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下山(下)

    更新时间:2017-05-08 22:31:16本章字数:2635字

    临近黎明的时候,荣院长和紫玉长谈一夜后还是决定,只要龙啸宇醒来以后稍事调养就下山去龙都。

    原因其实很简单,以目前荣院长和紫玉所掌握的医术根本无法完全让龙啸宇受的伤,只能是勉强支撑。不做彻底康复的话,以白魔密探昨晚的手段来看。最多能让龙啸宇活到21岁,而龙啸宇现在也就十五岁。

    在惋惜命运多变Ⅰ提龙啸宇担心的同时,荣院长在自己房间翻箱倒柜的寻找着。那个师兄留下的小药箱,里面有很多治愈白魔族毒药的救命药丸,以及整套的内功心法。

    紫檀木的药箱里,翠玉小药瓶里面整整齐齐的三十个小药丸。别看它小,一颗可以快速调息治愈普通人的刀伤,箭伤,和毒伤。只是目前看来,龙啸宇伤势属于是慢性毒药,对十五岁的年轻人来说平时不会影响太大。

    陈雯已经趴在龙啸宇的身上睡着了,不过看她的样子估计是哭了。泪痕还挂在秀美的脸颊上。让人不忍起了怜惜之心。亦可知道,在这个小丫头的心中,龙啸宇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荣院长整理好小药箱,盘缠还有炽焰剑,书籍心法等一堆行李后。斜眼瞄了一下躺着的龙啸宇。哈,这小子,还在那儿装。明明睁眼到处偷看,还去偷摸陈雯的头发和额头。一看到师傅,立马就闭眼装昏迷。

    这次,荣院长可不会像上一次那样上当了。假装没事人一样,轻声轻脚的走出了房间。然后了,对着等在门外的紫玉一个颜色。俩人呢,就趴在窗户外,用手指在纸窗户上扣一个小洞偷看。

    果然,龙啸宇迅速睁开眼。想起来,可是还是没有丝毫的力气。毕竟,那一记偷袭虽然被师傅用天罡罩挡住了,剩余掌力不偏不倚的的刚好打伤了龙啸宇。

    陈雯渐渐醒来,看来看还在躺着的龙啸宇。丝毫不知道眼前的情郎,早已苏醒,只是没有力气支撑他下床。抚摸着龙啸宇的头,心中有太多的歉意,也有自责。眼泪又不争气的簌簌落下。

    “好了不哭了,乖,雯雯。我不挺好的嘛。”龙啸宇一边用手擦干陈雯的眼泪,一边微笑这安慰道。

    “啸宇哥哥,你醒啦。居然都不叫我,我好担心你啊,呜呜呜。“

    都说女人是谁做的,现在看来丝毫不差啊。龙啸宇在陈雯帮助下,慢慢的起床坐起来。跟刚才自己丝毫没有力气想要挣扎着起来那种无力感来说。现在才算松了一口气。

    龙啸宇并不知道这种慢性伤势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伤害,只是隐约觉得胸口以下总有一种隐痛。说不上好难过,但是就是那种很不舒服和言喻的感觉。心想这等下师傅来了,要好好的跟师傅说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看来这俩师兄妹目前而言还是挺好的,年轻人的事情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去发展。窗外趴着的荣院长和紫玉缓缓进了荣院长的房间。荣院长把昨晚发生的一切,说了一个大概。

    紫玉,陈雯还有龙啸宇都仔细听着荣院长说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毕竟她俩昨晚还在一旁的走廊述说姐妹情谊,故而等龙啸宇受伤了才知道是有白魔的密探潜入了进来。

    “这一次还好及时赶上,没有什么大碍。可毕竟这种伤是慢性伤,如果不及时治疗,是会丢了性命的,还有这种毒液只有白魔才有。”荣院长一边说,一边苦苦思索应该是谁指使的白魔潜伏在自己道院里面的。

    “其实,并不知道白魔密探潜伏在道院也算正常。”紫玉稍显轻松的说道。因为紫玉知道荣院长的记忆是最近才恢复的。所以当年龙昊天登基之后,就派出了大量的密探,也包括白魔密探。

