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魂不附体

    更新时间:2017-05-04 22:26:58本章字数:3231字

    那异君与冥王回转到冥界后,冥王看老异君和素瑾元帅所布之局大势已去,那冥王本是势利之人,无利不起早,早知方弘文夫妇在五殿阎罗,一直不动声色,今日便打发了鬼差到五殿处将那方弘文夫妇转到枉死之城。那方弘文夫妇本是肉眼凡胎,在车祸患发生时,只见得曲音超速之故,并不知刹车失灵之因,但见曲音伏法,也自是安心投胎去了。

    那冥王得了天君和帝君号令,与十殿王薛共同审定异君此生功过,便好生相送,将异君亲自送至孟婆庄。那孟婆在那孟婆庄开了间孟婆店,孟婆店中只卖一种汤药,便是那人尽皆知的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可以忘记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当魂魄离开肉身去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孟婆便会将此物端在手里,出现在奈何桥前。人生在世,多苦多难,这一碗下去,是种释然,彻彻底底地与前世做个了断。

    “异君有所不知,异君天命神君,应劫后非人,非鬼,本不该在这冥界转世,只因那老异君吸走了异君的修为,又灭了异君肉身,剩下那三魂七魄只得入冥界,那日我看异君魂魄飘至冥界,故命鬼差暂存了异君魂魄,一直供养在那黑耀石瓶中,那石瓶虽比不得观音大士的净瓶,却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所炼化,由冥界特有的黑耀石所制,能净浊气、聚精气,为冥界宝物。今日了却天宫与各族定下的赌约,异君也好重置肉身,早回异界。”那冥王最会做顺水人情,生得一张巧嘴,好不令人欢喜。

    “有劳冥王,待本君归位,定亲自登门拜谢冥王。”那异君忙向冥王行了礼。

    “异君仍神君,对凡间转世恐闻之不祥,凡人有三魂七魄,死后一年去一魂,七天去一魄,三年魂尽,七满魄尽。人死时七魄先散,三魂再离。人死后第七日。魂魄可于"头七"返家,与家人做最后的告别,告别后,便要踏上这黄泉路,过那忘川河,河上有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碗忘川河水煮的孟婆汤。那些爱过的人,放不下的事,滚滚红尘中数不清的悲欢离合都只会随着"孟婆汤"的缓缓入喉,永远凝固于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泪水的黯然回眸间,化做缥缈云烟,淡然散去。是一世匆匆的悔恨?是阴阳永隔的遗憾?还是挥刀斩袖的决别?……都已然不再重要了。因为饮过这孟婆汤后,一切都已淡然。小王在此看了千万世的轮回,各种滋味悲也、命也。”那冥王站在柰何桥上,一番长叹。

    “冥王是说,凡人死后还要回家一看?”

    那冥王掐指一算,忽到“异君头七正是今日,只因到天宫走了一趟,倒忘了,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虽然只有半柱香的时间,凡间却已七日,异君可还有未了之事?可正好与凡间之人见上一面。喝了那孟婆汤恐怕前尘往事,均与异君不再有任何关系。”

    “还烦请冥王指点,凡间我有一人放心不下。”

    “异君莫急,我知异君心系何人,派鬼差带异君前去便是。只是回魂的时间有限,异君切莫误了时辰。”

    那异君与鬼差折返至阳间,到了医院的病房门外,鬼差便向异君道:

    “异君,此处便是女君的病房,异君且记鸡鸣之前需随我返回冥间,否则,清晨露白则阳气大盛,魂飞魄散,切记切记!”说罢便退了回去。

    异君走入病房,只见那女君依旧躺在病床之上,毫无生气,自己在阳间的大哥,天界的太子趴于床边,便觉不妥,记得那日自己应劫之时,女君并无大碍,怎的七日后却依然不醒。刚要上前探察,房门被推开,只见那龙行云和朴智奇一同进入,再一细看却是战神和十里桃林的上神,只怪在凡间时肉眼凡胎无法识别,今日还了异君魂魄方才看得真切。两位上神向自己点了点头道:

    “异君请借步说话。”那异君正在吃惊,为何他二人在此,也正想问个究竟,便随两位上神一同出了病房,先向两位行礼道。

    “二位上神别来无恙。敢问上神女君伤情如何?”

