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永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7-04-07 17:50:14本章字数:3920字

    晚饭结束后,蓝长明拉着宫羽墨不给走,咱们单独喝酒杯如何?

    蓝庄主想喝酒明日我在陪你喝个痛快,现在我只想回去陪陪以诺

    蓝长明听见宫羽墨说要回去陪蓝以诺,他立马答应了,”是应该好好陪陪她,那孩子从小吃的苦就比别人多,去吧,去吧,,,,”然后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喝着闷酒

    蓝以诺刚想要换衣服,宫羽墨就进来了,她赶紧把衣衫提起,你怎么回来了?小翠见宫羽墨在,本来要进来的她赶紧退了出去,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走成

    宫羽墨搂住蓝以诺,”你真的让人好生意外”

    意外什么?

    跳的一身好舞曲,还能唱,还能敲揍出如此让人愉快的音符

    我会的也只有那么多,跟那些会琴棋书画的女子比我这算是皮毛而已

    宫羽墨摇了摇头,深邃的眼神露出一丝不信,”据我所知,你以前好像不会这些,为何,,,”

    我这叫深藏不露

    那你还有多少深藏不露没有展示出来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会的就那么多了,真的没有了

    没骗我?

    ”没有“,蓝以诺回答的干干脆脆

    ”好”,宫羽墨蜻蜓点水的在蓝以诺的粉嫩嘴唇上点了一下,蓝以诺以为他要走了,没有想到他既然开始褪衣衫,把蓝以诺吓坏了,”你,,你要干嘛”

    你想我干嘛?宫羽墨一脸的坏笑

    小白,小白,,,,蓝以诺赶紧叫它出来,小白此时在床上爬的正欢,听见蓝以诺的叫唤声头赶紧立了起来,吐着舌头看着宫羽墨,宫羽墨看见小白的时候倒退了几步,”你怎么会让它上床”

    怕是堡主忘了,之前就提起过,它跟我睡

    ”今晚就算了,如果明晚我还见到它在床上睡,我直接把它分尸,不信咱们走着瞧”,宫羽墨穿好衣服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明晚,我们以后估计都不会见面,还明晚,哼,,,小翠,小翠,,,

    小姐,我来了

    ”小翠,宫羽墨刚刚是不是去了玖一房间”,小翠赶紧点头,蓝以诺一脸笑眯眯的,”小白你的功劳真的太大了”,蓝以诺说完就把小白放在手心,小白看见蓝以诺高兴,它也很高兴,一个劲的摇着尾巴,小翠我叫你拿的下人衣服呢?小翠赶紧递上,”那赶紧换上吧”

    宫羽墨走到墨玖一房间就开始运气练功,要把刚刚喝的酒都逼出来,他刚休息下来,才发觉玖一不在,刚要出去找,墨玖一就回来了,看见宫羽墨的时候吓了一跳,不是说子时吗?你怎么那么快就过来了

    这个要问问你做了什么好事

    我?我什么都没做

    现在蓝以诺动不动就拿蛇来吓唬我,害的我对她都要退避三尺了,一想到蛇身体现在都还在发抖

    这个确实是我告诉她的,她问我你最怕什么,我就说了

    ”玖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宫羽墨叹着气,”算了,也不能怪你,这件事自己总得克服,对了,你刚刚出去有什么发现”

    蓝长明还在喝酒,估计今晚动手会比较顺利,而且刚刚还打探了一下夜间巡逻的人数,地点

    ”嗯,那等子时一到咱们就动手”,突然只见的咚咚敲门声把他们俩吓了一跳,俩人心照不宣的对望了一下,宫羽墨装作所无所事的喝着茶,墨玖一则起身去开了门

    大小姐,夜已深有事可否明日在说

    我叫人做了点心,想给你尝尝

    墨玖一赶紧伸手接过,”真是有劳大小姐了,让大小姐费心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墨玖一点了点头,门刚关上,紧接着又有敲门声,墨玖一打开门还没有看见人的时候就说道,大小姐还有其他事情吗?

