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妖孽一样的男子

    更新时间:2017-04-09 08:59:39本章字数:3507字

    小二,小二,,,,

    客官需要打间还是住店

    给我们一间上好的客房

    店小二顿时热情无比,”俩位客官随我来,客官,这可是本店最好的一间,光线好,而且还有独立的沐浴间,如果没其他事小的就先下去了,客官如果有事尽管吩咐,我保证随叫随到”,说完就走了下去。

    小凳子知道高展现在需要沐浴,所以他赶紧走下楼亲自去打热水,高展把头上的纱帽摘了下来,额头上的汗让他没有血色的脸显得更加苍白,忧郁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波动,他慢慢的将外衣褪了下来,单薄的身子却又不失阳刚之气,赶路赶的有些疲惫,他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蓝以诺一进客栈坐下来就开始叫喊,”小二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菜统统都给我拿上来”

    店小二看了一些蓝以诺她们俩的打扮,直接一脸看不起的表情问道,都上齐?你们带钱了吗?

    小翠气的直接站了起来,你是怕我们俩吃霸王餐吗?

    不瞒您说,我确实比较担心

    你,,,,蓝以诺把小翠拉了坐了下来,”不要跟狗眼看人低的人生气,气坏的可是自己的身体”

    这个客官,您骂谁呢?

    我骂谁,谁心里清楚,难道还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客官消消气”,掌柜的闻声而来,”你去招呼其他客人”,店小二瞪了蓝以诺她们一眼就走去招呼其他人了

    ”俩位客官需要的菜等一下都给你们上齐,不过本店有本店的规矩,就是先结账在上菜”,小翠似乎没有明白这个掌柜是变相的看扁她们没钱

    蓝以诺直接问道,”掌柜怕我们吃完赖账,我们也怕先付了钱,菜减量,数量减少,品质下降”

    这个客官先不要急躁,听我解释,小店在这里经营多年,信誉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我们绝不会弄虚作假,糊弄客官,为何要客官先结账,是因为小店毕竟是薄利多销,您点的都是贵的菜,您看看我这小店就几个伙计,有时招呼不过来,结账晚也会耽误您的行程不是?

    蓝以诺想着算了出门在外她们俩又是弱女子就不要节外生枝了,”也罢,那就给我们俩个素菜一个荤菜吧”

    好嘞,客官稍等

    公子,今晚在这里过夜吗?

    这里就一家客栈,不然你想睡大街,还是与狼共舞?

    难怪他们刚刚如此瞧不起人

    不然你以为我刚刚为何就这样轻易算了,还有啊,他们这里既然是垄断想必住店吃饭都很贵

    算不算趁火打劫、敲诈、勒索,,,,

    小凳子看了一眼蓝以诺他们就走了上去,少主今晚还是像以往一样吗?高展点了点头,”对了少主,刚刚我看见了先前的俩位公子,他们也住这里”,高展平淡的点了点头,”小凳子你叫她们一起上来吃吧”

    少主还是离他们远一些总觉得他们比较麻烦

    ”叫她们上来吧,我一个人吃也无味”,忧郁的眼神有些黯淡

    小凳子这就邀请他们上来

    二位公子我们家少主邀请你们一起用餐

    ”咱们又见面了,好巧”,小翠似乎有些傻傻的,这里就一家店,

    麻烦帮我跟你们少主说,多谢他的美意,我们的菜也快上来了

    你们不要不知好歹,我们家少主可是三番五次的邀请,难不成要他亲自下来吗?

    公子,咱们还是去吧,就一起吃个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蓝以诺还没有答应,小凳子就自作主张的叫小二说道,”这俩位公子的饭菜,麻烦送我们房间来”,蓝以诺是一脸的无奈

    蓝以诺她们刚走进房间,俩人都被眼前的人惊呆了,三千发丝散落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只是带了白色的竹叶形状的簪子,素白的衣衫衬托着那张雪白透晰的脸庞,显得十分妖艳迷人,窗外黄昏的余光散落在他身上显得十分忧郁,令人怜惜的感觉,蓝以诺得出一句就是,妖孽,蓝颜祸水,恐怕宫羽墨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小翠赶紧在蓝以诺耳边轻松说道,”美的让人窒息“

    "俩位公子请坐吧",蓝以诺这才慢慢坐了下来,看到桌上的菜,她一点食欲都没有

    小姐,好清淡啊

    小姐?小凳子一脸惊讶,而高展似乎并不意外,"小姐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蓝以诺按着额头,然后笑了笑,"其实我小名叫小姐",蓝以诺都知道自己编的这个理由有些荒唐,可是她实在无计可施

    "我猜想你家一定没有女儿吧,你娘一定很喜欢女儿,不然你娘也不会给你取这个小名",他既然相信了,蓝以诺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小翠听见小凳子这样说都快笑出声了

