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苦情树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7-04-03 10:14:22本章字数:3981字

    堡主,二爷邀请你今晚一同用餐

    怎么之前没听玖一说起,难不成今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二爷说你去便知晓

    ”什么事情如此神秘”,宫羽墨突然有了兴趣。

    酒菜在此时已经备好,宫羽墨一去就问道,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你先坐下来,铃儿你也坐”,铃儿看了一眼宫羽墨,摇了摇头,铃儿坐下来,墨玖一声音稍微大了一些,”我们这里不是羽墨哪里,不必如此拘束”,宫羽墨没有反驳墨玖一的话似乎也算默许了,铃儿只好坐了下来

    蓝以诺出现的时候,在场的几个人都为之震惊,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一袭白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白衫如花,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宫羽墨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故意移了移位置,但是蓝以诺并没有坐下来,低头垂怜,微含着笑意,”我为你们献舞一曲,算是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虽然她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她也不想过多的言语,就怕惹人怀疑露出马脚

    铃儿赶紧叫小翠也坐了下来观赏,也许这里只有小翠能了解蓝以诺现在的想法,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蓝以诺,大家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成了这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轻舒长袖,玉手挥舞,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灵动,飘逸,清雅,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轻高曼舞,载歌载舞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似是一只蝴蝶翩翩起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绽放自己的光彩

    宫羽墨突然起身将还在跳舞的蓝以诺搂在怀里,刚刚的她似乎在跟自己道别,让他莫名的紧张,”堡主我舞曲还没有跳完”,宫羽墨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突然有了一丝波动,微微扬起的嘴角却勾勒出一道微笑的痕迹,”下次再跳给我看,跳给我一个人看”,似乎在宣誓他的主权,他浓浓的醋意让墨玖一心情不好,自顾自的喝了一杯,”玖一不要一个人偷喝,我敬你一杯”,小翠跟铃儿这才缓过神来,”小姐,蓝姑娘,你的舞跳的太美了,让我都移不开眼”,大家听见小翠这样说都笑了起来,而宫羽墨的手一直”放在蓝以诺的腰间,从未放下

    墨玖一时不时还是会觉得他这个举动有些刺眼,久而久之既然有些麻木了,而这个动作也提醒着他,以诺已经是羽墨的妻子了,今晚他多喝了几杯,也许并没有人在意他,墨玖一有些哭笑,”玖一不要喝那么多伤身,你身体还没有调养好”,这句话是宫羽墨对他说的,”是啊,这个是他最好的朋友,都说朋友妻不可欺,自己既然爱上了朋友的妻子”,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今日我高兴,你就让我放任一次,好久都没有那么痛快畅饮了”,说完又倒了一杯喝了起来,蓝以诺主动跟墨玖一碰杯,”我陪你”,随后仰头爽快的一干二净

    蓝以诺现在的打扮跟刚刚的言行举止完全格格不入,不过这样的她带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几分爽快,更加让人寻味无穷,宫羽墨搂她搂的更加紧了,”堡主,我腰痛”,蓝以诺故意扭动着小蛮腰

    ”你小心我走火入魔,如火焚烧”,听见宫羽墨的声音,蓝以诺脸顿时红了起来,轻咳了几声,干笑了几声,就不敢再乱动了

    ”堡主,这杯我敬你”,宫羽墨嘴角上扬的更加厉害,宫羽墨还未喝蓝以诺就已经喝完了,她在心里暗自说道,再见,再也不见,宫羽墨似乎听见了蓝以诺心中的低喃声,”你刚刚说什么”

    没,,,我什么也没说,堡主看来不胜酒力啊,哈哈哈,,,,,

    玖一今天气氛那么好,要不你也吹两首曲子听听

    好啊,好啊,蓝以诺赶紧拍手叫好,墨玖一超铃儿点了点头,要不我帮你伴舞如何?蓝以诺刚要起身,就被宫羽墨拉了下来,”你这样只会扰乱玖一,笛声可是要细细品味才行”,蓝以诺点了点头,嘘嘘,,,,,大家现在都不要说话

    墨玖一站了起来,如霜的雪色衣袍,宽广的长袖口有一道妖治的艳红色连云花纹,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飞舞,毫无瑕疵的脸宠俊美绝伦,一双深灰色的眼眸如月下一河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修长洁白的手指似敲打着键盘一般随着笛声的快慢而游走,听着他的笛声大家心情都惆怅起来,墨玖一似乎在转达着他这份得不到答案的爱情,蓝以诺感觉眼眶有些湿润了,他的笛声直入她心房,敲打着她最脆弱的一面墙,她努力平复着心中那份不舍,此时箫声骤然转急,蓝以诺感觉那面墙已经碎了,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怎么哭了”,宫羽墨似乎心疼不已,语气有些僵硬

    没事,就是想家了

    ”明日就能如你所愿了”,宫羽墨想要帮蓝以诺擦拭可是手抬在半中央确怎么也下不了手

    ”我身体有些疲乏,想要先下去休息了”,宫羽墨点了点头,大家现在心中各自有了想法,墨玖一吹完一曲不见蓝以诺的踪影,心中的忧伤更加深了,大家都没有在说话,铃儿打破僵局,”二爷,堡主明日还要早起,都早些歇息吧”

    也好,都没有心情吃,宫羽墨点了点头,”玖一早些歇息“,墨玖一也回敬的点了点头

    待宫羽墨走之后,墨玖一在蓝以诺房间外遥望,徘徊,最后化作叹气声转身离去,走到庭院中,又吹起了笛声,这次的笛声比上次的还伤感,看来今晚大家都会彻夜不眠,宫羽墨看着窗外的月亮叹息着。