    ”二爷,我找羽墨”,连称呼都改了,墨玖一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宫羽墨,”羽墨二小姐找”,随后则走回了房间

    羽墨,这是我叫人做的点心,你试试看味道如何?

    ”我不喜欢吃甜食,还有于情于理,你应该叫我妹夫才对”,几句话让蓝慧心不知道如何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歇息了”,还没有等蓝慧心开口他早已将门关了起来

    蓝慧心碰了一鼻子灰并没有因此灰心,而是有些花痴的说道,”就喜欢他冷若冰霜的样子,这种男人,一旦爱上一个人一定会至死不渝的”

    你都说他爱上一个人会至死不渝,那么你肯定就会没戏了

    不见得,我看姐姐也不必我好多少,人家也是出于礼貌才会接受你的茶点

    再怎么说也比你好,毕竟我的茶点没有白费,而你的呢?

    小喜,咱们走,哼,,,,蓝慧心气的无言以对,”小姐不必跟大小姐较真,气坏身子可不好”

    ”刚刚你不也在场吗?姐姐从小就欺负我,不看好我,总是如此自大,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嫁给羽墨,让她对我刮目相看”,说完开始收拾自己的贵重首饰。

    ”终于清静了”,宫羽墨松了口气

    羽墨你这样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改不了”,一句话直接回复了墨玖一,”你也是,不喜欢吃为何还要接受”

    总不能浪费人家一片心意吧

    那你放置在这里难道就不是浪费吗?

    至少不会让俩人陷入尴尬的场面,你没看见刚刚蓝慧心的脸,你真的是,,,,

    玖一我问你,如果蓝庄主把蓝鸿艳许配给你,你会接受吗?见墨玖一不出声,宫羽墨缓缓的说道:”其实跟茶点是一样的道理,没有希望,就不要给别人抱有希望,不然到头来俩人都会受伤,除非身不由己”

    墨玖一坐了下来试着吃了一口茶点,虽然极力的想要咽下去,但是最终还是不行,他只好放弃,其实他不忍心拒绝的原因不单单是怕尴尬,而是蓝鸿艳有些地方很像以诺,突然觉得自己想法有些自私,看来改日要找蓝鸿艳好好谈谈,俩人都开始闭目养神,等待着子时的到来。

    蓝以诺跟小翠偷偷摸摸走了出来,小姐,,,

    小翠你能不能长点心,现在咱们俩都是爷们来的,而且同样都是仆人,叫什么小姐啊

    哦,哦,哦,,,,小翠赶紧点着头

    还有等一下遇到什么问题,你什么都不要,我来说

    嗯嗯嗯,,,,小翠猛点头

    蓝以诺俩人走到蓝慧心的门前,敲了敲门,那边赶紧就开门了,你们是

    小妹

    蓝慧心有些不相信,不过仔细一瞧还是能看出来,”小妹,这是我全部的首饰都给你了,还有这里有些银票也给你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咱们永不相见”

    ”咱们永不相见”,蓝以诺拿好东西赶紧拉着小翠走了

    蓝慧心急急忙忙的走到前门对着守门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刚刚有见人出入吗?那些人一脸疑惑,都摇了摇头,”那就遭了,你们几个跟我来”

    可是,,,

    可是什么,小偷进来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蓝慧心一开始有些怕,但是看见门卫那些人被她吓住了,她突然理直气壮起来,说的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我的贵重首饰全部都不见了,要是我爹的东西也不见了,你们担待的起吗?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大家听见蓝慧心这样说,一刻都不敢怠慢赶紧小跑的开始巡查着,这个时候蓝慧心开始给蓝以诺她们使眼色,蓝以诺她们赶紧乘机溜了出去

    小翠,这附近哪里有马匹

    我记得陈老伯哪里有,不过,,,,

    不过什么啊,急死我了,你是不是想我们等一下被宫羽墨捉回去,乱棍打死啊

    陈老伯的马匹不怎么好,跑不了多远

    先不管了,咱们主要先逃离这里

    陈老伯,陈老伯,,,小翠赶紧敲着门,你们是?

