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宁阳道院 

    更新时间:2017-05-02 21:32:11本章字数:2657字

    宁阳道院小道堂内,琅琅的读书声声声悠扬不绝于耳。摇头晃脑诵读的小道童们被一阵请微的鼾声给悄然打断了。

    “风吹溪边柳,唯负少年头。少年在何处,他在仙境留。”高个小道士嘲笑着编了一个顺口溜。他是第一个发现了这个睡梦中遨游仙境的白衣少年,几个小道士轻轻放下书本然后一个个噤声,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少年。

    “哈哈,你们看。这小子待会儿准会被院长训斥,挨板子喽。”咧嘴大笑的小道士,坏笑着手指向沉睡中的少年,而后又赶紧捂着嘴巴,生怕吵醒了少年。

    坐在邻桌瘦小道士,刚伸出手来准备去摇醒沉睡的少年。就被其他几个小道士察觉,并且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瘦小道士。

    “你,要是敢,叫醒他。待会儿你就甭打算离开这里了。”说着,他用力双手用力的一拍,准备吓吓瘦小少年。

    睡梦中的白衣少年,听到了耳畔传来的笑声和阴谋诡计。白衣少年没有睁眼醒来,他继续呼呼睡去,仿佛并没有发生什么。

    瘦小道士,畏惧的看着面前高个小道士。委屈的轻言说道:“我不去叫醒他便是。可,待会儿院长回来了,又怎么办。”

    “院长?院长回来看到他这样子。戒尺能打他几下,打了又能如何。反正他平时都挨惯了。还用你替他担心?倒是你,小心点!还有本大爷的《道论》抄写两遍,你帮不帮啊?”高个小道士威胁的说道。

    “帮,帮,我一定帮。今晚我就按时做好,明早一早带来。”瘦小道士无可奈何的答应,本想叫醒自己的朋友,结果还被别人威胁欺负。

    “许是命里注定欠他的吧,唉!”瘦小道士一声叹息。

    高个小道士满意的看了看依然还在睡觉的白衣少年。盘算着,怎么样让荣院长看到这个酣睡如初的少年。

    几个小道士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各自的坏主意。有说在白衣少年脸上画乌龟的,有说用绳捆住双脚的。更有甚者,直接说把小蛇放白衣少年长袍里的。

    瘦小道士和其他小道士听到几人的坏主意,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他们这样。会害苦他的,一定要把他叫醒,还不能让院长知道。”瘦小道士着急想着方法去阻止。

    白衣少年依旧,在睡觉。但是,没人察觉到他偷偷的笑了。不是梦到其他什么诡异的事或者物,却是仔细的听到了几个小坏蛋的伎俩。

    白衣少年当然知道,瘦小道士很担心他。那么多年的同窗修道之谊,彼此之间也没有秘密可言。除了瘦小道士些许时候会表现的想个女孩子一样外。

    只不过,白衣少年也没往太多了去想。紧紧闭着眼,想着那几人会怎样在道堂里,用什么方法整自己,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荣院长,终究还是慢慢腾腾的走回来了。却不知道这帮坏小子,又想出什么坏水儿去整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了。

    荣院长抬眼望去,然后慢条斯理的坐下。右手持着《道论》,拿了戒尺缓声说道:“谁愿说下,刚才老夫都讲到哪儿啦?”声音虽不洪亮,却也有些威严。

    老眼并不昏花,高个小道士入了荣院长的眼帘之中。不过,这个坏小子,正冥思苦想怎么整一下自己身后面那个呼呼大睡的白衣少年。想到出神处竟咧嘴笑了,恰巧就被荣院长的慧眼给盯住了。

