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九仙传说

    更新时间:2017-03-30 22:10:57本章字数:3025字

    那日天宫之上,祥云升腾,八荒众神汇聚九重天,商议太子与青丘女君婚事。这恐怕是近几万年九重天界最盛大的事件了。东华帝君、灵宝天尊、太乙真人、太白金星、司命星君、四海龙王、幂王、异君、天族三位殿下、普化天尊、狐帝夫妇、桃林上神等齐聚九重天,共同商议太子大婚。唯独未见昔日战神和素瑾族将领。忽闻一天官来报,素瑾族将领在殿外请旨并呈上奏折。

    天君打开呈报奏章上表:

    素瑾乃忠烈之后,素瑾族合族为天族献了身,千秋大义,满门忠烈,素瑾自幼受天君厚待,封天族公主,而素瑾为追随太子殿下,屡犯天规,以至一步错,步步错,终无法挽回太子之心,也辜负了天君厚爱。

    素瑾下凡历劫千年,历千世情劫,自问参透情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今素瑾感天君之恩德,念昔日伴太子之情谊,斗胆有一不情之请。

    昔日太子与青丘女君之婚约乃天君亲赐,本就占了得天独厚之优势,青丘女君乃统领五荒之一的女帝,地位尊贵,而素瑾孤身一人在九重天之上,虽得天君照抚但势单力孤,凡事皆小心谨慎,步步为营,难免偏执。素瑾之位与女帝之位地位悬殊本就不可同日而语,故而在太子之婚事上难免处于劣势,想我合族老小也必心有不甘,情有不愿!虽素瑾曾犯下大错,但历劫百世,也受了刑罚,承了天规。今素瑾不敢肯请天君召素瑾重列仙班,只肯求天君下旨,让素瑾与太子、青丘女帝皆抛去身份、仙阶,皆为平等地位,在凡间再做定夺。如今凡间已经千年,早已实行一夫一妻制,如若太子在同等地位、同等身份之下,依然能择其旧情,素瑾便再无夙愿,素瑾合族老小也再无夙愿!

    望天君体恤素瑾及素瑾族合族之夙愿!若太子殿下仍不能选择素瑾,素瑾甘愿永坠畜生道,与天族再无干系!

    素瑾呈上!

    这素瑾乃机关算尽之人,心若比干多一窍,下界历劫千年仍对太子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天长日久竞凝结成一怨念,怨气冲天,非太子所不能平。今竞敢在众仙汇聚之日呈表天君,想来设计已久。

    “那日,我夜观天相,见下界有一冲天怨气,非旦凝结不散,反而有越来越重之势,直冲大罗天界,仔细看去,竞是当年被贬下界的召仁公主,积怨成念,如不早日化解,恐生变数,也会扰乱凡间气运!”灵宝天尊微微望向太子。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看来昔日这素瑾遗孤仍未参透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这后三苦啊!”太乙真人轻拂长须叹道。

    “五阴盛苦,我佛慈悲,众生皆有色、受、想、行、识五种要素,受想行识,岂是常人所能领悟!”久未露面的佛道双修慈航真人为这关门弟子,太子也亲自前来商议婚事。

    “不怨身孤寂,但念心隐愈。”东华帝君仍是云淡风清地念了一句。

    “众仙家,此事该当如何?”天君高高在上,俯视着众仙发问。一时间众仙竞无一人作答。因为此事牵连甚广,稍有不慎,恐得罪几方关系,故而众人皆不作答。天君面上甚有不欢。

    “夜桦,你乃天族太子,又即将承本君之位,你当如何?”

    那太子本就对素瑾的纠缠厌烦至极,好不容易身边消停了百年,今日素瑾又生事端,若一口回绝,倒显得太过小气,对自己和女君之姻缘似无把握,但若同意素瑾所言,难免又遭素瑾陷害,自己必能识破,但那青丘女帝之前曾多次遭素瑾陷害,此次怕再生变故,因而一时之间心思百转千回。正在犹豫之时只听那素瑾族分支将领道:

    “太子殿下莫不是对臣等上表另有异意?或对素瑾族仍有顾虑?素瑾虽对太子殿下执念颇深,实则是对太子情根深种,还望念在素瑾族战绩赫赫,三思而后定夺!”