    "客官,你们刚刚点的菜",这个店小二对她们说话似乎客气了不少,不知是不是以为眼前这个男人

    店小二走的时候还不忘多看了高展几眼,这样的男人绝对是危险之极,男女通杀

    蓝以诺开始动筷子吃饭了,少主都没有开动你们怎么可以,,,,,蓝以诺刚要夹肉进嘴里,听见小凳子的话,动作都停了下来,随后一脸惊讶的看着小凳子,"公子不必拘束,按照平时习惯来就好,小凳子你也坐下来吃吧,难得今日有人陪我吃饭",这句话说不出的心酸道不尽的凄凉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感觉身上充满的忧伤,"公子,公子是不是也犯花痴了,你的菜都掉了",蓝以诺脸一下就红了,瞪了一眼小翠,开始认真的吃起饭来

    "你要不要试试吃肉?你看你苍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蓝以诺这样说,好像高展没有东西吃一般,可怜之极

    "今日胃口不佳,可能是赶路有些疲乏,想吃些清单的食物,那你要不要试试这些素菜",高展把面前的素菜推了过去

    蓝以诺勉为其难的夹了一些来吃,真的可以用难以下咽来说,一点味道都没有,好不容易咽了下去,蓝以诺赶紧说道,"你这都赶上寺庙的和尚了,和尚都没有你吃的清淡",对于蓝以诺的这一席话,高展都是一笑而过,没有反驳也没有说话,一餐饭下来,都是蓝以诺的声音,感觉嘴巴就没有停过,其实这也是蓝以诺对一个人放下戒心的表现

    "吃的好饱",蓝以诺摸着肚子伸着懒腰

    "公子咱们还没有订房间,看这里人流量如此多,只怕吃一些我们俩真的要睡大街了",听见小翠这样说,蓝以诺赶紧起身拉着小翠就跑了出去

    掌柜,给我来间好一点上房

    抱歉,客官,已经满了

    "那就随便一间也行",反正只住一晚,蓝以诺这样想着

    客官我们这里已经满了,一间空房间都没有了

    没有了?蓝以诺哭丧着脸,"这里就你们一家客栈,掌柜的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想想办法,哪怕价格昂贵一些都可以",见掌柜不为所动,蓝以诺只能一步一步妥协,"既然这样,掌柜的,今晚我们俩就住大厅如何"

    俩位公子,我们家少主说今晚大家可以委屈一晚,

    不至于住一晚一世清白就归于一旦吧,蓝以诺咬着牙,"咱们上去吧",小翠点了点头

    蓝以诺刚进门,小凳子就说道,"如果你们要沐浴得自己下去打水上来"

    你是说在这里沐浴?蓝以诺跟小翠俩人都大叫起来

    "你们可以下去沐浴,不过哪里都是公共沐浴,想必你们更加不愿意"

    这,,,,,,,,俩人陷入尴尬之中,高展很识趣,"小凳子天黑了,你陪我出去透透气吧"

    少主不是说今日疲乏的厉害吗?

    "这个小凳子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小翠在那里嘀咕着

    "这里山清水秀的,想必空气极好,就想出去吹吹风",高展说完就把纱帽往头上一戴就出去了

    小凳子随后就着出去了,不过留下的一席话让蓝以诺哭笑不得,他说,"好像你们有的,我跟少主没有一样,沐浴还那么麻烦"

    公子,这个小跟班说话真的太气人

    "好了,赶紧提水上来沐浴吧,不然他们等一下回来就惨了",俩人慌慌张张的开始打水沐浴。

    而温家堡那边,宫羽墨坐在安婉儿房间,冰冷如霜,全程都黑着脸,似乎惹怒他的人是安婉儿一样,堡主这个是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宫羽墨随手翻看了几页就冲了出去,安婉儿一脸失落,堡主是对自己厌倦了吗?从刚进来开始,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自己,她一个人在那里自叹自怜。

    玖一,咱们立即启辰去西域

    就我跟你吗?

    "其实我早就想去西域走一趟了,你的解药缺少的一味重要药材就在西域,如果这次成功的话,你的毒应该可以全部解除",宫羽墨点了点头

    因为心急如焚,宫羽墨跟墨玖一算是连夜赶路,丝毫没有一丝松懈,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直接从宫羽墨面前飞奔而去,"想不到既然还有人比我们俩骑马还骑的快的",宫羽墨有些好奇

    听这声音应该是个女子

    "那咱们更加不应该落后才对",宫羽墨说完就加快了骑马的速度,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那位姑娘,虽然是傍晚,但是还是能看出来这骑马的女子绝对是位美人儿,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月亮洒下的白色余光,笼罩在她身上,似一层银光在她身上发光一般,若仙若灵,更像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犹如仙女一般,即便是这样,宫羽墨目光只在她身上听了几秒钟,大家各自相互追逐着。

    小凳子,你为何今日总是与那俩位公子处处做对

    少主,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不男不女的样子

    除了这个,那小凳子觉得她们俩如何?

    少主的意思是?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他们,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们对少主没有威胁成分更加没有妨害之心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唉,,,高展叹了口气,自己这副身子怎么可以去想儿女私情,不是拖累人家吗?

    难道少主说的不是这个?那你说的是什么

    高展看着天上的明月,似乎蓝以诺对他来说就是这样的距离,像是可以随手触摸,实际离的十万八千里

    少主,外面凉,咱们还是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