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莫名的情愫在延伸

    更新时间:2017-04-02 14:24:18本章字数:3581字

    这也是我担心的,最近这几日我都有仔细研究九格八卦阵的破解之法,问题应该不大

    之前我们不是安排一批线人去了丝绸山庄吗?一点进展都没有吗?

    这正真是我苦恼的地方,人确实也进去了,不过他们哪里看人看的紧,而且形势复杂,到现在都没有摸清

    ”那为何你这次那么着急,那么多年都等了,为什么不多等一些时日”,见宫羽墨不说话,墨玖一只好作罢,你做事一向有你的道理,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是觉得你应该三思而行,不然那么多年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我就是不想那么多年的努力白费了才会选择这个时候动手”,墨玖一这次既然有些不明白宫羽墨了

    宫羽墨看着一脸茫然的墨玖一他摇了摇头,”没事了,这个地图留给你,看看能不能看出一些异样来”,墨玖一点了点头,”你气色不是很好,迟些我叫铃儿给你送些补药过去”,宫羽墨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墨玖一开始细细查看起来

    宫羽墨刚走没多久,一个黑影则出现在了墨玖一的房间,”都听见了吧,这个拿去,明晚见机形势”,说话语气跟刚刚完全不是同一个人,那个黑影又一闪而过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墨玖一开始有些发呆了,希望明晚大家都相安无事

    二爷,二爷,,,,墨玖一恢复神情,”怎么了,铃儿”

    我听环儿说,堡主先前病发了是蓝姑娘帮他解的毒

    难怪我见羽墨气色不是很好,不过近日羽墨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不知是否跟以诺身体有关

    堡主毒发跟蓝姑娘有什么关联呢?墨玖一看了一眼铃儿,随手写了几幅药方给铃儿,”你帮我把这些药调好,晚些我亲自熬制”

    是给蓝姑娘的吗?

    是给羽墨的

    好,铃儿快速麻利的走了出去,不知道羽墨有没有发觉这个问题,墨玖一开始琢磨起来

    蓝以诺刚穿好衣服,宫羽墨就回来了,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要打招呼,还是直接无视,还是,,,,要不直接装睡得了,算了,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她把小白放在身上之后,直接走了出去

    ”我已经吩咐下人帮你收拾行李了“,蓝以诺还以为宫羽墨还会说些什么,所以就没有接话,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见他声音,她有些莫名其妙,就没了?现在是要她说什么吗?突然她觉得自己应该说声谢谢,心里这样想可是口已经说了出来,”谢谢“,随即转身离去

    这个女人不懂自己刚说的意思吗?”你站住”,一声怒吼,让蓝以诺停住了脚步,堡主还有其他事情吗?

    今晚就住这里,明日一早我们得启程,以免你耽误我们的时辰

    ”请堡主放心,我也想家了,估计今晚会兴奋的睡不着,所以不会耽误大家的时辰”,说完提着裙摆就走了出去,宫羽墨想着今晚好好跟她一起独处,谁知道既然有人不领情,还误会他的意思,宫羽墨有些懊恼,算了,她在说不定自己会动摇,罢了,罢了,宫羽墨只能一个劲儿的叹气

    玖一,玖一,,,,墨玖一老远就听见了蓝以诺的声音,他笑着站了起来,”身体怎么样“,蓝以诺红着脸,”挺好的“

    ”你坐下来,我帮你把把脉”,蓝以诺很配合的把手搭了过去,墨玖一表情越来越凝重,让蓝以诺不禁有些担心,”玖一,你这样的表情好像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墨玖一看了一眼蓝以诺随后又仔细的把脉

    蓝以诺闭着眼睛,鼓起勇气,“玖一,你说吧,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墨玖一被蓝以诺丰富的表情逗笑了,蓝以诺听见墨玖一的笑声她才睁开一只眼,然后第二只眼,顿时松了口气

    你没事,可是羽墨有事

    ”什么意思?最近你是不是觉得每次跟他合欢之后都疲乏的厉害,但是第二天就精神百倍跟没事一样”,蓝以诺红着脸点了点头,但是这个跟宫羽墨有什么关系,我不是帮他解了毒吗?

    你生性比普通人都要寒,这也是你为什么能及时帮羽墨解毒的原因,但是你跟羽墨合欢之后你身上的寒性会停留在他体内,导致他最近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不明白,既然我身上的寒性能给他解毒为何会导致他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呢?

    因为他身体承受不了你的寒性

    那是不是只要以后他不碰我,对吗?

    墨玖一摇了摇头,这个我也说不准,不过下次毒发的时候我会按照我的方法给他解毒,如果他熬不过去,还得需要你

    那万一我不再呢?蓝以诺脱口而出

    你不再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说他可以找别人给他解毒吗?

    任何人都可以,只不过就怕他这个毒有先入主的惯性,毕竟你是第一个以方式跟他解毒的人

    听了墨玖一的一席话之后蓝以诺莫名的开始担心起来,”那你以前怎么给他解毒的“

    我有给他熬制药丸,但是不凑巧都吃完了,不过最近有在重新配药方,只不过这个解药需要的药材都过于难寻,恐怕还需要一些时日

    一些时日?那是多久

    我也说不准,不过我会尽快配齐药材,看来以诺也很关心羽墨

    蓝以诺开始支支吾吾,我,,,我哪有,只是比较好奇而已

    ”好,你不是口是心非,这个送你”,墨玖一掏出一个别致的裹布,蓝以诺一边接一边问道,”什么啊”,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送给我的吗?

