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两只老虎

    更新时间:2017-04-06 16:12:03本章字数:3829字

    蓝鸿艳刚去就听见蓝慧心在像唐笑笑撒娇,”娘,你就帮我去跟爹说说嘛”

    这件事情不用跟你爹说,在我这里就过不去,这件事期你想都不用想了,给我回去好好反省,看来之前我说的话你都没有听进去,都当耳边风了吗?看见蓝鸿艳的时候,她也冲着她吼道,”你们俩一个二个都不让我省心,你是觉得你娘我不够累吗?我都给出去,出去”

    蓝鸿艳有些委屈,娘,我都没有开口说话,你怎么,,,,

    ”你心里怎么想的娘还不清楚吗?我告诉你们,想都不想了”,蓝慧心跟蓝鸿燕俩人翘着嘴巴转身离去

    你们倆站住

    不是娘叫我们走的吗?

    回去把妆都给我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来了俩个驱鬼的

    娘,我们俩是你亲身的吗?

    不是,蓝以诺是我亲身的你们信吗?

    蓝慧心跟蓝鸿燕俩人都叹气,”你说娘最近怎么了,心情烦躁不安,而且暴躁”

    估计更年期到了吧

    感觉更年期好可怕,比爹还可怕

    ”所以啊,咱们还是乖乖的把妆卸了吧,不然娘真的要大发雷霆了”,说完俩人分别进了各自的房间。

    蓝慧心刚到坐下来,就听见小翠的声音,”二小姐我们家小姐找”

    蓝以诺找我什么事,不会一回来就给我下马威吧,我量她也不敢,随后跟着小翠去了蓝以诺的房间,”小姐,二小姐到了”

    ”二姐,小妹有事相求”,说的一脸真诚

    你现在可是温家堡的当家主母,既然有事要我帮忙?

    二姐,小妹真的有事相求

    ”那你不妨说说,所谓何事”,蓝以诺看了一眼蓝慧心的丫鬟

    绿儿你跟小翠到门外侯着

    见人都走了,蓝以诺才缓缓说道,小妹求你帮我逃出这里

    逃?你是说你想要逃跑?蓝慧心感觉自己声量大了一些,赶紧压低,”小妹,你就不要骗我了,你是温家堡的当家主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又被羽墨,,,”蓝慧心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被妹夫百般宠着,还有什么理由不满意,既然还要逃”

    ”二姐,实不相瞒,我在温家堡过着下人都不如的生活,而且还动不动被人打,你先前看到的都是假象”,听见蓝以诺这样说,蓝慧心心里不知道多舒畅,她笑了笑,”即便你这样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你要知道,我帮你逃跑,要是被爹知道了,我肯定免不了皮肉之苦,更加不要说妹夫了”

    二姐,明人不说暗话,你喜欢宫羽墨对吗?如果你帮助我逃了,你不就有机会了吗?要知道,如果我在的话,你嫁过去可是做妾

    你说的很在理,你要我怎么帮你

    能不能把你的贵重首饰给我

    你不会借此敲诈我吧

    二姐无须心急,听我慢慢道来,你把贵重首饰给我,第一,你可以以此为借口说你房间遭小偷了,帮我把人引开,制造混乱

    第二,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什么银两,要逃跑总得需要银两才行,不然跑到一半我就要当乞丐,那样我宁愿不逃

    第三,你也可以顺水推舟说是我拿了你的东西,携物潜逃

    本来蓝慧心就希望蓝以诺消失,现在她连理由都帮她想好,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你说的这个办法可行,等一下我亲自把东西收拾好给你”

    二姐暂时不必,我走的时候在过去拿,以免被宫羽墨发现

    ”还是小妹你想的周道,那我先回去准备了”,说完兴高采烈的小跑的回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赶走那个扫把星真好

    小姐,你都跟二小姐说了什么,她好开心

    我走她当然求之不得,能不开心吗?