    “异君此番来的正是时候。”那十里桃林的上神开口道,“女君伤情并无大碍,但因愧疚异君及父母之亡,将自己困在梦境中已七日,如若七日之后再无法走出梦境,便会永留梦中,魂魄无法回复肉身,我二人因天宫规则所限,不便施那追魂术法,今日得见异君魂魄,还烦劳异君入了女君梦境,解了女君心结,让女君在鸡鸣之前魂魄回还,否则将迷失于梦境中。”

    “原来如此,我道刚看女君似有不妥。”异君听得桃林上神所言,也甚是焦急。

    “解铃还需系铃人,异君时辰不多,还望你迅去迅回。”战神望着异君道。

    那异君也不多言,二次进了病房,直入女君梦境。找遍各处,却遍寻不着,忽然想起自己应劫之时交与女君的钥匙,便急忙去往女君儿时住所,果然见女君立于父母留下的房间外,望着那满院的爬墙虎,喃喃自语。只是那梦境却似让人下了结界一般,凡人自是无法走出,但如今自己已是异君魂魄,与凡人不同,当下直入结界中的梦境。

    “那日我和他便是在这小路上结缘,他吻了我,我也打了他,想不到竞是这一世孽缘的开始。倘若我早些知他心意,倘若我此次没有回来,也不会生出这许多事端,是我的自私害了他。”

    那异君唤了几声女君小名,却未见女君回头。忽然想到,是了,她是凡间的方华,必不会记得自己是女君,便叫了声:“方华。”那女君方才淡淡地回头问:“你是何人?怎知我姓名?”

    异君一惊,那女君怎么连自己也不认识了,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是异君魂魄,穿着异君的装束,与那凡间江海差别甚大,当然识不得。只好回答:“我受故人江海所托,特来与你传话。”

    女君听得江海二字瞬间泪眼盈盈望着面前的异君问道:“江海……他可还好?我到处寻他,却不得见,你可知他去处?”

    “他……你若安好,他便安心。”异君望着面前的心上人道。

    “这是他留给我的钥匙,他在世之时,我只道他是个多情公子,沾花惹草,总是追寻那得不到的东西,却不知他竞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这一世总之是我负了他,对不住他。”那女君拿着手中的钥匙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可否向江海代句话?”

    异君默默地点点头。

    “今生负君情,来世报君恩。”

    “他若听到,必然欣慰。”那异君站在原地听到女君的话,也不觉落下泪来。这一世终究是无缘无份。那异君感觉时间不早,天空微白,便要拉着女君回还,却被女君拒绝。

    “你可知你已在这梦境七日,若再不回去,必失人身。”

    “有人告诉我说,我是个不祥之人,身边的亲人皆会因我而亡,我若想保全亲人,只有留在这梦中,不仅可以得见江海更可见父母,我便在此苦等,七日又如何?回去又如何?如今我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父母离我而去,朋友因我而亡,爱人移情别恋,孩子惨遭横祸,外面那混浊的世界倒不如这梦中干净自在。”那女君了无生趣地说道。

    “你可知你父母早已转世,你在此等也无用,日后若有机缘自会相见。你与江海还有再见之缘,但却不在梦中。你若在此苦等,那江山又当如何,你可知他的苦衷?他与那万丽……他出此下策也是为了保你无碍……唉,天机不可泄露,日后你必会知晓,如今你速速随我回去。”

    “我不走,我说了我愿在这梦中一世。”

    “你若不走,你师傅还有那桃林上神还有太子又当如何,你若不回,定会随了那小人之心。”说罢便拉起女君一同跳出梦境。

    刚刚站于病房之中,便隐隐听于鸡鸣,鬼差便现身于房中,那异君一步三回头望着女君言道:“方华……别忘了我……”便与鬼差回到冥界。

    我感觉自己在梦里见到了江海,又不似江海,只听到空中隐隐传来江海的声音:“方华……别忘了我……”不觉落下泪来,忽然觉醒,便看见江山通红通红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方才感觉原来是大梦一场。

    那异君回了冥界,见那冥王和孟婆早就等在原处,那孟婆端着一碗茶汤奉上。

    “这是何物?”异君问道。

    “此仍孟婆汤。”那老妪答道。“凡人活着的时候,都会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落泪,老婆子将它们一滴一滴的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各自人等经历不同,入口后滋味也不觉相同,有甘、苦、辛、酸、咸五种口味。凡是预备投生的鬼魂都得饮下老婆子的迷魂汤。”

    “方才婆婆也说了,凡人才需饮这孟婆汤,我为异君,天君旨意命我阳间借得肉身,重回异界,又怎能与那凡人一般喝下你这迷魂汤药?”那异君并不想把这浮生忘记,故并不理会孟婆所言。那冥王与异君本是同阶品,也不好多言。只见异君,头也不回过了奈何桥,忽然得啼声堕地,换一个婴孩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