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下山(上)

    更新时间:2017-05-07 22:30:09本章字数:2422字

    从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也从没有一分一秒是与相爱的人完全在一起的。

    相对的,是付出。而后,收获是必然的,种下的什么因,亦然收获什么样的果。只不过,有些人有些迫不及待,也就成了拔苗助长。龙啸宇很担心自己现在就会成为被拔起助长的那根苗。

    白天看院长师傅的笑意,他知道师傅叮嘱的事情绝对是完全恢复了记忆的正确交待。而什么笑的又那么不自然呢?呃,这绝非是平时师傅应有的做派,可那会儿师傅没有很完整的记忆啊。

    对了,记忆。或许是受到了记忆的影响吧,还是师傅以前就是那么的不正经。哈哈,算了。龙啸宇不打算再继续去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应该做好准备,和师妹陈雯一起,还有紫玉收拾行李准备下山才是。

    就在龙啸宇一个人在房间里无聊的胡思乱想的时候。紫玉和陈雯坐在了一起,她俩现在可亲密了。女人啊,就是神奇的。坐在一起,能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问想知道,却装出一副知道与否都不重要的样子。

    陈雯看着紫玉,问道:“我应该叫你紫玉姐姐,还是?或者就叫你紫玉?”眨巴眨巴的双眼,小心思活跃的异常快,如同再说以后和龙啸宇在一起了,陈雯就是龙啸宇的正宫一样,紫玉就成了妾一般。

    紫玉当然明白,但是却没有明说。只是说道:“若啸宇,不对主人要平等对待,我可大方的叫雯雯妹妹。可就不知道主人是想用嫁娶还是,呵呵。雯雯你说呢!”

    陈雯半天没明白过来,其实是紫玉想说结婚嫁娶得龙啸宇说了算,而且紫玉还是龙啸宇的仆人。在没找到或者打听到龙啸宇父母下落的情况下,紫玉算龙啸宇的亲人。这个某些主意,就可比陈雯说的管用了,比如婚嫁。

    陈雯的秘密其实也有很多,只不过眼前不能全部告诉龙啸宇和紫玉。这又家族的因素,也有当时陈雯学习的功法是不世出啊不外传的因素。所以,就算是最亲最喜欢的龙啸宇,她也不能说。

    而且,直接导致当年皇帝和太子被龙昊天暗算,也有陈家的因素。这是紫玉,荣院长,龙啸宇所不知道的。陈雯也是后来从老爹的口中得知的,也就有了秘密跟随龙啸宇一起来到宁阳道院的一切过往。

    想到此,陈雯眼泪婆娑。自己纵然是喜欢龙啸宇的,可在这学院中修道的苦差,还有女扮男装对于一个天生美丽的女子而言是异常难过的。虽然,现在算是吾家有女初长成,和现在的紫玉来比是有很大差距。今天的一番表白和倾述后的陈雯,自己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成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了。

    紫玉呢,就默默的坐在一旁。而眼睛中的小笑意却从没停过,这面前看着清秀的佳人,还那么娇羞。居然脸红红的想到自己身材和配不配的上龙啸宇了。哎,人啊,好复杂。

    这点神识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计,既不耗费读心术,也不耗费记忆术。可以偷偷的告诉给龙啸宇,他的小师妹还是那么在意自己的情郎哥哥的。紫玉悄悄的捂着嘴巴笑了笑,看看陈雯呢。也不知道在傻呵呵的笑什么。

    龙啸宇还是漫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天上的星星。以前,只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师傅,有陈小子还有一班喜欢作弄自己,却总不成功的修道师弟们。而现在呢,才知道自己记忆和师傅一样被人封印了。忘记了仇恨,父母和家族的荣耀。

    不知道那些曾经保护自己和师傅的人,还在不在。这次下山去龙都,一定要找到他们,谢谢他们曾经给予的帮助,还有付出。但,这一路可想而知很凶险。父母的大仇,家族中死难的亲朋都因为一个人的野心膨胀所致。龙啸宇越想越觉得可恨,重重的一拳砸在了走廊的廊柱上。

    鲜血溢出来了,可龙啸宇并未察觉疼痛。愤怒和仇恨霸占了他的心智,可怕的复仇如火焰般熊熊燃烧起来。逆向运行的真元开始一点点开始反噬着龙啸宇的气息,而那个躲藏在道院的白魔密探就在不远处,准备偷偷的袭击龙啸宇。

    白魔密探,显出身形快速运功,一记悲怨的噬心剑气快速穿过走廊就要击中毫无察觉的龙啸宇。

    “道论天罡术,看来你们终究还是忍不住要害我的徒儿。”金光四溢的天罡术从头到脚的罩住了龙啸宇。还好荣院长不放心龙啸宇,怕他因为要下山而遇到什么事情就一直在身后默默的跟着。

    白魔密探不敢直接面对荣院长,自己的星历神识真元和魔修为都不是眼前这个老家伙的对手。还得赶紧脱身为妙,但是白魔密探仍有不甘。急速看了看四周,一丝邪笑发出一个奇妙的音符。区别与悲或者飞,神隐一般的快速消失了。

    荣院长没有察觉白魔密探发出的那个声音是什么,只是没有去追,收了天罡术后。快速招呼几个闻声而来的小道童把龙啸宇抬进自己的房间去。

    这好不容易看着快要下山了,还是被白魔的人暗算了。荣院长打坐,示意道童扶好龙啸宇。要赶紧运功给龙啸宇疗伤。表面上看是普通的手流血过多,其实是白魔的噬心术起了一定的伤害。

    龙啸宇心痛异常,噬心的痛在他体内如同万千蚂蚁在啃食一般的难受。血液出现了一丝丝漆黑的颜色,一点点的出现在龙啸宇嘴边。进而,随着荣院长运功真元和道论中的天阙心法,加大了力度。龙啸宇噗的一声,大口的鲜血夹杂着很多黑色毒素喷涌而出。

    闻讯赶来的陈雯和紫玉见此情况,大吃一惊。紫玉快速化为天阙紫晶玉形态,缓缓漂浮到龙啸宇头上。瞬间,一道道紫色光亮照耀l整个房间,甚至整个宁阳山。

    紫玉的人形态开始慢慢稳固,晶体形态一点点退却。好在龙啸宇已经吐出了毒血,紫玉缓了一口气,在一旁打坐给荣院长发功恢复。陈雯已经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会儿的时间,自己心爱的人就变成眼前这样。

    自责和不安侵蚀着她的内心,殊不知那个悲,飞不明的音符如同一个小刀般。悄然扎进了陈雯的心中。这正是白魔密探逃跑时,发出的一记毒招。而白魔密探呢,逃出宁阳道院后,就在山下亲眼看到了那紫气冲天的光芒。

    那道十四年前,永远也不敢忘记的强大异常的光。现在,不得不庆幸自己还活着,白魔密探快速隐去身形消失在黑夜中。

    荣院长和紫玉依然恢复如初,陈雯看着闭着眼睛还未清醒的龙啸宇。眼泪如卷珠帘一样,滴滴答答的落在龙啸宇俊秀的脸上。

    陈雯很想自己的啸宇哥哥赶紧醒来,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很难。紫玉和容院长的实力还是有欠缺,只能慢慢的让龙啸宇慢慢恢复。

    夜已深,陈雯握着龙啸宇的手,在发呆,在祈祷。荣院长则和紫玉在屋外商量着怎么让龙啸宇快速恢复。下山,才能找到过去的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