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醋意大发

    更新时间:2017-05-08 11:53:36本章字数:4695字

    早上离开前江山千叮咛万嘱咐,说曲波潜逃很可能会找我报复,让我一定不要离开九仙山,因为这里没有卡外人是进不来的,而且他派人在春霁芳华附近多加了好几个摄像头,并安排了专门的流动岗,这里应该会比外面安全。我没有告诉江山自己早在心里计划好的安排,我希望身边的朋友都平平安安。

    人生的每一次选择我都错得痛彻心痱,我希望这一次我的离去能还大家一个安宁。

    我约了高杰和娟子一起吃午饭希望和他们做个告别。吃饭的时候娟子看着我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看着她:“说吧。”

    “方华,本来我是想你这次回来,我好好陪你住一段,但是山海前段刚拿下了临县的一个山,要按九仙山的生态园林再开发青秀山“桃花缘”项目,我被调到青秀山项目去了,后天就是开盘仪式,这几天特别忙,恐怕今晚不能陪你了,不过我每周六周日可以回来陪你逛街。”

    “听说,这个青秀山项目是省委万秘书长亲批的项目,万丽先是低价从村民手中租下整个山头,再由一个所谓的砖家向省委建议搞什么生态旅游加别墅度假村,带动周边经济,为村民修路,提供就业岗位,万秘书长就将项目列入了该县的扶贫计划中,由省委出面让山海按九仙山生态别墅园林复制青秀山项目,从万丽手中高价把地接了,据说万丽在山上随便种了些什么破红豆杉之类的树,把此山弄成了一个红豆杉培育基地,光山上的树一棵就要求赔偿几百元,上万棵树得赔多少钱,你说这万丽和万秘书长不就是合伙圈钱吗?这也太明目张胆了。”高杰愤愤不平地说。

    “我说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消息倒挺灵通啊。”娟子拍拍高杰的肩膀。

    “那是,这几年诗妍在网上可是运营了几个大微号,为了爆料那个万丽,下面发展了好多内线,象夜总会里,还有好多行业的,一说反腐爆料,那积极性堪比朝阳群众啊,各种消息天天都会汇聚到诗妍这里。”

    “前几年万丽在网上的负面报道应该都是你们弄的吧?”我看着高杰忽然想起来,有一阵子,网上好多万丽的负面文章,闹得不意乐乎。

    高杰呵呵地傻笑了二声。“姐,你不知道,我看见她天天网上装逼,我就来气,所以就让诗妍用大微号发消息爆她的料,结果她就出钱找大微给她脸上贴金,别提有多虚伪了。《万丽撩汉,世界被野路子女人抢走》这篇篇影响力最大的文章都是我、诗妍和娟子姐合起来写的,怎么样,标题够网络化吧?不过还有两篇影响力也很大的揭露万丽绿茶婊的文章《她为何急于撇清与恋人的关系》、《谁做了这场爱情的牺牲品》却不知道是谁写的。”

    “你们啊,我知道你们是想替我出气,但记住千万注意安全,不能给自己惹祸上身。”曲音和曲波的惊险一幕还历历在目,万丽和她二叔大权在握,手段可能更多,我担心曲音的事件在高杰身上重演。

    “放心吧姐,我们在网上的大微号都是用假身份注册的,他们查也查不到我和诗妍。不过最近万丽和她二叔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那个曲波的后台就是陈市长,听说最近让人举报正在隔离审查,陈卫国的后台是省委万秘书长,上次那个曹柒柒不是也说陈卫国吸毒,肯定是让曲波腐蚀了,这次双规估计能咬出来一大串,我看那个万丽还能嚣张几天。”高杰还是孩子心气,满怀一腔热血的爱国青年。

    “高杰,姐希望你们都好好的,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

    “方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娟子警惕地看着我。

    “我在深圳的时候看着网上的报道就知道肯定是诗妍他们弄的,一直揪着心,怕万丽找诗妍的麻烦,现在知道他们查不到,就放心了。”我急忙掩示自己的去意。

    “方华我和你说,你们文科生就是多愁善感,要按我的个性,什么万丽什么秘书长,我一定杀回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替自己讨回个公道。这才是我认识的以前那个敢想敢干的方华。”

    “都过去了。”我淡淡地笑着。

    “姐,家里我和娟子姐已经收拾好了,你什么时候回去住?”看着高杰期盼的眼神我真的有些于心不忍。

    “我收拾好东西就回去。”

