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天时地利人和

    更新时间:2017-04-05 17:48:20本章字数:3546字

    小姐好些了吗?

    好多了,难怪这里的人吃东西都那么斯文,这个饼又硬又干,大口吃肯定迟早被噎死

    看见蓝以诺没什么事,宫羽墨才跟墨玖一走到隐蔽的地方,"玖一,你觉不觉得小翠这个丫鬟有些异样"

    "暂时没有看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她不会伤害以诺",宫羽墨点了点头,不管如何,他始终不放心,还是派人去查了小翠的底细。

    "有刺客",宫羽墨跟墨玖一听见这几个字的时候,俩人想也没有想直冲到蓝以诺身边

    "这次来的人不少啊,看来是要把咱们赶尽杀绝",宫羽墨跟墨玖一俩人相互对望一下,就开始进入厮杀状态,而小翠直接把蓝以诺拉到身后,"小姐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你自己都害怕的发抖,还保护我,傻不傻,况且有他们俩在,我想咱们应该会没事",她们在说话之余,那些蒙面黑人已经被宫羽墨等人杀的七七八八的了,不过那种血腥的场面,蓝以诺看着就反胃,刚刚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人家在打杀,蓝以诺确在吐,场面极其滑稽,那些人没打几下就撤了,一点都不恋战,像是给他们挑衅又或者是打探实力

    龙头门,哼,,,宫羽墨冷哼着,一山容不下二虎,这件事情迟早要解决

    以诺,,,,宫羽墨跟墨玖一俩人一同叫唤到,刚想要过去安慰她,可是被她制止,"你们俩暂时不要过来",蓝以诺伸出手开始阻挡,看着他们身上的血,她吐的更加厉害了,宫羽墨跟墨玖一相互对望了一下,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了身衣服,"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说完大家纷纷都骑上马

    小姐好些了吗?小翠一直在帮蓝以诺扫背,"不好,一点都不好,生平第一次看见那么血腥的场面,估计晚上都要作噩梦"

    是啊,小姐整日都只是在山庄里,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没有吓晕已经不错了

    听你语气好像你经历过一般

    跟小姐相比我算是有经历过吧

    那为何你刚刚比我还怕,我看你身体都在抖

    小姐,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姑娘当然见到这种场面也会害怕,不害怕就不正常了不是吗?蓝以洛总觉得小翠这个回答有些怪,但是她又找不出来原因也好作罢

    墨玖一一路上都比较沉默,宫羽墨也没有说话,俩人心中似乎都有了想法,越靠近丝绸山庄他们俩内心都是各种担忧跟矛盾,怕真的的手,以诺会恨,但是失手,那么多年的仇恨跟策划都付之东水,俩人同时叹着气,也互相对望了一下,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时他们俩自我安慰的一种理由吧。

    宫羽墨他们刚到,蓝长明他们就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羽墨你们一路赶回来定是累坏了,我已叫人备好沐浴还有酒菜"

    宫羽墨笑了笑,"蓝庄主真是太客气了"

    "你这孩子是不是应该改口了",唐笑笑故意这样说,想要拉进大家的距离,宫羽墨皱了皱眉头,嘴唇动了动几下,始终叫不出他怎么可以叫杀父仇人叫做岳父,哪怕演戏他也做不到

    蓝长明毕竟想要依靠宫羽墨的势力,所以赶紧解说,我想羽墨定是不习惯,不着急,慢慢来,慢慢来,,,

    蓝慧心跟蓝鸿艳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红妆艳抹的,把唐笑笑都吓了一跳,更加不提旁人,俩人脸上的粉底厚的风一吹都感觉一层粉末随风而来,而且脸颊上的腮红,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像极了跳梁小丑,好像是供人娱乐消遣似的,"你们俩都给我回屋去",蓝长明怒吼一声,不忘怒瞪着唐笑笑

    而蓝以诺此时走下了马车,"爹,二娘,我回来了"

    大家都为之惊叹,这还是他们家的三小姐吗?身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与蓝慧心还有蓝鸿艳简直就是明显的对比,或者说她们跟蓝以诺现在根本没有可比性,宫羽墨跟墨玖一则想着,想不到她不施粉黛的模样也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在场每一人均心跳不已,就连平时极其厌恶的蓝以诺的爹蓝长明都对她另眼相看,看到她突然想起了蓝以诺的娘,心中亏欠有感而来,他一脸慈祥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唐笑笑赶紧瞪了一眼蓝慧心跟蓝鸿艳,低声说道,"还不回去在重新梳洗",随后则惺惺作态的说道,"看来羽墨对咱们家以诺很是宠爱啊,看看,才几天时间,整个人气色好了不知到多少,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其实大家多少都听说了,蓝以诺嫁过去生活的并不好,唐笑笑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让蓝以诺难堪而已,大家心知肚明唐笑笑的用意

    宫羽墨深情的走到蓝以诺的面前牵着她的手,她是我的妻子,我宠她不是应该的吗?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怎么跟之前听见的不一样啊"

