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

    更新时间:2017-04-01 14:55:01本章字数:3903字

    过了一会儿,墨玖一才开始松开蓝以诺,”对不起,我就是想要安慰一下你”,这是他随便扯的理由而已,安慰我?蓝以诺被墨玖一说的一脸茫然,眼睛无辜眨着眨着,墨玖一看了一眼蓝以诺随后低着头低喃着,”你在就好”,随后就走了起来

    蓝以诺觉得莫名其妙小跑跟了上去,”小姐你觉不觉得二爷好像有心事啊”,蓝以诺看了一眼墨玖一的背影点了点头,他们刚到大门口就听见门卫的人说,堡主找她们,大家都面面相觑,”蓝姑娘你先回去,我去就可以了”,蓝以诺倔强的摇着头,”我跟你一起去,铃儿、小翠你们回药膳房等我们"

    二爷,,,,好吧,铃儿只能翘着嘴巴拉着小翠往药膳房哪里走去

    以诺,等一下你什么都不要说,让我来说就好了

    嗯,蓝以诺算是答应了,心里则不这样想,俩人快步的朝宫羽墨那边走去,宫羽墨刚好在院子练剑,流利快速的剑法看的蓝以诺目瞪口呆,连小白都看的起劲,尾巴使劲在动,蓝以诺赶紧说道,”小白,你要乖乖的,不要在出来了“,小白听懂了蓝以诺的话,赶紧把自己藏的好好的

    宫羽墨知道他们到了,也就没有在练下去了,随手把剑收好,”今天出诊如何“

    今日去了婉儿姑娘哪里

    婉儿?婉儿身体如何了

    她得了相思病,解铃还需系铃人,还得你亲自去才行

    宫羽墨一边擦着手一边说,”我这阵子太忙,就不过去了,等一下差人给她送些补品过去就行”

    蓝以诺憋不住了,”我看婉儿姑娘就是瞎了眼了,你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负心汉,她为了能见你一面都好几天没有吃饭喝水了,,,,蓝以诺话还没有说完,早已被宫羽墨无情打断了,”那是她的事情,与我何干”,说的轻描淡写,好像真的这件事情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蓝以诺气的脸都红了,你不是还说要娶人家做妾吗?怎么之前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吗?像你这种臭男人根本不配得到真爱

    以诺,,,,墨玖一见宫羽墨脸上越来越黑,他赶紧制止

    玖一你先回去,晚点我去药膳房找你,那以诺,,,听见墨玖一叫的那么亲切,宫羽墨更加不悦了,”她是我妻子,我能对她做什么,最多不过就是行夫妻之实而已”,说的墨玖一跟蓝以诺脸一红一绿的

    玖一你先回去,我等一下就回去

    墨玖一在转身离去的时候说着,”羽墨,不要望了我们俩的约定”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的吧”,宫羽墨直直的看着墨玖一,墨玖一有些心虚的低着头走了出去

    宫羽墨见蓝以诺目送墨玖一,心情更加不悦,”你给我过来“,宫羽墨拉扯着蓝以诺

    你轻点,好疼,小心我叫小白咬你,哼,,,,,

    信不信我直接把它劈成俩段

    ”不要“,蓝以诺赶紧护着小白,它可是我唯一的念想了

    说吧,你听谁说我要娶她为妾的

    蓝以诺赶紧吞了吞口水,我猜的啊,上次见你对她柔情似水,所以,,,,宫羽墨似乎不相信蓝以诺的回答,随后又接着问,昨晚我对你也柔情似水,你是否也觉得我对你动情了?