    “姐,你回来时叫我,我去帮你搬东西。对了这是钥匙。”高杰递给我一把钥匙,“还是以前家里那把,一直就没换过。”

    午饭后,高杰和娟子都上班去了,我又回到了那所老屋。拿着那把钥匙似有千斤之重,这把钥匙锁住了我所有的前尘往事,我把它丢弃于混浊的红尘俗世中,不愿再开启,谁知江海却拾起了这把钥匙替我保留至今。空荡荡的屋里,一成不变,我应该感谢江海,是他帮我保留了我和父母的所有回忆,是他再度开启了我封存的记忆,是他给了我完成心愿的机会,也许,也许我应该为江海做点什么。

    我联系了相关律师,详细了解了收养小蘑菇的法律程序,详谈后律师帮我准备了一整套收养材料,也许小蘑菇跟着唯一能和她骨髓配型的我,才是最安全最妥当的。报着收养材料刚拐进明泉的路上,就见万丽拦住了我。

    “你看甄小姐,你回来这么多天了,我这邻居忙得竞然也没时间去看看你。前段听说曲音出了事,看了网上的消息,才知道。没想到甄小姐你很勇敢,要不是你舍命救人,那楼上的几千号人不知会怎样。”万丽一惯是这种笑里藏刀,只是不知这次她又要如何。

    我并不待见她,微微冲她笑笑,便向前走去。她也不介意,随着我同行而至,有意无意地冲我说着些闲话。“有时候啊,这命里有好多巧合,你不信还不行。唉,江山江海两兄弟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只是那江海唉,可惜了。江山在交大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初恋也叫甄珍,你说巧不,所以那天在深圳见到你,我还以为你是江山的初恋呢,后来才知道是个误会。”

    “是吗,我和江总裁并无瓜葛,所以万小姐你大可放心。”我心中一颤。万丽今日见我果然没什么好事,她看似无趣的闲言碎语,却能精准地踩到我的痛脚。

    “妹妹多心了,象江山这样的人物,在外面哪能没有闲话或闲事,我若是天天只关注这些,岂不是要累死自己了。只是那天江山的同学一个叫胡清安的记者,吃饭的时候说起了这个事,我才知道还有个叫甄珍的人,只是你是臻她是珍,却绝不是同一个人。胡清安还说那甄珍和山海以前的一个设计师方华长得极其相似,你说这山海的设计师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前任和那个叫甄珍的长相酷似,现任名字又相同,可见这天下无奇不有。”

    “不管是长得像还是名字一样,万小姐,你心里所想的,并非人人都想。”我看着万丽胸口一疼,她这分明是在暗示我,江山对甄珍的深刻,或者说只因方华神似甄珍,江山他才同那时的方华爱在一处,而今日又是因这同名,又勾起了江山的回忆,才渐渐爱上的我?

    她柔柔一笑,道:“可见,江山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若真是将一个人刻进骨子里的喜欢,那不论是过了多久也还能留有印象。”她顿一顿,慢悠悠道:“这么多年来,江山一直在找那个叫甄珍的下落,却始终不明。”

    我虽然心乱如麻,却仍能思路清晰颇识大体地冲着万丽道:“那万小姐果真大度,一个男人心里想着前任,眼前却是现任,你这未婚妻当得也不容易。”

    她却 一脸的笑凝在面皮上,半日没动弹,许久弯了弯嘴角,“不论是初恋还是前任,也早就成了前尘往事,能走到一起的才是夫妻,所以我这个当妻子的又何必去在意那些前尘往事?”

    万丽走后,我的头乍然痛起来。

    朴智奇认识我后常说我冲动、天真,做事情随心而性,我还不服气。如今,我才觉得他说的话句句都是道理。我做事情着实随心,又不大动脑子。譬如江山最初同我表那个白,他说他喜欢我,他说着我便听着,从没想过这天下美女数不完,他怎么就偏偏瞧上了当时相貌平平的我,即便后来我和他两情相悦时,即使听到胡清安提起过此事,也没想过去问问他这件要紧事。若他果真是因着初恋才喜欢的我,我和一个替身又有什么分别。 心头一把邪火半天浇不下去,我揉着额头,觉得是时候把同江山的一些事摊出来仔细想想了。一路迷迷瞪瞪走到了春霁芳华。 

    江山站在院门口横眉冷对地看着我,劈头盖脸地冲着我就是一顿数落。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个人出去很不安全,为什么不叫小筠送你?”