    ”那她答应帮你了吗?嗯,而且我们不用担心我们路上的经费,今晚终于可以解脱了”,蓝以诺说完心情就不好了

    什么解脱了

    小翠你先下去

    说,什么解脱了

    你听错了,我们刚刚不是说解脱

    那你们刚刚说什么

    我们刚刚在聊一些姑娘家的事情

    要是被我知道你敢骗我,你知道后果如何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

    小姐,姑爷,老爷叫你们去大厅用膳

    马上就来

    ”没有最好”,宫羽墨搂着蓝以诺,他的鼻息在蓝以诺脸上乱窜,让她心更加乱,”那个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我好饿”,说完赶紧转了个圈从宫羽墨手中挣扎开来

    她肯定有事瞒着自己,看看今晚能不能套她话,想着就追了上去

    宫羽墨跟蓝以诺刚过去,其他人早已到齐,”以诺是不是不舒服,脸色苍白的很,等一下吃完饭之后,好好歇息“

    谢谢爹的关心,我没事

    ”赶紧坐吧,别站着,今晚大家要好好畅饮一番,不醉不归,今日我高兴,看见小女儿如此幸福,我真欣慰,来,羽墨我们俩喝一杯”

    ”蓝庄主真是太客气了,作为晚辈的我应该敬你一杯,谢谢你把那么好的女儿送我到我身边”,这句话是宫羽墨的真心话,想不到宫羽墨那么会说话,真是看不出来,唐笑笑也赶紧拿起酒杯敬了起来,”大家都一起干一杯吧”,蓝以诺就是嘴唇碰了一下,并没有喝

    ”大家都不要顾着聊家常,多吃菜啊”,唐笑笑说完给宫羽墨夹了菜,然后又给蓝以诺夹了菜

    宫羽墨不知道如何下口,看着菜发呆,蓝以诺知道他有洁癖,”二娘,羽墨最近身体不适,不宜吃鸡,我比较喜欢吃”,说完就把宫羽墨碗里的鸡腿夹了过来

    ”既然这样,那你吃这个吧“,唐笑笑赶紧又夹了另外一个菜,刚要给宫羽墨夹菜,蓝以诺比唐笑笑手快,已经夹到了自己碗里,羽墨不要见笑,这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温家堡没的吃呢?

    笑笑你怎么说话的,羽墨怎回让以诺没饭吃

    ”是啊,二娘,我在温家堡吃的太好,平日里很少吃到这些素菜,所以才会这般如此”,宫羽墨差点笑出声来,一来反驳了唐笑笑,二来指责唐笑笑安排不周到,唐笑笑被蓝以诺呛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赶紧赔笑,这丫头越来越牙尖嘴利了,骂人都不带脏字,而蓝长明也越来越喜欢这个蓝以诺,聪慧,落落大方,实属讨人喜欢,如果早些发现,他可能不会那么早让她出嫁,墨玖一也是,憋住了笑容

    老爷,既然大家相谈甚欢,何不叫鸿儿助助兴

    好啊,蓝长明马上就答应了,蓝鸿艳听见唐笑笑这样说喜悦显露,”那我就献丑了,心儿叫人把我琴搬来”

    我这俩个女儿没有什么长处,就是喜欢弹弹画画跳跳

    听蓝夫人的意思,俩位小姐善于琴棋书画?

    都会一些吧,说的有些谦虚,唐笑笑越是这样说,越让蓝长明内疚,是啊,这俩个女儿都有叫人来教书,唯独小女儿,总是偷偷的学,自己当时生气还把她禁足了,越想越心酸

    蓝鸿艳很有大家闺秀风范的坐了下来,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纤纤玉手熟练的在琴弦之中转换,而眼里喜悦跟期盼还有暗送秋波让墨玖一看的有些尴尬,想不到她薄施粉黛的样子跟表情到时跟以诺有些相似,毕竟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吧