    蓝以诺赶紧回想昨晚的一切,越想脸越红,”怎么突然话题就扯在这上面了,我从来就没有奢望堡主对我动情,我只希望咱们俩能浸水不犯河水就好,互不打扰就最好了”

    我是你相公,互不打扰,看来你没有把我放眼里

    他什么时候把我当作妻子对待,蓝以诺越想越气,”堡主,我觉得你还是去看看婉儿姑娘吧,她挺可怜的”,其实蓝以诺是觉得她爱上这样的男人可怜,似乎宫羽墨没有理解

    这个女人,既然一点都不吃醋,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还把自己往外推,看来自己的重新审核一下自己的魅力了,宫羽墨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就把蓝以诺搂在怀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昨晚谁主动亲吻我来着,谁昨晚要个不停”

    蓝以诺一动不敢动,只听见宫羽墨大叫一身,随后就把蓝以诺推开了,蓝以诺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还是赶紧问道,”堡主你没事吧”

    宫羽墨皱了皱眉头,不到一会儿功夫,额头开始流了细小的汗,蓝以诺突然觉得大件事了,慌张的叫”环儿,环儿,你赶紧叫二爷过来”,宫羽墨拉着蓝以诺的手,摇了摇头,”环儿,不必了,你帮我把门带上”

    ”你怎么样”,蓝以诺赶紧扶着宫羽墨有些摇晃的身体,看着宫羽墨脸色越来越苍白,蓝以诺心也越来越紧,”还是叫玖一过来帮你看看吧”

    不许你这样称呼他

    好,那我去叫二爷过来看看,你在这里躺一下

    ”不要走”,宫羽墨拉着蓝以诺的手不松开

    我们家小白没有毒的,毒液已经被玖,,,被二爷取完了

    我说是因为小白了吗?

    那你现在是?蓝以诺突然才领悟过来,”难怪不让我找玖一”,她赶紧挣脱开来,”我帮你去叫凤儿”

    你在走一步试试看

    ”你都毒发了就不要挑三拣四的了,难不成你要我叫婉儿姑娘过来吗?远水也解不了近渴,而且婉儿姑娘现在的身体状况好像禁不起你折腾了,凤儿是最合适的人选,主要是人家非常愿意为你献身”,说完又走了几步,结果宫羽墨强硬的走了下来,刚下床,就摔倒了,蓝以诺想也没有想就跑了过去,”都这样了,就不要逞强好不好”

    ”知不道,如果是你一开始给我解毒,我就不能换人,如果我强硬换人我也会毒发身亡的”,蓝以诺半信半疑的扶他躺了下来 ,感觉到他意识越来越弱,她只能帮宫羽墨褪下所有衣物

    ”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要做你的解药”,蓝以诺叹着气,随后也将自己的衣物褪去,昨晚的吻痕如此清晰,”小白不许看”,蓝以诺莫名的冒了一句,床下的人听见她说这句话,笑了起来,蓝以诺开始轻轻的吻着宫羽墨,似乎想换醒他的意识,不然自己怎么跟他结合,怎么解毒啊

    她的吻无论何时都起作用,宫羽墨也很温柔的回吻着她,很享受她的吻,很享受她此时的温柔,平时像个刺猬,见他就扎,而且倔强的不行,他手开始慢慢的搂住了蓝以诺,让她贴着自己,感觉到了俩个花蕾在自己身体上磨蹭,他的全部意识就回来了,身体虽然很难受,但是他还是竭尽所能让她舒服,享受这一切,”羽墨你还是直接点吧,我怕等一下你支撑不了”

    听见蓝以诺这样叫他,他笑的更加开心,他开始轻轻的进入领地抽搐,然后由慢到快,感觉到到自己身体的舒适感,宫羽墨知道他的毒解了,蓝以诺也感觉到了,她赶紧起身,结果被宫羽墨又压了下去,这次他开始在蓝以诺耳边吹气,似乎激起蓝以洛身体上的欲动,羽墨,我想要起,,,,最后一个字已经说不出来了,蓝以诺被宫羽墨吻的全身都酥软了,感觉最近跟他合欢的时候,他都好温柔,温柔的让自己都有些留念了

    蓝以诺双手双脚环绕着宫羽墨,迷离的眼神,销魂的姿势,让宫羽墨越发的想要她,”蓝儿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迷人”

