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狐妖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7-04-04 10:23:19本章字数:3751字

    而且,从那时开始,所有的叶子居然也是随着花开花谢来晨展暮合。人们为了纪念粉扇的痴情,也就把苦情树改名为合欢树了。这个故事让人觉着,这合欢树在欢乐的名誉之下所承受的苦难过于沉重,让人不由得觉着分外伤感,觉着这世间的一切美好,其实大都是人们的美好愿景,由凄美的灵魂支撑的希望的形象。凄美的故事已成传说,但愿今日美丽的合欢花下有更多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那小姐的意思就是,俩个相爱之人,在苦情树下许愿就能牵手到白头吗?

    传说自有它一定的寓意,但是咱们可不能依靠这些外在因素,俩个人能否一起走到白头靠的是不变的心

    ”哦,,,,,我好想说如果真的灵验,你可以跟姑爷去试试”,蓝以诺打了小翠一下头,”叫你胡说,我跟宫羽墨就算皮卡丘射在多的箭也不可能在一起”

    皮卡丘是?

    皮卡丘就是你们口说所说的月老

    ”原来月老还有另外的名字啊”,小翠一脸莫名懂的表情把蓝以诺逗得哈哈哈大笑,而马车外的宫羽墨脸色犹如冰湖一般冷的不能在冷了,因为蓝以诺她们说的话他全部都进入耳底,不过她说的这个传说倒是挺有意思的,合欢树,苦情树,,,,宫羽墨意味深长的念着这俩个名字,心中好像有什么打算。

    而丝绸山庄那边,”娘,羽墨为何还没有到”

    私下你这样称呼便好,当着大家的面可不许这般失礼

    ”娘,这个礼数我还是懂”,蓝慧心娇滴滴的撒着娇,蓝鸿艳则在一旁摇头,”慧心咱们家也算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你既然想要做人家的妾,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啊”

    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早早起身衣着打扮不就是等人欣赏吗?

    我比你好,我们家玖一可是孤身一人,而且玖一笑起来如冬日的阳光般温暖,不像你那个什么堡主,苟不言笑的,看的慎得慌

    ”不许你这样说羽墨,你再说我对你不客气”,俩人开始拳脚相向

    你们俩是把我当成空气了吗?都给我住手,等一下你爹看见了还得了

    是姐姐的不是,娘,你可要为我做主

    你们俩如何选未来的夫婿我阻挠,但是有一点你们俩一定要给我谨记在心

    ”就是不能做人家妾”,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蓝鸿艳脸上更加得意,”看吧,娘都不同意你跟那个宫羽墨在一起”

    谁说我要做妾的,我自问长的不比那个扫把星差,凭什么我要做小她要做大

    你想做小也要看人家答不答应,再者说你有本事让那个扫把星甘愿做妾

    ”就她胆小那样,我吼俩句吓唬吓唬她,她就答应了”,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不亦说乎

    你们俩是要气死为娘吗?都给我出去吧,心儿我警告你不许在打宫羽墨的主意,还有你艳儿,温家堡的人你们最好少给我沾

    ”娘,我就是喜欢羽墨,我就是喜欢玖一”,俩人分别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唐笑笑摇了摇头,”为娘是为你们好啊,温家堡的人离的越远越好”,唐笑笑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流了出来,仿佛一些陈年往事勾起她的思绪,想到旧时的故人时,唐笑笑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时隔那么多年,想到他心里还是隐隐作痛,就在她还是思念旧情郎的时候,蓝长明走了进来,唐笑笑赶紧用手巾擦拭眼泪,就怕被蓝长明看出什么来,即便唐笑笑如何掩饰还没被蓝长明看见她擦拭眼泪的那一幕,”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不许哭,以免晦气,还有,好好打扮,不要给我丢脸”

    看你说的什么话,我合适给你丢脸过

    没有最好,不然,,,,

    不然什么,不然你又要在去个小的,纳个妾什么的吗?

    ”你今日抽什么风,你已经过了无理取闹的年纪,好好伺候好我,好好顾这个家,其他什么事都没有”,蓝长明愤甩衣袖扬长而去,留下一脸悲伤的唐笑笑,”孤竹哥哥你到底在哪里”,唐笑笑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思念。

    ”小翠,我屁股坐的好痛啊,还有多久可以到”,蓝以诺在马车上开始叫唤起来

    ”小姐应该快了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小姐实在觉得坐马车累的话,可以考虑跟姑爷一起骑马”,说完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啊,小翠,现在都知道拿你小姐来取乐了,看我不打你”,说完霹雳扒拉的往小翠身上打,说是打无非就是碰了几下而已,”小姐果真无聊闲得慌,要不我也给小姐讲讲故事”

    说来听听,,,,

    在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庄,错落分布着几十余户人家,十一娘的家也在其中,她是村里唯一的接生婆,技术高超,懂推宫推拿之发,因此村里若有哪户人家媳妇生产,定会叫十一娘前去,久而久之,十一娘之名,闻名遐迩,十一娘手里也救了不少婴儿之命。

    说到十一娘,村里的人并不了解,只知道是南方人,独自带着一个女娃,年龄也不详,容貌俏丽,看似30余岁,却又好像二十余岁,让人甚是费解,村里追求者甚多,因为她怕再嫁会让女儿受委屈,所以那些追求者被她一一婉拒