    大家都沉溺在了她的琴声中,蓝以诺无心欣赏,心里想着,一定要吃饱才有力气跑,所以从头到位都在吃

    ”看来这位大小姐对玖一有意,只怕落花无情”,宫羽墨心里暗自感叹道,大家都看出来了,蓝鸿艳对墨玖一的感情,蓝长明自然也不例外,心里暗自打着小算盘,如果鸿儿嫁过去,那对自己绝对是有利无害,况且鸿儿嫁过去,她们俩姐妹也可以相互照应

    一曲结束之后,大家都在鼓掌,蓝以诺也配合的拍着掌,以诺你说说鸿儿弹的好吗?蓝以诺愣了一下,这个唐笑笑到底想要干嘛,以诺是觉得鸿儿弹的不好吗?

    ”怎么会”,蓝以诺赶紧说道,”天籁之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蓝以诺话音刚落,唐笑笑就笑着接了下来,你看大家情绪都如此高涨,要不也弹一曲如何?

    原来是想让我出丑,见蓝以诺一脸尴尬,唐笑笑眼里都是笑意

    以诺刚赶了那么长的路,身体已经疲乏了,要表演助兴不是还有慧儿吗?蓝长明帮蓝以诺解围了,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一眼唐笑笑

    蓝长明越是这样,唐笑笑越是刁难蓝以诺,以诺,二娘真真好久都没有听你弹琴了,甚是想念呢?

    ”蓝夫人刚刚不是说二小姐也会吗?我倒是对二小姐的琴艺比较感兴趣”,蓝慧心听见宫羽墨这样说,赶紧说道,”娘,小妹赶路确实疲乏,就我来吧”,唐笑笑皮笑肉不笑的回瞪着蓝慧心,你不是前俩日把手划破了吗?还怎么弹琴助兴啊,蓝慧心只能坐下来一脸失落

    ”既然这样,我给大家助兴吧,小翠,帮我拿7个碗过来,一个不要盛水,其他都分别盛满水,一定要一个比一个盛装的多”,大家都被蓝以诺搞的糊涂了,不过都有些期待,小翠赶紧按照蓝以诺的吩咐跑去后厨拿了碗盛了水,她一个人拿不了,还叫了几个丫鬟帮她

    一切准备就绪,蓝以诺把她头上的银簪取了下来,分别在碗边上敲打了几下,然后点了点头,”那小女子献丑了”,蓝以诺敲了俩只老虎的音符出来,她跟着唱了起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着,表情甚是可爱,丰富多彩,让下面的人都笑的合不拢嘴

    想不到她还有如此淘气的一面,宫羽墨在心中感叹着

    大家觉得我刚刚表演的好吗?

    ”真的很好”,蓝长明首先开口了,唐笑笑则一肚子火,本来想让她出丑,结果反而让她抢了鸿儿的风采,真是气死她了

    以诺你刚刚敲打的这个叫什么,谁教你的

    我自学的,平时闲来无事就敲敲打打

    ”你今日真是让为父大开眼界不说,还让为父倍感欣慰”,本来蓝长明要说蓝鸿艳的事情,也忘的一干二净了

    ”谢谢爹的赞赏”,蓝鸿艳气的牙痒痒,二爷看蓝以诺的眼神就知道,他不仅欣赏蓝以诺而且对蓝以诺又意,这个蓝以诺那么不守妇道,有了宫羽墨既然还来抢她的心上人,真是不知廉耻

    墨玖一看了一眼蓝以诺随后则低着头饮着酒,以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让我爱的无法自拔了,紧接着又一杯

    宫羽墨则拦住了墨玖一的酒杯,”我们俩干一杯吧”

    ”我也干一杯吧”,蓝以诺加入进来,三人心怀心事的干着这杯酒

    ”今晚真是太开心了,以诺你真的给了我太多惊喜了“,蓝长明举起酒杯,大家一起干杯吧,一顿饭,有人欢喜有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