    你不是说想学针灸吗?没有针怎么能学呢?墨玖一这样做让蓝以诺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一想到自己明日回门就是他们的别离的时候,蓝以诺走了过去,抱住了墨玖一,她轻声细语的在他耳边低语着,”玖一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蓝以诺越是这样,墨玖一越是不安,从今天开始他就莫名的心慌,”以诺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蓝以诺松开手之后,不敢直视墨玖一,”没有,就是觉得你对我太好,有些感动罢了”

    墨玖一虽然表面上没有在追问什么,实际他有了自己的想法,最近得多注意以诺了,总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晚上想吃什么,我嘱咐她们给你做“

    我都可以,不过最好今晚能喝点小酒

    你能喝酒?

    ”以前偷喝过,今晚顺便叫上宫羽墨吧”,想到即将要离别现在自己的心情五味俱全什么味儿都有

    好,以诺今晚是有话要跟我们说吗?

    ”不是,就是高兴,今晚我给你们跳一支舞曲吧”,算是离别舞吧,最后一句她没有说出来

    听你这样说,我好期待,以诺跳舞一定是美不胜收,需要我叫乐师吗?蓝以诺摇了摇头,我先去准备,小翠呢?

    我也没有看见她,等一下问问铃儿

    ”那我先会房间了”,墨玖一点了点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墨玖一莫名的用手伸展开来,想要抓住这个背影,可是越离自己越来越遥远,这一生不知自己能否有幸能成为她心中挚爱之人呢?身上淡淡的忧伤围绕着他

    铃儿端着汤药站在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心疼的手在发抖,二爷何时变得如此寡欢了,蓝姑娘,希望你不要辜负二爷一片心意啊,她整理好情绪开始叫唤到,”二爷,汤药已经熬好,要趁热喝,凉了就起不到效果“,墨玖一一饮而尽,似乎这药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见墨玖一喝完,铃儿赶紧把手上的帕子递了上去

    铃儿你有看见小翠吗?

    小翠说她要准备回门的东西,二爷找她有事吗?

    不是我找,是以诺找她,对了,你现在马上通知羽墨今晚来这里饮酒看舞曲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以诺说今晚要舞曲给我们看

    ”我也好期待,上次就听人说蓝姑娘跳舞跳的极好“,说完兴高采烈的往宫羽墨那边走去

    ”以诺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吧”,墨玖一看着远处沉思

    蓝以诺今晚选了一件纯白色的衣衫,而且化妆的时候,特意在眉毛之间花了朵梅花,长发直至腰间,她在发鬓上插了一朵粉红色野花,与眉毛之间的桃花相呼相映,美不胜收,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到,自己怎会如此伤感,难道对他动情了吗?不,,,,她立马否认,自己怎么可能对他动情,她拍打着脸颊,门吱的一声响,吓到了她,小翠你吓死我了,你去哪里了

    我,,,我就四处转了转,不是要回门了吗?

    嗯,你舍不得这里吗?

    "小姐说的哪里话,有小姐在的地方才是我值得留恋的地方",本来有些沮丧的小翠,见到蓝以诺的打扮开始叫唤了起来,小姐你打扮的好美,今晚也是要在姑爷哪里过夜吗?

    "小翠",蓝以诺劈头就是一顿暴打,你脑袋就只能想到这些吗?今晚要给跳舞,算是离别舞吧

    需要我给小姐伴舞吗?小翠开始在房间里面跳来跳去,小翠你会跳新疆舞哎,你是新疆人吗?不,,不是,,,不过我娘是,眉眼间突然多了一丝惆怅,手脚也开始凌乱起来,突然之间就停住了跳舞的脚步

    ,"小姐,你是小翠在这个世上唯一值得用生命保护的人",小小的脸庞露出了坚定的神情,不容质疑的气息围绕着小翠

    "小翠",蓝以诺抱住了她,"你也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小姐",俩人就这样相互抱着,好像俩人之间的感情不用过多的言语便可知在对方心里的位置。

    凤儿,你去领一些上好的灵芝还有雪莲给婉儿送去,切记说话语气,还有跟她说,我最近事情太忙,等我处理好自会去看她,叫她珍重爱惜自己的身体

    "堡主",凤儿直接跪了下来,堡主为何对一个青楼女子之好,难道凤儿还不如那个青楼女子好吗?

    "凤儿,你要注意你说话的分寸",宫羽墨已经没有耐心在过于多说

    凤儿知道自己身份卑微,凤儿从来没有想过要堡主娶,可是凤儿就是不甘心

    凤儿,如果你还是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念往日情分

    凤儿开始抽泣,"凤儿知道了",说完就冲了出去了

    环儿,既然凤儿如此,那就由你待她去吧

    请堡主放心,环儿一定会把你的话带到

    等这次事情一过,不管凤儿愿不愿意自己都要给她找婆家了,宫羽墨现在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