    有一次,十一娘刚要去河边打水,突然听到河边人声喧杂,十一娘仔细一看,确实几名妇人在河边呼救,河中央还是一名妇人不断扑腾,水花四溅,十一娘急忙上前,有个夫人看到十一娘就拉着无语轮次的说道:”这可怎么办,翠花掉下去了,她肚子还有孩子啊”

    十一娘当时一听,掉落水的既然是一名产妇,如今就她们几个在场,再迟就来不及了,十一娘咬了咬牙,一个扎子就扎进了水里,”十一娘要当心啊”,岸边有位妇人不禁担心起来,十一娘也听不到河边那些人的惊呼声了,她游到了翠花身边,拉着翠花就要往回游,不过翠花惊吓过度,一下子就把手勾住了十一娘的脖子,十一娘一下就被拉到了水里,连喝了好几口水,就在大家以为悲剧发生的时候,突然听到十一娘大叫一声,随后身上隐隐有流光出现,一下子就窜一下就把翠花送到岸边。

    十一娘到岸边累的不停喘气,随后听见一声尖叫声,十一娘一身身后,一条毛融融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头上还出现了俩只尖尖的耳朵,十一娘暗道,”糟了,出现原形了”,随后就往家里跑

    回家第一件事情,她就把女儿藏到了家中的米缸之中,村里人一听有妖怪,有好事着的怂恿下,纠集了好几十个人手拿镰刀木棍,就上了十一娘的家。

    几个人带头踹开了十一娘的门,进去一看,果然是个狐妖摸样,一群人口里喊着要消灭要怪,随后就要上前打杀十一娘,就在此时,俩个人身影从人群窜出来挡在大家面前,”十一娘虽然是妖怪,但是一直以来并未伤害人命,而且还一直帮助人家,而且你们媳妇难产的时候,都是十一娘出手相助,大家冷静些吧,放过十一娘吧”,人们听了他们的一席话之后顿时没了声音,心里都在沉思

    就在此时,村子里几家大户人家因为怀恨十一娘拒绝他们的追求都起哄说道,”这说不定是她的伪装,这些年大家伙家里丢的鸡鸭说不定就是被她吃的,还有前些年村里的旱灾,也说不定就是她做的,现在放她走,说不定以后就会回来吃了我们,不能放过她,杀了她,杀了她”。

    村里的人一听,人妖有别,妖怪都是要害人的,于是愤怒的人将十一娘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押往山神山那边,即便刚刚那俩个人死死挡在前面也无济于事,眼看着村里的人把十一娘活活烧死,就在十一娘将要死去的那一刻,那俩个人才想到,一定要保护好十一娘的女儿,所以赶紧跑往家中,让十一娘唯一的女儿逃了出去

    小翠说完眼神中露出一抹凶狠的目光,蓝以诺看着小翠,突然有些心颤,在望了一眼,小翠眼里什么都没有,有的也只是单纯的目光而已,蓝以诺不停叹息,”只感叹到世事无常,人心易变”

    小姐,如果你是狐妖的女儿你会怎么做

    我吗?蓝以诺开始认真想着小翠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她很认真的回答道,”也许我会找个人烟稀少的人重新生活,也许我会选择复仇,这些都说不准,毕竟我没有亲身经历,我也给不了肯定的回答”

    小翠此时望向窗户,眼神伤感,浑身充满了忧郁的气息,不像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蓝以诺拉着小翠的手,”傻丫头,故事始终是故事,不必为此感到悲伤”

    小翠把手搭在蓝以诺手上,”小姐我没事,只是替十一娘不止而已,自己真心付出,得到的却是如此悲惨的下场,令人心寒而已”

    "是啊,有时候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不怕别人伤,只是怕伤害你之人是你曾经真心对待之人,小翠以为蓝以诺发现了什么,在提示她一般,她突然身体有些颤抖,小姐,如果小翠做了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会原谅小翠吗?

    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有,只是小翠笨手笨脚怕做了对小姐不利的事情

    傻丫头,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来的,而且即便你不小心做了,我也不会怪你

    "小姐,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宫羽墨在马车外听着,总觉得这个小翠有些怪,自己一定要叫人查一下她的身世才行。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就听见蓝以诺拉着窗帘抬着头说道,"堡主,可不可以停一下马车,我感觉自己胃都在翻腾,在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吐死"

    宫羽墨看着蓝以诺有些苍白的脸,举手太高霸气十足的说道,"休息,整顿"

    车一停,蓝以诺就跑下了马车,”雨过之后的空气,真的好清新”

    ”小姐,吃一些饼充饥吧,不然等一下真的该吐了”,蓝以诺摇了摇头,”我吃不下,感觉胃现在都在翻江倒海”

    以诺,你多少要吃一些,不然你身体怎么受的了

    玖一,不用理会她,等一下吐死也活该

    你,,,蓝以诺一双愤怒眼神瞪着宫羽墨,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宫羽墨现在早已死在蓝以诺的万剑之下,不过蓝以诺还是接过小翠的饼,吃了起来,这说明宫羽墨的激将法有用

    蓝以诺因为吃的太大口,呛了起来,小翠赶紧帮她拍着后背,宫羽墨也赶紧递了自己的水壶上去,蓝以诺似乎在赌气不喝他的水,墨玖一赶紧递了自己的上去被宫羽墨一把抢了过来,”喝了一口说道,看来有些人不想被吐死,倒是想被噎死”

    ”小姐,你还是喝吧,你看你噎的脸都红了”,蓝以诺有些无奈,这个男人肯定是自己的煞星,之后大口大口的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