝以诺开始笑了起来,”玖一你不用多说了,我知道婉儿姑娘得的什么病”

    你知道?大家都用质疑的眼神望着她,婉儿姑娘她这病还得宫羽墨才能医,婉儿姑娘你说我说的对吗?安婉儿有些脸红,没有开口说话,算是默认了

    ”既然如此,我等一下回去会帮婉儿姑娘转达羽墨,至于他来与不来我就不能保证了“,墨玖一说完就走了出去

    喜儿帮我送送二爷他们

    ”喜儿姑娘不必了,还是留下来照看你们家小姐吧”,说完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怎么知道她得的什么病啊,不会真的是那种见不得人的病吧

    小翠你这样还怎么嫁的出去

    “我又没有打算嫁”,小翠憋了憋嘴

    铃儿也开始八卦起来,我跟随二爷就诊那么多年都看不出来是什么病,怎么蓝姑娘你一下子就看出来,莫非蓝姑娘你医术也了得?

    蓝以诺开始大笑起来,”她其实没有得病,要说得病也就是相思病”

    相思病?

    她就是想宫羽墨了

    既然想堡主为何不直接叫人知会堡主,还让我们劳心劳累的白跑一趟

    如果宫羽墨要去,早去见她了,她就是想借大家之口帮她传话,玖一的份量可是一般人能比的,不过我真的佩服她,可以好几天不吃饭,滴水未进,就为见一面那样薄情的男人,同时也有些惋惜,好端端的为何要如何跟自己过意不去

    墨玖一开始眉头紧锁,这样的蓝以诺让他开始有些怕了,现在的她好像蝴蝶,好像随时会飞走一般,好像她不属于这里一样,墨玖一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他突然不顾一切,直接把蓝以诺楼在怀里,似乎这样才觉得她的真实,蓝以诺被墨玖一突入起来的拥抱吓的已经忘记挣扎了,而小翠跟铃儿惊讶的都忘记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