    陈老伯,我是小翠

    翠儿丫头你不是陪嫁去了吗?

    陈老伯我真的有急事,就不跟你聊家常了,我要俩匹好一些的马,最好能跑的快些的马

    好好,,那你们随我来,这俩匹刚好被我养壮,打算明日拿去市集上卖的

    ”陈老伯这个你拿着“,蓝以诺随手给了陈老伯一张银票,”这个我不能要,平日里我可没有少受翠儿丫头的照顾“

    陈老伯你就拿着吧,这,,,

    ”你就拿着吧”,小翠赶紧拿着银票往陈老伯手里塞,”陈老伯我们走了,你自己要保重”

    翠儿丫头有空记得回来看我啊,还有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

    小姐,我先扶你上马

    ”不用,我自己试试”,蓝以诺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小姐你一个人骑可以吗?记得上马前下马后任何时刻,务必要抓住缰绳”,蓝以诺点了点头,”小翠你跑前面带路“

    还是小姐跑前面吧,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还可以急救一下

    ”好“,蓝以诺说完驾,轻轻踢着马肚算是奔跑了起来,俩人就开始了她们的逃跑之旅了。

    丝绸山庄内,”二小姐,我们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是不是已经逃跑了“,大家分别认同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在好好找找“,大家都被蓝慧心搞的人心惶惶,就怕庄主有什么东西丢了,那他们恐怕命都没了,个个都打起十二分精神看守

    眼看子时快到,她们应该逃远了吧,”小喜你使劲掐我“

    真掐吗?

    ”叫你掐你就掐”,小喜本身对蓝慧心就心存不满,听见她这样说,她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往死里掐,蓝慧心赶紧大叫起来,随即眼里就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大家被她的声音闻声而来,”怎么啦,怎么啊,出什么事了”

    宫羽墨跟墨玖一还在考虑要不要动手,就听见有人说,有小偷,大家赶紧打起精神,,,,看来计划泡汤了,他们俩拿起手中的剑就跑了出去

    慧儿你有看见小偷的样子吗?

    我哪里有看见啊,我刚出去一会儿,回来就成这样了,娘,我都贵重的首饰全部都不见了,娘,,,,蓝鸿艳听蓝慧心这样说赶紧回屋检查自己的东西

    ”你们还有谁丟了东西“,大家都分别摇了摇头,”按道理说不应该”

    蓝庄主,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们都去休息吧

    我刚听见下人说有小偷

    ”就慧儿的东西被偷了“,宫羽墨四处望了望,”东西那么整洁,看来是熟人所为”

    熟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唐笑笑赶紧说道,”会不会是下人”

    下人应该没有那个胆子,再者说了,下人能准备知道慧儿的贵重饰品放在哪里,而且那么快的时间内逃离呢?蓝长明这样一说,大家就更加蒙了

    ”怎么不见三小姐“,一个下人突然冒出的话

    ”不可能是以诺“,蓝长明立马否决

    “肯定是她,肯定是她“,蓝慧心哭的更加大声了

    你不要诋毁蓝儿,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羽墨不必心急,我也不相信是以诺,但是为了还她清白,大家还是去看看为好”,说完大家都跟随着蓝长明去了蓝以诺那边

    三小姐,三小姐,,,小喜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人开门,蓝长明直接推门进去,人呢?人去哪里了

    ,你们有谁看见三小姐的,大家分别摇了摇头,宫羽墨心急如焚,”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爹,她一定就是携物潜逃了”,听见蓝慧心这样说,大家都觉得在理,但是也很疑惑,三小姐已经嫁到了温家堡,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何为还要逃跑,还要偷二小姐的东西呢?

    “你给我闭嘴“,宫羽墨烦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