    蓝儿?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叫她,不过她好喜欢他这样叫她,”可不可以这次做了就不要了”

    ”蓝儿是不是累了”,蓝以诺赶紧点头,如果不这样说,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停,自己刚好一些的身体可真的禁不起他这样的折腾

    宫羽墨听见蓝以诺这样说,还是多要了她俩次,算是对她的惩罚也算是抚平自己心中的醋意吧,宫羽墨看着身下的人,也许只有在这一刻自己才会释放自己的感情吧,宫羽墨起身随后躺了下来,他搂着蓝以诺,”你头发好香,身上也好香,我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不是女人都这个味道吗?婉儿姑娘没有吗?突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蓝以诺就不再说话了,宫羽墨这次意外的没有生气,只是搂蓝以诺搂的更加紧了,”晚点我叫人帮你收拾东西,收拾东西”

    要去哪里?

    ”回门”,宫羽墨眼神中露出了伤感的神情,如果自己手刃她的父亲,那么她回恨自己吧,突然有种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想法,随即想到自己这些年受的痛苦,他还是坚决的打算报仇,那么多年自己没有爱情不是一样过的好吗?宫羽墨自发的安慰着自己。

    宫羽墨穿好衣服,看了一眼熟睡在床上的人就走了出去,蓝以诺虽然有些昏昏欲睡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宫羽墨起身离开了,他总是在结合的时候才能露出温柔的表情,解毒之后又立马离开,这算不算所谓的一夜温存,想到这里,蓝以诺没有了睡意,低喃着,”明天回门”,以前那么多期盼能早日离开这个地狱,现在反而多了一丝不舍,心中仿佛有了牵挂之人,如果自己就这样逃跑,没有人给他解毒,那他会不会有生命之忧?蓝以诺脑袋突然冒出这些问题,把她自己都吓一跳,赶紧摇了摇头,他堂堂一个堡主,而且有玖一在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担心他还不如担心自己如何逃跑呢。

    宫羽墨去到药膳房找到墨玖一,墨玖一见到宫羽墨的时候他眉头才舒展开来,从他回来之后就一直担心不已,”玖一”,宫羽墨一个眼神,墨玖一就领会了,”铃儿帮我把门带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不要打扰”,铃儿点了点头

    明日去丝绸山庄,你有何计划?

    宫羽墨眼神冷到冰点,”我想先找到令牌”

    就是当年蓝长明杀害你们一家的那个令牌吗?

    宫羽墨点了点头,”只要找到那个令牌,我才能知道蓝长明背后的幕后黑手是何方神圣”

    以我们现在温家堡的势力完全可以跟蓝长明抗衡,只不过他身后的势力咱们查询那么多年都无果,说明他背后势力相当之大,隐藏的相当之深

    这也是为何我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

    那如果明晚你拿到令牌,是不是打算,,,,,

    宫羽墨被墨玖一这样问突然心有些慌,随即平静下来,声音也没有了任何感情,”真如此,我定会手刃仇人,父母之仇大过天”,墨玖一心情莫名的忧郁了起来,如果这样,以诺该怎么办,想想都心疼,”玖一,明晚咱们一定要见机行事,带几个精英就行,太多以免惹他怀疑,对了,我这里有丝绸山庄的图纸,咱们现在好好解析一下,他的地下室应该建于什么地方,什么地方最合适”

    你怎么有丝绸山庄的图纸?

    婉儿帮我取得的

    说到这个问题,你真应该去看看婉儿姑娘,这些年真的是多亏有她咱们温家堡取得消息如此之快,你说如此聪慧的女子,对你就,,,,,墨玖一摇了摇头

    玖一暂且不说这些,你过来看看,到底哪里才是他的地下室呢?我个人觉得应该在中间,玖一你认为呢

    从图纸上来看,他家的造建跟九宫八卦阵法很像,如果按照常理推断,中间算是最合适不过了,但是既然他能建造出那么复杂的九宫八卦阵,说明机关重重,而且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即便有了这张图纸咱们进去出来的机率应该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