    太子心中思虑青丘女帝,面露迟疑,也未作答。还是那慈航真人开了口:

    “佛说:‘纵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众生轮回,因果循环。众生有「四谛」、「十二因缘」、「六道轮回」。「十二因缘」共有过去二因、现在五果三因、未来二果,构成三世的起惑、造业、受生的因果循环,周而复始。每一个生命就依他自身所作为,感得各式各样的因果报应,生生世世不停轮回转世。那素瑾今日与太子有此番果,前世必有诸番因,当日战神与异族大战,素瑾族为战神座下分支军队,行的是战神的号令,为诱敌深入,万名族人英勇捐躯,战神与太子是父神同胞血亲,加上夜桦元神一直受战神元神供养,故素瑾与太子之因也可谓与战神之因,若不得果报,业瘴难消,故夜桦,此番不如趁此机缘与素瑾了结了此番因果,方可顺应天道。”

    “弟子谨师遵命。”太子行礼后立于一侧。太子本就是少年老成之人,从不多话。那天族三殿下恐生事端,急急向东华传递眼色。

    “既然慈航真人论起因果循环,本君道是有一妙法。”

    “帝君,有何妙法?愿闻其祥。”天君急问,众人也都待帝君开口。

    “素瑾与太子间的因果循环早已不是两人间的轮回,恐牵连甚广,当年天族、狐族、异族、素瑾族四族皆有因缘。此次不如四族各派出三人下凡与太子、女君共同历劫,才能彻底了结了这番业瘴。四族仙人下凡期间,命薄留白,各听天命,以太子与女君在凡间大婚为限期,若太子与女君大婚则也不必再等六十年轮回,素瑾当永坠畜生道,众神返回天宫,若太子与素瑾成婚则素瑾可重回天宫再为太子侧妃。如何?”东华帝君此番言论正是怕那三人在下界,素瑾怨气过重,怕那青丘女帝吃亏,将来也不好对青丘的九儿交待,故干脆把水搅浑,才能把对女君有利之人皆堂而皇之的派下界去,帮扶女君。

    “启禀天君,帝君所言甚是!”三殿下听毕立即复合,并向太子使了个眼色。

    “但凭天君、帝君作主!”太子也随即复议。

    “狐帝,你青丘一方如何?”天君望着狐帝道。

    狐帝夫妇对视而望既然帝君与太子都无异议,青丘一方再提异议恐怕不妥,故也无议异。

    “如此甚好!我看趁此众神皆聚之日,正好将下界人员商定,各族不得增加、更换、干与下凡之人,更不得借用仙法助历劫之人。由普法天尊监督,若有作弊,自当按天规论处。若太子与女君在凡间仍能喜结姻缘,则回宫后本君立即禅让天君之位,太子大婚之日即是承接君位之时。”天君望着群臣。

    天君一语即出可炸开了锅。这天宫几万年都风平浪静,并无半点波澜,今日总算是有一件天地大事,昔日众神立即排开了队伍押起了宝。以东华、狐帝为首的众神为一队伍,支持太子和女君,人数最多。异界为一帮派,支持异君和青丘女帝。素锦族分支部落形成一个帮派,支持太子和素瑾,人数最少。

    说明了规则,分清了队伍,平日安静的天宫顿时喧闹异常。天族太子选了三殿下和成玉元君一起下凡;青丘女君则选了小九、树精共同下凡;异君选了胞妹和火麒麟下凡;素锦则请了同族两位叔伯一起下凡。一时间四族下凡之事四海八荒人尽皆知。

    到了下界之日,普化天尊为众人喝下忘川水,众人各自下凡,由于九仙同时皆落在下界西安城边的一山头,另三位由冥界转世,凡间世界便多了一座九仙山。那异后在幂界听闻此事,买通了幂王,也偷偷在人间行了六道轮回。

    太乙真人在天宫幻化了一面太虚幻镜,供众仙观看几人在下界历劫的情况。从此在古都西安,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爱恋便拉开了序幕。

    天上一日凡间一年,话说天族太子此次在凡间的身份是山海集团的总裁江山,而异界君王的身份竞是他的弟弟江海,天族三殿下则是江山的三叔,而成玉君则顺理成章成了江山的三婶。青丘女君则是山海集团的设计总监方华,小九则成了方华的闺蜜娟子,树精则脱生成了方华的弟弟高杰。素瑾则脱生成电视台知名主持人万丽,素锦族的两位叔伯则成了省委万秘书长和地产公司董事长齐德利。而异后则成了夜总会老板的千金曲音,异君的胞妹原本为韩国某财团千金,但因异后苦求,重施苦肉之计,便隐了身份,按异后的约定,将那异后之女幻化成自已,冒名顶替下了凡间,日后转世为曲音之女。一群人等在凡间各自经历了二十几载风雨,眼看大戏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