    只不过,距离京城不下千里的偏僻小镇都还是被人找到了。可见也不是一两日的功夫了。

    “这样吧,啸宇。还有紫玉和雯雯。你们三人下山吧。”荣院长考虑了很久说道。

    “但是,师傅。我现在这样下山会不会给紫玉和雯雯造成麻烦,更何况她俩还要保护我。“龙啸宇觉得自己像是个累赘,以前还说保护雯雯。现在居然下山前还被白魔密探给伤了。

    这其实是无奈之举,荣院长恢复的记忆中。有关治愈系的,医术这一类的修为依然是空白。当年师兄劝告荣院长都修习这一类的秘籍和典故的时候,被荣院长傲然忽视了。

    所以,现在只能勉强照顾一下龙啸宇。解决不了龙啸宇身上的伤势,只有让龙啸宇下山去龙都寻找自己的师兄,否则不仅有违龙啸宇父母的重托,也不是为人师表的做派。

    陈雯给龙啸宇找了一件天蓝色的长纱衣换上。紫玉扶着虚弱的龙啸宇下得床来,荣院长端来一碗燕窝给龙啸宇。众人都很关心龙啸宇的病情,但有毫无其他办法去帮助龙啸宇。一个个面色都并不轻松。

    还是荣院长打破了沉寂,说道:”下山以后,紫玉记得去龙都的路。和大家告个别。就赶紧上路。这里有几颗药丸先吃下去补补气力。“说着拿出几个棕色小药丸给龙啸宇,说明是十日吃一颗,千万不要忘记了。然后,指了指紫檀木的小药箱。

    “里面有千里传音的传声玉,一些药丸辅助你稳定伤情的。一些心法和秘籍,你下山以后记得多多看看修炼一番或许也有”些许帮助也说不定。

    这一日就这样在叮嘱着龙啸宇注意各种事项和不舍中度过了。总算能站稳,也能正常行走的龙啸宇,拉着陈雯在夜空下的宁阳道院自己的房间中互述衷肠。

    自小到大的过往,前几日的情景还有昨晚受伤的事情历历在目。对于龙啸宇,陈雯来说本来不涉及什么。可是随着自己慢慢知道自己的身世情况以及目前的慢性毒伤。也说不上悲,说不上喜。

    “啸宇哥哥,放心吧。一路上,我和紫玉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小丫头对着龙啸宇耳朵说道。

    这是在宽慰自己,龙啸宇又想起了高岳问。然后,又想起另一个事情,现在看来雯雯并非若不禁风的小女子啊,而是有一定武学基础的啊。

    陈雯仿佛看懂了龙啸宇的心思,轻声怯怯的说道:“以前不能出手去打高岳问,一个是家里叮嘱过高家的背景,暗中保护啸宇哥哥就好了。所以才像个。。。。”

    这样看来,高家或许也是站在自己家一边的。龙啸宇也少了些许担心,主要是担心因为自己在宁阳道院这些小事弄的高岳问一点点的去记恨自己。

    等龙啸宇和陈雯放下所有一切的担忧,烦心事沉沉睡去的时候。依然是五更天了,距离天亮也没多久了。整理好行李的紫玉,也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了。荣院长则一直在自己房间打坐调整气息。

    天亮后,荣院长带着紫玉,龙啸宇和陈雯在道堂内跟所有的师兄弟们说了一些大概的情况。高岳问先是心中一喜。而后,又着急了,家里还让高岳问暗中多留意龙啸宇的动向,一边高家能够在龙啸宇有困难的时候出手相助。而现在龙啸宇就要和陈雯下山了,高岳问能不着急吗!

    一众师兄弟在一起修道也有快10年了,从五岁孩童到现在一袭轻纱俊秀的小道士。花样的岁月年华消逝无影。宁阳山美丽的风景和宁静的道院就要和龙啸宇,紫玉,陈雯说再见了。

    陈雯还是没忍住,暗暗流泪了。荣院长带着其他小道士回去继续学习,修道。而龙啸宇三人,则慢慢走下山去。离别,是回头看了很多眼,依然要离开的割舍。

    与此同时,一只信鸽带着龙啸宇三人终于下山的消息飞到了龙都。那个人惬意的笑着,那么多年可算是有了消息了。