    “高岳问,你说下。我刚才,讲到了哪里。答对了,放学回家。答不对,就请自己上来伸出你的小爪子吧。”荣院长用力一拍戒尺,吓得高个小道童。哦不对是高岳问面色一惊。

    自己本来想着借荣院长的戒尺,整那人的。没曾想,却。。唉真是失算啊。高岳问,满脸茫然的看着荣院长,不知道怎么回答。

    “呃,这个,那个。院长,刚才,刚才您好像讲到了第九论。道学的分化以及特点。”高岳问小心翼翼的回答道,眼神中满是不安。

    “好吧,你。伸手,走过来。“戒尺于荣院长手中如同宝剑一般出鞘了。

    “记好了,是第三论。道记于心,不可轻生害人之心,道明于理,要时刻关爱他人。”说着,荣院长的戒尺,啪啪啪三下和高岳问肥厚的手掌亲密接触。

    “哎哟,疼啊。院长,我记住了。”高岳问感觉自己的手变了,跟熊掌一样。

    荣院长,示意高岳问下去。就在高岳问捂着自己的手回到座位的时候。荣院长看到了最后一排那个熟睡的白衣少年-龙啸宇。

    这个小子,可是从来都在课堂之上呼呼大睡的主儿。有时候还说梦话,几次三番的说惩罚他。可偏生这小子都能对答如流,顺利过关。再仔细一想高岳问刚才的那个表情,荣院长明白了。

    荣院长没好气地笑笑,摆手示意所有小道士们不要出声。然后悄然站起来,弯着腰手持戒尺,一步步轻轻的靠近龙啸宇的座位,准备偷袭龙啸宇。

    而龙啸宇,耳朵灵着呢。眼看荣院长已然高举着戒尺就要打到他的时候,猛然站起来大声说到:“道论曰,道明于心时刻助人,道得于心不妨君子,道藏于心时刻谦卑。”

    龙啸宇这一猛然站起来,反而吓得荣院长摔了一个不小心。这下可好,屁股滋滋的疼,老院长上了年纪怎能经得住这样一个出奇意外,可又无可奈何。

    龙啸宇,赶紧捂着嘴快步扶起荣院长。背书倒是背的全部都对,只是没有吓到龙啸宇,反而让自己在学生面前出了洋相。

    “龙啸宇,放学后。你和高岳问都留下,其余同学,咱们再来背诵一遍。”

    荣院长揉着自己的屁股,歪拿着道论。和学生们一起,摇头晃脑的背诵着《道论》。

    高岳问虽然想着整龙啸宇,可更怕荣院长跑去找自己老爹告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龙啸宇,慌忙递来一个求救的眼神。希望,龙啸宇帮他出个主意。

    龙啸宇,一想都是一起修道的,看了眼瘦小道士,想着刚才高岳问威胁的事情。眼睛斜看了一眼,高岳问也没办法。摇摇头,又点点头。

    龙啸宇满意的笑笑,荣院长轻咳一声示意下课后。龙啸宇就和高岳问一起留堂了。

    “说说吧,怎么惩罚你俩,一个读书不用心。我讲到哪里,都记不得。”荣院长又用戒尺用力打了高岳问两下。高岳问不敢躲闪,只能忍受着。

    “龙啸宇,你说吧,今日之事该怎么惩罚你?”荣院长语气明显清缓了不少,可又带着几分戏谑的眼神看着龙啸宇。想来毕竟调皮是少年天性,龙啸宇虽淘气爱睡觉,但成绩却不曾落下,故而荣院长也就有意偏袒不少。

    “那,,那院长就罚我俩抄十遍《道论》好吧,院长?”龙啸宇小声的试探着。当然,以龙啸宇对荣院长刚才的语气猜测,十之八九是不会反对。

    “好吧,下不为例,你呢?高岳问。二十遍,《道论》,可有问题?”荣院长笑笑道。

    高岳问眼睛都瞪大了,但是也不敢违抗。只得轻言说道:“院长说的是,学生一定照做。”

    而后呢,当然少不了意思一下。荣院长举重若轻的用戒尺挨了两下龙啸宇的小手。转身挥起戒尺就重打了高岳问屁股两下。

    “回家去抄《道论》!滚吧!”荣院长大手一挥说道。于是,就看见高岳问捂着屁股飞也似的跑了。

    而后,荣院长紧闭双眼,已然有序的念着咒语。悄然一指,只见高岳问的屁股上多了一个尾巴。准确的说,是条“漂亮”的猪尾巴。

    龙啸宇见状,捂嘴偷笑着收拾着书本回家了。而高岳问呢,却只能愤愤的看着龙啸宇的背影,捂着屁股害羞的像个大姑娘一样一扭一扭的回家了。这傻小子还丝毫没察觉他的屁股上多了一根长长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