    “我一没钱,二没权,三不是明星,四更不是名人,有什么不安全的?”我明知江山指的是什么,却故意左右言它。

    “你知不知道下午陈卫国在纪检审查时服毒了,他们连那种地方都能渗透,何况是这里?”江山的信息让我着实吃了一惊,这陈市长前几天还在出现在电视的各种会议中,今天就服毒了,这世界还真是变化太快。

    “他服毒那是他咎由自取,一个市长是个吸毒的瘾君子,这样的笑话传出去,估计老百姓会笑掉大牙。”我对这些贪官污吏一向嗤之以鼻。

    “你怎么知道的?”江山忽然紧张地看着我。

    “好象是在夜总会时,我听曲波说的。”我记得高杰和曹柒柒也和我说过。

    “你知道吗,知道这个事的人都被他们灭口了,就连陈卫国他们也没放过,如果他们知道你了解了内幕一定会对你下手。”看着江山的表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

    “江总裁你以为这是在拍警匪片?”我不屑一顾地开了院门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江山的眼神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暗淡了下来。

    “失信是人生最大的破产。当然江总裁您坐拥上亿资产自然对失信这种事没有感触。”我忘不了江山可我更忘不了他和万丽情人节的晚餐。这个压在我心里几年的梗今日终于爆发了。

    “失信?”江山愣了愣,无不懊恼地看着我问道:“好,你说我失信,那昨晚……昨晚我们算什么?在你眼里我又是什么?”

    “没有法律规定,上了床就一定要对彼此负责,不是吗?”我目光咄咄地看着江山,新愁旧恨一股脑地全涌了上来。

    江山被我的话问住了,也许他从来没想到以前那个温顺温和的方华如今竞然能用如此赤LUO LUO的话反唇相击。

    “那你告诉我,如何才算对彼此负责?”

    “责任从来都捆绑不住恋人或婚姻,更不是爱情的保险单。”我看着江山脑袋里却是江山昔日在灵隐寺中的承诺,如今想来是多么的可笑。

    “这就是你对感情的理解?那昨晚……昨晚我们……”

    “昨晚,就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江总裁不必自责。”我无情地打断了江山的下半句话。

    “你对龙行云也是这样回报的吗?”江山突然恶狠狠地盯着我问道。

    “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干涉。龙老师对我的再造之恩,我无以为报,不论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我故意激怒江山。

    “包括送上你自己是吗?”江山被我的话彻底激怒。

    “江总裁,我想你没有权力这样质问我,我一不是您的女朋友,二不是您的妻子或家属,三不是您的员工,四,我们的合同里不包含私生活内容。”看着江山被我气得涨红了脸,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只是想让他远离我,我怕自己会带给他灾难。

    “你是故意回来气我的是吗?”江山看了我一会寞然地低下头问。

    “江总裁,我回来正好有一件事想和您商量,我想收养小蘑菇。你知道,小蘑菇的病有可能还会复发,骨髓配型有的时候很难碰到,小蘑菇跟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我拿起律师给我准备的资料递给江山。

    “这也是你对他的回报是吗?还是……在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在听到小蘑菇的那一刻江山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在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的位置是吗?既然如此,昨晚你为什么要……”

    “昨晚你就当是一YE情好了。”我再一次打断了江山的话。天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狠心才能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我伤他,也只是想让他忘了我而已。

    “一YE情?”江山被这三个字震惊了,突然抓着我的肩膀向我怒吼道:“你告诉我,你到底还和多少个男人有过一YE情?是江海?还是龙行云……”

    我只感觉肩膀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鼻尖、额头瞬间冒出了汗珠。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是让你气糊涂了。我忘了你肩膀的伤。”看到我的表情江山如梦初醒,放开了抓着我肩膀的手。

    “没事,身上的伤多了,也就不在意这一小块了。”心上有伤,心里有泪的滋味没人比我体会更深刻。

    “你还在恨我是吗?”

    手机响起,是龙行云的电话,老师告诉我说应常玉林的邀请,明天要来西安,参加后天青秀山“桃花缘”开盘仪式,这个项目是常老师亲自帮助江山设计规划的,所以邀请了业内几个大师级专家坐阵指导,并让我后天一定随他一起参加仪式。

    龙行云的电话象是一剂镇静剂,平息了我和江山的对峙,也让江山看到了横在我和他之间的距离——龙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