    是啊,我也听说三小姐嫁过去以后可没受罪呢?唐笑笑自己有些尴尬了,蓝以诺望着宫羽墨,不知道他现在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你要演,我陪你演,一丝狡猾之意涌上而来,"羽墨,不知为何,我脚痛的厉害"

    脚痛?宫羽墨看着蓝以诺似非似笑的表情,瞬间懂了,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她故意整他而黑脸,他直接抱起了蓝以诺,"蓝庄主我们的房间在哪里"

    现在的蓝以诺小鹿乱撞,头都不敢抬,只能深深的隐埋在宫羽墨的胸口之间,宫羽墨看了一下眼下的人,嘴角满满的幸福,蓝慧心在后面气的牙痒痒,直跺脚,而蓝鸿艳则笑着说,"人家那么恩爱,你怎么插足进去",然后就跟着走了进去

    一到房间,蓝以诺赶紧挣脱开来,"别动,等一下摔下去,我可不负责"

    那你放我下来

    你不是说你脚痛吗?

    "现在不痛了",小翠在门外听的直笑,小姐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墨玖一一进温家堡就开始四处转悠,而他身后总是有个人跟着,莫非有人跟踪自己,他故意藏到角落之中,紧接着听见有人说到,"刚刚还在这里的,去哪里了"

    "说,你跟着我有何用意",墨玖一用剑柄抵住了跟踪他的那个人,蓝鸿艳吓坏了,"二爷,我是蓝鸿艳"

    蓝鸿艳?墨玖一这才看清楚跟踪他之人既然是丝绸山庄的大小姐,大小姐?实属抱歉,刚刚我有些鲁莽,不过大小姐找我有事吗?

    我,,,我,,,那个我听说你懂医术,我最近可能染上风寒,总觉得全身发冷,所以想让二爷帮我瞧瞧

    "大小姐染上风寒尽量不要在这个时候出门,这个时间是最容易加深病情的",蓝鸿艳本来想跟墨玖一接触,被他这样接话,她有些尴尬不知如何聊下去,突然想到,既然她不宜出门,那他可以去她的房间啊,"既然这样,那二爷可否去我房间帮我把把脉"

    墨玖一当然知道蓝鸿艳的想法,等一下我开个药方,给大小姐送去如何?听见墨玖一这样说,她脱口而出,不把脉吗?

    "不必了,大小姐病情我一看就能看破",这句话算是很委婉的拒绝了蓝鸿艳

    那就有劳二爷了,蓝鸿艳赶紧走了回去,"自己都做的这样了,为何他还是不领情,不动心,拒人千里之外",蓝鸿艳拉扯着手中的手绢

    小姐,你刚刚就是太主动了,一般男人都喜欢那种含蓄的姑娘

    含蓄?

    就是那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你是说柔柔弱弱的那种

    对啊,让男人有保护你的欲望

    小丫头你就鬼点子多,可是我要怎么做到柔柔弱弱的那种

    这个嘛,,,好像有点难

    心儿你信不信我,,,

    小姐,如果你真喜欢二爷,你可以去跟老爷申请,让他出面帮你说媒,三小姐的不是也是这样吗?

    对哦,可是爹未必肯

    你可以叫夫人,夫人一向疼你,定会答应

    "说的也是",蓝鸿艳立马提着裙摆跑了出去。

    小姐,你说姑爷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跟什么

    就是姑爷对你啊

    对我,对我恨之入骨呗,不待见我呗,天天想着法子整蛊我呗,还能有其他想法吗?

    小姐,你不觉得姑爷慢慢在改变吗?

    那都是假象,他是故意做给人看的,你看他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今晚你一定要跟我睡知道吗?

    小姐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回门第一天就分房睡,你让其他人如何感想

    他们爱怎么想

    小姐,如果你还是这样,姑爷迟早被人抢了去

    你是说那个安婉儿

    不是,小姐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小姐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你有话直说吧

    二小姐的眼神啊,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蓝以诺不以为然,可把小翠急坏了,小姐,,,,,,

    小翠,咱们还是讨论讨论逃跑的事情吧,说不定蓝慧心可以帮咱们

    她会同意吗?

    你不是说她对宫羽墨有意吗?那么她肯定希望我走,我走了对她不是更加有利吗?你现在去帮我把她叫过来

    小姐你不会是打算今晚连夜逃跑吧

    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不走更待何时

    "好",小翠满身干劲

    羽墨跟墨玖一在房间悄悄的议论起来,"刚刚我四处打探了一番,发现有个地方,既然无人看管,不过像是被遗弃了很旧的老屋,本来想走进去看看,结果被他们这里的老管家制止了,理由也是荒唐之极,说里面闹鬼"

    这个地方很有问题,咱们把它圈起来,我刚刚也打探了一下,发现蓝长明的卧室有个密道,里面还有声音,刚要进去蓝长明就回来了,我只好躲了起来,这个地方也有疑点,还有一个地方,重兵把守,我也看过,但是我总觉得这只是蓝长明的一个计谋而已,只是为了引人耳目

    墨玖一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今晚打算几时动手"

    子时,咱们今晚先去那个被人遗弃的老房子哪里一探究竟,迟些在想办法去蓝长明的卧室

    那就这样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