    蓝以诺为了不让宫羽墨小看,她早早的就已经梳妆打扮了,因为要赶路,她着装穿的不是过份张扬,特意选了黑色的束腰的服侍,当然也是为了方便自己逃跑,”小姐这样打扮好俊俏啊,芊芊细腰,估计二爷跟姑爷又得看的目瞪口呆了”

    小翠最近说话是越来越无底线了,你这样早晚成老姑娘,还有,你这样打扮也太惹眼了

    可是小姐,如果我跟你一样,那不是惹姑爷他们怀疑,而且小姐,我个人觉得还是等咱们回到丝绸山庄在计划逃跑吧,毕竟那边的地理环境咱们都比较熟悉,如果你中途逃跑我们来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在遇到上次那样的事情那真的就死定了

    ”小翠”,蓝以诺眼神闪烁着看着她,小翠被蓝以诺看的心里有些发毛,小,,,姐,,,我是说的哪里不对还是,,,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小翠,我发觉你有时单纯的无可救药,但有时心思细腻而且聪慧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你不会,,,,,

    没有,,没有,,,,小翠赶紧摆手,我就是某些事情糊涂而已,小姐说的我好像呆呆的,笨笨的

    好啦,我不会嫌弃你的,你刚刚说的好有道理,那只能等回到丝绸山庄在逃

    小姐有想过逃跑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蓝以诺摇了摇头,”那要不小姐跟我会我的家乡吧,我们哪里山清水秀特别养人”

    ”好啊,我一直也试试在大草原上骑马的感觉,想想心都醉了”,蓝以诺现在兴高采烈的忘乎所以,根本没有看到小翠眼神中的悲伤

    蓝姑娘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铃儿你进来啊,我们都准备好了

    ”我就不进来了,二爷让我知会你们等一下到大院集合”

    听的出来此时的铃儿语气快速非常急迫,小翠咱们也赶快,不然又该被人说了

    哦,,哦,,好好,,,,小翠慌忙的拿着行李跟着蓝以诺走了出去

    ”下雨了”,蓝以诺停立在了门前,此时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微风吹过,吹动着蓝以诺长发及腰的发丝,裙摆也跟着拂动起来,她用手轻抚着耳边几根发丝,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眼神中的淡淡忧伤则让人有种想要拥她入怀的想法,宫羽墨跟墨玖一俩人都在不远处望着蓝以诺,她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呢,俩人都在心中如此感叹着

    蓝以诺似乎感觉到了有人投向的目光,她转身回望,嘴角微微上扬,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玖一,你还没有去过去吗?

    我等你一起

    ”那咱们赶快走吧,不然等一下他又改发怒了”,刚走没几步,就看见不远处的宫羽墨,你怎么过来了?

    我找玖一,

    那你们聊我跟小翠先过去了

    ”突然想着也没有那么重要,还是一边赶路一边说吧”,墨玖一看着宫羽墨有些尴尬的表情,看来羽墨也动情了,只不过一直不想承认罢了

    蓝以诺不予理会拉着小翠急忙走上前去,刚到门口,蓝以诺就惊呆了,既然有马车?想到上次宫羽墨如此对待自己,她这次坚决不坐马车,眼看着一个个都有自己的马匹,就她跟小翠没有,她樱桃小嘴一翘,堡主,你难不成让我跟小翠走路回去吗?

    不是有给你备好马车吗?蓝以诺一脸嫌弃,”我可不想半路被人说要赶路然后骑马赶路快一些的话”

    看来你很记仇

    记仇?记仇可是女人的专利

    要不你跟我一匹?墨玖一比宫羽墨先说,宫羽墨一脸不悦,薄唇煽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那小翠呢?要不这样,二爷你跟堡主一匹不就好了吗?小翠在旁边赶紧用很棒的手势跟蓝以诺打着招呼

    ”你只能坐马车,不然就走路回去”,宫羽墨冷哼着就骑着马开始走了起来,”什么人啊”,蓝以诺一脸不服气,脚底朝地狠狠的剁了一下,哼,,,,离开真的是上上之策

    小姐你慢些

    慢什么啊,你看这破马车还不够慢吗?蓝以诺气的连都脸都绯红非红的,”真希望雨下的在大些,淋死那个自高自大的男人”,可是天不如她所愿,没走多远就雨过天晴了,蓝以诺嘴巴敲的更加高了,”老天真是没有长眼,他这种人就该淋死”

    小姐又在口是心非了

    我才没有口是心非

    ”小姐,你看,好漂亮啊”,蓝以诺伸头查看,粉红色的花瓣纷纷的落了下来,像下了一场花瓣雨,美不胜收,有些花瓣还落在了蓝以诺的身上以及头上,”小姐,这个树叫什么树啊,它的花好漂亮,颜色也好艳丽”

    它叫这合欢树,合欢树最早叫苦情树,也不开花。相传,有个秀才寒窗苦读十年,准备进京赶考。临行时,妻子粉扇指着窗前的那棵苦情树对他说:“夫君此去,必能高中。只是京城乱花迷眼,切莫忘了回家的路!”秀才应诺而去,却从此杳无音信。粉扇在家里盼了又盼,等了又等,青丝变白发,也没等回丈夫的身影。在生命尽头即将到来的时候,粉扇拖着病 弱的身体,挣扎着来到那株印证她和丈夫誓言的苦情树前,用生命发下重誓:“如果丈夫变心,从今往后,让这苦情开花,夫为叶,我为花,花不老,叶不落,一生不同心,世世夜欢合!”说罢,气绝身亡。第二年,所有的苦情树果真都开了花,粉柔柔的,像一把把小小的扇子挂满了枝头,还带着一股淡淡地香气,只是花期很短,只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